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0岁以下油雕艺术家TOP10:谁是未来风向标

2019年01月22日 11:2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雅昌艺术网 作者:刘龙 

  “青年艺术”板块在二级市场被频繁提起,大约是从2013年开始的。彼时一群不到40岁的年轻人走到艺术圈和藏家眼前,其中蕴藏着的高额远期回报,陪伴和支持艺术家共同成长的成就感,以及发掘下一个“张晓刚(微博)”或“曾梵志”的致命诱惑,不断驱使着各种类型的有心人参与其中。其声势仿佛预示了一个新时代的来到。

  但在经济持续放缓、资本趋于保守的大环境下,近几个季度的青年艺术板块相比以往在声势和成交上都已大为减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年轻的“70后”也已经踏入不惑之年,因而对“年轻”艺术家的定义,也很有必要再更新一次。

▲2018年40岁以下油画、雕塑艺术家拍卖成交TOP10榜单▲2018年40岁以下油画、雕塑艺术家拍卖成交TOP10榜单

  对此,雅昌艺术网从2018年的二级市场出发,以40岁为界限,抽取了年龄适合的油雕艺术家。这份全新的榜单中不乏一些熟悉的名字,比如20多岁就拍出百万的高瑀,以及30出头站上500万大关的陈飞……但除此之外,更多是首次上榜的新人。这批艺术家彼此的创作风格、学院背景、市场操作以及价格阶段差异极大,但年轻是他们共同的资本。

▲任哲▲任哲

  任哲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曾受业于李象群、曾成钢等雕塑家,因而其雕塑具有明显的形式技艺师承,但骨子里的英雄主义情结又令他偏好制作具有崇高史诗感的武士雕塑,并从成为职业艺术家起延续至今。

  任哲雅俗共赏的的符号除了在雕塑圈一路顺风,还颇受时尚圈和娱乐圈的青睐,在各类媒体报道中,他的名字经常与约翰尼·德普、向佐或是adidas联系在一起,也这为他建立了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在艺术市场中,任哲一直顺风水顺,毕业不久便与平艺术空间达成合作,展览在北京、台北、香港、新加坡及厦门等地相继举行,二级市场也从2007年便开始培育,此前任哲的小型雕塑价格一直在10万左右,至2016年逐渐升至30万元左右。

  ▲任哲《云端》不锈钢 3/9版 201×50×105cm 2017年作 2018香港苏富比(微博)秋拍成交价:137.5万港元

  2018年,香港苏富比上拍了任哲2017年的大型雕塑《云端》,该作的初版在2018年被香港置地收藏,陈列在著名的香港中环交易广场,与朱铭及亨利。摩尔等大师雕塑并列。因此该作的第三版在拍场上也大受欢迎,以137.5万港元成交,远超30万的估价,刷新了任哲的拍卖纪录,因而也帮助他登顶2018年度青年油雕艺术家的榜首。

▲由金▲由金

  由金是这份榜单中年龄最大的,今年刚满40岁。他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的视觉传达专业,学院时期的训练造就了他对于色彩和空间的趣味,因此他的架上绘画也喜好用绚烂的线条和色块反映城市图景。毕业后不久,由金即签约新时代画廊(后并入芳草地画廊),其作品也在画廊的运作下在佳士得上拍,但一直不温不火。

  ▲由金《关于未来的遐想》油彩画布 130×194cm 2016年作 2018上海佳士得成交价:108万元

  ▲由金《悄悄话》油彩画布 150×200cm 2015年作 2018香港佳士得春拍成交:68.75万港元

  2012-2014年,由金的创作出现转型,他用图像叠加组合的方式,将以往单一城市景象转换成多空间交叉的景象,视觉性更丰富,色彩更偏明快和抽象化。2016年这批新作在香港和韩国的展出反响较好,带来市场转机。其二级市场也于2017年再度启动, 长期合作的佳士得在上海以超估价3倍的110.4万元售出其一件大尺幅作品《路径-后花园》,创造了他的价格纪录。2018年,由金的作品拍卖也主要由佳士得推动,在香港和上海分别售出两件新作,均超估价成交,其中上海市场表现更好,2016年作品《关于未来的遐想》拍出108万元,持续填充和稳固他的价格体系。其目前市场受欢迎的也是2014-2017年的大尺幅合成风景系列作品。

