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若惊鸿:卡尔·坎普序列金银器传奇

2019年04月10日 14:2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SACA学会 微信号:SocietyACA

  翩若惊鸿:卡尔·坎普序列金银器传奇

  Fragrance of Relics: Dr。 Carl Kempe Collection

  ▲ 牡丹纹龙首金杯,宋代,Lot 104,£692500

  Dr。 Johan Carl Kempe(8 December 1884 – 8 July 1967),卡尔·坎普博士:名声显赫的瑞典工业家、商人,成功将家族的伐木公司扩展成规模宏大的造纸企业。此外,卡尔·坎普博士也是一位活跃的运动员,并曾于1912年斯德歌尔摩夏季奥运会勇夺男子双人网球赛银牌。

  “除了在瑞典本国大力推广中国艺术,他也非常慷慨并乐于借出珍藏给世界各大博物馆展出,促进交流。卡尔·坎普博士的珍罕金银器收藏,在品质的精细挑选和品类覆盖之广度,是艺术拍卖场上前所未见,也是难能可贵的收藏教科书。”

  ▲ 卡尔·坎普博士,Dr。 Johan Carl Kempe (8 December 1884 – 8 July 1967)

  神秘的面纱

  卡尔·坎普博士金银器拍卖

  2008年5月, 苏富比(微博)拍卖行举行了最惊人的中国艺术品拍卖 - “中国珍贵金属作品杰作: 早期黄金和白银” ,销售额总额为930万英镑(约合1809万美元),126个拍品仅有3件未售出。  

  “一层神秘的面纱围绕着近100件唐宋银器与一小些早期的金器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尽管市场上从未出现过任何可以比拟这次藏品高度与深度之序列,神秘的藏家却没有透露其身份或姓名。”

  在苏富比的目录中, 标题页后的一段告示又加深了这一谜团。文字以 “卡尔·坎普博士” 为标题,写道: “本目录和2008年4月11日在香港销售的另一册目录中展示的这批中国金银制品,是于20世纪上半叶组建而又硕果仅存的一个中国珍贵金银器藏品序列,由瑞典实业家、成功的商人约翰·卡尔·坎普博士 (1884-1967年) 组建的收藏。

  没留意的读者可能会以为,坎普博士的举世闻名收藏序列正在被他的后代卖掉。但苏富比并没有这样说,而且有很好的理由,实际上:

  “这批坎普博士曾经如此珍爱的东西,早在拍卖开始的十年以前(1998)就离开了家族的收藏。 ”

  坎普博士基本上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获得了这批收藏,之后他把藏品馈赠给了他的两个女儿:维罗妮卡和戴安娜·坎普。在当时, 这个珍贵的古代金银器序列已经是两个非常具有突破性唐代金银器出版物的研究对象,由曾经与坎普博士同游中国的好友,斯德歌尔摩东亚博物馆总监Bo Gyllensvard编著。

  ▲  斯德歌尔摩东亚博物馆,Tyghusplan, Skeppsholmen

  ▲  Bo Gyllensv?rd at The Altar of Heaven, Beijing 1992

  “坎普博士并没有像他们共同的朋友,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那样把自己的收藏捐赠给国家,而是在遗嘱中规定一旦出售, 藏品必须被展示在一个瑞典的博物馆里。”

  从上世纪 7 0年代开始,坎普博士过世后, 他的女儿们(维罗妮卡和戴安娜·坎普)时不时地将坎普瓷器收藏序列里的一些明清瓷器送往西方中国艺术领军人物伦敦的朱塞佩·埃斯肯纳齐(Giuseppe Eskenazi)处销售。 

  “但这批金银器序列收藏一直保持完整, 整个序列在斯德哥尔摩附近的 Ekolsund 宫殿展出。”

  坎普姐妹之争

  卡尔·坎普博士金银器的流散

  维罗妮卡·坎普·比约林的前夫,古典歌手拉尔斯·比约林(Lars Bjorling)曾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维罗妮卡对父亲的藏品感到无比自豪。维罗妮卡兼任父亲藏品的临时策展人,也愿意接待前来研究的学者。  

  “然而,维罗妮卡和她的妹妹戴安娜·坎普在如何处理他们的共同财产问题上意见不一,分歧越来越大,大到只剩下一个选择 - 卖了。姐妹俩对这个序列的商业潜力有些许了解,在1993年,她们要求 Eskenazi 对整个序列进行估价。这位经验老道的伦敦经销商后来表示: 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因为藏品分布在两大洲的三个地点之间。”

  果然,Eskenazi先生再也没有收到进一步的消息,当然他也没有觉得特别意外, 因为他知道坎普博士希望藏品留在瑞典。

  “考虑到藏品需要留在瑞典,当Gyllensvard将有意向购买整个序列并展示于瑞典当地博物馆的Ulricehamn工业家Anders Welandson介绍给维罗妮卡·坎普,维罗妮卡自然是喜上眉梢。”

