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大师波纳尔:游走在瞬间的瞬间 抽象的边缘

2018年08月08日 09:4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魏娜

  2019年1月,泰特美术馆举办色彩大师波纳尔的大型个展。这也是近20年来英国首次举办其大型回顾展,展览不仅将让新一代发现波纳尔在作品中使用色彩的独到之处,同时也让本以为十分了解他的人们看到不同的波纳尔。

  展览将汇集他100件最伟大的作品,来自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私人收藏。波纳尔运用色彩的能力使他深刻影响到后来的艺术家们,包括我们熟知的色域绘画大师马克·罗斯科。展览将揭示波纳尔的强烈色彩和现代构图如何在二十世纪改变绘画的历史,同时展示他在画布上捕捉瞬间的记忆和表达至深情感的能力。

专属回忆的颜色 浪漫而诗意的色彩专属回忆的颜色 浪漫而诗意的色彩

  不得不说,波纳尔作品中最令人惊讶和刺激的部分是色彩本身。

  皮埃尔·波纳尔(1867-1947)生于法国的佛塔尼。他早年曾在巴黎攻读法律,后入朱利安美术学院学习绘画,并成为纳比派的代表画家,和亨利·马蒂斯被誉为二十世纪初最伟大的色彩学家。然而,他对色彩和色调的重视远胜过其他现代主义大师。他把瞬间模糊的感受和零星的感受当作他创造的主题,这些感受云集于我们与世界相互联系的余波之中而几乎被遗忘。但是他的绘画所描绘出回忆中的家、风景、人物的形象,却有着超凡脱俗的效果。

波纳尔 《逆光下的裸女》波纳尔 《逆光下的裸女》

  艺术家波纳尔40岁时创作了这幅以妻子玛尔泰为模特儿的优秀作品。画面中的妻子赤身站立,阳光通过明亮的窗户射在她的身上,就像古希腊雕像一般优美而富于活力。画家运用颤动而精练的小笔触来描绘这种逆光下的室内感觉,使整幅画的色彩愈发显得生动明快。

  波纳尔的这件《逆光下的裸女》成为“纳比派”的代表作,几乎包含了“纳比派”需要的全部元素。唯美的构图,斑斓的色彩,轻松愉悦的画面,浴后的女体对着薄如蝉羽的窗帘或诉或唱;跳跃的笔触让女人的吟唱和着透过窗纱的阳光,弥漫在室内。无不释放着那丰满女体内蠢蠢欲出的渴求,或委婉的压抑。

  波纳尔在逝世前的三十年创作中,一直将作品中的重心放在色彩上。他喜欢从记忆中发掘素材,在回忆与想象中捕捉瞬间的精神:窗前一瞬间的风景、刚离开房间的身影、刚刚吃完晚餐的家、或者对于爱人偷偷的一瞥……

  这些作品一瞬间表现出或感性或忧郁的情感,彷佛瞬间让人在迷失在时空中。他创作性的将室内空间和外部空间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个充满活力的氛围,有时作品中鲜艳的色彩带来的是富有活力的生命感,而有时却能唤起一瞬间的辛酸。

  波纳尔故意模糊我们对形状和纵深的理解,不同透视关系的垂直面,毫无过渡地粘合在一起,一种颜色里明度的微小变化就能产生别样的色彩效果,如柠檬黄和铬黄。尽管波纳尔混合了不同质感、色度相近的颜色,但他活泼的画面并不仅仅是在玩弄形式,他通过一种潜在的感觉给这些形式赋予了生命。

行走在抽象的边缘行走在抽象的边缘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波纳尔在日常生活的绘画中发展出了非常规的构图:他的风景被分解成密密麻麻的树叶层和街道场景,还有他最著名的《金合欢花的工作室》,波纳尔通过记忆重新想象的过程也使他的绘画变得更抽象。

波纳尔 《金合欢花的工作室》波纳尔 《金合欢花的工作室》

  这幅《金合欢花的工作室》具有强烈而辉煌色彩的作品,就像五彩火花般使人目迷五色,洋溢着艺术家丰硕的感情,它是波纳尔晚年最精采的一幅杰作。作品描绘窗外明媚刺眼的黄色金合欢花,它强烈地辐射到画室内,一种暖色调的红色散布整个室内,而以冷色调的蓝、绿作为前景;对比的色彩,在对角线的严谨结构中组织空间及色彩功能,展现色彩最强烈的张力及魅力。

