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轩19春拍:溥心畬江南二月儿童戏195.5万成交

2019年06月01日 11:2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北京诚轩拍卖2019春拍中国书画专场正在北京国贸大酒店 群贤宴会厅举行,溥心畬(1896-1963) 《 江南二月儿童戏》,以195.5万成交。

溥心畬(1896-1963) 江南二月儿童戏溥心畬(1896-1963) 江南二月儿童戏

  溥心畬(1896-1963) 江南二月儿童戏

  立轴 设色纸本

  甲戌(1934年)作

  题识:江南二月儿童戏,满路春风画里时。若使兰成头白见,应想往事泪如丝。甲戌冬,心畬画并题。

  钤印:溥儒、水木清华

  尺寸:126.5×59.5 cm。 约6.8平尺

  展览

  “中国书画展览”,中国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北京市分公司、香港博雅艺术公司、香港集古斋有限公司联合举办,1985年9月12日至16日

  “侨岷华园藏画展”,(台北)鸿禧美术馆,1994年2月至8月

  出版

  《中国书画展览》图版3,香港博雅艺术公司、香港集古斋有限公司,1985年9月

  《侨岷华园藏画》第58至59页,(台北)鸿禧艺术文教基金会,1994年1月

  简介

  《江南二月儿童戏》系溥心畬1934年所绘,在其婴戏题材中堪属奇品,也是目前所见画家最大尺幅的婴戏作品,珍贵非常。

  儿童形象在美术作品中的出现,可以追溯到汉代的墓葬壁画、画像砖石。两宋被公认为婴戏图的鼎盛时期,彼时婴儿绘画题材已经独立成为专门的画科,李嵩、马远、李公麟等画家均有此类作品传世或著录,而成就最高的当属宋代画院待诏苏汉臣。画史称苏汉臣笔下婴儿“着色鲜润,体度如生,熟玩之不啻相与言笑者,可谓神矣”。

  在溥心畬的人物画中,高士、仕女和钟馗是三大宗,从数量上说,婴戏创作更少,但因其超强的趣味性,很能反映旧王孙未泯的童心。溥氏此题材作品可见《捕蝶》、《元宵婴戏欢》、《喜蛛图》、《学步图》等,大多为袖珍小品,而《江南二月儿童戏》近七平尺,不仅在婴戏题材中前所未见,即使放眼溥氏所有作品,尺幅宏阔如此者亦属珍罕。

  拍品绘婴孩五人,居中放纸鸢的小童是通幅的主角。他发髻上系着一朵红山茶,身着淡紫色罩衫,脚蹬红鞋,双手一高一低拉扯着风筝线,举目望向空中。一根细劲的长线贯通画幅,连接着高处随风舞动的风筝,风筝为八角形,拖着装饰性的穗带,造型古朴,特别是风筝面并非简单留白,而是使用了白色淡染,考究非常。其他四位儿童或蹲或坐,有的手执玩具,有的刚刚放下大刀,他们的注意力都被空中的风筝吸引着,特别是右上方一位以书掩口,似是对紫衫童子高超的技艺表示惊叹,令人莞尔。

  此作中画家使用了钉头鼠尾描与游丝描相结合的表现手法,前者用来表现衣褶的质感,溥氏亦在其人物作品中多有采用;后者则用来勾勒人物的躯干形体,如面部、手部轮廓等。婴孩的衣物上施以团花纹,这也是宋元同题材作品的传统,画面中如衣纹、风筝、玩具等细节一丝不苟,并以淡红色晕染表现儿童面部娇嫩的皮肤,此皆为画家精心之处。

  溥心畬擅绘婴戏,也与他的生活个性有关。他是著名的“孩子王”,居家附近的小孩很喜欢同他玩;他每次出门,两口袋满满装的都是糖果,小孩子们都围过来等他分糖果吃。据台湾艺评家薛慧山记载,溥老晚年到台湾后,经常带一大群孩子到公园玩一种叫做“打靶”的游戏。因其心无俗尘、富有童趣,笔下的婴戏图最得宋人神韵。而相对于苏汉臣满密的构图、热烈的颜色,溥心畬则处理得更加淡雅空灵,彰显出旧王孙独特的审美气质。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