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思远旧藏天价易主 其遗产遍及博物馆及私人藏家

2018年11月21日 10:2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戴维

  1.926亿元,安思远旧藏天价易主,他留下的遗产,现在遍及全世界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家之手

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 1929-2014)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 1929-2014)

  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 1929-2014),著名亚洲艺术品交易商、鉴赏家和收藏家。1948年,19岁的安思远结识了专营亚洲艺术品的古董商爱丽丝·庞耐(Alice Boney),经她引见,又拜在耶鲁大学汉语学习班王方宇门下学习汉语,在两位老师的引导下,安思远开启了一生挚爱的亚洲古董艺术品交易与收藏。

  安思远毕生经手、交易、收藏的亚洲艺术品无以计数,富可敌国。尤其在中国艺术品领域,他发掘出中国古典家具、近现代书画、铜镜、碑帖等艺术门类的艺术价值,并打开其价格空间。

  因其对于艺术品的眼光与品位,直到今天无人能企及,被视为“亚洲艺术品头号猎手”,而其在艺术收藏内的成就,更是被誉为“中国古董教父”、“明朝之王”、“亚洲艺术品收藏最后的泰斗”。

曾经文物艺术品满屋的安思远旧宅曾经文物艺术品满屋的安思远旧宅

  1、每一件都堪称传奇

  12月20日晚,中国嘉德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中,重品之一是“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此件拍品让人们又想到那个曾经备受瞩目的名字——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

安思远旧藏十一种善本碑帖安思远旧藏十一种善本碑帖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11册,含宋拓本7种,元明间拓本1种,明拓本3种,以估价待询的方式,作为一个标的进行拍卖。

  “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4800万元起拍,竞价迅速攀升至1亿元,在经过长达十多分钟的竞价后,最终以1.675亿落槌,加佣金以1.926亿元成交,创下善本碑帖拍卖新纪录。

  遥想当年安思远收藏这批碑帖作品时,其价格不过120万美元。

  在安思远众多收藏品中,碑帖数量并不多,但每一件都堪称传奇。

宋拓《黄庭经》(部分)宋拓《黄庭经》(部分)

  拍卖之前,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金运昌曾直言,谁有幸收藏到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必将会成为世界范围内碑帖收藏的第一人。

  22年前,安思远所藏,汇集各家书法墨迹,被称为“法帖之祖”的《淳化阁帖》祖本(第四、六、七、八卷),历经多方斡旋,被上海博物馆以450万美元购藏,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大事。

上海博物馆所购安思远旧藏宋拓《淳化阁帖》四卷祖本上海博物馆所购安思远旧藏宋拓《淳化阁帖》四卷祖本

  作为西方最重要的收藏家,如何进入中国最难的碑帖收藏?

  安思远对中国碑帖的收藏得益于鉴定家、收藏家、文物古董经纪人吴尔鹿。在吴尔鹿留学美国期间攻读艺术史期间,曾协助整理安思远收藏的古物,成为他的收藏顾问。

  在吴尔鹿看来,安思远能收藏如此重要的善本碑帖,最重要原因是“大转折时期的大机遇”,20世纪80年代的艺术市场为安思远提供了这种机遇。

  1980年代,安思远的老师王方宇的夫人曾在耶鲁大学旁开了一家中文书店,也出售一些晚期善本碑帖。在书店清盘时,王方宇曾写信询问安思远是否有兴趣购买书籍、画谱、拓片?安思远照单全收,唯独碑帖除外。

  吴尔鹿也深知,“要让一个外国人对‘黑老虎’产生兴趣,简直太难了!”

  母亲是歌剧演员的安思远表示,中国文化中的京剧他听不懂,他曾试着听,但仍没能听懂,碑帖也是如此。

  1987年,纽约苏富比(微博)上拍罕见的碑帖《晋唐小楷》,吴尔鹿激动万分,这是他小时候练字就临摹过的珍品,一咬牙,花了一万多美元买了下来,这样的价格就连安思远的助手伊藤也很惊讶。

《晋唐小楷》(部分)《晋唐小楷》(部分)

  吴尔鹿这样像安思远解释碑帖在中国收藏中的价值:一,自古以来,研究碑帖的都是家底殷实的大户、大官,尤其是古代文人收藏,位于塔尖的就是古籍善本;

  二,碑帖在古代读书人心中的价值,相当于《圣经》在西方人心中的价值。罗振玉当年出售文物的账单:宋拓《狄梁公碑》2000大洋,宋拓《圣教序》3000大洋,而明代书画大家沈周、唐寅绘画售价二三百大洋。

