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艺国际秋拍: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

2018年11月12日 13:4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宋代刻经存世者为多,写经存世者稀若凤毛麟角。华艺国际2018秋拍重磅推出宋初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从纸质、规格,以至行款、笔墨等各方面均十分符合金粟山藏经的特征。距今近千年,且经文人递藏,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一卷,朱丝栏,每纸30行,行17字。现存十三纸,正文共370行。卷端、卷末均题“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卷端题名下以小字记本卷所用纸张数量:“计十三纸”。

  佚名 宋人写经

  手卷 水墨纸本

  引首:27×80cm;

  经文:29×756cm

  来源:过云楼旧藏

  华艺国际2018秋拍拍品

  此卷写经吴平旧题唐代写经纸,吴平,字堪白,桥头镇潭河沿村人,1920年出生。父吴克刚是李叔同的学生,工诗文书画,尤精于山水。吴平早年拜邓散木为师,学习书画及篆刻。1949年去台湾,从雁高轩高氏游,专攻花鸟画创作。

  而此卷写经,就其书写格式及用笔,都应当为宋人写经。每纸30行,行17字,朱丝栏。其纸为宋代硬黄纸,又被称为写经纸,呈深黄色,较薄,表面较平滑,柔软,纤维细且分散好,帘纹明显,但不均匀,具有早期纸张特征。主要用于抄写、印刷佛经。

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卷首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卷首

  《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又称《瑜伽论》、《十七地论》,为大乘佛教瑜伽行唯识学派及中国法相宗的根本论书。所谓瑜伽行,就是修行种种禅定观行,其中最常用者,为小乘部派所修之数息观与不净观。而瑜伽师者,即自作修行乃至讲述传授瑜伽诸法之师。修习种种观行的佛教僧侣,被尊称为瑜伽师或观行师。这些瑜伽行者,即是瑜伽行唯识学派的先驱。

  瑜伽师地,即指瑜伽师所依、所行的境界。本论约于公元前300年出现在古印度,相传乃无著菩萨夜升兜率天弥勒内院,听闻弥勒菩萨说法,返回人间后,再为大众演说,并成纪录。瑜伽师地,意即瑜伽师修行所要经历的境界(十七地),故亦称《十七地论》。相传为弥勒菩萨口述,无著记录。汉传佛教以此经为弥勒所造慈氏五经之一,藏传佛教传统上认定此论的作者为无著。现存一百卷本,为唐玄奘所译。而此前的南北朝时期已有部分译本流传于世。此卷即玄奘译本的最后一卷。

“顾子山秘箧印”“顾子山秘箧印”

  是卷用纸淡黄色,纸面经加蜡砑光,厚韧光平,墨色黝黑如漆,字体方正端稳,笔画肥重,字距紧凑,为典型的北宋写经风格。钤有“宣文阁监书画”、“松雪斋图书印”、“赵氏子昂”、“仲穆、“元汴”、“耘斋”、“史记第一世家”、“顾子山秘箧印”、“名晋审定”、“名馨鉴赏”等印。其中,早期诸印真伪待考,但“顾子山秘箧印”为晚清著名收藏家顾文彬的收藏印,则为真品无疑。顾氏所藏书画藏品中,不乏北宋写经,如其旧藏《中阿含经音释》,为北宋金粟山大藏本,存四纸,2009年曾于北京拍场以二百馀万元成交。

  北宋 金粟山大藏经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图片来源:大象世界

  北宋时期,尽管由于雕版印刷的发展而出现了《开宝藏》等刻本大藏经,大藏经开始由写本向刻本过渡,但此时的写本大藏经依然盛行,不少寺院均修造有自己的大藏经。这些写本藏经精美绝伦,纸墨均非常考究,其中尤以《金粟山大藏经》最为后世所称道。

浙江海盐金粟寺今景浙江海盐金粟寺今景

  《金粟山大藏经》是北宋时由浙江海盐县金粟寺广惠禅院发起并组织抄写的一部大藏经。卷端往往写有“金粟山广惠禅院转轮大藏”,因此自宋以降,人们都习惯称其为“金粟山大藏经”。

  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

  北宋 金粟山藏经纸(局部)

  成交价:29.9万元人民币

  其所用纸张特别讲究,即后世艳称的“金粟山藏经纸”。据明万历年间海盐县令李当泰所撰《云岫庵藏经阁记》记载:“昆弟五人,万轴疾书,如一手然,无可分别,菩萨化身也”。明人胡震亨在《海盐县图经》也称:“金粟寺有藏经千轴,用硬黄茧纸,内外皆蜡摩光莹。以红丝栏界之,书法端楷而肥,卷卷如出一手。墨光黝泽,如髹漆可鉴。纸背每幅有小红印文,曰‘金粟山藏经纸’。后好事者剥取为装潢之用,称为‘宋笺’。遍行宇内,所存无几……”

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卷尾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卷尾

  金粟山藏经基本特点为:以朱线界栏格;每纸30行,每行17字。其书写格式是:卷端首行为小字题:“海盐金粟山广惠禅院大藏”或“海盐金粟山广惠禅院转轮大藏”,其下为千字文编号(字稍大),再下是小字记所用纸张数量。其后依次为经的题名、作者、译者、正文等。经卷末又有一行题名,最后又多写抄经年月、抄经者、校勘者和主持者等信息。

  除了金粟山藏经之外,海盐及其附近的一些寺庙同时所抄造的大藏经,如《法喜寺藏经》等,其用纸、书写风格等特征也均与金粟山藏经非常接近。

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局部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局部

  此《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从纸质、规格(每纸长约60厘米),以至行款、朱丝栏,还有字体、用笔、墨色等各方面均十分符合金粟山藏经的特征。此外,现存第一、二、三、四、六、七、九、十纸中间位置尚依稀可见一朱文印章,而且位置都在每纸的第十六、十七行和每行纵下第八、九字距之间,但印文已无法辨别。这也符合金粟山等写经在纸背钤盖朱印的特点。因此,这一经卷为北宋与金粟山藏经同时抄造的经卷是没有疑义的,但其是否属于金粟山藏经,还是属于同时其他寺院的藏经,有待高明者判定。

《唐贤写经遗墨》《唐贤写经遗墨》

  金粟山藏经流传稀少,据学者统计,现存不足三十卷。近二十多年来,见于国内外拍场的金粟山藏经更加寥寥可数。而与其同时的其他寺院藏经数量更属凤毛麟角。此《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其归属也尚未确定,但其属北宋写本藏经则是肯定的。而现存达十三纸之多,其长度在拍场上所见同类拍品中也属罕见。因此,其珍贵程度是不言而喻的。

  无独有偶,在2003年11月26日嘉德拍卖曾拍出一件352万元高价的《唐贤写经遗墨》,从朱丝栏、用笔、书写格式,都与这件拍品一样,而《唐贤写经遗墨》在民国时就被当时一流的文人争相题跋,为世珍宝,其实也当为宋人写经。

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北宋写本《瑜伽师地论卷第一百》

  由于唐、宋写经及书法存世者寥寥,故从乾隆时起即将宋人写经认做唐人写经。敦煌藏经面世后,晋、唐、五代、宋各朝写经分辨方始明确。宋代刻经存世者为多,写经存世者稀若凤毛麟角。此卷为宋初写本,距今近千年,其珍贵程度超过唐人写经,且经文人递藏,弥足珍贵。

  华艺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

  预展:2018年11月14日-15日

  拍卖:2018年11月16日-17日

  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L2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广州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86-020-87306600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湖路125号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