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辽宋瓷的分辨及断代

2018年01月03日 08:4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从法国吉美博物馆辽竹节颈双凤首流剔刻写意牡丹仿皮革执青瓷壶被误断代为宋耀州窑青瓷浅谈辽宋瓷的分辨及断代

  举世闻名的去国浪漫之都巴黎,有一间外表并不奢华的博物馆,但其馆藏了足以令世人人震撼的,数量可观、价值连城的中国古代珍贵瓷器,她就是巴黎吉美博物馆。吉美博物馆,又名国立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其创始人是里昂工业家爱米尔·吉美(Emile Guimet)(1836-1918)。他在埃及、希腊、日本、中国和印度的环球旅游中,收藏了大量艺术品,并于1889年正式建立这个博物馆。吉美博物馆中藏有中国艺术品两万余件。其中一万余件陶瓷、粗瓷、青瓷、硬瓷,反映了中国陶瓷历史的技术革新进程。

  吉美博物馆的中国学研究,在世界汉学界有口皆碑,尤其该馆对中国陶瓷的研究被世界陶瓷界历来奉为圭臬,不容置疑。然而,就是这样一间中国陶瓷研究的最高殿堂,竟然在辽宋瓷断代、分辨领域制造了不少错案和遗憾。遗祸至分,流毒未散,给中国陶瓷界乃至世界陶瓷界、中国陶瓷拍卖界,都予以了令历史痛心的误导,在中国陶瓷研究史上留下个大大的遗憾。

  今天,笔者不揣浅薄,拟以法国吉美博物馆辽 “竹节颈双凤首流剔刻写意牡丹仿皮革执青瓷壶”,被误断代为宋耀州窑青瓷的事例,谈谈辽宋瓷的分辨及断代要领,以扭转中国乃至世界陶瓷研究专家们对辽代官窑瓷的蒙昧无知及偏见,还辽代官窑瓷在中国陶瓷史以应有的地位,使辽代官窑瓷这朵陶瓷艺术奇葩重放异彩,造福人类。

  “竹节颈双凤首流剔刻写意牡丹仿皮革执青瓷壶”(见图1-图20、),陈列于吉美中国陶瓷馆北方青瓷展台最显要位置(见图22、23、)。从该馆的“北方青瓷”(见图21、)说明可知该馆把这些展品,包括该“竹节颈双凤首流剔刻写意牡丹仿皮革执青瓷壶”,全部认定为“五代及北宋青瓷”。

  这个认定虽看似宽泛,其实质却是非常狭窄。即这个认定广义只把它的认定范围局限在中原王朝,狭义更是把它的认定确认为陕西铜川耀州窑所造。这个认定把当时中国北方最强大的国家辽契丹国摒弃在外,对辽朝高超的制瓷业只字未提,却把具有明显辽风辽韵辽官窑青瓷,误断为耀州窑青瓷,并把它们纳入“五代及北宋青瓷”之中。这不只是对辽官窑青瓷的不公,而且是对中国陶瓷史的肆意歪曲和践踏。这类观点对中国陶瓷学者影响极大,毒害几代人,时至今日仍有人以吉美对辽青瓷的错误判定,分辨辽青瓷与耀州青瓷的区别,可谓为祸数百年。

  为什么说“竹节颈双凤首流剔刻写意牡丹仿皮革执青瓷壶”是辽契丹烧造,而不是北宋耀州窑烧造的?因为该壶有几大辽契丹独有的,耀洲窑工匠不知道或知道也不想模仿的草原特征。这些辽契丹独有的细节特征,就决定了该壶只能是由草原契丹工匠烧制,而不可能由北宋耀州窑或中原其它王朝工匠烧造。

  特征之一:该壶的硕长竹节颈和壶疷的高外撇圈足,均仿制辽代惯用金银器模样。北宋早期和五代汉人执壶不见此造型。

  特征之二:壶执具有明显的皮革器的痕迹,把皮条、皮扣、皮雕花、皮绳环梁都一一表现出来,清楚地保留着游猎生活的形迹。这是北宋耀州窑或中原其它王朝工匠不知道或知道也不想模仿的草原特征。

  特征之三:壶流塑成双凤首形(鸡冠)非常形象。双凤一老一幼,老凤长着高高的冠子,幼凤无冠。这是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史上,唯一一把把壶流塑造成双凤首形象的瓷壶。这不是契丹工匠异想天开别出心裁,而是暗寓了辽朝的一段史实,并隐秘地告知世人此壶制造的时间和用途。

  凤在辽契丹是皇后、太后的象征。老凤幼凤显然是喑指当时太后、皇后并立,即享受同样尊荣。这在辽契丹并不多见。辽契丹立国218年,只有四位皇太后:1、太祖后太宗母,应天皇太后;2、景宗后圣宗母,承天皇太后;3、圣宗元妃兴宗母,仪天皇太后;4、兴宗后道宗母,宗天皇太后。皇太后都是享有与“天”(皇帝)同等尊崇的人。辽朝有没有享有和皇太后一样尊崇,能和皇太后并肩而坐的皇后呢?

