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秋拍文徵明《溪堂䜩别图》浅析

2018年11月14日 17:3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徵明(1470-1559) 溪堂?别图文徵明(1470-1559) 溪堂?别图

  手卷 设色纸本 引首:26×57 cm。

  画心:26×80 cm。 题跋:26×435 cm。

著录:著录:

  1。《故宫季刊》第六卷第四期(江兆申《文徵明行谊与明中叶以後之苏州画坛》)第71页,国立故宫博物院,中华民国六十一年(1972年)。

  2。徐邦达编《历代流传书画作品编年表》,第61页,中华书局香港分局,1974年4月。

  3。中华民国国立故宫博物院编纂《文徴明画系年》,第100页,株式会社,昭和51年(1976年)12月。

  4。江兆申著《文徴明与苏州画坛》,第193页,国立故宫博物院,中华民国六十六年(1977年)一月。

  5。《中国名画家丛书——明代四大画家》,第69页,庄严出版社,1981年9月。

  6。《中国画艺术丛集·朵云》,第3集第185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82年5月。

  7。周道振编著《文徴明书画简表》,第89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85年6月。

  8。《文徴明诗书画卷附年谱》,第56页,时代生活杂志社,中华民国七十四年(1985年)九月。

  9。林家治著《吴门画派掇英》,第233页,中国卓越出版公司,1990年8月。

  10。周积寅著《吴派绘画研究》,第216页,江苏美术出版社,1991年6月。

  11。[美]福开森 编《历代著录画目》,第25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年8月。

  12。徐邦达 编《改订历代流传绘画编年表》,第7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5年。

  13。刘莹著《文徴明诗书画艺术研究》,第284页,蕙风堂笔墨有限公司,中华民国八十四年(1995年)七月。

  14。刘纲纪著《明清中国画大师研究丛书·文徴明》,第219页,吉林美术出版社,1996年5月。

  15。周道振、张月尊 纂《文徴明年谱》,第516页,百家出版社,1998年8月。

  16。(清)顾文彬、(民国)顾麟士撰《过云楼书画记·续记》,第107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年8月。

  17。石莉著《中国名画家全集·文徴明》,第240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6月。

  18。贺野著《再识吴门画派》,第226页,古吴轩出版社,2004年3月。

  19。石莉著《中国名画家全集(11)·文徴明》,第240页,艺术家出版社,2004年6月。

  20。刘纲纪著《中国书画、美术与美学》,第510页,武汉大学出版社,2006年10月。

  21。郑文著《江南世风的转变与吴门绘画的崛兴》,第290页,上海文化出版社,2007年9月。

  22。林家治编注《苏州的骄傲:吴门画派主要成员活动年表》,第181页,中国戏剧出版社,2013年2月。

  23。於有东著《文墨人生·文徴明的生活状态考察》,第275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2月。

  24。贺野著《贺野全集·再识吴门画派卷》,第275页,古吴轩出版社,2015年11月。

出版:出版:

  1。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嘉德通讯》2004年第2期,第9页。

  2。《CANS艺术新闻》2004年6月期,华艺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3。赵强编著《中国艺术品拍卖精华·书画》,第40页,山东美术出版社,2005年1月。

  4。刘国生主编《中国绘画收藏与鉴赏全书》,第206页,天津古籍出版社,2005年9月。

  5。鲁力、鲁姗姗 编著《收藏与投资丛书·书画》,第27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4月。

  6。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嘉德二十年精品录·古代书画卷·一》,第122-123页,故宫出版社,2014年5月。

  7。《承古融今 星汉灿烂:中国嘉德艺术品拍卖二十年精品回顾展》,图版016,中国艺术出版社,2015年12月。

  保利秋拍文徵明《溪堂?别图》浅析:洒笔以成酣歌 和墨以藉谈笑

  2018-11-14 11:12:1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收藏 评论 分享

  摘要:文徵明(1470-1559)溪堂?别图手卷设色纸本引首:26×57cm。画心:26×80cm。题跋:26×435cm。著录:1。《故宫季刊》第六卷第四期(江兆申《文徵明行谊与明中叶以後之苏州画坛》)第71页,国立故宫博物院,中华民国六十一年(1972年)。2。徐邦达编《历代流传书画作品编年表》,第6…

