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轩18秋拍·书画丨“缶”有老笔,清壮何穷

2018年11月09日 10:4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北京诚轩拍卖公众号

  你可曾想象过七十岁以后的人生?

  常人希冀的古稀之年多是平淡而闲适的,因为年迈带来的衰弱与病痛往往令人不安。但对吴昌硕来说,年龄不是负担,而是岁月的馈赠,能将自己对人生的理解与思考沉淀下来,与笔端的墨彩世界交汇融合。

吴昌硕像吴昌硕像

  吴昌硕的晚年,是其艺术创作的黄金时期。这一阶段的书法作品雄浑朴厚,达到了孙过庭所说“人书俱老”的通会境界。吴昌硕喜作篆书,源于其崇古好古的天性,无论是醉心篆刻的少年时期,还是在众多金石藏家处获观古器、饱览古籍的游学经历,都使“与古为徒”成为其艺术创作的终生追求。1866年,吴昌硕获赠潘钟瑞家藏《精拓石鼓》,此后专精于此,心摹手追、临池不辍,篆书作品也以石鼓文为多。

明拓《石鼓文》(节选)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拓《石鼓文》(节选)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六十岁以前,吴昌硕篆书取众家之长,从杨沂孙、吴让之等人书迹中体会用笔,并运用到石鼓文的书写中。这一阶段的书迹虽多羼杂他人笔意,却严守古法,忠实于石鼓文方整敦厚的字形。

1897年(五十四岁)临《石鼓文》,题云:“猎碣临摹,取神不易,近唯让老(吴让之)、濠叟(杨沂孙)最得上乘禅,其运笔能虚实兼到耳”。  1897年(五十四岁)临《石鼓文》,题云:“猎碣临摹,取神不易,近唯让老(吴让之)、濠叟(杨沂孙)最得上乘禅,其运笔能虚实兼到耳”。
1900年(五十七岁)作篆书轴,虽然字形依旧以方整为主,但用笔已较以往更加厚重。他在题识中写到:“自视未能得一挺字”,可知“挺”是继“虚实兼到”后的另一追求。  1900年(五十七岁)作篆书轴,虽然字形依旧以方整为主,但用笔已较以往更加厚重。他在题识中写到:“自视未能得一挺字”,可知“挺”是继“虚实兼到”后的另一追求。

  随着临习的不断深入,吴昌硕的石鼓书开始由“形”入“神”,追求书写的“气”与“势”,强调“虚实兼到”。六十岁后,吴昌硕的书写风格逐渐稳定,其所作石鼓书结体变长,字势左低右高,相较之前书迹,已有挺拔之势。

  Lot 190 吴昌硕 石鼓八言联

  1910年作

  立轴 水墨纸本

  168.5×29 cm。(2) 约4.4平尺(每幅)

  RMB:250,000-350,000

  从“平正”到“险绝”继而“复归平正”,本是每个对艺术有所追求的人应该经历的过程,但由于各种诱惑和阻碍,人们或早早脱离平正走上险怪一路,或执着于形似终不能深入。因此,能走完这三个阶段的人往往少之又少。

  七十岁后,吴昌硕被推为西泠印社社长,生活的安定宽裕,让他对艺事的追求更加勤奋。此后的书作,豪气古拙、挺实圆健、神完气足,但他仍不松懈,并言要“一日有一日之境界”。

  Lot 188 吴昌硕 石鼓八言联

  1921年作

  立轴 水墨纸本

  169×43.5 cm。(2) 约6.6平尺(每幅)

  RMB:600,000-750,000

  出版:《吴昌硕书画选》第68页,(台北)倦勤斋艺术有限公司,2000年9月

  Lot 192 吴昌硕 石鼓八言联

  镜心 水墨纸本

  1922年作

  168.5×40.3 cm。(2) 约6.1平尺(每幅)

  RMB:700,000-900,000

  吴昌硕习画较晚,初学梅花,以四君子题材入手,后期品类增多,尤以藤本植物最畅其笔力。他以篆书笔法作大写意花卉,无论用笔、构图,皆以“气”统帅,虚实流走。所绘花木,用色艳而不俗,以奇石相配,而不作昆虫。或因花木与石皆得天地之气,与昆虫相比,更多寿而具生命力。吴昌硕生于八月初一,正值菊花开候,此生画菊兴味不减。其中年以后所绘菊花,常取多寿之意,花大如斗,并以“延年益寿”题之。

  Lot 189 吴昌硕 延年益寿

  1921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102.6×56.6 cm。 约5.2平尺(本幅)

  RMB:500,000-600,000

  吴昌硕画中有诗,所作诗文以古朴隽永见长,用典较多,也作明丽俊逸的绝句,读之朗朗上口。其题画诗常寄托深远,与画面相和,配以连绵豪迈的行草书,一任自然。此次拍品所绘古松,题云“长松一线袅飞泉,峰削云孤地势偏。何日俗尘风涤尽,呼龙苕上去耕烟”即是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画中奇石造型尤为特别,吴昌硕曾专门为其作图,并释名为“纱帽石”,晚年所绘花木常以此石相配。

  Lot 191 吴昌硕 长松涤俗尘

  1913年作

  立轴 水墨绫本

  162.8×41.5 cm。 约6.1平尺

  RMB:500,000-600,000

以纱帽石入画,足见缶翁胆识气魄以纱帽石入画,足见缶翁胆识气魄

  吴昌硕所在的时代,金石学余韵犹存,加之其嗜古如痴,更是对前代古物倍加珍视。然财力有限,吴昌硕的收藏以前代砖瓦为多。古砖造型方扁,质地坚细,四边或镌花纹,或刻文字,稍加雕琢,即成佳砚。编号252拍品即为吴昌硕以黄龙砖所制砖砚拓本,黄龙砖砚亦是其晚年作画所用之物,他曾在1919年所作牡丹图中记:“朔风奇寒,十指如棘,试炙黄龙砖砚成之”,可见宝爱。

  Lot 252 吴涵拓,吴昌硕、程十发题 黄龙砖拓片

  立轴 水墨纸本

  27.4×16.2 cm。 约0.4平尺

  RMB:5,000-7,000

  艺术成就的背后,除了笔墨功夫,更需思想境界的支撑,书画家的人格是形成其艺术风格的根基。吴昌硕笃学而真诚,为人坦荡谦和,其作品展现的独特之处,正是他人生格局的真实写照。

  时光匆匆,一生只有一甲子。在多数人已经不愿再有所追求的年纪里,有这样一个生命,仍在绽放。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吴昌硕诚轩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