  在深入了解碑帖价值后,安思远以两万美金买下吴尔鹿的这件《晋唐小楷》,此作也成为安思远收藏的第一件善本碑帖。

  在吴尔鹿等专家的协助下,至1990年代中期,安思远已收藏了很多重要拓本,其中包括宋拓《黄庭经》《怀仁集王圣教序》和《怀素千字文》。

宋拓十七帖文徴明朱释本(部分)宋拓十七帖文徴明朱释本(部分)

  1994年,在佳士得“中国古代书法拓本拍卖”专场上,出现香港著名藏家李启严所藏《淳化阁帖》第四卷。

  吴尔鹿告诉安思远,德国政府以300万元美元购进古腾堡插图本《圣经》,《淳化阁帖》可以与此类比。安思远听从吴尔鹿的建议,参与竞拍并成功购得。

《淳化阁帖》(部分)《淳化阁帖》(部分)

  1995年,安思远以28万美元由香港佳士得再次成功竞拍《淳化阁帖》第六、七、八卷,此三卷原为台湾收藏家吴朴新“思学斋”所藏。

  1996年9月,受北京故宫博物院之邀,安思远携包括四卷北宋拓《淳化阁帖》在内的善本碑帖到故宫博物院展览,并出版于《安思远藏善本碑帖选》一书。

  书法家启功作文《真宋本淳化阁帖的价值》,盛赞其“彩陶般的魏晋至唐法书的原始留影”,并有意撮合故宫博物院收购《淳化阁帖》,使其回归祖国。

安思远、启功与吴尔鹿安思远、启功与吴尔鹿

  安思远也愿意成人之美,提出用北京故宫所藏的一些文物价值不高的物品交换,如朝珠、翡翠或红木家具,终因故宫没找到令双方满意的交换之物,《淳化阁帖》未能如愿交换,之后多方交涉,都未成功。

  此后,曾有多家海外博物馆表示收购意向。直到8年后的2003年,经多方努力,上海博物馆以450万美元价格,购得这几卷《淳化阁帖》,将其列为我国一级文物,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新闻。

  “它属于中国,所以我让它回到中国。” 安思远曾表示:“我曾有机会将《淳化阁帖》卖到日本,换一大笔钱,我对日本一家博物馆开价1100万美元,对中国人开价是600万或550万美元,我想将它归还到它的原属地。”

  安思远一生中,类似这样的传奇故事还有很多。他挚爱中国古代艺术品,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有一块安思远捐赠的武士彩绘浮雕,此浮雕系1994年5月河北曲阳县五代王处直墓被盗的十块浮雕之一,得知这一情况,安思远主动联系中国政府,于2000年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2002年,他又送还了西周青铜器“归父敦”,也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安思远归赠的王处直墓汉白玉武士彩绘浮雕安思远归赠的王处直墓汉白玉武士彩绘浮雕

  2、他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市场

  在安思远的公寓中,挂着一幅石鲁写的“艺术为美”4个大字,集中体现了安思远对亚洲艺术的认识。

  “安思远通过亚洲艺术品的实物来了解艺术史,走进艺术的审美和价值判断,不同的种类让他看得远,深入研究几个门类让他对亚洲艺术品的认识更深入。他推崇的是中国真正美的,能代表中国艺术水准的艺术品。”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负责人何慕文(Maxwell K。 Hearn)这样评价。

  石鲁是安思远最喜欢的一位近现代画家,他收藏有70余件精品,形成收藏系列。他曾言:“在我将石鲁画作带到美国来时,美国还没有见过石鲁的画。当时我告诉所有的人,他的作品比齐白石的好得多!”

石鲁《梅石图》绢本设色 1971年石鲁《梅石图》绢本设色 1971年

  在美国,安思远被视为中国近现代书画推广第一人。

  兰登书屋1987年出版的安思远编撰的三卷本专著《晚近中国绘画与书法:1800-1950》(Later Chinese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1800- 1950)中,收录了安思远收藏的700多件近现代绘画与书法作品。

  在著名书画鉴定家杨仁恺眼中,北美地区一流的中国书画收藏家除顾洛阜(John M。 Cranford, Jr。)外,还有安思远。在他的访美日记中,杨仁恺写道:“一位不识中文的古玩商,在七八十年代赴中国,专门收购近现代作品,此种眼光,实有见地。”

  有人问安思远,不识汉字,又不会说中文,怎么欣赏中国书法?

