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夫:一个将台湾民族文化推向世界的艺术家

2018年01月11日 10:4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蔡楚夫,一位早在80年代就享誉海内外旅居美国的华裔画家,他化平凡为神奇的笔下,聚焦了一幅幅诗意的风景:静谧的森林里,地面的积雪在阳光下色彩斑斓,波光粼粼的水面清澈冷冽,水中树木的倒影,零落的枯叶残枝,错落有致,一切都美的摄人心魄。正是这样一幅幅雪霁系列,为他赢得了美国主流艺术圈巨大声誉。从艺五十多年来,他在世界多个国家及地区举行个人画展及联展两百多次,成为蜚声中外的著名艺术家。也正是这样一位以唯美风景油画享誉世界的艺术家,在他十三本出版的个人画册中,一直有那么一幅独特的人物肖像画显的和其它作品格格不入,那是一位身着民族服饰坐在山石上的老妇人,她身子向右回转,眼神忧郁而深情的凝视远方,在爬满皱纹沧桑满溢的脸上,额心和脸颊两侧连通唇部的漆黑纹面尤为醒目,显得狰狞恐怖,我们不禁要问她是谁?为什么脸上有这样的图案?这代表什么?蔡楚夫为啥要画她?还那么的重视,以至于在画册上多次出现?

蔡楚夫作品《雪霁系列》之一蔡楚夫作品《雪霁系列》之一
蔡楚夫作品《雪霁系列》之二蔡楚夫作品《雪霁系列》之二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艺术家蔡楚夫,也因此听到了一个真实而悲壮的故事。时间回溯到一九九二年,那年蔡楚夫在台湾举办个展之际第一次来到台湾花莲太鲁阁,此处山峦高入云霄,谷深莫测,溪流蜿蜒,飞瀑似帘,云海沧茫,径道蟠曲,草木葱郁,景色可谓超尘绝俗,令艺术家留恋忘返。也就在此时,艺术家的视线被一位身着民族服装的老人吸引,她正坐在台阶上休息,低着头,“阿姆好”艺术家打着招呼走过去,希望征求老人同意做他的模特,“阿姆”抬起头,脸上纹面赫然显现。“那是一张非常独特的脸”蔡楚夫回忆道:“我当时感到很震撼,她脸上的纹饰有一种神秘的张力,很有力量,很有个性,它让一位慈祥的老人显得坚毅而果敢。我说我是画画的,阿姆我帮你画张肖像吧,阿姆很羞涩,迟疑了一会儿,点头应许,看得出来她有些不自信,但还是不忍驳了我的请求,就这样我用速写记录下了眼前这位老人。

蔡楚夫作品《伍阿氏》蔡楚夫作品《伍阿氏》

  回到美国后我查阅了大量资料,才慢慢了解台湾原住民泰雅族人纹面是勇敢与能干的象征,年轻时,他们是大地的儿女,男的奔驰原野,女子高超的技艺编织美丽衣裳,抚育后代,才有资格在脸上纹上标志勇气的图腾,有一天,他们的灵魂走了,到达彩虹桥接受验证的时候,守桥的祖灵看到他们有图腾的脸,才是可以进入的真正勇士。对他们来说,生死并没有那么重要。人生的意义就是遵从先祖的遗训,去做一个真正的人。对于这样的信仰,泰雅族人的骄傲是理直气壮。然而在日本强占中国台湾时期,为了获取木材和樟脑,日本殖民当局设置各种各样的徭役,逼迫赛德克人到深山砍伐被他们视为图腾的神木,并且将赛德克人视为祖训的纹面文化归类为野蛮的标志,并下令禁止,这一切改变了赛德克人的一生,终于在1930年10月27日,发生了赛德克人与日本人之间大冲突的雾社事件。最后参与事件的1236赛德克人,有644人死亡,其中290人自杀,几乎灭族。日本投降后,泰雅族人成了台湾的边縁人,纹面的脸不被理解,出门时被人指指点点。从骄傲的大地儿女,转而沦为自卑落寞的老人,人生对他们而言竟是这般的转折舆残酷。正是为了这不被理解的骄傲,艺术家蔡楚夫用艺术的,审美的眼光凝视这个民族,他后来又多次去到台湾,并且拜访泰雅族长老伍阿氏,并创作了泰雅族长老伍阿氏的肖像画,这幅油画无论是色彩层次、光线变化,还是起伏肌理,技法水准都相当高,构图和布局更是独具一格,艺术家将伍阿氏置于壮丽巍峨的太鲁阁山河之中,人物与背景协调一致,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寓意着泰雅族是大山的儿女。最为巧妙的是蔡楚夫将泰雅族人的图腾符号连续规整的构成画框,既突显了主题,又创新了画中画的形式,在国内可谓首屈一指。蔡楚夫老师并不追求笔触的大起大落,他以稳健有力的节奏和苍郁沉着的色调,既强调人物对象的客观写实,也注重内心世界的发掘与表现。把西方古典主义严谨而完美的造型传统与中国文化的审美方式相结合,所绘人物殷切真实、血肉丰满、栩栩如生。艺术家正是用饱含热情的笔触,创作出了具体的、相对的、真实的、充满活气的、多彩多姿的台湾原住民族的个性肖像画,也使他们独特的面貌得以从有限走向无限,从现实走向茫茫,从形而下走向形而上,变得意义分明。台湾著名音乐人黄铉表述:文面文化不仅是艺术审美的一个向度,更体现了国际化视野下艺术家蔡楚夫先生的开阔心胸和人文关怀。对不同民族倘若能有蔡楚夫先生这样的尊重和心胸,又怎会出现雾社事件?”

