千年茗咏:幻之建窑光彩重生

2019年03月28日 16:5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SACA学会 微信号:SocietyACA

  建窑茶盏,一千年后,作为宋瓷茶盏的重要代表,依然既神秘高贵又平凡亲切。建窑有着一定的存世量,也因此有着强大的藏家基础。

  建盏作为茶道具,可以是刘松年画中百姓斗茶的“茗园赌市”;也可以是苏轼等宋元大家诗歌中的精神寄托;既能“玉毫条达”供御天子宋徽宗;又能与宗教密不可分,佛器加持;又远渡东瀛,与织田信长战于本能寺;建盏作为一只茶碗,在一千年里完美展示了其超乎自然与人性的包容:神秘的烧造技术(曜变)、茶之契合(大观茶论)、宗教连接(龙光院佛器)、外交使命(东渡日本)… 无一不展示了中国宋朝委婉谦逊的强大内涵,真正做到了不能拒绝的“天下无贵贱通用之”。

  

  这次将会关注关于建窑的诗歌赞咏,博物馆的资料,进入一个建窑茶盏的诗之旅。从时代感性的一面,从审美的新角度去尝试探索,还原建窑神秘多彩的文化内涵。

  建窑2019关键展览 : 

  史上首次 - 曜变天目三展齐开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日本三只国宝建窑曜变天目同时现身,一次伟大的聚会。

    藤田美术馆:4月13日 - 6月9日

    静嘉堂文库: 4月13日 - 6月2日

  →  美秀博物馆 :3月21日 - 5月19日

  建窑诗歌精选 

    蔡襄 

  《思咏帖》

  蔡襄為宋代書法名家,所著《茶錄》為宋代最早的茶書。這是蔡襄於皇祐三年四月離開杭州時,寫給朋友馮京的信札。內容為辭行致意,並附贈大龍團茶及越窯青瓷茶甌。

  北宋中期隨著鬥茶的流行,小龍團茶、兔毫茶盞為世所珍。因此,信上才有‘大餅極珍物’的說法。

  释文:襄得足下书,极思咏之怀。在杭留两月,今方得出关,历赏剧醉,不可胜计,亦一春之盛事也。知官下与郡侯情意相通,此固可乐。唐侯言:王白今岁为游闰所胜,大可怪也。初夏时景清和,愿君侯自寿为佳。襄顿首。通理当世屯田足下。大饼极珍物,青瓯微粗,临行匆匆致意,不周悉。

  蔡襄挑选了一张饰有蝴蝶纹样的罗纹砑花笺,蝴蝶纹样为对飞圆形构图,外饰一圈珍珠纹,而类似的蝴蝶纹饰也出现在瓷器与服饰上,或许有着特殊意义吧,我们已无从得知。大饼极其珍贵之物,说的就是赫赫有名的”小龙团茶贡饼“,必须珍贵,不是现在的“大面饼”。

  《暑热帖》

  释文: 襄启:暑热,不及通谒,所苦想已平复。日夕风日酷烦,无处可避,人生缰锁如此,可叹可叹!精茶数片,不一一。襄上,公谨左右。牯犀作子一副,可直几何?欲托一观,卖者要百五十千。

  大概意思就是:“就是天气好热,也不知道去哪玩,烦死了,哎!几片上等好茶拿去,不啰嗦… 你的蔡襄。”

  《试茶》

  “兔毫紫瓯新,蟹眼青泉煮。雪冻乍成花,云闲未垂缕。愿尔池中波,去作人间雨。”

    欧阳修 

  《和梅公仪尝茶》

  “溪山击鼓助雷惊,逗晓灵芽发翠茎。 摘处两旗香可爱,贡来双凤品尤精。 寒侵病骨惟思睡,花落春愁未解酲。 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萧洒有余清。”

  ▲  南宋 刘松年 茗园赌市图 局部 - “上等江茶” & 宋代女子事业线

    苏轼 

  《送南屏谦师》

  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苏东坡第二次来杭州上任,这年的十二月二十七日,他正游览西湖葛岭的寿星寺。南屏山麓净慈寺的谦师听到这个消息,便赶到   北山,为苏东坡点茶。苏轼品尝谦师的茶后,感到非同一般,作诗《送南屏谦师》:

