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的花鸟画家群体佼佼者:人见人爱于非闇

2019年05月27日 09:4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在如今的拍卖市场上,藏家口味越发挑剔,要精细、漂亮、格调高、不俗气,能够同时满足这几个条件的画家几乎屈指可数。尤其是能做到艳丽与古雅兼得,这实实在在是一件难事,还好,画坛有位于非闇。

  在民国的花鸟画家群体中,于非闇可以说是把艺术和生活结合的最理想的一位,他在数百年后遥接了宋代院画画家们所追求的雅俗共赏、状物象形,真正做到了意与古会、与古为徒,他那生动而又严谨的造型、浓丽而又绝俗的用色,真正使人过目不忘。他的市场表现在近年来稳中有升,正是藏家鉴赏水平不断提升的结果。

  Lot103 于非闇(1889-1959) 海棠草虫

  立轴 设色纸本

  丙戌(1946年)作

  题识:丙戌春二月,作于玉山砚斋。非闇。

  钤印:于照之印、非闇

  出版: 《中国近代绘画丛刊·于非闇》第92至93页,(台北)雅墨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0年12月

  《名作抉微·于非闇·花鸟》第40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2月

  纪录:(香港)荣宝斋、协联古玩拍卖会,1991年5月17日,编号50

  100×34 cm。 约3.1平尺

  这件作品占了个最字,昆虫最多的最。画家一共画了各色蜂类十四、蚂蚁二十八、蜘蛛一,种类多、数量多,尤其是太湖石上一字排开的蚂蚁,令人啧啧称奇。

  拍品局部,太湖石上的密密麻麻是排好队的蚂蚁,孔洞和侧面都有

  太湖石上的蚂蚁、孔洞中的蜘蛛,原本都是历代画家不以入画的内容,却被善于观察生活的于非闇抓住、描绘,正是“艺术来源于生活”的最好注脚。

  拍品局部

  这些蜜蜂姿势各不相同,蜂腿部用笔细劲有力,这是于非闇非凡功力的体现,也是鉴定他作品的法门之一。最特别的是右下方黄蜂的腿,用黄色和墨色交替表现,状物精微已极。

  拍品局部

  海棠花瓣的色泽变化丰富微妙,生动美丽,花蕊则是于非闇拿手的沥粉技法。

  拍品局部,注意右边黄蜂黄黑交替的腿部

  Lot098 于非闇(1889-1959) 宝珠茶伴山雀鸣

  立轴 设色纸本

  丁亥(1947年)作

  题识: 胭脂染就绛裙襕,琥珀装成赤玉盘。似共东风解相识,一枝先已破春寒。丁亥春,友以宝珠茶见贻,对花写于玉山砚斋,非闇于照。

  钤印:于照私印、非厂居士、雕青嵌绿

  95.3×47.2 cm。 约4.1平尺

  这件作品描绘的花卉品种叫做宝珠茶,是茶花中的名贵种类,于非闇画山茶的作品不少,但是画宝珠茶的只有少见的几张而已,画家在题识中说是朋友送了他一株,故而用来写生。

  宝珠茶实物

  相对于山茶的造型,宝珠茶的立体感更强,于非闇善于表现重瓣花卉(如牡丹),尤其擅长用颜色的微妙变化来表现花瓣的丝绒感。不同于小写意画家对花卉颜色的处理,于氏将自然界中粉色的宝珠茶处理成如缎一般的殷红色,暗中若有光泽显现,令人叹为观止。

  拍品局部

  于非闇作画所用的颜料非常讲究,七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作品的色泽依旧浓艳,品相完备,非常难得。

  Lot106 于非闇(1889-1959) 水仙凤蝶

  立轴 水墨纸本 

  己卯腊月廿一日(1940年)作

  题识: 仙子凌波佩陆离,文鱼先乘殿冯夷。积冰斫雪扬灵夜,鼓瑟吹竽会舞时。海上瑶池春不断,人间金碗事堪疑。天寒日暮花无语,清浅蓬莱当问谁。文修四兄同客都下,时当岁暮,用志往还。己卯腊月廿一日,非闇弟照。

