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大佬的想象力:从马场到松美术馆

2018年01月09日 10:4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松美术馆外景 松美术馆外景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贾思敏

  园林的设计,灵感源于一次旅行。美术馆初建期间,正值我在日本旅游,经过一处皇居前,那屹立的松林瞬间打动了我。———王中军

  20年前,王中军在京郊温榆河畔买下一个马场,投资3千万打造成“格林马会”。20年后,对马术热情趋淡,于是名驹散去,天价艺术品入驻,22000平米的马场经历“老房改造”,变身王中军的私人美术馆,庋藏和陈列着王中军从世界各大拍卖行“血战”回来的凡·高、毕加索、莫兰迪等稀世之珍。

  “松美术馆”落成,是2017年京城文化圈的大事件。安藤忠雄式的几何结构,简净的落地窗和雪白立面,狭长庭院里惟有松树,在冬日的暖阳里尤其显得虬结苍劲。连草地都打理得干净利落,显示出美术馆主人不凡的品位———这让人想起,王中军年轻时也是一名怀揣梦想的艺术青年,和谭盾、艾轩等浪迹纽约,攒下10万美金,回国与弟弟王中磊开办华谊公司——— 只有对艺术孜孜矻矻,又深味人生甘苦的人,才能不动声色地打造出“京城颜值最高的美术馆”。

  在国内的私人藏家里,王中军的藏品大约算不得最富庶。他属意19世纪的印象派绘画,痴迷于凡·高、高更、莫兰迪、毕加索等现代派大师。近年来,他屡屡在海外拍场高调举牌,成为20世纪早期西方现代艺术最勇猛的“接盘侠”,如3.77亿元人民币的凡·高《雏菊与罂粟花》,以及1.85亿元人民币的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20多年来,他买得最多的是国内学院派画家的作品,艾轩、杨飞云、陈逸飞、靳尚谊、罗中立……功力醇厚的写实油画构成了他收藏的主体部分。他也购藏诸如方力钧、王广义、张晓刚(微博)、刘韡等大小F4的画作,并坦然承认,虽然看不懂,当作投资也是好的。这些收藏里最掐尖儿的部分,组成了松美术馆的开馆展“从凡·高到中国当代艺术”。

  2000年后,私人美术馆在全球范围内频繁涌现,松美术馆既非先锋,也不是孤例。在中国,私人美术馆承担着塑造企业或个人品牌、公益慈善、优惠的纳税政策、作为地产开发的“加分项”等多种功能。有美术馆经营经验的投资人,在投标文化艺术相关地皮时有显著优势。

  但收藏的确是烧钱的事业,经营私人美术馆尤其如是。私人美术馆想要成为“常青树”,或者依靠大的财团支撑,如有宝龙集团为其背书的上海宝龙美术馆,由民生银行出资创办的民生系艺术机构,以及时代地产为金主的广东时代美术馆等;或者由超级藏家源源不断地注血投入,比如北京的UCCA,刘益谦和王薇创办的上海龙美术馆。

  创办者的意愿,决定了美术馆的未来走向。王中军在开馆时强调,松美术馆首要是他存放藏品、与公众分享艺术的地方,它甚至不设馆长,不为办展而办展,也不依靠场租“续命”。王中军,似乎又变回了90年代那个闯荡纽约的理想主义青年。

  但今天的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到明天会否改弦更张、冷清散场?一种对艺术的热情和执念是否支撑得起“为人类永久保留精神财富”的野心?暴富起来的中国藏家,有没有可能成为另一个美地奇或古根海姆?唯有时间能够洞彻未来,但愿20年乃至200年后,松美术馆内的199棵松树依然苍翠。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美术馆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