洒笔以成酣歌  和墨以藉谈笑洒笔以成酣歌  和墨以藉谈笑

  ——文徵明《溪堂?别图》浅析

  溪堂宴别

文徵明像文徵明像

  过云楼旧藏文徵明《溪堂?别图》卷,顾文彬撰《过云楼书画记》编入“卷八·画类四”,记为:“文衡山溪堂?别图卷,设色,作茆堂临水,四人席地坐。一执卷,一持杯使童斟酒,其二相对促膝。阶下二童执羽扇侍立。迤左柳阴下,停舟待发。岸上两人,若剌剌偶语然。款署‘辛丑夏,长洲文徵明制’,印用朱描,盖衡山赠别毛石屋之作,匆匆不及取钤也。以赠毛锡嘏。引首又隶“壮游”二字。时石屋以贡太学入都,文伯仁、皇甫子浚兄弟及王酉室、彭孔加等十六人皆为诗送之。衡山既为图,周公瑕复为《溪堂燕别诗序》有云:‘毛仲子石屋先生,自受经于严父中丞公,得向歆之传学,复媲德于伯兄石峰子,成瑒璩之齐名’”。

  此卷文徵明所作“送别图”,是为毛锡嘏于嘉靖辛丑(公元1541年)北上北京贡入太学所作。毛锡嘏是“名宦”毛珵次子,毛珵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宁王反叛进逼南京之时,毛珵提出“水陆并进,征讨叛臣”的积极建议,配合兵部尚书乔宇,与巡抚、都御史王守仁一起讨伐朱宸濠叛军,立下赫赫战功,朝廷评价其为处事“沉敏果决”从政“长于奏议”,居官“慎用刑狱”,是吴地历史上颇有政绩的好官。毛珵和沈周、文徵明、祝允明等关系友善,并有诗书往来,毛珵与文徵明相交于正德七年,且毛珵长子毛锡朋妻子为文徵明叔父文森之女。这种关系应该是后来毛锡嘏拜师文徵明的原因之一。毛锡嘏与兄曾在天池山毛珵墓丁忧守孝,因此自称“石屋先生”,其时正值倭寇入侵,人们在苏州城郊建起敌楼五十余座,而存世的木渎敌楼,即是兄弟二人和当地民众一起捐款建造的。

  毛锡嘏传世作品不多,多数见于“雅集唱和”之手卷、册页,如《珊瑚网》、《式古堂书画汇考》所录《诸名家和王禄之画梅诗》,有沈大漠、彭年、毛锡嘏等题诗。毛锡嘏题为:

  黯淡一枝香,晶然满林雪。素质倩谁怜,芳心还自悦。毛锡嘏。

  《穰梨馆过眼录》著录《明名人为顾太夫人寿册》,是吴地名人为顾瑫祖母徐太夫人贺寿雅集册,内有文徵明、钱榖、文彭、陆师道、许初、毛锡嘏等诗画贺寿,毛锡嘏书于此册第二十二页:

  大道开元寿,夫人履太康。瑶池降仙酒,华阁集祥光。桂子郄林秀,兰孙洛圃香。夏传仙籍远,春沐帝恩长。自得千年药,尝留不老方。出筵当令节,诞旦乐时长。已见传青鸟,还看沐锦章。无穷艳阳日,长照紫霞觞。长洲毛锡嘏。

  《郁氏书画题跋记》记《沈启南柳汀白燕卷》沈周、文徵明、顾开、许初、王守、彭年、陆治、文嘉、毛锡嘏等题跋,毛锡嘏题诗:

