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艺国际18秋拍:葫芦贯穿了整个中国文化史

2018年11月07日 12:0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葫芦在将近几千年的栽培史中,已经超出了植物学的概念,成为了中国文化的一个特殊载体。从“伏羲”“女娲”的传说到《诗经》中的“瓜瓞绵绵”,再到后来的大吉、福禄,葫芦贯穿了整个中国的文化历史,亘古不变地守护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福祉。

  中华文明的源起

  原始社会,在人类对自身的起源不能、也不可能作出科学解释的历史条件下,就不可避免地产生出种种荒谬而神奇的传说,其中以女蜗、伏羲诞自葫芦的传说最为广泛与典型。

女娲和伏羲女娲和伏羲

  闻一多先生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考证,他认为“女娲之娲,《大荒西经》注,《汉书·古今人表》注,《列子·黄帝篇》释文,《广韵》《集韵》皆音瓜。以音求之,实即匏瓜。……然则伏羲与女娲,名虽有二,义实只一。二人本皆谓葫芦的化身,所不同者,仅性别而已。”

闻一多先生闻一多先生

  因此

  闻一多先生的结论是,

  “伏羲、女娲果然就是葫芦”。

  人类对葫芦之喜爱

大地湾人头彩陶瓶 甘肃省博物馆藏大地湾人头彩陶瓶 甘肃省博物馆藏

  汉族族源之一先秦周族的史诗《诗·大雅》就有“绵绵瓜瓞,民之初生”,指人类最初诞生于葫芦。

  而摹拟人物造型的葫芦形器物,在黄河中上游的陕西、甘肃、青海等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中均有大量发现,虽然器形有差异,但都属葫芦范畴,甘肃省博物馆藏的大地湾人头彩陶瓶,正是仿照女性头像塑形,腹部圆大臃肿的葫芦形陶器。

齐白石先生齐白石先生

  齐白石老人晚年的照片大多胸前佩戴一只小葫芦,而且老人临终前设计了自己的灵柩,并有遗嘱将他生前使用的印章、木杖、落齿、怀表、胸前佩戴的葫芦一起随葬,可见其对葫芦的喜爱。

  道家的重要象征

  人们公认道教的真正创立是在东汉时期,也恰恰在此后,我们发现了葫芦与道教渐渐发生了联系。《后汉书·费长房传》中有如下一段记载:

  费长房者,汝南人也。曾为市掾。市中有老翁卖药,县一壶于肆头,及市罢,跳入壶中。市人莫之见,唯长房于楼上睹之,异焉。因往,再拜奉酒脯。翁知长房之意其神也,谓之曰“子明日更来”。长房旦日复谒翁,翁乃与俱入壶中。唯见玉堂严丽,旨酒甘肴,盈衍其中,共饮毕而出。

  费长房是入了《神仙列传》的著名道教人物,他与葫芦的这段神奇关系,可能是葫芦与道教拉上关系的最早记载。自此以后,太上老君、铁拐李、寿星等等道家人物皆有葫芦元素,所以葫芦也是道家的重要法器。

嘉靖皇帝嘉靖皇帝

  时间来到明代,嘉靖皇帝,明世宗朱厚熜(1507年~1566年),明朝第十一位皇帝。嘉靖皇帝痴迷道教,主张无为而治,他派人到处采集灵芝,并经常吞服炼制的丹药。

  这不仅表现在其个性与朝政上,在瓷器的烧造上,葫芦作为重要的道教法器也被重点烧造,嘉靖葫芦瓶盛极一时。

  明嘉靖 黄地红彩缠枝莲纹葫芦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明嘉靖 青花缠枝莲纹葫芦瓶

  华艺国际2018秋拍拍品

  文人品格的象征

  葫芦天生美质,加之道教神话中葫芦里装着美酒传说的渲染,所以文人士大夫还留下了大量吟咏葫芦的诗词文章以及绘画作品,并喜欢用葫芦酒具(包括葫芦形瓷器),以寄托其清雅的品格和人文追求。葫芦形造型器遂成为文人格品质的象征。

南宋 马远《踏歌图》局部南宋 马远《踏歌图》局部

  葫芦瓶的沿革

  葫芦瓶自唐以来因其谐音“福禄”,且器形像“吉”字,故又名“大吉瓶”,寓意大吉大利,为民间所喜爱,遂成为传统器形。宋元时期,龙泉窑、景德镇窑均有生产。

  元代又出现了八方葫芦瓶、上圆下方葫芦瓶等各式葫芦瓶。

  明清两代,葫芦瓶大量烧造,器形也有较多变化,有方形、圆形、蕴含天圆地方之意的上圆下方和多棱形等许多品种。其中还另有专名,如“抱月瓶”即是明永乐、宣德年间烧制的扁腹绶带葫芦瓶。

  至康熙时,出现三节或四节式葫芦瓶。雍正、乾隆时期烧造有三联、五联葫芦瓶。乾隆三十一年档案曾记载,这一年的皇帝万寿节时景德镇御窑厂,就曾向宫中送进两件洋彩万福万寿葫芦瓶,可见当时葫芦瓶多适于祝寿所用。