左一台湾学者田贵实;右一蔡楚夫先生左一台湾学者田贵实;右一蔡楚夫先生

  是呀!当还原到历史与地域的本来之后,我们才发现,如果从广泛的民族学意义看待台湾原住民的文化,纹面的“符号”就是一种历史的积淀,体现了一个地域民族的思维、情感和信仰。 它是经过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相处之后标示出来的对自身勇气的肯定与赞赏。理解了他们的文化,这看似丑陋的纹面就不是代表愚昧和野蛮,他们是台湾原住民“文化”的基本内容之一。他们经过一个族群的集体认同而具有文化的深度,所以他们不仅是有情感的存在,更是有个性,有识别性的文化标志,是一种值得理解和尊敬的信仰。这正是艺术家蔡楚夫先生创作纹面老人的初衷,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珍藏这幅作品,并多次出版它的深意。

蔡楚夫速写《泰雅族老人》蔡楚夫速写《泰雅族老人》

  蔡楚夫作为一位国际艺术家,当得知曾担任台湾反映泰雅族抗击日本侵略的著名电影《赛德克·巴莱》的顾问及指导的田实贵先生就是画中的伍阿氏老人后人,且田贵实先生正在不遗余力地保护泰雅族文化。蔡老师毅然决定将他珍藏版玻璃油画《伍阿氏》捐赠给田贵实,并意味深长的说:你才是这幅画的真正主人!我不禁深深的被蔡老师这份文化担当所感动。在赛德克人心中,纹面使勇者获得骄傲,是真正的人生归宿,今天这种文化即将成为绝响,但在蔡楚夫笔下这种即将成为绝响的文化凝聚在纹面老人作品中,已成为永恒,展现着生命的丰美。

  译丹艺画:北京科文嘉盛艺术馆旗下学术品牌,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研究生毕业的知名艺术经纪人梁兰(字译丹)创立,致力于推介中国优秀、卓越、深度的艺术家及艺术作品。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

前任3:再见前任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见”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人心生感慨。 是啊,都不小了,谁没有过个纠缠不清的前任,谁又没有过个放不下的感慨回忆?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所谓的“到不了,放不下,过不去”,那些声嘶力竭的拉扯和嘶吼,都化成了一句,“就这样吧,要幸福啊,再见”。 那些曾经坚定不会分手的人 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因为成长 我们逼不得已要习惯 因为成长 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袁娅维这个版本的「说散就散」是《前任3》里的插曲,歌里虽然唱着“将一切都放手”,也有藏不住的不甘,大抵是唱出了很多人爱而不得的纠结和遗憾,所以又火了一遍。 是啊,歌里的故事,在每个城市都上演着。 那些日积月累的相处,那争吵过后却发现离对方更近了的心,我们总以为有些人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走散的。 可是就在某一天,我们突然说散就散了。我们甚至以为那次再也无法回头的分手,只不过是跟平常往日一样的道别。 还记得这样一段话,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 而真正想离开的人,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些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都藏着一颗心渐渐被瓦解的过程。 林佳跟孟云分开的时候,她以为他会挽留,他以为她不会走。他们都躲在没有对方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崩溃。 尽管林佳也会咬着牙熬过一天天的辗转反侧,尽管孟云也会在酒醉之时哭泣崩溃,可是时间久了突然渐渐醒悟,原来没有谁离开了谁就真的不行。 原来没有什么不可以,原来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早就随风去了。 我们曾过于痴恋志明与春娇,执着于所谓兜兜转转还是你最好的感情。 但其实现实生活里,你我都是凡人,我们更像孟云跟林佳,我们并不需要兜兜转转的考验,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道别。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人们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 陪你喝醉的人注定没法送你回家” 昨天,体面mv上线了, 配合着《前任3》里的画面, 很多人都看哭了。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这段副歌部分,好像唱的就是每一个我们。 放不下的错过,看不开的遗憾。那么多的琐碎和吵闹,那么多的甜蜜和心碎,明明那么认真地去爱过,可是没办法,只有当一切都变成回忆的时候,我们才愿意去承认,原来只有爱是远远不够的,爱无法让我们走得更远。 爱就是这么一件承前启后的事 六年前,林佳和孟云有过这样一段对白, 林佳:“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孟云:“那我就像至尊宝一样去最繁华的街道喊一百遍 林佳我爱你” 孟云:“那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林佳:“那我就吃芒果 吃到死为止” 而到了分别的时候,孟云真的穿上了至尊宝的衣服,戴上了金箍,在繁华的街道上大喊着“我爱你”,而林佳也开始狂吃芒果,吃到过敏被送进医院...... 一切都结束了,他们用一场仪式来彻底结束这段过去。 或许这些撕心裂肺的感情,最后都只能剩下了“爱过”两个字。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大话西游》里至尊宝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哪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可其实人生从来都没有重来的机会,那些错过的失去的人,即使最后你变为齐天大圣,一跃十万八千里,也是追不回来了。 张嘉佳说,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后来猛然发现,原来“好聚好散”是一句多么善良的话,包含了在爱里所有的宽容和释怀,放不下也要佯装放下,过不去也要逼自己淌过去,这或许就是给对方最后的爱。 待日子渐渐过去,待回忆渐渐稀释,看完一场电影,听完一首歌,脑海里回映了许多情节,也终于可以笑着跟别人大方坦承,我只是想起了你,不是想你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叶落彼岸,花开荼蘼。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详细]
2018年01月07日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