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晒出新华老物件 一枚纪念章见证60年前往事

2018年01月11日 11:39 新华日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陈一华晒出多件和新华日报有关的“老物件”。陈一华晒出多件和新华日报有关的“老物件”。
陈一华晒出多件和新华日报有关的“老物件”。陈一华晒出多件和新华日报有关的“老物件”。
陈一华晒出多件和新华日报有关的“老物件”。陈一华晒出多件和新华日报有关的“老物件”。

  “新华日报”徽章、“新华之友会”纪念章、上世纪50年代初新华日报员工的老照片……在新华日报报庆80周年到来之际,南京收藏家陈一华晒出多件和新华日报有关的“老物件”。其中,“新华之友会”纪念章非常难得,记录半个多世纪前,新华日报和读者亲密互动的温馨往事。

  “1月11日是新华日报生日,首先祝她80岁生日快乐!”陈一华说,最近,自己在新华日报和交汇点上看了很多报道,老记者、老读者纷纷分享自己的“新华记忆”。陈一华长期收藏和南京有关的徽章、老照片、老物件,自己的藏品中有不少和新华日报有关。

  陈一华首先向记者展示了几张新华日报老照片,包括报社铸字股1954年8月28日的合影,工作中的排版工人、干净整洁的新华日报宿舍、新华日报员工在中山路39号旧社址之前的留影等。

  陈一华又晒出一枚长方形的紫铜徽章,上面从右至左是“新华日报”4个大字。徽章表面已有些斑驳。“这应该是当年新华日报记者和编辑佩戴的,是上世纪50年代初的老物件。”陈一华说。

  第二枚徽章为圆形,上面是一个红色五角星,下面是一本打开的书,从右至左为两行字:“新华之友会纪念章”。“新华之友会”和新华日报有什么关系?记者采访新华日报老记者得知,“新华之友会”是“新华日报读者之友会”的简称,是成立于1949年7月的读者组织。这枚徽章正是当年会员佩戴的。

  记者查阅文献资料,终于在1990年第3期《新闻通讯》里,找到由刘彦先生撰写的《党联系群众的一条纽带——忆南京解放初期“新华之友会”》,此文勾勒出“新华之友会”的缘起和发展。

  “新华之友会”是应运南京解放初期的社会形势而诞生的。南京解放初期,由于国民党政府的破坏,全市疮痍满目,百废待举。相当多的群众由于受反动宣传毒害,对党和人民政府的政策和法令不知道、不理解,甚至抱疑惧态度。针对这个情况,新华日报于1949年7月成立“新华日报读者之友会”,领导机构是由报社读者联系组同志组成的干事会,下设学习组、宣传报道组、组织组和康乐组等。

  刘彦介绍,经过几个月努力,“新华之友会”的成员发展到3000多人,包括工人、干部、工商业者、教师、家庭妇女、学生等。会员们组成60多个学习小组,这是学习时事政治的组织,又是读报、评报的集体,也是向广大居民进行宣传的重要阵地。“新华之友会”每月举办一至两次专题演讲会。时任南京市委副书记江渭清、市委宣传部部长陈其五、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张震都曾为会员作专题讲演。配合讲演会,“新华之友会”还组织学习解答会,请相关负责同志,解答会员们在学习中提出的种种问题。对于读者来信中提出的有关工作、思想、生活等方面问题,有选择地在报纸“读者信箱”栏目中加以解答。

  “新华之友会”还关心读者工作、生活,帮助生活困难者生产自救,向他们介绍生产知识,帮助一部分读者解决工作问题。一位原籍山东的老人宋传坤,一家人流落在南京,在鼓楼马路边搭芦席棚,卖大饼度日。南京解放后,宋传坤向“新华之友会”写信反映自己的困难。报社随即与部队联系,帮助老人大儿子参了军,又帮二儿子找到工作,一家人生活有了明显变化。