  有!但仅有一例。她就是圣宗第二个皇后,承天皇太后侄女(弟萧隗因女)、大丞相韩德让外甥女(妹家女),统和十九年被册为“齐天皇后”的萧菩萨哥。特殊的至高无尚的地位,造就了萧菩萨哥与天同齐独一无二的可写皇太后并立的特权。所以,此双凤流壶应是纪念萧菩萨哥统和十九年五月二日,被册为“齐天皇后”的纪念壶。设计者应即是“美有才,尝以草莛为殿式造三大殿。造九龙辂、诸子车”的“齐天皇后”萧菩萨哥。此壶的这个特征,是契丹以外任何工匠都无法知晓的奥秘,所以它只能是辽圣宗朝人设计和烧造。

  特征之四:其壶腹的剔刻缠枝牡丹纹是圣宗朝特别是统和年间最流行的绞样。这与此时皇太后皇后特别喜爱“凤穿牡丹”、“富贵牡丹”不无关系。此时的缠枝牡丹纹,大花大叶,气势非凡。采用深剔刻刀法,先在坯体上划出纹饰轮廓,然后用刀将花纹以外的地子挖掉,使花纹呈微微凸起的浅浮雕效果。这种浮雕似剔花技法耀州窑器上也曾短暂出现(愚意以为应是偷艺于契丹),但气势、技法、洒脱大度的功力均相距甚远,入宋后基本绝迹。而这种深剔花卉的技法,辽契丹一直保留到灭国。只不过圣宗朝专注于花卉(牡丹、莲花),那时壶、罐、钵、瓶,基本纹饰多是剔刻缠枝牡丹纹或缠枝莲纹。兴宗朝以后,剔刻契丹文字逐渐取代花卉成为了辽官窑官用瓷器的主要纹饰。

  辽代官窑瓷器这些特征,反映了辽契丹人在文化和民族基因上的一种自觉与自信。辽契丹先人惯用金属器和皮革器,祖上传下来的就是这个,所以换了材料,辽契丹工匠也要把它们做成金属器和皮革器样子。那怕只是一些元素,也坚持要保留。这种对民族传统文化的执着是辽代瓷器始终区别于唐宋瓷器的最主要持点。法国吉美洋专家正是对以上辽青瓷的特证不甚了解,所以将辽“竹节颈双凤首流剔刻写意牡丹仿皮革执青瓷壶”及一批辽代青瓷器,误断为北宋耀州窑青瓷。当前世界上90%的瓷界专家因同样原因,已犯过或正在犯着和吉美专家同样的错误。究其根源,就是对辽契丹的历史,陶瓷史了解得太少太肤浅。,

  契丹族是个汉化程度很深又能始终保持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奇异民族。辽代在治国方略及政治思想上,秉承“因俗而治”以及“崇儒之美”的原则,提出“唐晋文物,辽则用之”的谋略。实行拿来主义,用历代帝王法物装扮自己的统治,目的就是要证明它的统治代表“正统”,具有合法性。它处处效法中原王朝,“故其朝廷之仪,百官之号,文武选举之法,都邑郡县之制以至于衣服饮食,皆取中国之象。 ”(《东坡应诏集》卷5《策断》)

  从考古发掘实物看,契丹人很早就掌握了陶瓷技术,特别是契丹人的祖居地辽西一带,和唐王朝山西、河北一带陶瓷手工业的发展基本上是同步的,最迟到唐晚期,作为生活日用品和建筑构件的陶瓷生产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随着太祖扩边,太宗灭晋,辽朝的拿来主义更加成效显著,大量中原工匠进入辽国,极大地促进了辽各项手工业的发展。辽代瓷器制造业地也自然而渐进地形成了辽特色的陶瓷文化。

