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眼见一切 :弘一大师法书巨著《含注戒本科》

2019年12月13日 12:2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可谓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的知名度,说是妇孺皆知、耳熟能详亦不为过。其由多才多艺、倜傥风流的翩翩佳公子,到青灯古佛、持律苦修的一代高僧,将自己的人生幻化成一个不朽的传奇。

  法师对律宗经典,推崇备至,奉若圭臬,曾亲撰一副联语,“愿尽未来,普代法界一切众生,备受大苦;誓舍身命,弘护南山四分律教,久住神州”,其拳拳之心殷殷可鉴!

  1935年春,法师由泉州来净峰驻锡,至10月底离去。在净峰的半年多时间里,大师除了为僧众讲经说法外,还精心撰写了《四分律含注戒本科》、《菩萨戒受随纲要表》及校点《行事钞记》《戒疏记》等。其中《四分律含注戒本科》尤为世人所重,它不仅展现了大师至高至上的书法艺术境界,而且彰显了一代宗师博大精深的佛学思想、舍己济群生的人格风范,为弘一经典之作,堪称稀世珍宝。

  弘一 含注戒本科

  册页 水墨纸本

  1935年作

  32×65.5cm  ×18

  华艺国际2019秋拍拍品

  著录:

  1。《弘一大师全集》第四册,佛学卷P666-674,福建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2。《弘一法师年谱》P228、P233,林子青编著,宗教文化出版社,1995年。

  出版:

  《弘一法师法书含注戒本科》,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年3月。

  殊胜世界 净峰法缘

  净峰,在福建省惠安县东南小岞半岛上。半岛一望平畴,净峰独峙,站在峰顶四顾,三面临海,威风吹拂,令人心旷神怡。法师来到净峰不久即兴奋地写信告诉老友夏丏尊:“山相风俗淳古,男业木土石工,女任耕田挑担。男四十岁以上多有辫发者,女子装束更古,岂惟清初,或是千数百年来之遗风耳。余居此间,有如世外桃源,深自庆幸。”

  净峰眺望,有山有海

  净峰,不仅因风光奇秀著称,更以弘一法师与净峰寺之法缘而闻名于世。法师在净峰见清末庄贻华《咏净峰寺》诗,极为欣赏,即手书共诗,悬于壁上。又为净峰寺客堂写了一副对联,中篏“净山”二字,寄意自励:“自净其心,有若光风霁月;他山之石,厥惟益友明师。”净西小学创办人邱清顺请法师题校训,法师即书“孝悌”二大字赠之,并欣然为金沙桥题字。

  净峰弘一法师故居

  弘一法师故居之今情旧景

  为自勖,弘一法师于自己生日那天在净峰撰写一联:“誓作地藏真子,愿为南山孤臣。”上联写有题记:“龙集乙亥五十六岁诞日,敬书以自策励,铭诸座右,沙门演音。”下联复书:“时居惠安净峰寺研习《事钞》并《戒》‘本’《业》‘羯磨’二疏及《灵之记》文弘裔。”既在题记中记载了他在净峰的撰述学业,更表达了一己之誓愿,弘律之决心,南山律哪怕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仍将百折不挠地继续研习与弘扬下去。就是在这种意念的支撑与主导下,弘一大师在净峰完成了他酝酿已久的《含注戒本科》。

  《含注戒本科》内页一

  《含注戒本科》内页二

  南山遗编 再往世间

  南山律教,

  已八百年湮没无传,

  何幸遗编存东土;

  晋水僧园,

  有十余众承习不绝,

  能令正法再往世间。

  弘一修持律学,精研佛法,被佛教界尊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世祖。律宗,中国佛教宗派,因创立者唐道宣住终南山,故名“南山律宗,”简称“律宗”。道宣曾从北魏慧光三传弟子智首受《四分律》义,著《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四分律拾毗尼义钞》以及《羯磨疏》、《戒本疏》等。宋代允堪、元照是该宗继承者。庚天宝十三年鉴真把律宗传入日本。自元代起,律宗显露出衰败气象。明清两代,由于典籍散佚,仅存南山《随机羯磨》一卷,即有寂光、见月等律师。欲振颓风,佟因古典不存而无所措手。