  帝王的专宠

  之前提到了明代嘉靖皇帝由于对道教的钟情,将葫芦瓶作为重要的瓷器种类装点皇宫,而对于乾隆这样一个无限期待子嗣与福寿的皇帝来说,葫芦一样具有重要的意义。乾隆一生有17个儿子,但老天似乎总是故意与乾隆过不去,嫡次子永琏、嫡七子永琮相继夭亡,其他皇子也大多英年早逝。

乾隆乾隆

  因此葫芦作为祈福多子多福的重要法器,深得乾隆皇帝的喜爱,出现了种类繁多的葫芦形瓷器,其中以转心葫芦瓶最为珍贵。

  清乾隆 青花“福禄万代”葫芦瓶(一对)

  H:33cm

  华艺国际2018秋拍拍品

  此对葫芦瓶中间贯通,上下各有两处平滑接口,应为“转心瓶”的内瓶,因外层套瓶破损或遗失,而保存至今,殊为难得。

  据清代文献记载,转心瓶存世十分稀少。乾隆八年、十一年、十二年、十八年及二十二年,御窑厂曾经先后烧造数件可以旋转的瓷瓶及瓷碗等。转心瓶每一个部件尺寸都要经过精心计算,反复烧制,得出实际样品,再根据样品烧造中表现出的问题逐一从工艺上加以解决,并在全部部件烧造成功后组成样品,纹饰、色彩、样式全部获得皇帝首肯后才正式烧造。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对子嗣的钟情,

  乾隆还是一个极具创造精神的皇帝。

  为配合乾隆完美主义般极致的创作欲,

  身为御窑厂督窑官的唐英费尽巧思,

  屡屡开创新样,博取君心。

  清乾隆 冬青釉葫芦瓶

  H:35cm

  来源:日本《米山居》桥芳太郎旧藏(付来源票据)

  华艺国际2018秋拍拍品

  据《乾隆三年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江西》记载:

  “六月二十五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来说太监高玉交……冬青有盖葫芦罐一件……,交与烧造磁器处唐英,俱照样烧造送来。烧造完时再将交出原磁器缴回,仍交磁器库。此磁器内有大器皿应画样带去,其小磁器皿俱各带。钦此。”

  此处所言“冬青有盖葫芦罐一件”没有言明年代,应是指雍正御窑器物,检阅清宫旧藏,亦可找出雍正时期的对应之物。现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雍正 冬青釉葫芦瓶”就应是档案所言“冬青有盖葫芦罐”,此物是雍乾二朝独有的品类,后世不复见。

  而此件葫芦瓶,巧就巧在在原有的葫芦瓶形制上加了一小柄状盖钮,使葫芦的形象更加丰满,极具完美主义情怀,不失为解救强迫症的一剂良药。

  其实对于葫芦这一题材的执着乾隆完全遗传了其爷爷——康熙的衣钵。

康熙康熙

  康熙皇帝玄烨曾在瀛台的丰泽园内种植葫芦,并设专人管理。在宫廷的督造下,生产出诸多清朗典雅的模制匏器。

  所以在爷爷的影响下,乾隆在葫芦瓶的烧造上,并不只局限于摆放于厅堂之中,墙壁也是一个挥洒其才艺的完美画布——在其书房“三希堂”内就有一面挂有壁瓶的墙壁,其中葫芦形制的壁瓶则占有很大一部分,可见其对于葫芦这一形状的执着。

  清乾隆 洋彩描金绶带福禄大吉葫芦壁瓶

  H:35cm

  来源:广州市文物总店旧藏

  华艺国际2018秋拍拍品

  《乾隆三十七年各作成活计清档》载:

  “着传伊龄阿照先烧造过磁大吉葫芦每年烧造几对随贡呈进,钦此。于本月十九日??将画得磁大吉葫芦纸样一张持进??呈览,奉旨准交江西照样烧造十对,得时在养心殿换安,钦此。”

  其后又载:

  “三十日,司库白世秀为做年节大吉葫芦大小六十二件,缮写讨用朱砂笺纸四张折片一件持进,交太监张玉胡世杰转奏。奉旨:准向懋勤殿要用,钦此。于十二月二十六日,司库白世秀将做得大吉葫芦大小六十二件持进,交讫。”

  所以此件作品应为一件极具乾隆风格的瓷器,因其具备了乾隆喜爱葫芦的三大要素:

  1、对壁瓶的热爱

  2、纹样寓意的极致吉祥

  3、色彩及烧造工艺的繁复

  康熙是乾隆的人生目标,

  乾隆则是光绪的人生目标。

  清光绪 青釉加彩“福寿万代”琮式瓶

  H:30cm

  华艺国际2018秋拍拍品

  八卦纹琮式瓶始于清乾隆朝,虽然此前雍正官窑亦有琮式瓶的烧制,但却未曾出现过完整的八卦纹。

  不仅是器形上,纹饰上此件琮式瓶在八卦空隙处绘满葫芦,但作为末代皇帝的光绪此时应该不仅考虑的是子嗣的问题,更需要的应该是“葫芦”所含的长寿之意,期盼大清国和自己都能福寿绵长。

  作为末代皇帝的光绪希望继承祖辈的衣钵,

  中兴大清。

  可惜

  大清迟早要亡

  所以这份末代的崇敬

  就只能永远的留在瓷器烧造上

  ……

  文中除华艺国际拍品图片之外,其余图片均源自网络。

 华艺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

  预展:2018年11月14日-15日

  拍卖:2018年11月16日-17日

  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L2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广州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86-020-87306600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125号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