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却政治任务、回归本原的傅抱石艺术收官之作

2019年11月15日 10:1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傅抱石的绘画作品中,山水画是他艺术追求的最佳体现。而相对于1949年前以金刚坡面貌为主,此后出现了并行不悖的几种样式:即传统山水、写生及其衍生作品、红色题材几大块。若要厘清几种题材之间的关系,则要从他在1949年后的经历说起。

  傅抱石在江苏省国画院成立大会上

  1949年,傅抱石从南昌返回南京,任南京大学艺术系教授。1954年,当选为华东美术家协会理事、浙江省文代会文联委员。1956年,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南京分会主任委员。1957年2月,当选为江苏省国画院筹委会副主任。同年5月,中国美术家代表团赴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进行访问,并作了大量写生。

  南京博物院藏《斯摩列尼兹宫》,1957年作

  1959年9月,与关山月共同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作《江山如此多娇》,此幅经毛泽东题字,可认为是对傅抱石、关山月艺术水平的官方肯定。

  人民大会堂藏《江山如此多娇》,1959年作

  1960年8月,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成为国内艺坛的执牛耳者之一。1960年秋,率领江苏国画工作团开始了为期三月,旅程二万三千里的写生“长征”,相继走访了豫、陕、川、鄂、湘、粤数省,推动了新山水画的发展,三门峡、华山、西陵峡等开始出现在傅抱石的笔下。

  南京博物院藏《漫游太华》,1960年作

  1961年6月,傅抱石与关山月共同赴东北进行写生,煤都、天池、林海、镜泊湖等题材相继问世。

  南京博物院藏《镜泊飞泉》,1961年作

  至1960年代,傅抱石在现代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业已充分确立,不论是人物还是山水,他的风格和技法均已完全成熟。但在身居画坛高位的同时,晚年的傅抱石也承担了很多的“创作任务”,他曾在致北京博古斋的信中说:

  “外省博物馆迫切需要以毛主席的题材为内容的画……若不限时间,我可以争取业余休息时试试;若时间紧迫,我就无法接受这任务了。因我还有主要的创作任务。希望与有关方面婉言道之为感。”而对于此时的傅抱石来说,是否真正存在“业余休息”,也很难说。或者,喝一顿酒就算休息了吧。

  作为画家的傅抱石游走于文艺界之中,与各级官员、同好艺友、中西医生等各色人物往来,“画债”着实不少。帮他女儿治病的医生要画、康生要画、郭沫若也要画,在香港帮他买药、买日本毛笔的唐遵之更要画。在1965年6月致唐的信中,他明确将创作任务和抒情写意之画区分开,提到“自存拙作”是“极少数”。而此次诚轩秋拍释出的《树杪百重泉》,就是他自珍自赏的“极少数”之一,洵属难得。

  Lot86 傅抱石(1904-1965) 树杪百重泉

  立轴 设色纸本

  甲辰(1964年)作

  题识:山中一夜雨,树梢百重泉。右丞此诗殊得自然之妙,数十年来予不断写之,从未以为足也,甲辰春病臂后忽又得此,抱石记。钤印:傅

  展览:

  “傅抱石画展”,(台北)历史博物馆,1993年12月1日至1994年1月2日

  “20世纪中国画坛之巨匠·傅抱石”,(东京)涉谷区立松涛美术馆,1999年10月12日至11月21日

  出版:

  《傅抱石画集》第107页,(台北)历史博物馆,1994年12月

  《名家翰墨·第9期·傅抱石·唐人诗意》第93页,(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5年9月

  《20世纪中国画坛之巨匠·傅抱石》第121页,(东京)读卖新闻社,1999年

  《傅抱石大典》第315至316页,古吴轩出版社,2004年7月

  《乐山堂藏现代书画》第50至51页、第68页,(台北)乐山堂,2006年7月

  《傅抱石全集·第五卷》第152至153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年3月

  《傅抱石绘画研究·1949-1965》第432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年10月

  著录:

  《傅抱石年谱》第29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9月

  《傅抱石年谱(增订本)》第457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12月

  109×60.8 cm。 约6平尺

  RMB: 10,000,000-12,000,000

  拍品作于1964年春季,是傅抱石逝世的前一年,构景宏阔,气势着实不凡,后历经数次重要展览、出版,诚属傅氏艺术收官期的佳作,现存原装旧裱,品相完好,亦属难得。

  拍品部分出版物书影

  《傅抱石年谱》1964年春条目记载:“两臂突然剧痛,右手尤甚,月余不能执笔作画。”而拍品《树杪百重泉》也是画家臂痛月余后创作的首张大画。

  1964年的傅抱石与夫人罗时慧

  唐代王维的“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是傅抱石一直致力表现的题材,拍品题识写到“数十年来予不断写之,从未以为足也。甲辰春病臂后,忽又得此。”细查辞气,他对这一幅是满意的,一句“忽又得此”,透露出傅抱石重新抖擞精神,图写山水的偶然惊喜。

  款字局部

  此作以构图来看,与金刚坡时期颇为类似,而从技法来看,1949年后的多次写生令傅抱石的皴法有了新的变化,体现在逐渐褪去四十年代粗服乱头的狂简气息,转向内敛深沉,在格调上也更加厚重、更有韵味。这种自四十年代六十年代的转变,像极了一个成长着的年轻人,褪去青涩的同时变得更加成熟、更具内涵。

  拍品局部

  由于《树杪百重泉》现存原装旧裱,并且品相十分完好,浓重的施色保存状况极佳,赭石的主调不仅加强了浑厚的体积感,还使画面在沉着中透出鲜艳,气韵格外生动。此作云动,泉动,山亦如动,墨色纵横,笔意纷披,诚是动而得其静穆。

  拍品局部

  三位高士安排在左下角边缘由松枝隔离出的通透空间,明暗掩映,运虚于实,契合傅抱石对画境“深远自由”的追求。幽深的林间恍惚有人,如雨未逝,如泉声未停,浑莽中流动着一股奇气,是对傅抱石艺术理念的最佳印证。

  拍品局部

  画中山泉从氤氲的云雾和茂密层林中曲折奔泻,若隐若现,画家以浓墨点成树木,复用花青敷染,任其洇湿,仿佛能从中拧出雨气一般,溪瀑飞流过树顶,恰恰又是另一种“树杪百重泉”的意境,显露了画家另辟蹊径之妙思。

  《树杪百重泉》

  预展时间

  中国书画 11月13日至15日 上午9:00至晚6:00

  拍卖时间

  中国书画(一)11月16日 上午9:30

  中国书画(二)11月16日 下午2:00

  地点

  北京昆仑饭店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