  1919年,初出家时的弘一大师

  弘一发愿重振南山律。1920年春天,他自日本请得古版南山“三大部”和“灵芝三部记”。南山“三大部”即唐代道宣律祖在终南山所撰三部律学著作:《四分律含注戒本疏》、《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和《四分律随机羯磨疏》。“灵芝三大部”即宋代元照律师在杭州灵芝寺所著之三部律学著作:《行事钞资持记》、《羯磨疏济缘记》和《戒本疏行宗记》。

  《含注戒本科》内页三

  《含注戒本科》内页四

  作为南山“三大部”之一的《四分律含注戒本疏》无疑是弘律的重要经典,弘一法师对其推崇至极,潜心研读,立誓:“愿以今生,尽此形寿,悉心竭诚,熟读穷研,南山钞、疏,及灵芝记,精进不退,誓求贯通。”并发以到各地弘扬,过化民间。1932年11月在厦门妙释寺,1934年元旦在泉州草庵,1937年在青岛湛山寺,他都作过《含注戒本》的专题讲演。

  1937年弘一大师时应青岛湛山寺倓虚法师之请,赴该寺讲律,临行时,在太原轮上留影。

  他还对这部经典作过认真的校勘。1934年6月法师在《四分律含注戒本》序里说:“《含注戒本》日本古刊本,有德川时代本、安永二年会本等;今对校之,择善而从,俾使初学诵习耳。”在句读校注的过程中,他编撰了《含注戒本随讲别录》、《含注戒本科》、《含注戒本略释》、《含注戒本疏略科》等。《含注戒本科》乃其中之一。

  《含注戒本科》内页五

  《含注戒本科》内页六

  何谓“科”?古人云:“科者,断也。禾得斗而知数,经得科而又自明。”佛教经文,从头至尾连成一篇,不易阅读,不易理解。1935年弘一法师在净峰撰写的《含注戒本科》具有“提纲”挈领的性质。它是将《含注戒本》经义的章节细目,按共内在的联系,撰为层层隶属的图表系统,将各种戒律按其犯缘、境缘、罪相等列成纲目和细则,伎文义一目了然,伎阅读者很快就能把握住四分律的大致内容。从这一点上看,《含注戒本科》也可以说是《含注戒本》的精炼与浓缩,凝聚着大师对这部佛教典籍的深刻体悟和精深的理解。1924年弘一法师在温州完成的《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也是采取的这种撰写形式。这是大师一生中的扛鼎之作。

  林子青先生编著《弘一法师年谱》

  《含注戒本科》早有著录。林子青先生编著的《弘一法师年谱》1935年载:“师至惠安净峰……六月间,编录《含注戒本疏略科》及撰《含注戒本科跋》,并自为记。”注:“《含注戒本科跋》乙亥六月二十九日录讫。时居惠安净峰寺。弘一。”本册弘一法师《含注戒本科》手写墨稿,与《弘一法师年谱》所记载的《含注戒本科》在写作时间乃主跋语等各个方面完全吻合。再从纸墨、钤印、所用印泥上看,均与那个年代及弘一用印习惯等相一致。种种情况表明,这件东西正是弘一法师《含注戒本科》的原始墨稿,即见于著录的那件久违的墨宝,也可说是《含注戒本科》印刷品所依据的底本。

  《含注戒本科》内页七

  《含注戒本科》内页八

  字字珠玑 无上清凉

  《含注戒本科》弘一法师落款与钤印

  弘一法师《含注戒本科》手写墨稿共计18页,每页长30厘米,宽66厘米,字为墨书,横竖连线为朱砂红色。起首为标题,即“含注戒本科”,最后是跋语,即“乙亥六月二十九日录讫。时居惠安净峰寺。弘一。”跋语左偏下处钤“弘一”朱文印一枚。这一凝聚着一代大师莫大心血的珍稀墨宝,在佛教文化中的地位及历史文献价值自不待言,而就其书法艺术价值来说亦是无可比拟。