  “由这些回忆资料可以看出,上世纪50年代初的‘新华之友’读书会做了大量工作,为新华日报的群众工作打下良好基础。”陈一华说。

  在这篇回忆录的后面,还附有《新闻通讯》的编辑手记,对“新华之友会”做出很高评价:新华日报举办读者之友会的可贵之处,是和读者保持着最亲密、最深刻的联系,通过自己切实、有效的服务,充分发挥党报的宣传、鼓动作用,提高千千万万读者的政治思想觉悟,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投身到火热的革命斗争和经济建设的洪流之中。

  陈一华表示,“新华之友会”纪念章是新华日报联系群众、服务读者的生动写照,今天是新华日报成立80周年纪念日,她愿意将纪念章捐给新华日报,让更多人了解这段感人的往事。

  交汇点记者 于锋文/摄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

前任3:再见前任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见”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人心生感慨。 是啊,都不小了,谁没有过个纠缠不清的前任,谁又没有过个放不下的感慨回忆?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所谓的“到不了,放不下,过不去”,那些声嘶力竭的拉扯和嘶吼,都化成了一句,“就这样吧,要幸福啊,再见”。 那些曾经坚定不会分手的人 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因为成长 我们逼不得已要习惯 因为成长 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袁娅维这个版本的「说散就散」是《前任3》里的插曲,歌里虽然唱着“将一切都放手”,也有藏不住的不甘,大抵是唱出了很多人爱而不得的纠结和遗憾,所以又火了一遍。 是啊,歌里的故事,在每个城市都上演着。 那些日积月累的相处,那争吵过后却发现离对方更近了的心,我们总以为有些人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走散的。 可是就在某一天,我们突然说散就散了。我们甚至以为那次再也无法回头的分手,只不过是跟平常往日一样的道别。 还记得这样一段话,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 而真正想离开的人,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些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都藏着一颗心渐渐被瓦解的过程。 林佳跟孟云分开的时候,她以为他会挽留,他以为她不会走。他们都躲在没有对方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崩溃。 尽管林佳也会咬着牙熬过一天天的辗转反侧,尽管孟云也会在酒醉之时哭泣崩溃,可是时间久了突然渐渐醒悟,原来没有谁离开了谁就真的不行。 原来没有什么不可以,原来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早就随风去了。 我们曾过于痴恋志明与春娇,执着于所谓兜兜转转还是你最好的感情。 但其实现实生活里,你我都是凡人,我们更像孟云跟林佳,我们并不需要兜兜转转的考验,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道别。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人们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 陪你喝醉的人注定没法送你回家” 昨天,体面mv上线了, 配合着《前任3》里的画面, 很多人都看哭了。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这段副歌部分,好像唱的就是每一个我们。 放不下的错过,看不开的遗憾。那么多的琐碎和吵闹,那么多的甜蜜和心碎,明明那么认真地去爱过,可是没办法,只有当一切都变成回忆的时候,我们才愿意去承认,原来只有爱是远远不够的,爱无法让我们走得更远。 爱就是这么一件承前启后的事 六年前,林佳和孟云有过这样一段对白, 林佳:“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孟云:“那我就像至尊宝一样去最繁华的街道喊一百遍 林佳我爱你” 孟云:“那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林佳:“那我就吃芒果 吃到死为止” 而到了分别的时候,孟云真的穿上了至尊宝的衣服,戴上了金箍,在繁华的街道上大喊着“我爱你”,而林佳也开始狂吃芒果,吃到过敏被送进医院...... 一切都结束了,他们用一场仪式来彻底结束这段过去。 或许这些撕心裂肺的感情,最后都只能剩下了“爱过”两个字。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大话西游》里至尊宝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哪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可其实人生从来都没有重来的机会,那些错过的失去的人,即使最后你变为齐天大圣,一跃十万八千里,也是追不回来了。 张嘉佳说,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后来猛然发现,原来“好聚好散”是一句多么善良的话,包含了在爱里所有的宽容和释怀,放不下也要佯装放下,过不去也要逼自己淌过去,这或许就是给对方最后的爱。 待日子渐渐过去,待回忆渐渐稀释,看完一场电影,听完一首歌,脑海里回映了许多情节,也终于可以笑着跟别人大方坦承,我只是想起了你,不是想你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叶落彼岸,花开荼蘼。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详细]
2018年01月07日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