  “我对中国的古代艺术有种感觉,如果你老是想去了解文字的意思,那就偏离了审美,我还是看不懂这些字为好。”

  安思远不受他人观点与评论影响,有自己对中国近现代书画的理解:“当我第一次看到傅抱石的作品时,我对所有的人说,傅抱石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比齐白石更重要,但那时美国很多人还没有听说过傅抱石。

傅抱石《水阁围棋图》纸本设色傅抱石《水阁围棋图》纸本设色

  1986年,安思远将他收藏的471幅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捐赠给大都会博物馆,涵盖了不乏从吴昌硕到王震,从徐悲鸿到傅抱石、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等诸多近现代名家的作品,齐白石的作品就有14件。

  “安思远捐赠的这批作品,无形中促进了美国以及大都会博物馆关于中国近现代书画的研究。”何慕文说。

  何慕文曾担纲“安思远藏中国近现代书画”展的策展人,展览展出安思远捐赠的近现代书画作品90多件,作品年代均集中在1860-1980年代间,他认为:“安思远收藏的画作生动地反映了在纷乱时期,中国艺术外来观念与固有传统之间的碰撞与冲突。”

张大千《荷花图》纸本设色张大千《荷花图》纸本设色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现藏的安思远捐赠作品,除了近五百件19世纪至20世纪近现代中国书画作品之外,还包括东南亚雕塑作品以及明式家具。

  “我所提及的只是安思远在亚洲艺术领域留下的众多财富中的一部分,安思远留下的遗产,现在遍及全世界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家手中。”何慕文说。

  在追求艺术财富的同时,安思远也热衷于公益事业,受惠于他的收藏的艺术机构名单不胜枚举,其中包括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耶鲁大学博物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安思远应当引以为豪的是,作为艺术品交易商,作为一位古董商,他所作的不是单纯的买或者卖,他将艺术品交易变成一种创造行为。”何慕文如此评价安思远:“实际上,最让人称道的是,他在多个艺术门类上都创造了收藏体系,相应地,他创造了一个新的市场,一个前无古人的市场。”

吴昌硕《仙芝天竹图》纸本设色吴昌硕《仙芝天竹图》纸本设色

  3、“他简直就是个艺术品收藏的天才”

  何慕文还提及安思远在中国古典家具收藏领域的贡献。“就中国古典家具而言,安思远的《中国家具:明清硬木家具实例》(Chinese Furniture:  Hardwood   Examples of the Ming and Early Ch’ing Dynasties)是一部开创先河的著作,使得中国家具在西方世界中进入学术研究领域,同时也成为收藏的重要品类。”

  何慕文介绍,正是这本书,启发了方闻获得布鲁克?艾斯特(Brooke Astor)的资助,于1975年在安思远手上购得整套明式家具,转而,成为大都会博物馆以苏州网师园殿春簃为蓝本,建造中国明式古典庭院“明轩”——亚斯特庭院(Astor Court)的动机。

  “明轩”和与之搭配的回廊都是中国苏州手艺人的杰作,但明式房间内部以及房间中的家具都是安思远的捐赠作品。

  安思远毕生经手、交易、收藏的亚洲艺术品难以计数,富可敌国。尤其在中国艺术品领域,他独辟蹊径,向西方世界呈现了中国古典家具、近现代书画、铜镜、碑帖等艺术门类的艺术价值,并打开其价格空间。

  “安思远对中国艺术品的狂热收藏,既有个人兴趣的原因,也有商人远瞻的驱动,他喜欢收藏没有被人关注,被忽视的门类。”收藏家、艺术品经纪人杭天的话揭示了安思远的双重身份。

  中国古典家具是安思远艺术品交易、收藏思路的最好诠释。在安思远狂热地购买中国古典家具时,很多西方藏家都笑话他。 

  1971年,对红木家具了如指掌的安思远出版了他的著作——《中国家具》(Chinese Furniture),将中国明清家具提升到与中国其它文物等同的地位。这本著作具有里程碑意义,极大地推动了西方人对于中国古典家具的认识,直接引发了一股收藏热潮。

明17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对)明17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对)

  安思远乘热打铁,相继出版了《夏威夷的中国硬木家具收藏》 (Chinese Hardwood Furniture in Hawaiian Collections)等多本相关著作。

  与此同时,在中国家具的诞生地,被誉为“京城第一玩家”的王世襄相继出版了《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究》等著作。“一中一西,一内一外,将明清家具的鉴赏与收藏推向了高峰”,杭天如此评价。

安思远旧藏清康熙黄花梨独板架几案安思远旧藏清康熙黄花梨独板架几案

  1977年,因安思远对中国古典家具的发现和贡献,《纽约时报》赠与他一顶桂冠——“明朝之王”。

  中国铜镜也是安思远在1950年代就开始系统收藏的门类。当时,欧美地区可见到的中国铜镜还屈指可数。尽管如此,安思远还是购藏了一些极罕见并具有重要意义的铜镜。

  前华盛顿佛利尔美术馆暨赛克勒美术馆馆长罗覃(Thomas Lawton)曾感言:“随着东西方专家学者的研究和发表,我们不得不钦佩安思远鉴藏中国铜镜的超凡眼光。”