  海上遥思玳瑁梁,御沟东畔几回翔。瑶台乍过疑无影,珠树曾栖半带霜。风里美池飞玉舄,月中装束舞霓裳。谁云京洛淄尘化,犹是衔恩绕建章。毛锡嘏。

  《平生壮观》记载仇英《松溪洗砚》有毛锡嘏题耑。

  王季迁旧藏《文徵明八十寿辰册》为嘉靖二十八年(1549)为庆贺文徵明八十寿辰,文门弟子及吴中名贤所作的诗画册,首为彭年小楷书寿序,作画者包括谢时臣、陆治、钱毂、朱朗、陈栝,题诗者包括袁襞、袁裘、许初、皇甫冲、毛锡嘏等。

  从以上资料我们可以看出,毛锡嘏诗风清新自然,简约流畅;书法端庄平正,沈雄雅丽,两者皆因瓣香文徵明而得。当然,家学原因以及拜于文徵明门下后,自身的进取,使得毛锡嘏取得的成就如周天球在本卷题跋中所言“尝夺帜于艺苑,复蹶足于康逵”。

诸名贤寿文衡山八十诗画册(选一)诸名贤寿文衡山八十诗画册(选一)

  陆治《葑溪》毛锡嘏对题

  远行的仪式

  众所周知的是,从晋魏至今的“雅集唱和”一直兴盛不衰,明代吴门画派比较流行的,以纪游、送别、茶事、宴饮、卜居等为目的的“雅集”活动是“是明代中期苏州画家苏州文化意识的自觉和骄傲”。在明代初期,“雅集”多以表现文人士大夫生活的如谢环的《杏园雅集图》、戴进的《南屏雅集图》等。明代中叶,文人雅集越来越多,自吴门画派兴起开始,越来越多的文人、士大夫参与到雅集活动中。

  以沈周、文徵明为首的吴门画家以其自身的地位、对生活的理解、在各类文化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使得吴门书画家群体频繁的和较为多样的方式进行“雅集”,这是中国绘画史最充满意义的篇章,因为这种将士大夫、文人雅集带入平民的生活化的方式是对整个社会群体生活仪式感的升华,是一种高级的自我关照。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等人留下了数目众多的有关“雅集图”的绘画作品,如沈周《魏园雅集图》,文徵明《兰亭修禊图》、《惠山茶会图》,唐寅的《西园雅集图》,仇英的《西园雅集图》、《十八学士图》等等。这些画作既有对现实“雅集”的生动描绘,也有所谓抚今追昔,以对前代作品的追摹和效仿来表现现实“雅集”,以寄情思。

  “送别雅集”相对于其他形式的雅集来说,是一种更具有仪式感的聚会形式。在这个活动中,聚会者往往在以“送别”为目的的仪式中显得庄重而深沉,感情浓烈而饱满,因为在当时的社会生活环境之下,再次相见又不知何时何地。加深友情,回忆过往,展望将来,在追忆中期待,在述说中颂扬,共享共同的生活经历或者经验,最后将个体的或者团体的理想投注于被送别者的远行和求索。而后归之于笔墨文章,见诸于图文,是为“送别图”。文徵明言“人苟有以自立,则一言一事皆足以名世,而所谓地与物皆将假吾而重于世也”,一方面,文徵明说明了人的言行的重要性;另外,他在此阐明了以图记事,以图言志的功能,因此,“送别图”在这个仪式感比较强的“雅集”中就成为了一种历史的凭证,是类似于典礼中的终极圣物。

  相对于文徵明所作“斋号图”和以游赏、茶饮等目的的“雅集图”卷,“送别图”数量很少,而且,手卷类极为少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文徵明三十八岁(1507年)送给北上的友人濑石的《雨余春树图轴》,虽然并未形成雅集,但仍以表现两位朋友在吴地共有的生活内容以成为他们共同的回忆,隔了数日又让文徵明补题自作诗,说明濑石很重视这件礼物。这当然是两个人交情程度的铁证,也是对文徵明绘画水平的高度认可。

