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西泠春拍中国书画:浅议倪瓒《疏篁古木图卷》

2019年07月01日 12:0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

  7月6日 14:00 A厅

  识别二维码浏览专场电子图录

  展此卷,有四株古木,疏篁三五,一水隔两岸,以逸笔草草写剩山残水,萧疏寒林背后是不见人迹的避世云烟,古淡天真之外冷迫逼人。尔后明清画史上有照宗其技法的,却难写这其间荒寒之气韵。

  因‘画’与‘精神’皆遗世独立且幽迥绝尘着称的这位“文人中的文人”就是倪云林。倪瓒(1301~1374)元四家之一,初名珽,字符镇,又字玄瑛,号云林子、云林散人,别号荆蛮民、净名居士、幻霞生等。性孤僻猖介,不问政治 ,?不理生意 ,?因此自称“懒瓒”,?自号“倪迂”。清居之阁名为“清閟阁”取清净避世之义,藏历代法书名画、钟鼎古琴,终日焚香幽鸣。其画品与人品为后世赞称为高士。

  ▲2019西泠春拍

  Lot 315

  倪 瓒(1301~1374) 疏篁古木图卷

  水墨纸本 手卷

  款识:懒瓒

  钤印:云林子(朱)

  著录:1。《静观堂诗集》卷九,清康熙四十年(1701年)刻本。

  2。《问亭诗集 白燕栖诗草卷六》,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刻本。

  3。《古芬阁书画记》卷十三,杜瑞联撰,清光绪七年(1881年)刻本。

  4。《眼福编初集》卷九,杨恩寿撰,清光绪刻本。

  5。《眼福编三集》卷六,杨恩寿撰,清光绪刻本。

  说明:郑梁、吞珠、邹直夫等鉴赏,杜臻、博尔都、冯勖、张英、劳之辨、陈元龙、邹直夫题跋。

  画心:48×27cm 题跋:27×7cm 146.5×31cm

  竹木树石题材是文人画源起以来一直极力表现的对象,而云林的“幽篁古木”系列以“淡墨、细笔、疏皴”独有的范式来写倪式特有的“寒水、瘦树、枯石”的萧瑟意象符号。此卷《疏篁古木图》为其风格写照之典型,经清初邹直夫收藏并题跋,郑梁、吞珠等鉴赏,后有近臣杜臻、皇族爱新觉罗-博尔都、翰林冯勖、大学士张英、大臣劳之辨、陈元龙等康熙朝多位名家题跋,并著录于《古芬阁书画记》等清代多本书画著作中,可谓传承有据。

  邹直夫题跋:云林墨迹寒家藏之,不知几阅年所,粘诸壁间,踈踈淡淡自有一种深致动人,叹赏不置。壬申春入都偶携敝笥中,时馆于承萼轩,得荷拭拂,即此为片羽之贽,非敢云吉光也。是年夏六月下浣之五日,海宁邹直夫谨识。钤印:邹直夫印(白) 古愚(朱) 昌亭(白)

  邹直夫[清],字古愚,号鲁斋,康熙壬申岁贡。公壮岁游京师,镇国公(吞珠)延馆于承萼轩,著有《左传直解》。久客庄亲王邸馆于来复斋,每赋诗,王为击节,值高丽使臣入贡,乞诗画,以所作付之,故流传绝少,公栖迟于王公之门,凡数十年,未尝有所干请,其耿介拔俗之表盖可想见也,归时庄亲王题“瞻云望日”四字赠公,盖公别镇国诗有“瞻云望日心何限”之句也。

  “云林墨迹寒家藏之,不知几阅年所,粘诸壁间,踈踈淡淡自有一种深致动人,叹赏不置。壬申(1692)春入都偶携敝笥中,时馆于承萼轩,得荷拭拂,即此为片羽之贽,非敢云吉光也。是年夏六月下浣之五日,海宁邹直夫谨识。”卷首隔水处邹直夫题跋点明此卷为其家藏,1692 壬申年夏六月下浣之五日,邹直夫北游京师,镇国公吞珠设宴款待其于承萼轩,其时邹出此卷为镇国公等众人同赏,并据卷后张英、陈元龙题跋所述“恭阅承萼轩所藏”及“宜承萼轩之什袭珍藏也”,承萼轩为镇国公斋号,可见邹将此卷相赠予镇国公,并自此为清宗室所宝藏。

  杜臻题跋:元季四大家画俱入神品,而倪元镇声价尤在三家之上,盖其人品卓越,画格简淡,且矜慎少作,故传世不多。右山水横幅阔仅尺有咫,踈林痩石,野竹浅沙,萧然会心,出之似不经意而元气淋漓,溢于楮墨,真倪迹也,宝之固宜。康熙壬申(1692年)夏日,秀水杜臻敬跋。钤印:杜臻(白) 肇余(朱) 经纬堂(朱)