  《含注戒本科》内页九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

  众所周知,弘一法师书法的成就,深得古人神髓,又脱去形式而别具风格,尤其在出家后于书法上的修养更见精湛,超凡脱俗,无与伦比。当年曾为弘一演讲担当记录的陈祥耀老先生对大师晚年书体的演进及特点做过精辟的概括。他说:“其出由碑学脱化而来,体势较矮,肉较多,其后肉渐减,气渐收,力渐凝,变成较方较楷的一派。数年后乃由方楷而变为修长,骨肉由饱满而变为瘦硬,气韵由沉雄而变为清拔。其不可及处,乃在笔笔气舒、锋藏、神敛。写这种字,必先把全股精神集于心中,然后运之于腕,贯之于笔,传之于纸。心正笔正,此之谓欤。”又说:“有法师之人品,有法师的心灵修养功夫,有法师的书画天才,故有那种清气流行,线条俊荡之书法。”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一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二

  《含注戒本科》墨稿是弘一大师晚年的手笔。细观这一杰作,结构运笔疏松,字形显得狭长,字字珠玑火气消尽,洗净铅华不事修饰,间有干笔却有内在力量,化百钢而成绕指柔,拙朴自然,镇定从容。“平淡、恬静,冲逸之致”,看似脱去规矩,又无不从法度中升华而来,一如大师长身直立之形貌和潇洒谦和之风神。大师晚年尤强调书法如佛法,尝言“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今天我们看到的正是光风霁月、涤荡俗念的宁静淡远,超脱中含着的不能超凡人圣的圣情,一片童趣与高度修养相结合的博大深邃。正如世人所评价的那样:“法师老年书法,根脉愈来愈韧,愈有柔而坚之力量,是亦夕阳绚烂黄昏最好之象征。”

  《弘一法师书法集》收入之《戒疏大盗戒科》墨稿

  当年在净峰,弘一法师除了手书《含注戒本科》及《净峰寺客堂联》、《仙祖殿门联》、《自勉联》外,还留下几件墨迹,如《将去净峰留题》。此事的因由是:弘一法师来净峰本想在此终老,至10月下旬,因为寺主去职他住,他以为“缘尽”了,决定离寺回泉州移居草庵。临行,写下一首诗《净峰种菊临口占》。诗曰:“我到位种植,我行花未开。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诗前有小序号:“乙亥首夏来净峰,植菊盈畦。秋晚将归,犹含蕾未吐,口占一绝,藉以志别。”诗的原件收藏在泉州开元寺。首句不无久居之意,但“缘尽”即行,坦坦荡荡,了无牵挂。而佳色留予后人,胸怀又是何等磊落。据笔者所知,1993年12月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弘一法师书法集》收入的《戒疏大盗戒科》墨稿与《含注戒本科》的书写与格局相近,当也是这一时期所作,但其篇幅和字数均少于后者,人们以此可作为参照系。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三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四

  弘一法师在净峰期间,受潮气感染患了风湿性溃疡。离开净峰住在草庵时发起了高烧,以致神志昏迷,病势凶险。清醒时他向护持在身边的弟子交代了遗嘱。后幸亏由道友蔡吉堂介绍,请黄丙丁医生治疗。黄系厦门名医,留日医学博士。他对弘一法师钦慕已久,敬其为人,连续药治、注射、电疗四个多月,所需医药费“五六百金”,分文不收。弘一法师心有不安,多次请蔡居士转达酬谢之意,询问黄博士有何需求,黄才希望能有几幅大师的法书。弘一法师书《心经》一卷,大小字幅数件,并用应付医药费用定做了几个《大藏经》木箱,上镌黄博士施助的字样。这一因缘才算了结。笔者言及此事,无非是说当年人们对弘一大师已是如此尊崇与敬仰,对大师墨迹这等珍惜,这等奉若拱璧,也可见弘一大师的书法成就及其艺术影响力之大。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五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六

  《含注戒本科》墨稿作为弘一法师的经典之作,它不仅展现了大师至高至上的书法艺术境界,而且彰显了一代宗师博大精深的佛学思想、舍己济群生的人格风范。弘一在净峰曾撰一联:“慧眼见一切,妙音满十方。”在我看来,这真可作为《含注戒本科》的一个注脚。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七

  《含注戒本科》内页十八

  • 華藝秋拍 | 极目承风——沈怡、应懿凝伉俪藏珍

  华艺国际2019秋季拍卖会

  预展

  2019.12.26-27

  拍卖

  2019.12.28-29

  地址

  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L2-广州市海珠区新港东路630号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