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玉芬 建造一座“珊瑚岛”

2019年04月15日 09:4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99艺术网

  珊瑚

  Shanhu-Coral

  主办:元典美术馆/元典艺术公益基金会

  开幕:2019年4月3日15:00

  展期:2019年4月3日-2019年7月2日

  地点:元典美术馆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利泽西园112号

艺术家秦玉芬艺术家秦玉芬

  4月3日,秦玉芬用30万个铁蒺藜在元典美术馆建造出悬浮、飘渺的“珊瑚岛群”。隐喻着血腥、暴力的铁丝网,被剪成10公分长的蒺藜,用鱼线串连成蕾丝状蒺藜网;简洁的钢管架构舞者般各自站位、顾盼相望。当数十万蒺藜疏密有致自架构顶部错落而下时,远处一片绵长的蒺藜网,弧线优雅地从高空落于一隅。冰冷的蒺藜幻化为丝绸般的轻柔、温润,诗意的美隐含丝丝刺痛。

《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从搬运材料到整件作品的安装完成历时十五天,秦玉芬带领着七位团队成员,在展厅内建起数座“岛屿”。自然物以人造物的状态被有序地呈现,犹如时代印记,亦是对工业文明下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岛屿”上生长着不同数量、长度的蒺藜串,密密麻麻,有的像是晾晒的一片片钢铁丝帛,有的自然垂落于地面形成柔美弧线。

《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作为一名活跃在欧洲当代艺术领域的中国女性艺术家,秦玉芬的作品因其富有诗意和东方式的哲学表达形式备受关注。她将生活中简单朴实的物质材料转化为艺术作品的语言,以女性的知觉去传递对物质与精神理想的追求。

  
《制造动物油脂》和《制造天堂》作品现场,2017-2018,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

  秦玉芬的作品充满诗意与幽默。她从东西方文化间的差异以及两种文化关系的对话发展了自己的艺术理念,并不断地发掘新的创作材料和新的想法。在秦玉芬的艺术观念中,主要暗示了对文化权力的伸张和力求获取文化身份的明确意图。事实上,她默默的行动就是要抵抗逻辑化的西方中心文化话语,具体借用无形的、深奥的、神秘的手法是她的策略。她以差异性来抵抗整体性,这是秦玉芬关键的抉择,强调模糊、不确定性成为她最好的表现方式,以重新界定自我身份。

  
《制造天堂》,秦玉芬,1996–2002,声响装置(药染丝绸、铁丝网、建筑工地物体、儿童衣物、竹、六音轨数码声音等),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

  20世纪80年代中晚期一批艺术家移居海外,如黄永砯、陈箴、王度、杨诘苍移居巴黎,谷文达、徐冰移居纽约,秦玉芬、朱金石移居柏林。他们如同游牧者在不同的文化空间中自由流动。早在1990年代秦玉芬就以其装置作品享誉国际,这一时期她的作品经常出现于国际重要的美术馆及艺术机构。秦玉芬的作品吸收了现成品、贫穷艺术、极少主义和观念艺术的精髓,同时又将之与中国语汇汇合,从而构成了个人鲜明的艺术特征——反差、错位、矛盾。

  1994年在斯图加特国家美术馆展示的大型声响装置“玉堂春”尤被视为超诗意的作品典范。作为中国声响装置的创始者,秦玉芬把京剧、古典器乐、生活中的、自然环境的录音做为元素,应用数码技术进行分解、变异、由此构成多声道的数码声响,数码声响通过与晾衣架、中山装、竹子、丝绸、宣纸、扬声器、电线等不同材料的组合,形成视觉与听觉的空间装置艺术。

  “1994年我做了一件声响装置‘玉堂春’,用一百多个晾衣架,每个衣架上晾的不是衣服而是宣纸宣纸里夹藏着600多个扬声器,扬声器传出通过电脑处理过的京剧玉堂春,以六个声道播放。我用这样的方式把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以重叠的方式呈现出来。这件作品在斯图加特国家美术馆展出时,被德国媒体评价为超诗意的作品。类似与这样的作品大概就是你所觉察到的我的作品风格。它既营造出东方传统的气氛,也彰显出高科技工业材料冷峻的特征。2000年之后,我开始使用铁丝网这种材料作为作品的主体,在美国彼斯堡的作品‘美丽的暴力’是针对德国新纳粹现状与美国的校园枪声而做。在德国不来梅美术馆的作品‘对话的时间’中药染色的丝绸纠缠着铁丝网悬挂在展厅中心,给人以触目惊心的印象。作品的初衷是有感于9.11事件。在北京今日美术馆的作品‘禁锢’,上吨中的铁丝网被制约在一个八米高的金属架构中,这样的作品无疑是我对社会的观察与思考,反应与表达。”秦玉芬说道。

  
《二十世纪的终结》和《制造天堂》作品现场,2017-2018,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

  “我对理论是望而生畏,因为我的思考是另外一种结构,是很直觉的、即兴的、女性化的,不是滔滔不绝的,有时候是一种瞬间的、迸发的、顿悟的。这些灵感来得很突然,可能是在散步或者洗东西、做菜的时候都能够出现的一些很有意思的想法。我在柏林喜欢一个人坐着公共汽车,特别随意,看到一棵树、看到一个街景,经常就会受到触动,可能它不是惊天动地的,但是它的很细节的那一面对我来说是一种储备,能够有很多思考撞击的可能性。”

  总体来看,秦玉芬的作品涵盖了三种文化特征:一是以日常生活的经验过滤超验的感官,用朴素的材料提升为纯粹的形式语言。二是以文化差异作为与欧美中心主义对话的策略,具体借用东方思维与材料转化和再现了另一种现代性。三是把艺术看作是社会介入的媒介,针对不断发生的社会问题而展开,艺术扮演了独立的社会分析的角色。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