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得CEO说艺术市场复苏了

2018年03月06日 08:5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佳士得首席执行官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和前任首席执行官白碧姗(Patricia Barbizet)。图片:致谢佳士得  佳士得首席执行官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和前任首席执行官白碧姗(Patricia Barbizet)。图片:致谢佳士得

  上周,《华尔街日报》的艺术市场记者Kelly Crow采访了佳士得首席执行官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标题称《艺术市场的转机背后》。在大肆赞扬佳士得之前(转得太快我甚至怀疑他肌肉拉伤),施俊安对去年拍卖行业的25%全球销售额增长做出了他的解释:

  “我认为人们对艺术市场更有信心了。两年前人们很谨慎,但去年他们看到东西卖得不错,他们的感觉就更好了。每个人都对市场变得全球化而感到安心。“

  现在,我认为施俊安是一个聪明人。对于这个大问题来说,这个回答很简略。但是,这种回应要么往好了说是一种循环逻辑,要么就是一个恍然大悟的洞见,而这应该比特警队闯入你的新年夜派对还该让艺术界的所有人瞬间清醒。

  如果你重读施俊安上面的三句话,它们基本上可以这样理解:“人们买东西因为他们看到其他人一直在买东西。“

  你可能会说:就这?这就是为什么拍卖市场复兴了?

  这是一个完全不令人满意的答案。但你知道吗?我认为这大体上很正确。

  施俊安的想法让我想起了我最喜爱的金融作家Josh Brown(又名“改革经纪人“)在2016年12月初发表的一篇帖子。文章中,他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可能是大多数)华尔街分析师们为了争论·特朗普当选总统——这个他们几周前曾抨击为金融市场崩溃或调整原因的事件——竟然是大多数资产类别在一个月后仍然上涨的原因。

  Josh Brown的电视访问。图片:致谢CNBC

  Brown说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情绪,而它总是遵循价格。价格上涨,所以情绪改变了。曾经看跌和恐惧的,现在则看涨和兴奋了。“

  我再说一遍:换句话说,“人们买东西因为他们看到其他人一直在买东西。“

  从根本上说,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改变了拍卖行业——至少,没有戏剧化到销售额增长25%。任何其他解释可能都只是我们为了努力驯服被投资人称为“动物本能“的行为力量而说给自己听的故事而已。

  施俊安对该开场问题的答案里,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许多内容。他举了两个例子来解释佳士得在2017年的复苏:出售“在纽约而不是香港……出售一个重要的中国艺术收藏“,并将达·芬奇的《救世主》纳入一场当代拍卖会里——这一举措被他形容为“创新”和“极为有创意“。

  不是想冒犯施俊安,但这些都称不上“人类发现火“级别的创意。尤其是后者相当于说多米诺比萨店开始提供蘸酱芝士面包棒(即永远离比萨只差一步的某种食物)时,它就是“创新”和“极为有创意“的了。

  因此,动物本能在艺术市场就像在金融市场一样具有影响力——如果没有更甚之,考虑到“艺术值得任何东西的恐怖假设“。

  这意味着,它们可以随时复兴或超负荷销售。但这也意味着我们也应该记住Brown那篇文章的结尾:

  “动物本能无法建模……我们只能接受它们是游戏的一部分,以不定的时间间隔出现又消失,在途径的路上散播欢乐和痛苦。“

  总之,如果我们假装总是有一个更大更合理的解释,那我们就是在对自己开玩笑。有时候我们真的会太吵,让死去的也能醒过来。

  来源:artnet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