  他们在1998年签署了一项合同,其中一项条款规定,在签署后的10年内不得出售藏品,姐妹们都觉得这样藏品很安全。确实,1999年在Ulricehamn的一个被名为 “The Museum of Art and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in Ulricehamn” 的火车站改造空间, “卡尔·坎普收藏中国金银器” 展览正式开幕。  

  “然而意外的是,Gyllensvard于2004年去世,随即2008年初,苏富比突然宣布将出售香港坎普藏品中的明清金器,而且随后将有更多的销售,暗示着这批唐宋的高古金银器即将上拍。” 

  ▲ Giuseppe Eskenazi, London dealer

  据说,维罗妮卡·坎普听到消息悲痛欲绝。Eskeanzi则表示,这个消息肯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如果没有Gyllensvard的离世,也许事情可能会不一样……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Welandson确实遵守了合同契约,但在禁止销售的10年期限结束后,他转而将坎普博士藏品卖给了一群将总部设在新加坡的艺术投资者们,而经营苏富比中国部门几十年的朱利安·汤普森(Julian Thompson)当时正是该组织的顾问。”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群刚入门没有专业知识的投资者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精准拿下如此高质量华美绝伦的金银器收藏序列,并操作送拍苏富比。  

  神秘的买家

  来自中东的怒吼

  第一阶段的释放是4月11日在香港举行的 “中国珍贵金银器杰作“拍卖,副标题是 “明清的帝国黄金”,虽然有8件流拍,但其余的17件珍贵藏品斩获了令人难以置信的1.724亿港元,即2190万美元。  

  或许,投资集团及其顾问Julian Thompson早就预计香港会有这样的好结果。但同年5月14日伦敦苏富比的第二次前坎普博士藏品拍卖现场的火爆程度,则可能连Julian Thompson本人都想象不到。  

  “当手持L090号牌频频举牌,单枪匹马轻松独揽前20件藏品的时候,可能就连初学者都能意识到一场史无前例的传奇拍卖即将诞生。那些认出举牌的卡塔尔王子Sheikh Saud的行家们也都感到十分惊讶,因为海湾艺术买家从未亲自如此高调的公开涉足拍卖领域。  ”

  ▲ 卡塔尔王子(28 February 1966 – 9 November 2014),

  Sheikh Saud Al Thani(2002年)

  卡塔尔王子 Sheikh Saud Al Thani

  作为1997年卡塔尔的文化艺术遗产部部长,Sheikh Saud Al Thani王子的责职是收集大量的艺术品,为卡塔尔世界级博物馆建立收藏序列,其中包括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卡塔尔国家图书馆和自然历史博物馆,一个影像博物馆以及传统服饰和纺织品博物馆。他于2005年离职,他收集的范围很广,从徕卡APO-Telyt-R 1:5.6 / 1600mm镜头、家具、老式汽车、自然历史、珠宝,甚至自行车都是他收藏的范畴。他非凡的胃口导致有时公众都分不清楚他收集的藏品是属于他自己还是为卡塔尔购藏。

  有传闻Sheikh Saud Al Thani所到之处,当地的dealer和拍卖行都会默默的准备好自己最好的藏品,然后等待王子的光临。他一旦喜欢就会咬住不放,常常把一个几千块的东西顶到上百万…… 

  Sheikh Saud王子一生为卡塔尔购置的艺术品大约10亿美元,大部分作品被展示安置在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由著名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苏州博物馆、MIHO MUSEUM设计者贝聿铭先生设计,这座建筑本身就是一件伟大的艺术品。

  ▲ 贝聿铭,I.M.Pei - 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设计师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占地4万5平方,简洁的白色石灰石,以几何式的方式叠加成伊斯兰的风格建筑,中央的穹顶连接起不同的空间,古朴且自然。博物馆内收集并保存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伊斯兰艺术品,它们来自三大洲,横跨了7世纪到19世纪的时间长河。

  “为了表现伊斯兰建筑的本质,贝聿铭在中东考察了好几个月,研读穆罕默德的理论,亲自到埃及,突尼斯等地采风。由于担心这个博物馆会被周围环境所淹没,他请求卡塔尔的王储为其建立一个独立的岛。”

  意想不到的成绩

  注定载入史册的一次传奇争夺

  ▲ 斯基泰文明疆域图

  当然,前20件藏品中的大部分确实都不是中国中原的,不难与卡塔尔王子的文物收藏方向联系起来。两个小的金牌描绘着的侧面形象野猪,看起来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像”斯基泰”文明的作品,可能是公元前6世纪或5世纪在伊朗帝国的东北边缘制造的,这对金饰当时就飙升至66500英镑,超出高估价将近10倍。

  ▲ Dr。 Carl Kempe Sotheby‘s London 2008, Lot 1 - £66500 (Sheikh Saud)

  这是Sheikh Saud这场拍卖买下众多藏品的第一件。当Eskenazi试图拍下一件公元前5世纪带有强烈 “斯基泰”影响的作品时,卡塔尔王子将其碾压并把价格抬到了33.41万英镑,超出估值区间高值的13倍以上。  

  ▲ 镂空蟠龙纹镶绿松石金鞘饰,Lot 19 - £334700 (Sheikh Saud)

