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蔡元培旧藏看徐悲鸿、林风眠等所看重的知遇之恩

2018年05月28日 06:30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陈若茜

  中国嘉德2018年春拍预展近日首度对外披露了此前一直秘而不宣,并被视为“有望创中国油画价格世界纪录”的压轴拍品——徐悲鸿《愚公移山》。而一组蔡元培家族旧藏则勾勒出蔡元培作为民国时期有影响力的要员、学者对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艺术家的知遇之恩。

蔡元培 行书五言联蔡元培 行书五言联

  蔡元培旧藏勾勒与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交友往还

  今年是蔡元培先生诞辰150周年,一组蔡元培家族旧藏将于今春亮相嘉德春拍“大观夜场”,包括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艺术家早年为感蔡元培知遇之恩所绘作品,勾勒出蔡元培当年与学界、艺坛交友往还轶事,亦可瞥见蔡元培作为以“美育代宗教”倡导者,对推动中国美育所作出的贡献。

蔡元培 行书陆游《怡斋》诗蔡元培 行书陆游《怡斋》诗
蔡元培 行书陆游《感秋》诗蔡元培 行书陆游《感秋》诗

  这批蔡元培家族旧藏中包括徐悲鸿早年画与蔡元培的《秋林三骏》,林风眠赠蔡元培作品《独钓西子湖畔》成扇、《羽禽四帧》,刘海粟晚年画给蔡元培故居的两幅作品等。而这三位日后决定中国艺坛发展方向的三位艺术家,当初无一例外都得到过蔡元培的提携,如徐悲鸿赴欧留学、刘海粟经营私立美专、林风眠出任国立艺术院首任院长,都离不开蔡元培的斡旋、支持和决策。

徐悲鸿 《秋林三骏》徐悲鸿 《秋林三骏》

  《秋林三骏》长180.5 cm,宽91cm,以水粉画成。巨幅画面中央是两大一小、黑白红三匹马置于一片白桦林中,右下行题识:孑民先生雅教。戊午重九,悲鸿。1918年,徐悲鸿经友人引荐结识蔡元培,并由蔡元培聘入北大画法研究会担任图画教授,翌年又经蔡元培斡旋,其官费赴欧事最终成行。此件即1918年重阳节时,徐悲鸿画与蔡元培之作。

徐悲鸿 《三松三骏》徐悲鸿 《三松三骏》
徐悲鸿 《康南海六十大寿行乐图》徐悲鸿 《康南海六十大寿行乐图》

  据嘉德拍卖中国近现代及当代书画部总经理戴维介绍,回顾徐悲鸿一生的历程,可知1917年——1919年正是决定他命运的关键期,他这一时期的画作屈指可数,目前仅见是他赠与几位恩人如康南海、姬觉弥、蔡元培、梅兰芳等人作品。包括1917年画的康南海及家族群像《康南海六十大寿行乐图》,画与梅兰芳的《天女散花》,都可算作他在人物画上早期代表影像的典型;可与蔡元培旧藏《秋林三骏》并置而论的是他画与哈同画院姬觉弥的《三松三骏》,前者作于1918年,后者作于1919年,然而无论从主题、风格、构图乃至裱工都很类似,可以想见一定是出自同一来源。“ 这个时期在美术史上,大家对徐悲鸿的评价就是从郎世宁入手,在晚清画坛他已经开始注重写生,康有为语’写生入神’是对他的重要评价,他有这样的能力,才被选中公派留学,才有了他后来的艺术道路。”

林风眠《独钓西子湖畔》林风眠《独钓西子湖畔》

  《独钓西子湖畔》成扇是林风眠1928年作品,画中孑然垂钓于湖边者即为蔡元培。1928年国立艺术院于杭州成立,时年28岁的林风眠任首任院长。蔡元培携夫人亲赴杭州主持开学式,为表示对林风眠的充分信任和鼎力支持,蔡元培不住西湖新新旅馆,专门下榻葛岭山下林风眠的木屋陋室。从相识订交到履任艺术院院长,为感蔡元培的知遇之恩,林风眠彩墨轻施,毛笔逸然而就此成扇。

林风眠 《羽禽四帧》林风眠 《羽禽四帧》

  同样写奉蔡元培的《羽禽四帧》,作于 1930 年,均为盈尺之幅,彩墨画于绢上,是市场中少能见到的林风眠早年作品。彼时林风眠执掌国立艺术院已有两年,教学与实践均已逐步步入正轨。据介绍,“从这四帧羽禽中我们可以很明确的看出林风眠的绘画主张:其所写,无论羽鹤、雄鸡,均为彼时所见之物,所见便写,求性情而不求肖似;描摹其形无拘无束,不遵哪派哪家,没有条框束缚,时而烘染,时而勾线,自由洒脱;风格单纯自然,运笔落墨速而有力,可以看出他来自西画专业训练的痕迹。”

  据中国嘉德拍卖副总裁郭彤介绍,今年恰逢北京大学、中央美院、中国美院120周年、100周年和90周年华诞,蔡元培先生作为这三所学校曾经的主事者或者说倡导者,这组蔡元培家族旧藏的现身是一种巧合,而非他们有意策划。而透过这组旧藏,又恰恰勾勒出他“以美育代宗教”的理想,和他知人善用、兼容并包、多元宏大的教育视野。      

  徐悲鸿《愚公移山》母本亮相  

  今年年初,中国美术馆“民族与时代”和中央美术学院(微博)美术馆“悲鸿生命”两场徐悲鸿回顾展接连举办。而中国嘉德春拍预展,前有领衔蔡元培家族旧藏的徐悲鸿《秋林三骏》曝光,而后又有被称为“中国美术史”上经典之作的徐悲鸿《愚公移山》油画压轴登场,因而今年被业内人士视为“徐悲鸿拍卖大年”。

徐悲鸿《愚公移山》徐悲鸿《愚公移山》

  作为徐悲鸿艺术生涯最经典作品之一,徐悲鸿一生共创作三幅《愚公移山》。1940年8月,徐悲鸿在印度大吉岭开始创作《愚公移山》。至11月,先后完成小幅油画《愚公移山》与巨幅彩墨《愚公移山》。最早创作的油画尺寸虽小,但原创意义最大,被誉为“母体”。之后徐悲鸿又完成了第三件大幅油画《愚公移山》。   

  此次将亮相拍场的《愚公移山》即是尺寸最小的,但被誉为“母体”的油画《愚公移山》,也是流传在私人藏家中能流通的唯一一件。公开资料显示,《愚公移山》最近一次在拍场出现是2006年北京翰海春拍,以3300万元成交,刷新了当时中国油画的拍卖纪录。据预测,此件《愚公移山》此次有望超越目前中国油画的世界纪录(纪录由吴冠中《周庄》在2016年以1.98亿元创下)。“从美术史的重要性而言,《愚公移山》肯定比吴冠中的《周庄》更重要,因而从理论上讲价格肯定更高,估计可以破2亿。”该名业内人士称。

  郭彤表示,今年春拍延续往年的总体形态,肯定谈不上乐观,依旧是在焦灼里面寻找光明。“整体市场看起来资金比较缺乏,征集困难。最困难的是在2014、2015年,2016年开始有一些抬头,主要表现在一些高额的大货。目前市场存在很明显的有二八现象,顶级的百分之二十的拍品最后的额度超过另外的百分之八十的拍品。”

傅抱石 作品傅抱石 作品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