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度无死角的作品 刘忠荣是怎么做到的

2019年12月06日 15:5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刘忠荣是天生为玉的,这是他自己说过的话,也的确实至名归。

  早在上海玉雕厂时,刘忠荣已经就是名动全国的工手,三次荣获“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受到时任总理李鹏的亲自接见。而他的艺术人生,离开上海玉雕厂之后,又步入了另一个巅峰时刻。

  峰回路转,玉汝于成

  90年代初期,玉雕市场上接受的主流是白玉,炉瓶也不流行,这对于刘忠荣可是巨大的挑战,毕竟他从炉瓶车间出来,一直做器形的东西,对山水、人物也不精通。

  在这种局势下,很多人还是不愿意放弃,因为虽然同属于玉雕范畴,但是扔了就等于一 切从头开始。刘忠荣却毅然决然,将创作直接从翡翠过渡到白玉,甚至连他的专长炉瓶器皿都一并放弃,之后鲜有问世,这种变化几乎是一夜之间达成的。

  《翡翠百佛钵》,1979年作品,作为国礼赠送日本,由日本国立横滨博物馆予以永久收藏。

  后来他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将这种转变归纳为两点:一方面刚出来,还处于既兴奋又紧张的状态,无所畏惧;再一方面就是他清楚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里,会赶紧翻书,赶紧补课。

  他把自己的潜力挖得很深,因为对自己的判断和定位准确,抓住一切机会迅速提升转变,融会贯通,顺利完成了过渡期的适应。

  还有一点也让人不得不佩服,很多人的创作往往会根据市场来判定价值,刘忠荣则是异类,对自己认定的价值始终坚守,创作从来不跟市场的轨迹走,他自己就能造就市场。

  刘忠荣 和田玉籽料舞把件

  正道2019年春季拍卖会拍品

  就这样,从炉瓶到玉牌,从翡翠到白玉,他一次次突破自我,不懈努力,使自己逐渐成长为全面发展的行业传奇,以巧夺天工的技艺和独辟蹊径的思路,给整个中国当代玉雕界注入了诸多新鲜元素。

  专注于白玉之后,梳理下来,他的创作题材之广泛令人咋舌,大略包含山水、佛教、花鸟、仕女、神话、首饰、小品和抽象等八个方面,更为难得的是,每种题材都保有极高的艺术造诣,形成了他清、穆、逸、秀、奇、雅、灵、远的独特艺术风格。

  刘忠荣 和田玉籽料纳福童子佩

  正道2018年秋季拍卖会拍品

  放眼当代玉雕圈,能达到如此程度的,恐怕很难找出第二人。

  一手好牌,一世风雅

  除却题材之外,刘忠荣的创作尤其对玉牌的贡献良多,独创围雕和弧面雕,达到了令其他人无法企及的高度,自成一派。

  刘忠荣 和田玉籽料海水龙纹牌

  5.8×3.5×1.0cm 41g

  著录:《玩懂白玉》,陆华著,上海文化出版社,2012年版,P29
题识:戊济沾膏泽,辰猷启壮图。
款识:忠荣

  对于玉牌的表现,刘忠荣最擅长线条的运用及展现丰富的层次。无论是直线、弧线,皆显出“挺”、“劲”之势,根脚处亦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浮雕层次的掌控更是精彩,在方寸之间的玉牌之上,最高点与最低点之间的微小距离,他可以做出比常人更多的层次,再加上对于人物、动物、山水等结构的精准把握,布局与表现方式上的诸多创新,使他的作品在立体感中,自有一种顺畅、柔雅的光彩。

  即便创作于1998年左右,时间较早,此次的《和田玉籽料海水龙纹牌》却也完全可以管窥一二,颇具代表性。

  玉牌牌型圆润端庄,为椭圆形,中间略鼓,牌型典雅大方。正面以阴刻方式雕琢为苍龙出海图案,苍龙在海水纹中腾跃,追逐前方的火珠,气势撼人,以致方寸之间,犹有排山倒海之势。    

  最为精妙的是,玉牌正面满布阴线细刻的海水纹,其布局繁密而不乱,颇见功力。海水龙纹是一种典型的龙纹,以龙与海水组成,故而得名。

  从其表现形式上,这件玉牌的“龙”明显受到南宋陈容的绘画风格的影响。陈容是南宋著名画家,以绘墨龙图著称,以墨色浓淡及巧妙的留白表现神龙在翻腾的云海穿行,其绘画技巧和艺术价值在中国绘画史上有重要的地位。而这件龙牌则在苍龙腾跃飞舞的立体动感上更胜一筹。

  玉牌另一面周边装饰对首夔龙纹,浮雕及阴刻技法雕就两条夔龙纹联结成一体,使器型之方圆线条转折有秩,可见雕工不俗。纹饰之美与材质本身之美交融合一。牌面开光处阳琢“戊济沾膏泽,辰猷启壮图。”

  整体线条挺拔硬朗,又不失清雅秀丽,颇具装饰意趣,细部刻画游刃有余,足显刘忠荣在玉牌创作的高超技艺,是其早期的代表之作。

  特别值得提及的是,刘忠荣也是圈内少有的注重自主知识产权的创作者,光这一点也足以说明他的远见卓识。大约在2000年之后,他亲自创作的每一件作品均有著作权登记备案,受法律保护,根据作品登记号可在上海版权局官网上登陆查询作品相关信息。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