▲赵赵▲赵赵

  近期展览:2018.8 “一秒 · 一年——赵赵个展”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

  2018.7 “赵赵个展——弥留”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

  在成为职业艺术家之前,赵赵作为艾未未的助手身份工作了七年,他说自己从这位争议性的前辈当中学到的是:“一种态度。永不接受表面的价值,永远去质问事情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而非其他”。被这种观念驱使,反叛和挑战性也成为他的作品特征。而在青年艺术家面貌日趋平淡的当下,赵赵特立独行的艺术态度令收获包括2017年度AAC青年艺术家提名在内的诸多荣誉和关注。

  ▲赵赵《星空》油彩画布 179.3×149.6cm 2015年作 2018香港佳士得春拍成交价:68.75万港元

  ▲赵赵《星空》油彩画布 200×160cm 2017年作 2018嘉德香港秋拍成交价:73.16万港元

  赵赵的作品媒介多样,但在二级市场中流通较多的仍是油画。其二级市场首秀,要追溯到青年艺术市场最火热的2014年,当时由站台中国和苏富比赞助的赵赵大型作品《如何》登陆拍场,估价180万港元,但未能成交。赵赵合作的画廊包括站台和前波,而从2017年开始,他主要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合作,其油画也更频繁地出现在二级市场。最受欢迎的当属其“星空”系列油画,画面取自子弹洞穿玻璃的破裂纹路,兼具暴力感和装饰性,也是赵赵的标志性符号。2018年,赵赵的主要成交也主要来自这个系列的创作,两件“星空”在香港佳士得和香港嘉德以70万港元左右成交。

▲彭斯▲彭斯

  作为中央美院写实油画传统的年轻继承者之一,在彭斯的画面中,观众能很轻易地看出欧洲古典油画与中国传统山水两种不同审美源流的融合。其笔下的主题也多是文人趣味的山水、怪石、奔马以及古今人物。彭斯的主战场在北京,至今他分别在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和保利艺术博物馆等4个北京机构举办过个展,此外还包括2010年在韩国大邱美术馆的个展,每次个展都对其市场有一定促进作用。

  ▲彭斯《无边的凝视》布面油画 188×118cm 2006年 2018北京荣宝秋拍成交价:46万元

  由于写实油画天生的市场亲和力,2005年彭斯毕业后即与世纪翰墨画廊合作,其作品也同步进入拍场。经过长期铺垫,其拍卖发力期主要集中在写实油画以及青年艺术相继热络的2011-2015年,作为年青一代写实绘画的佼佼者之一,其早期作品《玫瑰君子》曾在2014年突破百万元成交。但过快的市场进展也难免在盘整期遭遇回调,2018年彭斯作品虽然保住基本盘,10-20万左右的作品成交顺利,但高价拍品表现不佳,其中有一件估价50-70万的油画流拍;此外其2015年以57.5万元成交的《红觞》,于2018年再度上拍仅取得23万元。目前市场流通主要是彭斯2005-2007年的早期油画,整体基调仍以回调为主。

▲高瑀▲高瑀

  近期展览:2019.1 “Whisky Notes-高瑀新作展”,hi艺术中心,北京

  熟悉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人应该对高瑀不陌生,作为80后艺术家中最早突破百万元大关的艺术家,其在2010年前后堪称青年艺术家中的翘楚。但随着卡漫风格声势的消退,以及艺术市场在2012年后进入调整,高瑀作品的市场也进入了持续至今的低谷期,市场能见度大为削弱。

