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意象 兴象抒情:浅谈杜世禄的积墨写彩山水

2019年04月03日 15:4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个人简历]

  杜世禄,浙江东阳人,美术学博士、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高职高专艺术设计类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金华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白光》2002年 68cm×72cm《白光》2002年 68cm×72cm

  创造意象 兴象抒情

  ——浅谈杜世禄的积墨写彩山水

  邵大箴

  我们考量一位当代中国画家的艺术成就,主要看他能否在缜密而完善的中国传统绘画脉络中,仍然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艺术理念、艺术语言与审美理想图式,创造性继承和发展传统,建树起自己鲜明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美术学教授、博士杜世禄从传统绘画中古老的,渐已消失的积墨画法、焦墨画法中发现它的内美,并予以发展。经过长期的研究探索和创作实践,在中国画坛形成独树一帜的杜世禄积墨山水画、焦墨山水画和简笔写意山水画,使这一高难度的艺术语言得以传承下来,在当今时代的中国画坛发出别样的光辉。

《黄大仙庙》《黄大仙庙》

  中国画最宝贵的艺术特征是笔墨,中国画的民族性,非笔墨无以言谈。线条是中国画的造型基础,线条如同中国画的生命线,墨法之妙也全从笔法中产生。评论画家作品的艺术性以突显自我风格的笔墨见高低,笔墨是构成我们民族绘画特殊语言风格的要素,这是我们民族绘画区别于其他民族绘画的最主要特征。

《古楼仙境》51.7cm×46cm《古楼仙境》51.7cm×46cm

  杜世禄重视传统绘画基本功的学习,以十年磨一剑的时间与精神临习大量先贤画迹,博采众家之所长。他临习古人技艺,意不在复古,是用心研究古人之法,借古以开今,为他作品风格的形成奠定了深厚基础。“为学日益”浸淫于传统,深涉广取;“为道日损”由博取精,去支离存高简。杜世禄具有西画绘画基础,他将传统笔墨和西画理念融化于自家笔墨之中,使作品既具传统理法又备现代审美意识,杜世禄的山水画作品具有时代感。

《清朗如流》68cm×76cm《清朗如流》68cm×76cm

  杜世禄在《我的画心画意》一文中写道:“只有在恰当地传达出表现物象的本质特征和艺术审美趣味时,才可能获得一般意义上的认可。将自己置于大化之中,与天地融为一体,非其不二,恰似‘微风吹幽松,近听声愈好’。绘画不过是站在自然这面镜子之前画着自画像而巳,正所谓‘以道观道,以性观性,以心观心,以身观身,以物观物’者也。”

《雪后阳光》72cm×120cm《雪后阳光》72cm×120cm

  杜世禄以独到的理解,强调中国画兴像性和写意性的意义,观赏他的作品可以感受其丰赡的思想内涵,以及造理入神,妙得天趣之快意,非高人逸才不能达观自在。杜世禄深谙“山水媚道”,不惟一味游目山水,而是澄怀观象,含道映物。不为客体之缠缚,创画格为主观,以寄山寄水抒情达识,蒙养浩然之气以升华胸中丘壑。画家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观审视大自然,山水非眼中之山水,山水就是我;画不是单纯模写自然,画即是我。

《江风山月》68cm×120cm《江风山月》68cm×120cm

  杜世禄的山水画题材,并非选择名山大川或某一特定地域山水,他是从自然山水升华为自己的创作理念与自我笔墨语言以体现胸中丘壑。古人云:山性即我性,水情即我情,画乃画家之心印。他以自己精神气质的形象符号,借抒写山水形象而达到创造意象直至兴象的高度与深度,借山水形象抒发自己的思想情感与美学理想。

《层林尽染》69cm×46.8cm《层林尽染》69cm×46.8cm

  杜世禄的山水画作品的主要特征是繁密。他的积墨山水、焦墨山水作品具有鲜明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然而杜世禄是位善于探索,富有开拓精神的画家,他认为物有常态,但艺术不能有定型,勇于树立不断自我否定、自我重塑的创作观念,这种否定实际上是不断自我提高的过程。