  博尔都题跋:踈林寒带风,弱筱欹临水。今古无数人,若个解到此。博尔都题。钤印:心在水精域(白) 时复读我书(朱) 问亭(朱)

  杜臻(1633~1703),字肇余,榜名徐臻,浙江嘉兴人。顺治十五年进士,历官吏部侍郎,后为礼部尚书,以疾归。为康熙皇帝颇受信任的近臣。有《经纬堂集》《海防述略》等。

  博尔都(1649~1713),字问亭、大文,号东皋渔父。辅国恪僖公拔都海之子。袭封辅国将军爵。淡泊名利,轻视世禄,与汉族文人王士祯、姜宸英、屈大钧、孔尚任、毛奇龄等交往密切。善诗词书画,与清初著名画家石涛、王翚等也多有往来,友谊深笃。著有《问亭诗稿》《白燕楼集》。

  至清末为书画理论家杨恩寿所见并全文详细记载于其著作《眼福编》中,并收录于杜瑞联《古芬阁书画记》。杨恩寿于书中为此卷作《元倪高士疏篁古木卷》跋 :“吴文定公跋云林竹石图云 :’云林子当元末不与陈敬初辈食张氏禄,避地云间,以全其身。盖鸿飞冥冥,不丽于渔网者也。’又考名画录,云林入明后每作画但书甲子而不纪元,意欲学陶彭泽也。按此则云林心胸之湛净,识见之高超,诚有与柴桑翁后先济美者,世或称之曰懒,或目之为迂,皆非知云林者也。是卷虽寥寥数笔,若不甚经意者,然即小见大,即近见远,即疏见密,即少见多,罔非从古人融会而出,无一笔不是古人,究无一笔不是云林也。”

  冯勖题跋:余本不善画,独抱山水情。弱龄喜弄墨,毫素时纵横。一遇古人迹,心目探其精。欣然学倪迂,信笔菗孤亭。踈林杂埜竹,隐隐遥峰形。今忽展此卷,尘虑为之清。澹远若无意,幽趣疑天成。方知从前痴,未得烟峦神。壬申夏杪题于燕台之选闲堂,吴下冯勖。钤印:冯勖之印(白) 方寅(朱) 金华柱史(朱)

  张英题跋:元四大家独推迂翁为逸品,昔人置逸品于神品之上,盖以笔墨简老,古意萧然,无画家纵横习气也。石田先生于元人名迹,无不临模绝似,惟迂翁一种淡墨,自谓难学,余子可知矣。恭阅承萼轩所藏,萧闲淡远之致,非迂翁不能有此,但其生平作画罕用图书,此又偶一为之者耶。浙汜张英。钤印:张英私印(白) 沧岩(朱) 何必蒿庐之下(朱)

  冯勖(约1650~1725),字方寅,号勉曾,居苏州葑门外葑水园。康熙十八年举博学鸿儒,授检讨,纂修明史。父客闽,死耿精忠之乱。即请假入闽在古寺中寻得父棺,遂扶以归。

  张英[清],字仲张,号沧岩,清海宁(今属浙江)人。康熙进士,官至广东提学道。博综典籍,幼有神童之目。及成进士,出张文端之门,师生同一姓名,传为佳话。

  瘦树枯石写荒寒,萧疏淡远得天真本卷中的树石格外简洁,只几丛古木,数株幽篁与块石,几乎便构成了画面全部,画面之极简与北宋以来壮阔的全景式山水构图形成的对比着实鲜明。苔痕篁影之外画面左上方仅留下自题“懒瓒”二字,只见江南一派荒寒景象,冷冷迫人,咸无生意。

  劳之辨题跋:倪翁自谓懒,间亦号为迂。写景不离即,会心在有无。踈踈云树色,淡淡竹林图。逸品推殊绝,由来未许摹。石门劳之辨题。钤印:劳之辨印(白) 书升(朱) 静观堂(朱)

  陈元龙题跋:迂翁天性高洁,故画居逸品,为世宝重。兹幅数(改作虽)竹树数株,平远一抹,寥寥小景耳,而古秀苍润,洒然出尘,其为真迹无疑,宜承萼轩之什袭珍藏也。海昌陈元龙题。钤印:陈元龙印(白) 乾斋(朱)

  劳之辨(1639~1714),字书升,石门(今浙江桐乡)人。康熙三年(1664)进士,选庶吉土,授户部主事,迁礼部郎中。出为山东提学道佥事,报满,左都御史魏象枢特疏荐之,迁贵州粮驿道参议。在贵州设驿马以利塘报,停运湖南军米。康熙四十七年(1708)密折奏请复立已废皇太子,被罢官逐回原籍。著有《静观堂诗集》。