  ▲高瑀《最坚强的泡沫,惯看秋月春风(三联作)》布面丙烯裱铝板 172.5×92.8cm×3 2011年作 2018北京匡时秋拍成交价:78.2万元

  2017年,将工作室搬回重庆的高瑀在重庆龙美术馆举行了回顾展“不现实之二”,虽然市场并未对此作出热烈反馈,但高瑀至少再度回到人们视线当中。在2018年北京匡时秋拍中,高瑀2011年作品《最坚强的泡沫,惯看秋月春风(三联作)》上拍,拍出78.2万元,这件大尺幅作品是高瑀2012年个展“不现实”中的重要作品,无论是出于试探市场水温,还是对高瑀未来行情不再抱希望的出货,这件作品能够顺利成交多少表明高瑀市场仍在。而在此次拍卖之后,Hi艺术中心也举办了高瑀的新作展,这会是高瑀市场回暖的信号吗?

▲陈飞▲陈飞

  陈飞是高瑀之后卡漫届的后起之秀,其独特之处在于有意为之的、邪典似“坏品味”,加之电影场景化的构图,为基于现实而营造的画面,涂上了一层尖刻却无害的幽默,这或许与他北京电影学院的教育背景有所关联。

  ▲陈飞《小鸟》 压克力彩 画布 99×79cm 2006年作 2018香港苏富比成交价:44.84万港元

▲陈飞《无神论(一组两件)》 画布丙烯 120×90cm×2 2007年作▲陈飞《无神论(一组两件)》 画布丙烯 120×90cm×2 2007年作

  2013年,陈飞作品曾拍出500万元的高价,成为当时最贵的青年艺术家之一。但近几年,随着与贝浩登画廊以及麦勒画廊的合作,其阵地转向一级市场,二级市场流通较多的主要是2012年之前与少励画廊以及星空间合作而释出的作品。2018年,陈飞在二级市场的上拍较前几年有所增加,但多是10万以下的小作品,成交率尚可。数十万区间有两件作品出现在嘉德香港,均为早先从少励画廊售出的作品。其中首次上拍的2006年《小鸟》在嘉德香港以44.84万港元;而2007年《无神论》曾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52.5万港元成交,2018年在佳士得估价55万港元再拍,未能成交。

▲赵博▲赵博

  赵博1984年生于辽宁,他擅长用自然景观的描述来表达人类的生存与状态,由于一直生活于辽宁,加之鲁迅美院的训练基础,赵博的创作主题多是苍凉、粗粝的东北老工业基地,同时又希望在其中审视自身存在的意识状态。2011年研究生毕业后,赵博即与索卡艺术中心签约,推广台北和北京市场,并合作至今。

  ▲赵博《荒原——强者与弱者》油彩画布 140×190cm 2013年作 2018香港佳士得成交价:13.75万港元

▲赵博《无题》油彩画布 90×120cm 2017年作2018香港佳士得成交价:15万港元▲赵博《无题》油彩画布 90×120cm 2017年作2018香港佳士得成交价:15万港元

  从2014年开始,随着青年艺术热潮的涌动,经过画廊推动以及藏家送拍,赵博的作品开始出现在二级市场当中,主要作品包括“欲望森林”、“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等系列,近几年尤以在香港及上海佳士得出现较多。目前其最高价为2012年作品《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在2016年的香港佳士得拍出68.75万港元,属于走势相对平稳,同时在创作上寻求进一步成长的青年艺术家。2018年,赵博作品在佳士得有3件上拍,均在10万左右成交,其中还包括赵博2017年的转型新作《无题》在香港拍出15万港元。

▲那危▲那危

  那危2006 年毕业于鲁美油画系,2009年从同校获油画硕士学位,现居北京。他的作品将传统绢本水墨的观看方式引入油画体系,同时糅合写实及表现的手法构成独特的“和合美学”,画中不仅有方寸间的布局,也有迭合后的层次。