《春暖处处》68cm×138cm《春暖处处》68cm×138cm

  他近年来创作的作品与十年前作品相比有明显变化,由繁入简,由具象趋于意象,更加注重作品的精神内涵。在这种变化中,呈现了乱而不乱,乱中有序,变化自然的笔墨抒写,主要体现在他的水墨、焦墨简笔写意山水。这种画法是出新意于法度,入乎规矩之中,又超乎规矩之外,不为理法所束缚,突破了传统皴法的规律和程式符号,是用笔用墨的解放,虽粗服乱发,却气韵生动,随机自然。他很敬佩黄宾虹衰年积墨、焦墨变法所取得的成就,从他作品风格的嬗变,体现了黄宾虹的影响和启迪,主要表现在乱而不乱、乱中有序、变化自然的画风转变。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写彩,他把彩当作墨,层层叠染、点戳有加、彩墨相映,使他的积墨和写彩有机结合,使画面焕发出别样的图景,这是他在中国山水画创造性上迈出的重要步伐。

《烁金飘流》68cm×74cm《烁金飘流》68cm×74cm

  每一位画家都要面临师承和个人风格的问题,正确对待这一问题至关重要,杜世禄认为自己的作品要与黄宾虹拉开距离,不能学黄宾虹的形式和表象,要解读黄宾虹的思识,参悟黄宾虹的旨趣,得其精髓,拓化为自我的笔墨语言,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是在传统的传承中形成鲜明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在全国众多黄宾虹的追随者中,学步者夥,而透网者鲜,杜世禄能脱颖而出,独树一帜,殊为不易。

《薄雾晨曦》68cm×74cm《薄雾晨曦》68cm×74cm

  观赏杜世禄积墨山水作品,近观物象仿佛似是而非,似无物可寻,只见富有弹性和韧性的长短、粗细、浓淡、干湿形态各异的笔墨线条、点染交错纵横,在凌乱中翻滚、跳动,洒脱而自然,体现了中国画线条的意象美与韵律美。然而站在作品稍远些,物象井然明晰,葱郁叠翠之峻岭;孤峭崔嵬之雄峰;萧瑟旷朗之沟壑;落索挺拔之寒林;或欢畅或凝咽之流泉;或隐或现之云楼茅屋,领略静谧,苍苍莽莽,浑然一体,虚灵之气弥漫于整个画幅。观杜世禄积墨山水,使人有可居可游之感,久观其味弥深,回味无穷,爱不忍去。我欣赏他的繁体积墨山水,令我感动的是没有造型之功、没有书法之功、没有寂寞之耐功、没有学养之综合是无论如何创造不出来的。

《大山写生》43.8cm×66.8cm《大山写生》43.8cm×66.8cm

  当前中国画中的工笔画处于空前繁荣发展,写意画处于削弱、停滞时期;而今的中国画创作,有些作品虽精心绘制,但忽视了意象、兴象精神的高扬,出现“写”不讲、“意”不足的问题;在这个审美情趣偏重于感观刺激的现代社会,浮华艳丽的表象艺术往往比深沉内敛的精神创作更容易占据观众的心理,以怪诞离奇而彪炳新风的小技画作为时尚前卫。

《别有洞天》68cm×172cm《别有洞天》68cm×172cm

  面对当前中国画坛的种种现象,人们对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产生含糊、混淆和疑惑。在中国画传统中脱颖而出的杜世禄山水可以回答当前中国画的混淆、疑惑问题,杜世禄山水在捍卫着中国传统绘画的民族性、正统性和学术性。杜世禄山水的出现,对传统中国山水画的继承和发展具有深远的学术意义。

  邵大箴(本文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微博)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2014年初春写于北京)

《西天取经》2016年 68cm×136cm《西天取经》2016年 68cm×136cm
《云水天上来》68cm×172cm《云水天上来》68cm×172cm
《边疆卫士》2016年 68cm×136cm《边疆卫士》2016年 68cm×136cm
《近山识途》2016年 68cm×136cm《近山识途》2016年 68cm×136cm
《烟云婺江》《烟云婺江》
《居家有景》1999年 68cm×72cm《居家有景》1999年 68cm×72cm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山水意象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