剑浦春云 图卷 画心部分 天津博物馆藏剑浦春云 图卷 画心部分 天津博物馆藏

  天津市艺术博物馆所藏文徵明40岁为朱应登由南京前往福建南平任知府《剑浦春云》卷,象征性的描绘了云山,以表达对朱应登青云直上的寄托,后跋者有吕柟、丰熙、祝允明、徐霖等等,这是在目前存世的文徵明“送别图卷”中的早期作品,题跋者很多人应该是朱应登的朋友、同僚或者是弟子;安徽博物院藏文徵明68岁为周子籲《木泾幽居》卷是因为周子籲奉使滇南,便道回家,文徵明以描写江南风景为其所作,但此卷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更应该属于“斋号图”,后跋者有文徵明、杨慎、邢侗等人。

木泾幽居 画心部分 安徽博物院藏木泾幽居 画心部分 安徽博物院藏
句曲山房 画心部分 上海博物馆所藏句曲山房 画心部分 上海博物馆所藏

  《剑浦春云》是否为“雅集”之后成图不知,《木泾幽居》应该是文徵明兴至之作。本作文徵明72岁所作《溪堂?集图》卷,是以其最为擅长的细谨手法,对现实“溪堂”宴(?)会、赋诗、送别的描绘,当然以图中所绘陈设可知,煮茗、闻香、读书、鉴画、博古等等一些仪式亦在流程之内。此卷用笔沉稳工致,设色典雅妍丽,且人物众多,这应该是文徵明除《兰亭修稧图》、《仿赵伯骕后赤壁图》等卷以外,绘制人物数量较多的一卷。相似的描绘手法可见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文徵明《一川图》卷、《古树茅堂》页,上海博物馆所藏文徵明同一年所绘《句曲山房》卷等等。臆测推断,持卷而读者应为文徵明,衣黄受教者为毛锡嘏,举杯邀茶者、文徵明左手衣赭者二人或为陆粲、皇甫兄弟一人,余者不能妄自揣测。“溪堂”做为一个理想的送别地点,既能雅会?集,又临水作“兰舟催发”状,浪漫而写实,做到了情景交融。是卷是对送别毛锡嘏“送别雅集”真实情况的理想描写,而非常难得的是,作为被送别者的毛锡嘏非常珍视卷画作,当隔年第二次北上京师之时,又请文嘉、陆师道等人补题,周天球再题。从而,以文徵明为盟主的吴门画派约16人在送别其弟子毛锡嘏的画卷中完成了一次诗书画高水准的集体展示,成就蔚然大观。

本作 人物部分本作 人物部分
古树茅堂 人物部分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古树茅堂 人物部分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本作 山石林木部分本作 山石林木部分
古树茅堂 林木部分古树茅堂 林木部分
句曲山房 林木山石部分句曲山房 林木山石部分
本作 款书部分本作 款书部分
古树茅堂 款书部分古树茅堂 款书部分

  吴门的盛宴

  据统计,在《文徵明年谱》中,受文徵明直接影响的文氏后裔中的能书善画者,多达40人。其中文彭、文嘉、文伯仁、文仲义、文元善、文震孟等卓然成家;而文徵明交游的人士加上受他影响的晚生后辈多达二百来人,其中的周天球、陆师道、彭年、王榖祥、沈大漠、钱谷等均成就斐然。这些吴门中人在江南经常雅集唱和,如上文有毛锡嘏参与的唱和雅集作品便有数件,可见吴门影响之盛,可见一斑。

  本卷首跋者为周天球,据《文徵明年谱》所记,嘉靖八年己丑(1529),文徵明六十岁,周天球从徵明游。周天球是文徵明最为认可的书法传人,其书似乃师结构谨严,无懈怠之笔。周天球长文记叙《溪堂?别图》始终,其中,宴饮细节有“毛子(毛锡嘏)起而觞客曰:某也不龙盘以俟,奋顾蠖伸以求前,谢我良朋,远去上国,诸君何以教我,庶几获免于愆耶。客遂反觞,酢毛子曰:君子必策名以振世,智士不背时而灭勳。今天子进各异,方擧无留良,子非沉沦之夫,夙膺台辅之望。兹行也,观典礼于辟雍,讲文德于东观,睹神渊之游龙,聆阿阁之鸣凤,必有采厥英于众芳,扷其尤于群彦者与子遇矣”。既表现了毛锡嘏蓬勃向上、积极进取的决心,也寄托了亲朋好友对毛锡嘏的期望。