  “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打作春瓮鹅儿酒。天台乳花世不见,玉川风腋今安有。东坡有意续茶经,会使老谦名不朽。“

  三昧(sānmèi) 一词,来源于梵语samadhi的音译,意思是止息杂念,使心神平静,是佛教的重要修行方法。借指事物的要领,真谛。

  《啜茶帖》 

  苏轼行书欣赏《啜茶帖》书于1080年(元丰三年),台湾故宫博物院藏。释文:道源无事,只今可能枉顾啜茶否,有少事须至面白,孟坚必已好安也,轼上,恕草草。  

  《水调歌头 桃花茶》

  “已过几番风雨,前夜一声雷,旗枪争战,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  

  轻动黄金碾,飞起绿尘埃,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一夜帖》 

  “一夜寻黄居寀龙不获。方悟半月前是曹光州借去摹搨。更须一两月方取得。恐王君疑是翻悔。且告子细说与。纔取得。即纳去也。却寄团茶一饼与之。旌其好事也。轼白。季常。廿三日。“

  《老饕赋》

  “响松风于蟹眼,浮雪花于兔毫。先生一笑而起,渺海阔而天高。”

  ▲  赵孟頫 - 苏轼小像

    黄庭坚 

  《信中远来相访且至今岁新》

  “安坐一柱观,立遣十年劳。玄圭于我后,千里来江皋。松风转蟹眼,乳花明兔毛。何如浮大白,一举醉陶陶。

  《满庭芳》

  “北苑龙团,江南鹰爪,万里名动京关。碾深罗细,琼蕊暖生烟。一种风流气味,如甘露、不染尘凡。纤纤捧,冰瓷莹玉,金缕鹧鸪斑。

  相如,方病酒,银瓶蟹眼,波怒涛翻。为扶起,樽前醉玉颓山。饮罢风生两腋,醒魂到、明月轮边。归来晚,文君未寝,相对小窗前。

  ▲  南宋 刘松年 茗园赌市图

  《西江月》

  “龙焙头纲春早,谷帘第一泉香。已醺浮蚁嫩鹅黄。想见翻成雪浪。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无因更发次公狂,甘露来从仙掌。“

  《和答梅子明王扬休点密云龙》

  “建安瓷碗鹧鸪斑,谷帘水与月共色。五除试汤饮墨客,泛瓯银粟无水脉。“

  黄庭坚强调要初春来的茶,谷帘的泉水,还要金色兔毫的建盏,听松风,得甘露,半醒半醉。

  →  范仲淹

  《和章岷从事斗茶歌》

  “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载。新雷昨夜发何处?家家嬉笑穿云去。露芽错落一番荣,缀玉含珠散嘉树。终朝采掇未盈檐,唯求精粹不敢贪。研膏焙乳有雅制,方中圭兮圆中蟾。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鼎磨云外首山铜,瓶携江上中泠水。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

    米芾 

  《满庭芳 咏茶》

  “轻淘起,香生玉尘,雪溅紫瓯圆。“

  →  晃补之

  《次韵提刑毅甫送茶》

  “炰羔煮饼渐宜秦,愁绝江南一味真。  健步远梅安用插,鹧鸪金盏有余春。“

    宋徽宗 赵佶 

  《宫词》

  “今岁闽中别贡茶,翔龙万寿占春芽。 初开宝箧新香满,分赐师垣政府家。上春精择建溪芽,携向云窗力斗茶。 点处未容分品格,捧瓯相近比珠花。  螺细珠玑宝合装,玻璃瓮里建芽香。兔毫连盏烹云液,能解红颜入醉乡。 “

  宋徽宗喜欢兔毫,兔毫连盏烹云液,解酒,助眠。

  →

  陆游 

  《入梅》

  “墨试小螺看斗砚,茶分细乳玩毫杯。“

  《闲中》

  “活眼砚凹宜墨色,长毫瓯小聚香茗。“

  《村舍杂书》

  “村舍杂书原文。 东山石上茶,鹰爪初脱韝,雪落红丝磑,香动银毫瓯。 爽如闻至言, 余味终日留,不知叶家白,亦复有此不?”