  辽瓷与唐宋瓷的分辨说难也的确很难,说容易也确实容易。难和易只在你对契丹历史文化、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了解的深浅。能不能通过器物细节的剖析,发现与汉地文化有显著区别的草原文化元素。如有就可能是辽契丹器物,或受辽辽特色文化影响汉地仿造的辽代风格器物。如辽官窑与宋耀州窑都生产的倒流壶、公道杯、良心壶、转心壶,其根源都来自契丹金银酒具,都具有抹不掉的契丹文化元素,如:狮、龙、凤、牡丹、莲花、寿星等大开大阖大气磅礴的纹饰;金属器与皮革器痕迹;契丹宗教习俗文化的遗存。当然这些元素大多隐藏于瓷器的细节之中,但如果你发现它的确实存在,配合瓷胎、釉、色、工艺综合判断,就会较准确地分辨清辽瓷与唐宋瓷。

  如白瓷中金银釦器、描金器,剔刻写意大花大叶莲花牡丹花卉器,底款为歪扭不正楷书“官”、“新官”、“盈”、“尚食局”、“尚药局”器,皆为辽瓷。青瓷中凡透薄(釉)瓷器,即以少量氧化铁为主要呈色剂,烧成后釉色青绿,玻璃化程度高,类似唐秘色釉。尤其是具有金属器皮革器痕迹者,纹饰以深剔花、划花、或镂空纹饰为主,其釉色从浅绿、水绿、翠绿、碧绿、青绿、到深绿者,应都是辽官窑青瓷。而厚釉,釉色青黄,黄绿几近褐色,纹饰繁复细碎,匠气十足者,定是宋耀州窑器。

  当然也有耀州模仿辽秘色釉的精品,较为难辨。这时就要特别注意其器上契丹金属器皮革器痕迹,因原创真品对传统文化是用心创造,每个小小细节都认真表现。所以真品的草原风情,清清爽爽跃然器上,任何细节都没有丝毫马虎。而仿品工匠照猫画虎,对契丹文化一无所知没丝毫感情,所以他仿出的器物只有相似的外表,而没有原创的精气神,细节上尤其模糊随意。知情人可以一眼看出其破绽。近来看到几个耀州窑仿辽青瓷双凤流壶,无一不是细节粗糙模糊,徒有辽壶外表,根本无丝毫辽壶神韵的东西。

  以上体会是笔者几十年研究辽契丹文化,辽契丹手工艺品,辽契丹瓷器烧造的一点点心得,作为这一领域的拓荒者之一,第一个敢吃辽官窑御用瓷螃蟹的人,我的研究只是在这处女地刨下的第一锄,刨出的是金娃娃还是草疙瘩?都有待历史和广大读者检验。这里,我特别祈盼法国吉美博物馆的朋友们垂教指正,让我们共同为辽青瓷正名,为辽瓷正名,为辽契丹陶瓷文化正名,为辽契丹正名。

  泉痴山人2017年12月30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微移”四、五周 血象仍堪忧

  老伴今天(2017年12月30日)已进入“微移”第五周最后一天。自17日的两周来,老伴病情渐趋稳定,始终没有大的险情发生。偶尔的夜间呕吐,补完钾后就会平复。现在干扰老件睡眠的,主要是为消除浮肿的服用利尿剂而引起的一小时一波的夜尿。医生通知:24日起可以进食水果了。但要加热消毒并粉碎后食用,以增强四个月来被折腾得羸弱的身体。有时突然的无名高热也日渐少,或服用退烧药后即可退烧。总之,一切都在医生掌控之中,总体趋势日渐向好。

  元旦后,即入院满四个月后,老伴有望离开隔离无菌抢救病房,回到普通病房。万般皆是春消息,唯有血象仍堪忧。微移已五周,老伴的血小板仍低至个位数,白细胞也仍为一以下。这说明老伴的造血功能尚未恢复,免疫系统还没重建。外部病菌随时可以侵入,配合仍在顽抗的白血病魔疯狂反扑,对病人造成更大伤害。现在唯有祈盼已移植到老伴身体里的第一批女儿的造血干细胞发挥神威,拯救老妈血象于危难之中。

  明天,2018年即将掀开新的篇章。在此新年来临之际,裴元博携全家向2017年无私给予患白血病老伴以关爱和温暖的各界亲朋好友,再次致以深切的谢意,并祝所有亲朋至爱新年快乐,合家幸福!

  泉痴山人裴元博2017年12月31日于京东沉疴康复中

  前插行后插行删除复制剪切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