  第二段诗跋为皇甫冲所题。皇甫冲以诗文名世。字子浚。长洲人。嘉靖七年(1528)举人。善骑射,好谈兵,精音乐、弈棋。皇甫冲曾撰写《几策》、《兵统》、《枕戈杂言》三本书,共几十万字。而其诗风格朴素,与弟皇甫津、皇甫汸、皇甫濂并称“皇甫四杰”。《明史·文徵明传》:吴中自吴宽、王鏊以文章领袖馆阁,一时名士沈周、祝允明辈与并驰骋,文风极盛。徵明及蔡羽、黄省曾、皇甫冲兄弟稍后出。以此来说,皇甫冲属吴门,应与文徵明同为吴宽、王鏊弟子。皇甫冲所作此七言诗不仅托寄希望,还透露了毛锡嘏“白面清袍”的书生之相。

  第三段陆粲所跋五言诗点名送别时间、诉说友情,余韵悠长。陆粲字子余,长洲人。亦为文徵明同门,陆粲少谒同里王鏊,鏊异之,曰:此子必以文名天下。嘉靖五年成进士,选庶吉士。七试皆第一。授工科给事中,后任永新知县。劲挺敢言,至廷杖、下狱不改慷慨之气。陆粲首先是以经、史、训诂为长,其次是诗文、再次是小说。以本作中其跋可知,陆粲古风见长,风格沉郁雄健。

  第四段七言诗为王榖祥跋。文徵明大部分的门徒或弟子都以善绘而闻名,是组成“吴派”的画家成员。王榖祥被视为传承文派画风的重要传人,不仅如此,王榖祥的侄子还和文家人结亲,其本身还是嘉靖八年进士,但并未开启辉煌灿烂的前程。王榖祥行文中有“会见天风起鹏运,扶摇九万孰能攀”,可见厚望。

  文伯仁为文徵明之侄。文伯仁,字德承,号五峰,又号葆生、摄山老农,工山水,宗王蒙,兼学“三赵”,岩峦郁密,布景奇兀,然构图时有塞实之感。兼善人物。亦能诗。

  皇甫濂为皇甫冲弟,亦应出于吴门。所作吴之水二章,表达了对即将远去的毛锡嘏的思念之情。

  汤士伟,“汤称眷末,据《毛公行状》:有孙五人女次适汤鼎。云云,伟或鼎之族歟”。

  文彭为文征明之子,其家学渊源深厚无疑,文彭不仅于诗文书画继承家学,其更大的突破在于在篆刻史上,文彭属于开山鼻祖,声名赫赫。文彭五言诗先言离别之惆怅,回忆曾经送别毛锡嘏只是“徘徊立路岐”,今日相送“满泛白玉卮”,酒已满,杯莫停。当然,期望在于“我有季子耻,君当买圣期。良玉已藏璞,岂无一人知”,“努力事明主,斯言良不欺”。

  沈大漠,按《过云楼书画记》记为:长洲人,以荫为国子生。沈大漠无言赠别,陈述简洁,平实典雅,“南风帆欲驶,明月酒如川。拂袖辞招隐,思君桂树前”句极佳。

  彭年年少时就拜于文徵明门下,后将一女嫁与文徵明之孙文騑。除了许多写赠或提及彭年的诗作外,现存还有14封信札,这些短笺多以随意的笔调写成,不若写与长辈或高位者的谨敬,可窥见文徵明彭年间的亲厚关系。彭年号龙池山樵,此五言诗楷书,取法欧阳询。遒劲严整,法度精工,为其难得佳品。

  “癸卯二月重送石屋兄北上。三年两度别,又赋送君诗”,文嘉此题可知,毛锡嘏于嘉靖癸卯(1543年)再次北上北京,其中原因未可知,但文嘉补题诗中有“一杯须尽醉,千里正相思。上苑敷丛桂,还期早折枝”可知,毛锡嘏并不是仕途受挫折回再次北顾,作为文徵明的次子补题于此,也足可见其对毛锡嘏的深情厚谊。