  《试茶》

  “绿地毫瓯雪花乳,不妨也道入闽来。”

    杨万里

  《以六一泉煮双井茶》

  “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 细参六一泉中味,故有涪翁句子香。 日铸建溪当退舍,落霞秋水梦还乡。 何时归上滕王阁,自看风炉自煮尝。”

  《和罗巨济山居十咏》

  “自煎虾蟹眼,同沦鹧鸪斑。“

    吴激

  《偶成二首》

  “蟹汤兔盏斗旗枪,风雨山中枕算凉。 学道穷年和所得,只工扫地与焚香。”

  重要建窑收藏 

    安宅旧藏南宋建窑油滴盏(7800万人民币)

  1970年代中期,此盞已納入著名的安宅珍藏,並多次見諸發表。應現藏家要求該盌於2015年取消重要美術品認定,2016年佳士得纽约拍得7800万人民币。

  ▲  箱書: 黑漆内箱蓋面書金粉字‘油滴天目’。 桐木外箱蓋面簽條書‘第一家寳’,墨書種類‘茶椀’、番號‘一’。  

  ▲ 附屬品: 宋 褐漆盞托 圈足內及口內有兩處茶道家花押 。 明 金襴纏枝花卉紋錦囊。 綠地金花纏枝花卉昆蟲紋錦囊。 或為江戶時代初期 褐漆長方盒 。

  系出名門,在納入臨宇山人珍藏之前,曾經是黑田家族和安宅舊藏。黑田一支發源於播磨國,先後為織田及豐臣家族效力。

  黑田孝高 (1547-1604年) 因出任謀臣有功,1587年獲封中津城。黑田家族與茶道之淵源可追溯至黑田孝高,他其後遵豊臣秀吉 (1536-98年) 之命退出天主教,並易名黑田如水。黑田孝高既是豊臣秀吉的得力軍師,也是茶聖千利休 (1522-1591年) 的好友,並親自撰文闡述茶道。

  本油滴釉建窯盌在黑田家族代代相傳,其文獻記錄可追溯至黑田長知 (1835-1902) 的長子黑田長成侯爵 (1867-1939) 生前。黑田長成於1878年繼承家督之位,1884 年襲侯爵封號,同年赴笈英倫入讀劍橋大學。他於1889年學成歸國,旋即出任宮內省式部官,但1890年請辭。1892年,他加入貴族院,1894年擢升副議長,此後出任此職多年。1924年,他受命加入樞密院。黑田長成侯爵更是一名傑出的書法家,醉心研究中日詩歌。他的兒子黑田長禮 (1889- 1978年) 繼承了是次拍賣的油滴釉建窯盌,他本身也是一位著名的鳥類學家。1935年12月18日,此盞被認定為重要美術品,據日本文部省1943年頒佈的重要美術品名冊所示,它當時的主人是第十四代黑田家督黑田長禮。(撰文摘录自佳士得,苏玫瑰)

    苏富比(微博)纽约2017建窑兔毫盏 (109.25万美金)

  ▲  d。 12.4cm 苏富比纽约 2017

    南宋建窑油滴盏

  日本藏家旧藏/述鄭齋藏 / 根津美术馆(天目台)

  →  南宋建窑油滴盏

  大名茶人 松平不昧 旧藏 / 述鄭齋藏

  ▲  银油滴(密)南宋 松平不昧旧藏 附宋代褐漆葵花天目台 / 述鄭齋藏

  松平不昧(1751-1818),一个如雷贯耳的茶人。去年是松平不昧去世200年纪念。不昧作为松江藩主治世的同时,通过文化活动有着广泛的人脉,特别是在茶道上造诣很深。作为代表江户时代后期的大名茶人留下了很大的足迹。

