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调整与困惑

2019年04月25日 10:4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徵明 《溪堂别图》 8797.5万元 北京保利文徵明 《溪堂别图》 8797.5万元 北京保利
明末清初黄花梨麒麟寿字纹圈背交椅 2737万元 北京保利明末清初黄花梨麒麟寿字纹圈背交椅 2737万元 北京保利
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印谱11种 1.926亿元 中国嘉德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印谱11种 1.926亿元 中国嘉德

  2018年拍卖业走过了持续调整的一年,从保利、嘉德、诚轩、匡时、西泠等拍卖企业的成交情况来看,此季共上拍5.6万件拍品,同比下降10.67%,成交总额165.38亿元,同比下降20.87%。而亿元拍品方面,去年所产生的10件亿元拍品也远不及2017年的17件。令人欣慰的是,市场表现低迷,但却朝着更加“精雕细琢”的策略进行调整。此外,新藏家的强势入局和热点板块的轮动给市场释放了积极的信号,那么,2019年拍卖市场又将呈现怎样的态势呢?

  市场内冷外热

  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10月文物艺术品和股权债权、房地产等拍卖业务成交额均出现了超过20%的降幅。在资金收紧、竞争激烈、优秀拍品稀缺的形势之下,各家拍卖行也面临着寒冬带来的严峻考验。2018年全年,中国嘉德交出总成交额58亿元的成绩单,北京保利也以总成交80亿元的成绩收官,但两家公司的总成交额均不如上年。

  从春秋两季拍卖的情况来看,2018年拍卖市场下行的趋势更为显著。一般而言,受年终企业流动资金不稳定等因素的影响,通常情况下秋拍的成绩应好于春拍,但这样的情况却未能出现在今年的拍卖市场中。据雅昌艺术网数据显示,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总成交额为25.5亿元,环比下降10.08%,同比下降40.5%;北京匡时秋拍总成交额为6.84亿元,环比下降54.19%,同比下降57%。而中国嘉德得益于大观夜场潘天寿《无限风光》、傅抱石《蝶恋花》等高价拍品的成交,较春拍环比增加了21.57%,但同比2017年秋拍的成绩却下降了18.6%。

  虽然内地拍卖市场略显低迷,但坐享关税优惠和拍品资源的香港市场却“这边风景独好”。作为亚洲重要的艺术市场,香港拍卖市场聚集了全亚洲最好的拍品资源和藏家资源。香港苏富比(微博)2018年总成交额高达76.8亿港元,创造了苏富比扎根亚洲以来的最好成绩。而佳士得香港则以4.636亿港元的高价释出苏轼《木石图》,创造了佳士得香港拍卖史最高单件拍品纪录。

  相较于苏富比和佳士得而言,内地拍卖行在香港市场的经验有所差距,但通过多年的市场历练,即便在内地市场不景气的形势之下,内地拍卖行在香港的表现依然可圈可点。2018年中国嘉德(香港)表现得尤为抢眼,以全年11亿港元的成绩创造了中国嘉德进驻香港市场六年以来的最好成绩,比上年增加了13%。保利香港2018年成交额为21.5亿元,虽然不及上年的28.9亿元,但在整体“钱荒”的经济形势之下,依然表现得十分稳健。

  在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看来,“虽然近几年内地拍卖行已经逐渐在香港站稳脚跟,但与苏富比、佳士得等国际巨头拍卖行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在他看来,内地拍卖行的重点仍集中在书画板块,但苏富比、佳士得每年都会有新的变化,内地拍卖行还处于“跟着走”的阶段,因此,打造更加国际化的品牌依然是内地拍卖行征战香港的努力方向”。

  板块轮动显著

  梳理今年拍卖市场的整体情况不难发现,2018年的拍卖市场古代书画板块表现平平,一向处于增长态势的当代书画板块也未能延续上扬的态势,而曾经的冷门板块古籍善本却惊喜不断,表现尤为抢眼。其中,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及宋刻本《石壁精舍音注唐书详节》进入“亿元俱乐部”,9件古籍善本逾千万元成交。此外,古董珍玩板块的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家具板块的明末清初黄花梨麒麟寿字纹圈背交椅都以令人惊喜的价格成交。

  拍卖史研究专家赵榆预测,古代书画板块估计2018年要比2017年下降20%;近现代书画因有超亿元拍品的支撑,表现算是平稳;当代书画下滑得最厉害,预计2018年会整体下滑50%多。油画总的来说比较平稳,但总成交额还是有提高的,毕竟有吴冠中的《双燕》在支撑。古籍善本和碑帖信札板块有比较大的增长,如上半年增长了近70%。

  季涛表示,一般来说板块的轮动是因为价格的问题,在经济下行的形势之下,以往那些价格相对较低的反而会引起藏家的关注,但对于高价拍品,藏家出手会更为谨慎,这就表现为高价拍品的滞涨。“碑帖一般都是小圈子在收藏,2018年良好的表现相信也会使得这一类拍品的价格提升。”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2018年近现代书画板块有相当数量的重量级拍品流拍。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经济环境略显疲态的形势之下,不仅拍卖行在选择拍品时格外谨慎,买家出手也更加谨慎,在双方都如此谨慎的情形之下,明星拍品的流拍也很可能与估价过高有关。同时,经过长期的培养,藏家手中的近现代书画拍品已经近乎饱和,如果估价过高的话,藏家往往不愿意出手。

  新藏家入局

  实际上,艺术品市场在经历了2010年的爆发期之后开始进入调整阶段,处于调整期的艺术品市场不仅是各家拍卖行策略调整的时期,同时也是新老买家调整交替的阶段,2018年的艺术品市场,买家的需求和结构性调整也愈加明显。可以看到的是,春拍中李可染的《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朱耷的《墨梅图》以及艾轩的《有志者》都被新买家收入囊中,而秋拍中以2.875亿元成交的潘天寿《无限风光》、以1.334亿元成交的傅抱石《蝶恋花》以及过亿成交的安思远旧藏碑帖十一种均由刚入场不久的新买家竞得。

  其实,在过去的几年中,新入场的买家大多处于观望和试水的阶段,但今年新买家的出手却十分踊跃。在季涛看来,新藏家入局很正常,大藏家来之不易,每年都会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新人入场,但能够出手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顶级新藏家并不常见。

  新买家的大胆出手无疑为艺术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这也意味着新藏家从中低端拍品开始关注并参与竞拍亿元拍品。但无法忽略的是,无论是新买家还是老藏家,多数藏家仍处于年富力强的年龄阶段,要等到这批藏家的后代释出藏品还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未来仅靠现有存量显然难以满足艺术品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也让“调整”和“改变”成为了这一阶段常被提及的关键词。“在买家需求量不断增长的形势之下,艺术精品在供不应求下上涨似乎不言而喻。而那些普货艺术品只会在与精品价格拉得过大后才有可能实现补涨,这也意味着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不会在2019年出现。”季涛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徐磊 宗泳杉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拍卖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