  ▲那危《竹潮江山图 2016 第二号》油彩、水墨、丝网、绢本拼贴、画布 162×120cm 2016年作 2018香港佳士得春拍成交价:40万港元

  毕业后,那危先后与芳草地画廊以及香港艺术创库画廊保持着合作,在画廊的推动下,其每年都会有1-2件作品在香港佳士得上拍,由于作品把控严格,每次出现也都会取得超估价成交。2018年春季,佳士得在香港上拍了一件那危2016年的新近作品《竹潮江山图 2016 第二号》,是其“和合美学”中的典型作品,也是其2017年香港个展的作品之一。

▲赵要▲赵要 

  近期展览:2018.11 赵要——有神的信号,有神的信号“”北京公社,北京

  2018.5  “自然的力量——一万平米作品在北京”北京工人体育场,北京

  赵要2004年毕业于四川美院设计艺术系,最初以媒体身份活跃于艺术圈,后成为职业艺术家,目前主要与北京公社合作,期间也在佩斯有过展览。其创作主要在于对现有艺术模式和经验的思辨,并通过出人意料的形式感传达他对文明或自然的看法,是以观念和形式为主要武器的艺术家。比如他近期的惊人之举是将10000万平米的大型装置作品固定在无人山区,其后在挪到北京工人体育场。

▲赵要《很有想法的绘画III-250》压克力、织物裱于画布 135×160cm 2012年作 2018香港佳士得成交价:32.5万港元▲赵要《很有想法的绘画III-250》压克力、织物裱于画布 135×160cm 2012年作 2018香港佳士得成交价:32.5万港元

  赵要主要收藏群体主要是热衷观念艺术的资深藏家,在以架上和雕塑为主导二级市场出现极少,目前唯一上拍的《很有想法的绘画 III-250》,2017年曾于香港苏富比以35万港元成交,2018年该作再度出现在佳士得,拍出32.5万港元。

▲钱佳华 2018.10 “钱佳华——对立”HdM 画廊,伦敦▲钱佳华 2018.10 “钱佳华——对立”HdM 画廊,伦敦

  2011年毕业于中国美院的钱佳华的绘画笔法与构图老到又阳刚,乍看作品令人以为出自成熟男性笔下,但其本人却是一名说着吴侬软语的上海女子。她作品中最多出现的是一些方块和格子,看起来有点“几何”却也有着精心设计,“无聊”的色块和画框边缘的小“断裂”营造出一种有点失衡的悬念。虽然作品尚未完全摆脱某些艺术大师影响的痕迹,但随着前几年抽象艺术的热络,钱家华也在市场中占住一席之地,目前与蜂巢艺术中心持续合作。

▲钱佳华《妄念—弧》布面油画 200×160cm 2015年作 2018北京匡时春拍成交价:11.5万元▲钱佳华《妄念—弧》布面油画 200×160cm 2015年作 2018北京匡时春拍成交价:11.5万元
 ▲钱佳华《妄念》布面油画 200×160cm 2015年作 2018北京翰海秋拍成交:10.35万元 ▲钱佳华《妄念》布面油画 200×160cm 2015年作 2018北京翰海秋拍成交:10.35万元

  从2015年开始,钱佳华的抽象作品便较多出现在上海和北京市场,大尺幅作品价格在10万左右,中等尺幅在5万左右。2018年,北京匡时和翰海上拍了两件钱佳华的大尺幅“妄念”系列作品,均在10万元左右成交,行情平稳。

  结语:青年艺术家之间的分化正在逐渐形成,各自走上适合自己的道路。他们的未来方向,与他们的前辈一样,需要在一级市场和学术梳理上,找到自己的根基。如果一级市场稳固,二级市场的崛起只是时间问题。而反过来,如果抛开艺术谈价格,过快地拥抱二级市场对年轻人而言是把双刃剑,它能带来名利,也会在快速膨胀式的消费后带来毁灭打击。

  除了目前已经站稳脚跟的艺术家,还会有新的80后、90后“种子选手”逐渐进入视野,但究竟是哪些人和作品会胜出,现在还很难预料,就像市场对’85 和后 89 艺术家的认定一样,中间必然会经历起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青年艺术似乎也并不会超然于这个规律。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