  尤其在不昧的艺术品和茶具中,很早以前就被评为名物的东西很多,其中也有很多被指定为国宝和重要文化财的东西。这件器物堪称神品,可能是市面上能看到的最好质量的油滴天目。

  这只九州国立博物馆收藏的油滴天目,据传箱书的“油滴”二字是千利休的亲笔书,到了江户时代,再入松平不昧的收藏。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油滴盏的底部有流釉粘到底部。建窑茶盏的温度很高,釉的流动性很大,所以很多废品其实是有粘底的状况。在追求完美的当下,通常被认为是减分的品相,但在这样一只经历千利休、松平不昧珍藏的茶碗面前,不得不让我们重新思考:是否存在万无一失的茶碗? 宋瓷是否是要追求独一无二,是否我们应该综合的看所有的优点?不完美中寻找美,是否才是建窑包容的精神?

  →  裏千家旧藏 南宋建窑兔毫盏  述鄭齋藏

  ▲  北宋 裏千家舊藏 建窯兔毫茶盞 / 述鄭齋藏

  千利休家族在茶道里的传承应该属于无人能敌。里千家的珍藏,尤为难得。这件北宋的器物,高度超过了7cm,通体神秘宝光。兔毫条达,发深绿,紫红光芒。尤为重要的藏品。

  ▲  北宋 裏千家舊藏 建窯兔毫茶盞 原箱 - 宗霓 / 述鄭齋藏

  重要博物馆收藏 

  德川美术馆:

  林原美术馆:

  东京国立博物馆:

  根津美术馆:

  根津美术馆最后这只兔毫盏,盏心是有点歪的,但是丝毫不影响其地位。建窑虽然发明了湿泥垫饼减少盏歪的可能性,但也有不少正品建盏的盏心是歪的,相信茶人在挑选的时候,也是以整体茶盏审美考量,釉心的方位可见不是唯一的判定标准。

  弗利尔博物馆:

  这只1897年弗利尔从山中商会购藏自日本的精美天目,其底部垂珠部分被磨去不少天目釉珠在后天使用中被茶人磨平,以便置于天目台之上,这种做法自宋代便有之,后传至日本,今人多误以为磕碰。

  ▲ 宋,银豪兔毫盏,1897年购置于山中商会。

  ▲ 宋,兔毫盏,1952年购置于Howard Hollis & Co。, Cleveland, Ohio。

  这只弗利尔从林銑十郎处购买的建窑油滴作品,可以算是他建窑作品里最珍贵的收藏之一。就算是一个伟大的收藏家,购买了若干只藏品,只要收藏到一只神级别的作品,那一切的辛苦和挫折也都值得了,这件作品对于弗利尔本人来说,也许就是这样一件藏品。

  林銑十郎为什么有这么好的藏品? 答案很简单,他很厉害,他曾先后当任过日本的外务大臣、文部大臣、内阁总理大臣… 弗利尔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对顶级藏家来说也尤为重要。

  ▲ 林銑十郎(右一),总理就职庆祝。

  大都会博物馆:

  这批大都会博物馆1920年代左右拍摄的图片,虽是黑白但质量极高,更体现了作品本身的釉质和气息,是难得一见的早期资料。

  这只兔毫斗笠盏,盏心也是歪的,从兔毫的走向就可以分辨出来。这也是大都会博物馆1929年入藏,非常重视,分别拍摄过几次不同时期的图片,是一件可爱的小精品。

  这件斗笠盏作品,口沿虽有若干处修复,但其自身彩光引人入胜,蓝绿交接中带着紫光与暗红。大都会为这件作品拍摄了许多不同的角度图片,可见其品相丝毫不影响博物馆专家对其认知与重视程度。可见当建窑茶盏在超越一定级别后,关注其自身无可替代的优点比关注完整度更为明智。

  出光美术馆:

  大阪市立东洋陶瓷博物馆:

  这只安宅旧藏的国宝油滴盏,如果仔细观测,口沿有高低,盏心也是歪的。但其特点是7.5cm超高尺寸,完美的银毫分布,这些优点完全盖过了盏心和器物的稍微不规整。

  美秀博物馆:

  静嘉堂文库:

  这件神级别的精品油滴盏,可以对比前文提到的弗利尔从林銑十郎手里购买的精品,同属不可多得的器物,静嘉堂文库这件油滴更大,金属感更强,世上罕见。

  芝加哥博物馆:

  哈佛大学博物馆:

  哈佛大学这只器物是2005年从著名纽约古董商JJ.LALLY先生处购得,是一件质量非常高的银兔毫作品。哈佛大学重新拍摄的图片更彰显七彩光芒,可以参考弗利尔1897购于山中商会的藏品,其彩光几乎一致。

  盏内绿光犹如暗夜里的极光,非常令人震撼。彩光的形成目前还未有定论,但据推测应与使用有关,也与建窑本身的材质有关。

  哈佛大学保留了几乎所有的照片,甚至是最后这张稍微有点模糊的照片,但非常的具有美感,有种德国艺术家Gerhard Richter的感觉。

  九州国立博物馆:

  京都国立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

  这几只建盏是大维德爵士收藏的,寄存于大英博物馆。根据其彩光判断也是早期的日本来源,经过茶道使用的器物。

  波士顿博物馆:

  这只兔毫盏,口沿应该有磨口,整体束口气势稍有影响,但整体兔毫的质量非常高,垂珠的状态,可能釉心有偏移。

  这件兔毫盏作品,从兔毫的走向判断,盏心应该是有点歪的。

  宋代盏托(天目台)精选

  天目台、盏托,是天目茶碗不可或缺的配件,可起到固定茶盏、方便移动、防烫等作用。 常见的天目台材质有陶瓷、贵金属、石头(孔雀石)、玛瑙……等。

  ▲  南宋 根津美术馆旧藏 大漆天目台 / 述鄭齋藏

  ▲  北宋 玛瑙 / 定窑 天目台 / 述鄭齋藏

  定窑天目台存世罕见,目前两例在台北和北京故宫博物院,私人藏家手里一例藏于述鄭齋。值得关注的是,回纹装饰乃是北宋就有之,该天目台中空无底,托盘与托圈均以回纹装饰,唐末已经流行,宋金进入巅峰。

  ▲  北宋 定窑 天目台 / 故宫博物院藏

  ▲  北宋 定窑 天目台 /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  北宋 汝窑 天目台 / V&A museum

  ▲  北宋 弗利尔博物馆 / 1930年代 CT.LOO来源

  ▲  北宋 汝窑 天目台 / 大英

  ▲  高丽 天目台 / 南宋 龙泉窑 天目台/ 述鄭齋藏

  ▲  北宋 大漆 天目台 / 常州市博物馆

  建窑史料精选 

  1。《茶录》

  蔡襄 著,是蔡襄有感于陆羽《茶经》“不第建安之品”而特地向皇帝推荐北苑贡茶之作。上篇论茶,下篇论茶器。几个要点:1。盏要熁盞,要热;2。茶盏要用建盏,黑、厚为上;3。茶匙要重;4。环回击拂。

  上篇 論茶

  色:茶色貴白。而餅茶多以珍膏油其面,故有青黃紫黑之異。善別茶者,正如相工之瞟人氣色也,隱然察之於內。以肉理潤者為上,既已未之,黃白者受水昏重,青白者受水鮮明,故建安人斗試,以青白勝黃白。