  拍卖进行了很久以后,才有竞争对手成功从王子的手上抢得藏品。G。 Eskenazi是卡塔尔王子购买的其中八件的Underbidder(第二名)。Eskeanzi把一个3-4世纪的嵌金铁镜从估价 4000 至 6000 英镑抬到 90500 英镑让王子买下,在王子的持续压力之下,Eskeanzi随后又不得不忍痛放弃了一件13世纪的金盘,最后价格为41.25万 英镑,是最高估价的9倍多。  

  ▲ 镶金箔铁镜,东汉-六朝,Lot 34 - £90500 (Sheikh Saud)

  ▲ 牡丹纹圆形金盘,宋代,Lot 106 - £412500 (Sheikh Saud)

  直至拍到重中之重的拍品的时候,Eskenazi才得以用尽全身解数,拿下了华丽的银鎏金唐碗,也是当时已知唯一一个带原配盖子的鎏金银碗,以158万镑的高价创造了当时唐代金银器世界纪录。这位伦敦古董商表示,这件藏品是自己买来作库存的。

  这种激烈的竞争也向公众展示了只是多一个竞买人的参与,中国早期金银器市场便可以走上一个怎样的全新轨道

  ▲ 五曲折枝花卉鎏金大银盖碗,唐代,Lot 64 - £1.5885m (Eskenazi)

  这种激烈情绪显然也蔓延影响到了当时的中国买家。香港一位艺术品经纪人先后以26.45万英镑和44.61万英镑,买下一个9世纪的小罐子和一个五瓣花口碗,打败了卡塔尔王子和Eskenazi,为自己的客户买下两件藏品。

  “这位香港艺术品经纪人表示,他是代表一位来自中国的客户,刚收藏金银器3年,他本人也觉得市场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 折枝花鎏金银渣斗,Lot 73 - £264500

  ▲ 五曲折枝花卉鎏金大银碗,Lot 74 - £446100

  Dr。 Carl Kempe 序列金银器藏品欣赏

  ▲ 金猪牌饰一对,公元前6-4世纪,Lot 1 - £66500

  ▲ 鄂尔多斯蹲鹿饰片,公元前5-3世纪,Lot 2 - £20900

  ▲ 鄂尔多斯镂空金牌饰,公元前6-4世纪,Lot 3 - £14900

  ▲ 鄂尔多斯镂空兽形金扣牌饰,公元前6-4世纪,Lot 4 - £11875

  ▲ 鄂尔多斯卧公羊嵌绿松石金饰,Lot 6 - £26900

  ▲ 螭龙纹金扣饰,公元前4-2世纪,Lot 7 - £26900

  ▲ 铜鎏金三兽纹节约,战国,Lot 12 - £23300

  ▲ 兽首形竿头金饰,战国,Lot 13 - £120500

  ▲ 蟠龙纹金玉带钩饰片,公元前6-4世纪,Lot 20 - £29300

  ▲ 鹅首金带钩,战国,Lot 21 - £42500

  ▲ 鸟首银带流杯,公元前3-4世纪,Lot 22 - £78500

  ▲ 鄂尔多斯动物纹金牌饰,战国-汉代,Lot 31 - £31700

  ▲ 兽形银带钩,Lot 33 - £24500

  ▲ 镶绿松石金壶形小饰,汉代-六朝,Lot 38 - £60500

  ▲ 羽人骑兽纹镶绿松石金饰,汉代-六朝,Lot 39 - £26900

  ▲ 折枝花鸟纹高足银杯,唐代,Lot 40 - £144500

  ▲ 鸭纹鎏金小银盒,10世纪,Lot 41 - £11875

  ▲ 鸳鸯纹小银盒,唐代,Lot 42 - £18500

  ▲ 忍冬纹银杯,唐代,Lot 43 - £102500

  ▲ 忍冬动物镂刻纹大银碗,唐代,Lot 44 - £446100

  ▲ 八棱形蔓草纹银杯,唐代,Lot 45 - £38900

  ▲ 花鸟纹金镯,9-10世纪,Lot 46 - £19700

  ▲ 蔓草忍冬纹高足银杯,唐代,Lot 47 - £50900

  ▲ 石榴花飞鸟纹荷叶形银碗,唐代,Lot 48 - £446100

  ▲ 鹦鹉纹鎏金银梳,唐代,Lot 50

  ▲ 摩羯纹鎏金荷叶银杯,唐代,Lot 51 - £78500

  ▲ 鸳鸯纹鎏金银钗,唐代,Lot 52,£38900

  ▲ 蔓草鸳鸯纹荷叶小银碗,唐代,Lot 53,£36500

  ▲ 双鸭绶带纹莲瓣鎏金大银碗,唐代,Lot 54,£1140500

  ▲ 莲瓣高足银杯,唐代,Lot 55,£11875

  ▲ 镂空石榴花结鹦鹉纹银熏球,唐代,Lot 56,£84500

  ▲ 素面高足银杯,唐代,Lot 58,£156500

  ▲ 犀牛纹银盘,唐代,Lot 59,£390100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