  钤印:照、非闇五十以后作、玉山砚斋

  纪录:苏富比(微博)香港,2008年10月6日,编号1060

  99.5×31.7 cm。 约2.8平尺

  水仙蝴蝶是于非闇的拿手题材,他初学工笔花鸟画的时候,就是从赵孟坚的水仙入手,他家里还藏有一卷赵孟坚的水仙卷子,常常对临,画起来得心应手。

  不同于设色作品的浓烈,水仙题材有意处理成水墨,不着颜色,意在表现清雅高洁的品质。粉蝶的翅膀用墨皴擦,十分生动。

  拍品局部

  上款“文修四兄”是张大千的四哥名医张文修,于非闇因为与张大千交好,与张文修也相识。1945年于非闇、张大千在中山公园联合办画展,张文修还为他们写《展览缘起》,可见关系不一般。

  张文修(1885-1972)

  Lot107 于非闇(1889-1959) 巉岩闲眺

  镜心 设色纸本

  乙亥(1935年)作

  题识:乙亥冬初,拟渐江僧,似蛰庐老长兄教,非厂。

  钤印:非厂、于照私印

  纪录:广州拍卖会,2005年1月7日,编号217

  29×33.4 cm。 约0.87平尺

  于非闇以山水出道,后来在1935年经张大千劝说,转攻少人涉足的工笔花鸟,并取得成功。在他的山水作品中,多是较为粗疏的风格,这件绘赠前清翰林、遗老陈云诰的小品临仿清初四僧之渐江,是他不多见的细笔山水。

  黄山画派画家中,渐江的格调极高,陈云诰作为逊清遗老,很受时人尊重,于非闇选择以清逸出尘的渐江一路绘赠,自有尊重之意。

  陈云诰(1877-1965)

  Lot105 于非闇(1889-1959) 跋张大千《霜林人醉图》

  镜心 水墨纸本 

  1953年作

  释文: 聆喃堂主人发篱中珍袭之大千丙戌年(1946)所拟清湘老人《霜林人醉图意》,命予题识。予与大千睽违五载,眷伫之深,无时不积,展观佳构,如对故人。公之掀髯大笑,遄飞逸兴,历历在目;公之粲花之论,惊世骇俗,言犹在耳。予与大千论交于乙丑(1925年)岁寒,时值公第一次北上来京。大千应汪兄慎生之邀,下榻小乘巷汪家老屋,周养盦会长领衔置宴。席间大千论及石涛,如数家珍,四座惊服。于是半丁先生意动,谓近搜得石涛山水册叶,延请大千过陈宅一赏。大千遽见之下便直言相告,所藏乃爰三年前戏笔,并示其匿印之处。予亲睹此事,是以知大千乃一真人,诚不虚也;是以愈知庄生与蝴蝶、大千与石涛,栩栩然未辨孰是。此件《霜林人醉图》,乃一九四六年于海上大千画展时以重金购得,今老非浣抚旧雨手泽,感慨万千。予与大千多次同游京师香山赏黄栌,扶醉而归,彼情彼景,岂非此《霜林人醉图》之粉本耶?今又深秋叶红,予何时与大千把臂再入此山林?一九五三年霜降前日,于非闇谨跋识幸,燕堂诗人惠存秘赏之。 

  钤印:非闇

  62.5×32 cm。 约1.8平尺

  这件作品的释文很长,是于非闇为张大千《霜林人醉图意》做的画跋。作画跋大都是一些套话,说画家画的如何如何好之类,但是于非闇这个画跋动了感情,还爆了猛料,以第一视角记载了1925年北京画坛的一桩公案。

  1925年张大千第一次来北京,本地艺界名家们设宴为他接风,酒过三巡之后聊起了石涛,恰好在座的陈半丁也是石涛爱好者,就约张大千去他家看新买的石涛册页。一行人来到了陈半丁家,册页一打开,张大千就跟他说东西是自己仿的,并且一五一十说的很清楚。陈氏大窘,张大千则出了大名。

  受伤的陈半丁

  当时的张大千还是个耿直BOY,话说的这么直接,其实他晚年也有些后悔,这在李永翘的《张大千传》中有记载。看起来即便是在石涛上下过大功夫的专业画家(陈半丁是学过石涛的),看画也要走眼,古代书画的鉴定,难啊!