  香:茶有真香。而入貢者微以龍腦和膏,欲助其香。建安民間皆不入香,恐奪其真。若烹點之際,又雜珍果香草,其奪益甚。正當不用。

  味:茶味主於甘滑。惟北苑鳳凰山連屬諸焙所產者味佳。隔溪諸山,雖及時加意製作,色味皆重,莫能及也。又有水泉不甘能損茶味。前世之論水品者以此。

  藏茶:茶宜箬葉而畏香藥,喜溫燥而忌濕冷。故收藏之家,以箬葉封裹入焙中,兩三日一次,用火常如人體溫溫,則御濕潤。若火多則茶焦不可食。

  炙茶:茶或經年,則香色味皆陳。於淨器中以沸湯漬之,刮去膏油一兩重乃止,以鈐箝之,微火炙干,然後碎碾。若當年新茶,則不用此說。

  碾茶:碾茶先以淨紙密裹捶碎,然後熟碾。其大要,旋碾則色白,或經宿則色已昏矣。  羅茶 羅細則茶浮,粗則水浮。

  候湯:候湯最難。未熟則沫浮,過熟則茶沉,前世謂之蟹眼者,過熟湯也。沉瓶中煮之不可辯,故曰候湯最難。

  熁盞:凡欲點茶。先須盞令熱。冷則茶不浮。

  點茶:茶少湯多,則雲腳散;湯少茶多,則粥面聚。鈔茶一錢七,先注湯調令極勻,又添注入環回擊拂。湯上盞可四分則止,視其面色鮮白,著盞無水痕為絕佳。建安斗試,以水痕先者為負,耐久者為勝,故較勝負之說,曰相去一水兩水。

  下篇 論器

  茶焙:茶焙編竹為之裹以箬葉,蓋其上,以收火也。隔其中,以有容也。納火其下去茶尺許,常溫溫然,所以養茶色香味也。

  茶籠:茶不入焙者,宜密封裹,以箬籠盛之,置高處,不近濕氣。

  砧椎:砧椎蓋以砧茶;砧以木為之;椎或金或鐵,取於便用。

  茶鈐:茶鈐屈金鐵為之,用以炙茶。

  茶碾:茶碾以銀或鐵為之。黃金性柔,銅及喻石皆能生,不入用。

  茶羅:茶羅以絕細為佳。羅底用蜀東川鵝溪畫絹之密者,投湯中揉洗以冪之。

  茶盞:茶色白,宜黑盞,建安所造者紺黑,紋如兔毫,其坯微厚,之久熱難冷,最為要用。出他處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盞,斗試家自不用。

  茶匙:茶匙要重,擊拂有力。黃金為上,人間以銀鐵為之。竹者輕,建茶不取。

  湯瓶:瓶要小者易候湯,又點茶注湯有准。黃金為上,人間以銀鐵或瓷石為之。

  2。《大观茶论》

  宋徽宗 赵佶 著,成书于大观元年(1107年)。全书共二十篇,对北宋时期“蒸青团茶“的产地、采制、烹试、品质、斗茶风尚等均有详细的记载。

  盏: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燠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宜立而易于取乳,宽则运筅旋彻不碍击拂,然须度茶之多少。用盏之大小,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小则受汤不尽。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

  宋徽宗认为:盏的底要微宽而深,打茶的时候才可以“运筅”(宋徽宗把打茶跟写字可能联系起来了,运笔),然后“旋彻”(动作值得深思)如入无人之境。

  3。《清异录》

  陶谷(传) 著,是一部笔记,记录一些当时的新奇事物,保存了中国文化史和社会史方面的很多重要史料,书中一半以上的条目分别被《辞源》和《汉语大词典》采录。

  锦地鸥: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因展蜀画鹧鸪于书馆。江南黄是甫见之,曰:“鹧鸪亦数种,此锦地鸥也。”

  有一观点认为,“锦地鸥”是曜变天目的一种表达方式,是鹧鸪斑中带七彩光的一种建盏类型。

  结语 

  建窑的魅力,也许只有亲手捧起一只建窑茶碗才能感受到。一个几乎只专注于茶的宋代窑口;历经两宋近300年反复推敲到至臻完美的茶碗设计,已经是收放自如,四季皆有,游刃有余。

  建窑的器物的可能性非常丰富,服务的群体从普通百姓到文人墨客甚至可以供御君主。建盏作为一只茶碗,在一千年里完美展示了其超乎自然与人性的包容:神秘的烧造技术(曜变)、茶之契合(大观茶论)、宗教连接(龙光院佛器)、外交使命(东渡日本)… 无一不展示了中国宋朝委婉谦逊的强大内涵,真正做到了不能拒绝的“天下无贵贱通用之”。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