  陈元龙(1652~1736),字广陵,号乾斋,浙江海宁人。康熙二十四年榜眼,授编修,历官詹事府詹事,翰林院掌院学士、吏部侍郎、广西巡抚、工部尚书,雍正七年由额外大学士兼兵部尚书授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加太子太傅衔,谥“文简”,工书法。

  留白

  中景的大段留白是表现出懒瓒式精神感受的很重要变现形式,?画面中不画远景留白很多 ;取中景一部分大段留白,不及其余,从而表现出此卷中画面的山水、竹石有一种毫无人间的烟火联系,与世隔绝般“静之愈静、空之愈空”的超脱韵味。

  淡墨

  作画用墨难,其中属淡墨最最难。正所谓“用墨随意,始见天真 ;用笔遒劲,乃是得法?”倪瓒的“用墨随意”就体现在淡墨上最是表现精神、逸气。倪在中景以很淡的墨若有若无地接出远处的寒水,表现丘陵、枯石与瘦树皆因淡墨氤氲而来。

  折带皴

  在此卷中倪瓒施之以惯用的折带皴及混合皴 :以侧锋向右行后转折横笔下刮,以极力拉长山体丘石的横线条,侧锋来进行遒劲皴擦,这种笔法对于表现出江南太湖一带的原石有着极强的表现力度。活在元代的“魏晋人”元代,特殊的历史环境是众多画家选择归隐山野,寄情湖泊的重要原因,元代山水于是成为中国绘画史上抒情写意的最高峰。

  郑梁藏印:郑梁之印(白) 禹梅(白)

  郑梁(1638~1713),字禹楣,又字禹梅,号寒村,别号半人,浙江慈溪人。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进士,官广东高州知府。擅诗,工行草书,焦墨秃笔,多朴茂苍古之趣。能画山水,幽闲清旷。善治印。晚年右臂患病,以左手刻印作画,更饶别致。

  “元时画坛名家,无不宗北苑,迂老倔强,故作荆关,欲立异以傲诸公耳。”(出自恽南田的《南田画跋》)倪一生不仕,半隐半逸,驾扁舟、戴蓑笠,与太湖渔樵为伍,与道山僧人作伴。正如庄子言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散尽千金、落魄潦倒还要接济好友张雨,难怪画中除幽篁古木可见实景之外只剩寒水直至天际,其心境可谓一位活在元代的魏晋人。

  吞珠藏印:拙斋(白) 镇国公图书(朱)

  吞珠(?~1718),一作屯珠,清宗室,袭封镇国公,号拙斋,晚号菉菜园主人,任礼部尚书,卒赠贝子,谥恪敏。《读画辑略》称其工书善画,笔墨秀逸,有书卷气,可与董其昌相颉顽。著有《承萼轩集》《花屿读书堂小稿》。

  明初,朱元璋曾召倪瓒进京供职,他坚辞不仕并作《题彦真屋》诗云 :“只傍清水不染尘”。其高逸的品格备受明清文人推崇,以至于“明代江南人以家中有无倪画判雅俗”。文征明评曰 :“倪先生人品高逸,其翰札奕奕有晋宋风气。”可见倪瓒作品不止于艺术的极致,更见于其孤傲猖介,超脱尘世的精神超越。所以观其画 :一变古法,天真幽淡 ;见其人 :不宗他人,方为真晋风也。寥寥数笔,方逸气横生。

  此卷《疏篁古木图》建立在倪云林绘画成熟稳定的风格面貌上,在其众多竹木树石图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凭其“折带皴”及“一河两岸”画法,使此卷中的篁石、古木看似寥寥数笔就草草而成,其间逸气横生的精神化表达却全然意态毕至,疏林坡岸,浅水遥岑,构图平远,景物极简,意境清远萧疏。

  倪瓒这个阶段极简的荒寒画风成为文人云林中高士写照的标识,引发着后来文人画审美趣味由繁至简的变化,甚至导致后来绘画史上的品评标准——自元代以后,“逸品”可居“神品”之上,成为最上品。正如董其昌评其“不落畦径,谓之士气 ;不入时趋,谓之逸格”。后人苦忆云林子,再难见画中幽篁枯石、寒水泠泠,无一点尘土之气的萧疏及淡泊 ;也再难有卷外“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的不羁与高情。

  倪 瓒(1301~1374) 疏篁古木图卷

  西泠印社二〇一九年春季拍卖会

  - 上海巡展 -?6月23日 至 6月24日 (周日、周一)?静安昆仑大酒店(上海市静安区华山路250号,原静安希尔顿酒店)

  - 预   展

  -?7月3日 至 7月5日(周三至周五)?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杭州黄龙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0号)??- 拍   卖 -?7月6日 至 7月8日(周六至周一)?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