  顾云龙为文徵明弟子,今日苏州“多木园”为其旧居。顾云龙作五言送别,有句“愧我何为赠,跂君得意归。牵裳一杯尽,悲思正无涯”,于感伤中送别,在送别中期待。

  陆师道工诗书画,从文徵明游,尽得其法。文徵明自谓“少游学官”时与其父陆 廷玉相交,事可见文徵明为陆廷玉妻子,即陆师道之母大寿所作之《贤母颂》, 故在陆师道少年时便已识之。《无声诗史》言陆师道“山水淡远类倪瓒,精丽者不减赵吴兴”,陆师道为嘉靖十七年进士,累官尚书少卿。

  周天球再题,有抚今追昔之感。“荏苒三年两送君,风尘歧路思氤氲”点出前因,而后又写期盼“佩钩重拂龙盘靶,别赋还题鹗荐文”,“多才沈幻同游好,莫听骊驹惜袂分”。

  文仲义为文徵明之侄。字道承,能书善画,书学文徵明。朵云轩旧藏文徵明《玉兰图》轴有文仲义题跋。

  陈汭应为文徵明弟子。本卷所作五言长诗叙事、抒情、议论皆有,“盛世衣冠会,千年礼乐场”极具概括性。其书学文徵明且饶有古意,不可多得。

  钱榖游文徵明门下,学诗文书画,山水爽朗可爱,兰竹兼妙,善书,世罕知者。此作小楷法虞世南、欧阳询,高妙绝伦。

  过云楼长物

  此卷《溪堂?别图》先后为明代朱之赤,清代查莹,顾文彬、顾麟士祖孙先后递藏。“朱之赤鉴赏、卧庵所藏、休宁朱之赤珍藏图书”为晚明清初大收藏家朱之赤的收藏印鉴,可知此卷《溪堂?集图》是他心爱之物。朱之赤,号卧庵,约泰昌元年至天启二年(1620-1622)间生,康熙二十年至二十二年间(1681-1683)卒。安徽休宁人,侨居长洲,故其所蓄书画以苏州、歙州一带为多,朱之赤所蓄宋元名家甚多,明代吴门四家精作尤?。此卷经其鉴藏,毫无疑问应视为文徵明画作之佳构。

  “查映山氏收藏图书、映山珍藏”为查莹藏印。查莹,字韫辉,号映山,别号竹南逸史,祖籍山东海丰,入籍浙江海宁。乾隆三十一年进士,授编修,官文渊阁校理、武英殿提调官,乾隆五十一年升为山西道御史,吏科给事中。查莹祖父为查升,查莹继承祖父书画和藏书的收藏传统,并精于鉴藏书画,性聚书,与翰林院检讨李铎经常游弋于书肆,收藏图书颇富,并有题跋以记。

顾文彬 过云楼书画记 清光绪刻本顾文彬 过云楼书画记 清光绪刻本

  最为重要的是,此卷经苏州过云楼顾氏鉴藏,并录入其《过云楼书画记》。“顾子山秘箧印”为顾文彬藏印,“顾麟士、鹤逸”为顾文彬之孙顾麟士藏印。自古道“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过云楼的收藏门槛之高,鉴赏之精,几乎就是按照皇室收藏的标准来的。顾文彬之孙顾麟士在《过云楼书画记?续记》有言曰:“余家祖孙父子秉性好古,断简残片中往往遇精妙之品,必抉而出之以为快。其不精者,虽真不取。”其中深意,可说尽过云楼收藏品格之高,鉴别之精,集之不易,又合顾文彬始藏之宗旨:“必要至精之品,一无毛病,爱不忍释者,方可收得,其余一概不收”。祖孙之言,恳恳切切,足证藏品之难得。收藏目标是唐、宋、元的高古剧迹,然后就是明清两代的名家精品。此作为苏州“过云楼”旧藏之物,必然为顾氏钟爱之作。

2004年启功先生在北京师范大学家中观看此《溪堂?别图》,附启功先生鉴定照片2004年启功先生在北京师范大学家中观看此《溪堂?别图》,附启功先生鉴定照片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