  当然,安思远经手、收藏过的亚洲艺术品门类远不止于此。杭天最了解的是安思远收藏的高古瓷:“高古瓷并不是他的强项,虽然未经整理,但也有近500件,整体质量非常高、跨度大,从原始时期一直到宋五代时期,各个窑口都有,而且真品率非常高。”

磁州窑黑釉鹧鸪斑双系瓶磁州窑黑釉鹧鸪斑双系瓶

  “在欧美大收藏家中,安思远口味广泛,收藏的品类那么多,而且他对每一个品类都了解得那么透彻,简直是‘百科全书式的收藏家’。”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梁晓新慨叹,“有这样的收藏眼光,加上他有雄厚的财力,他简直就是个艺术品收藏的天才。”

安思远旧宅中,曾经琳琅满目的藏品安思远旧宅中,曾经琳琅满目的藏品

  4、“将一生都献给了中国艺术”

  “如果你无意与这件作品朝夕相对,那就千万不要收藏它。”这是收藏家们引用安思远最多的一句话,这句话也成为安思远与古董艺术品关系的真实写照。

  早在14岁之时,安思远就通过鼻烟壶等小物件,开启了他的亚洲艺术品交易之路。

  19岁的安思远收藏了毕生第一件中国文物——宋代木雕菩萨。“中国艺术品以无与伦比的魅力深深地印在我的心灵中,从此也改变了我的人生。”

金木雕彩绘菩萨坐像金木雕彩绘菩萨坐像

  1959年,30岁的安思远在58街开了第一家店铺,从此走上中国艺术品交易之路,随后更开启了惊心动魄的亚洲古董交易、收藏之旅。

  从1977年开始,安思远就一直住在纽约第五大道960号一套共有23个房间的巨大公寓里,这里距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不到两个街区。

  经960号楼管理处及其他业主同意,安思远获得在公寓中从事古董交易的许可,三十多年来,他将他巨大的公寓改造得犹如一座私人博物馆,放置他收藏的古董家具、雕塑、绘画和其他藏品。

  在这座豪华公寓中,安思远与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三世、香港富商何鸿卿、泛亚收藏建立者克里斯蒂安·修曼展开交易,来自世界各地的亚洲艺术品收藏家、古董商、研究员、艺术家、爱好者也穿梭流连于此,切磋艺术。

  弗利尔美术馆(The Freer Gallery of Art)保管与科学研究部负责人保罗·杰特(Paul Jett)回忆,第一次踏进安思远家门,就被他琳琅满目的藏品和对艺术的深入见解惊得目瞪口呆,仿佛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进入一座亚洲艺术宫殿。

  2017年,这座被誉为“亚洲艺术宫殿”的安思远旧宅以55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很多人感慨:人去楼空,一个时代的终结。

  2017年,以5500万美元易主的安思远旧宅

  2014年8月3日,有“中国古董教父”之称的美国收藏家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去世,享年85岁。

  《纽约时报》在讣文中盛赞其“将一生都献给了中国艺术”。

  “走得突然,不然在中国艺术品收藏领域,他会有更大的作为。”吴尔鹿这样评价。

  安思远生前说过,在他离世后,他留下的艺术品都将进入拍场。

  2015年3月,为期5天,汇聚两千多件安思远藏品,名为“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的专场拍卖举槌,半个中国的古董商都去了现场,堪称拍卖史上最为隆重且最具号召力的拍卖盛会。

  连续5天的现场及网上拍卖,六大专场总成交额高达1.3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16亿元),刷新四项世界拍卖纪录。

  安思远的藏品,以另一种方式传递下来。其中,西藏11、12世纪铜瑜伽士坐像,由藏家刘益谦以486.9万美元购得,他还以445万美元竞得清乾隆御制青玉交龙钮“大观堂宝”玺以及明17世纪黄花梨画案。

  西藏11、12世纪铜瑜伽士坐像

  清乾隆御制青玉交龙钮“大观堂宝”玺

  估价仅为20-30万美元的西汉鎏金铜熊形摆件以285.3万美元成交,被英国著名古董商艾斯肯拉齐收入囊中。

西汉鎏金铜熊形摆件西汉鎏金铜熊形摆件

  安思远曾说,“我所有的财产将会在一个连续7天的拍卖会上出现,最后的拍品将是单独的一件,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件——它就是戴在我手指上的这枚戒指。”

  6场拍卖,安思远一生收藏散尽,但这个戒指没出现。

  这枚戒指,安思远赠予了他最爱的人!想必生者在看到戒指时,定会深深地怀念他。

  而他经手过的每一件器物,都将永远留下这个熠熠生辉的名字——安思远。

尼泊尔13世纪鎏金铜观音立像尼泊尔13世纪鎏金铜观音立像

  (图片提供:佳士得、中国嘉德等机构)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