  20年代早期,波纳尔选择住在莫奈的附近,就不是个纯粹的巧合。此时莫奈正在创作《睡莲》。在荷花池开阔的视野中,早期的印象主义者开始研究经水折射后空气表层的一系列变化。莫奈的记忆中就有无数的有关水方面的视觉回忆,莫奈将他记忆中的,而不是他所看到的睡莲画下来(莫奈此时的视力已经很差)。而此时波纳尔的目标是把这种几乎是象征印象主义改变成一种更富弹性、更内省、更独立的风格。像莫奈一样,他计划把在一般人眼中被忽略的平常表象表现出来。莫奈是有意识的创作,而波纳尔是无目的地在进行一系列的创作尝试,采用多幅画面表现一个场景的方法,来描绘出不同的感觉范畴。同时波纳尔走得更远,他不仅有意识的关注自然,而且关注记忆中的世界。在他的意识中,回忆本身就是使愿望得到满足的一件事。他的这种新思维成为他对整个世纪的艺术所做出的贡献。

  当然,波纳尔恢复印象派对瞬间表象的感知,不只是对短暂一瞥的结果的翻版。他把他的形象发展成一种知觉的幻想,是在时间上既没有特定性又没有完整性的知觉。时间的实际流逝是观者在小心翼翼审视无限时空的消耗,是画家笔触的相互交融,它包涵了笔触的节奏和运动,使艺术家自己也获得极大的满足。

  波纳尔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虽然他在作品中从来没有直接反映过战争,但波纳尔有很久一段时间都生活稀缺资源的生活和入侵的焦虑中。这些生活场景、风景和充满活力的花园场景展示了艺术家回顾了一生的记忆,以及他在抽象边缘探索的写照。

对家庭和爱人长久的关注对家庭和爱人长久的关注

  基于艺术上的追求,他的画面从不涉及大多数人关注的人文景观和热门话题。

  高更与日本版画的影响在波纳尔作品上表现突出。日本艺术独特的装饰意味以及运用纯色构建形象的方式也被波纳尔全盘接受下来。他曾为香槟酒和艺术杂志作招贴画,为书籍画插图,也为剧院做些设计工作,甚至还设计家具,他在装饰艺术领域轻松地邀游,这些作品也给他带来声誉和财富,他打下的良好人际关系基础使他得到了朋友般的艺术赞助人和一些永伴一生的朋友。

  而在 1893年,波纳尔的生活中出现一位女子的身影。关于她的真名、年龄以及出处,有很长一段时间无人知晓,她喜欢人们叫她“玛尔泰”。这位显然出自不同阶层的女子看上去与波纳尔并不合适,她总是诉苦抱怨,后来还发展到自闭的程度,朋友们认为她把他的生活搅成了一团糟。但波纳尔对这一切毫不在意,他爱她,他们在相处了32年后终于结婚。

波纳尔的妻子玛尔泰波纳尔的妻子玛尔泰

  波纳尔的妻子“玛尔泰”是他作品意象中的一个连续的主题。她一生遭受各种疾病,并通过称作水疗的方法来来治疗,就是反复洗澡来治疗这种疾病。于是波纳尔妻子的沐浴、更衣成为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这一题材也成为波纳尔创作的重要转折点,他将艺术家对外部风景的描绘转移到他所瞬间捕捉到的心理世界。

  1942年,玛尔黛过世。医生曾根据她的身体状况猜测她大概会在四十岁前后死去,但她活到了跟波纳尔相逢49年之后,七十三岁的年纪。到这时候,波纳尔的家庭和玛尔黛的妹妹才知道他们的夫妻关系。并告诉了他为数不多的朋友“我妻子去世了”。

  他写了一封信,给另一位绘画大师、他的好朋友亨利-马蒂斯:

  我亲爱的马蒂斯:

  我有些悲伤的消息给你。经过一个月的病,她的肺和消化器官都被感染了,我可怜的玛尔黛死于心脏骤停。六天前,我们把她葬了。你可以想象我的难过和孤独,我心中充满了苦涩,我在这里呆着,还好有我的一个侄子陪伴。

  之后,我可能会有勇气,四处走走,到尼斯来访问你。

  你的波纳尔

  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上妻子的离世,波纳尔的作品越来越离奇古怪。他的艺术比马蒂斯的更具有享乐性,但也充满了焦虑,有时有些离奇。到目前为止,现代绘画中的别的艺术大师都已久负盛名,但波纳尔的位置却依然在褒贬之间摇摆,并且不时对他有着新的解读。不管是纽约博物馆几年举办的他的展览,还是目前将在英国的展览,在波普艺术和观念艺术的鼎盛时期,更是在我们这个以经济为中心的社会,此时波纳尔的出现,大概有些不合时宜,但终究还是有些某种典范意义,他以在我们眼前一闪而逝的感性经验为基础,扩大了画面“诱惑”的意义……波纳尔的一生,就像他的作品一样,几乎是生活在色彩、幻觉、象征的世界里。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莫奈波纳尔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