  Lot456 于非闇(1889-1959) 竹雀图

  张伯英(1871-1949)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成扇 设色纸本

  正面: 崔白《竹雀图》世传有二本,尺幅皆同,惟宣和御书“妙笔”二字者为真。戊寅(1938年)小阳,子丹四兄属临博笑,非闇弟照。

  钤印:于照印信长寿

  背面: (文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衰病余生遭罹屯,故惟冀我佛慈仁,迅拯弥天浩劫,敬写此经,我愿无尽。丁丑(1937年)九秋,张伯英。

  钤印:张伯英、勺圃、清晏岁丰之室

  18.7×50 cm。 约0.84平尺

  这件拍品是于非闇临崔白《竹雀图》,背面是张伯英行书《心经》,题材非常讨喜。于非闇的工笔花鸟之所以取得很高的成就,取法高古是很重要的一点,画面中双鸟、竹子的面貌完全是宋代院画中的形象,严谨工细却又不失生动,与元明之后带有写意的花鸟画迥然有别。

  拍品局部

  Lot457 于非闇(1889-1959) 早有蜻蜓立上头

  成扇 设色纸本

  己丑(1949年)作

  题识:啸竹方家雅正,己丑夏五月写于玉山砚斋,非闇于照。

  钤印:于照之印、非闇

  19×50.5 cm。 约0.87平尺

  这件拍品也非常漂亮,荷花并非白色,而是淡绿色,红色的蜻蜓和棕黄色的蜜蜂停留其间,蜻蜓的翅膀更是见功夫之处。

  拍品局部

  蜻蜓局部

  Lot462 于非闇(1889-1959) 红叶伯劳

  孟锡珏(清末民国) 苏轼《迁居临皋亭》

  成扇 设色纸本

  正面:公颖仁兄方家大教,非厂弟照。

  钤印:于非盦

  背面: 我生天地间,一蚁寄大磨。区区欲右行,不救风轮左。虽云走仁义,未免违寒饿。剑米有危炊,针毡无稳坐。岂无佳山水,借眼风雨过。归田不待老,勇决凡几个。幸兹废弃余,疲马解鞍驮。全家占江驿,绝境天为破。饥贫相乘除,未可见吊贺。淡然无忧乐,苦语不成些。丁丑(1937年)夏,录东坡诗。公颖仁兄雅属,孟锡珏。 钤印:玉双

  20×54.5 cm。 约0.98平尺

  这件拍品是北京文物公司旧藏,尺寸比平常的扇子要大一些。背面的书法是前清翰林孟锡珏1937年所书,正面的于非闇也是这个时期。

  伯劳局部

  Lot463 于非闇(1889-1959) 书画合璧扇

  成扇 设色纸本

  丙戌(1946年)作

  正面: 味实仁兄正,丙戌初春写于玉山砚斋,非闇照。

  钤印:于照之章、非闇

  背面: 十七日先书,郗司马未去,即日得足下书,为慰。先书以具示,复数字。吾前东,粗足作佳观。吾为逸民之怀久矣,足下何以方复及此,似梦中语耶?无缘言面为叹,书何能悉。丙戌春日,临奉味实仁兄正,于照。

  钤印:于照之印、非闇

  18.2×49 cm。 约0.8平尺

  这是于非闇少见的用泥金作于黑纸上的作品,所用的材料就比寻常纸墨名贵,正面绘梅、竹,背面章草临《十七帖》。

  拍品局部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