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的艺术掠夺 希特勒曾梦想做画家?

2018年01月13日 07:5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与其他集权主义的文化政策和意识形态倾向相同,艺术也总被用来为其统治正名。此外,最直接的原因与纳粹高层都受过比较优良的教育,或与他们的一些艺术情结有关,仅以希特勒为例窥其一斑。

  希特勒的艺术情结

  阿道夫· 希特勒,1889 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曾对一个朋友袒露胸怀:他的生活目标就是成为米开朗琪罗式的艺术家。成为一个艺术天才的理想在他成年后还时时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然而,在青年时代却没能让人看出他身上有这样的天赋。他当时不专心学习,整天在故乡林茨游荡,沉醉于房屋建筑和地方艺术馆的展品中。为了成为一名画家,1908 年他从林茨辗转来到艺术之都“维也纳”,但是两次考取维也纳艺术学院都未能通过,因为考官觉得他的绘画“不够令人满意”。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靠用简单的水彩颜料临摹明信片艰难度日。

  1913 年迁到慕尼黑之后,他的“艺术家生涯”有了明显的飞跃。在这里,他开始越来越多地画油画并且卖得不错,甚至能够资助他的妹妹保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兵期间,希特勒也没有放弃作画,他为前线报刊供稿,在宿营地画素描。1918 年德国战败,使他的艺术热情降温,决定从政,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作画。据希特勒的一个女秘书回忆,“1933 年希特勒当了帝国总理之后,也还总是带着另一支铅笔,随时把闪过脑海的东西画下来”。他内心总觉得自己还是个艺术家,自诩对艺术有着很高的鉴赏力和造诣。希特勒当时的副官韦德曼讲过一件事,希特勒曾经否决了对一个破产者的处罚,理由是:“这个人是个艺术家,我自己也是艺术家!艺术家不懂得金融交易。”希特勒的这种艺术情结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纳粹文化政策的制定。

  “二战”前希特勒的私人收藏

  “二战”爆发之前,希特勒就开始大量地收藏艺术品。20 年代初期,一位艺术赞助人海伦妮· 冯· 贝希施泰因就向他赠送了艺术品。希特勒开始自己出钱购买油画的时间不详,主要是为他的私人环境购买艺术品。大约在30 年代初,在他的慕尼黑的住房里就挂有伦巴赫的一幅俾斯麦的画像,两幅勃鲁盖尔的,一幅克拉纳赫的和六幅施皮茨威格的油画。在艺术品交易中,希特勒表现出收藏人特有的偏执。1933 年任帝国总理之后,拥有了更多的金钱和权力征集艺术品,希特勒的收藏欲望也更加强烈。他很少亲自到艺术品市场上去,通常是从图录中挑选出作品,然后委托中间人把认定的作品拍来,根本不考虑价格。柏林的画商卡尔· 哈伯施从希特勒的收藏狂热中获益,有据可查他在1936 年至1939 年间卖给希特勒73 幅画。

  随着时间的推移,希特勒对艺术品收藏的热情逐渐上升为一种痴迷。经常在自己的贝尔格霍夫别墅与幕僚畅谈绘画,并亲自带领随从在别墅里挂画。希特勒自认为是美术问题专家,也要求别人把他的评价作为标准来看待。他收藏的艺术品主要是德国浪漫派画家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这一艺术倾向可能与他的身体状况有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中了毒气,视力受到影响,对色彩失去了强烈的感受力。此外,希特勒还偏爱19 世纪德国画派的画家,是一种追随美学的狂热和一种意识形态的倾向,涉及艺术的形式和内容。在私下的谈话和公开的演讲中,希特勒经常抨击自印象主义以来的现代艺术,称之为“畸形的瞎涂乱抹”或“堕落艺术”。希特勒的艺术观念遵循现实主义,是出于政治目的:用意识形态和艺术去推动政治。

  1937 年7 月,为了展示纳粹新近的掠夺成果,希特勒决定在德意志艺术大厦开办“大德意志艺术展”,展出的作品都是遵循希特勒的意愿而选择的,希特勒要求在绘画上要力求用艺术来体现政治,要求艺术应当象征性地把政治和政党的权力时事化,并提高民族自我意识。希特勒想通过艺术把他的政治意识强加给观众,公开出售的展览图还将这座新的艺术大厦誉为“元首的第一个纪念碑式的建筑”,但是广大民众对展出的作品却反应冷淡。

  同时,希特勒令帝国宣传和民众启蒙部部长约瑟夫·戈培尔组织了一次所谓的“堕落艺术展”,通过“黑白对比”,诋毁被迫害的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1937 年夏,戈培尔启动了大规模的行动,并建立了一个委员会,在10 天里审查了32 批官方的收藏品,10 名“审查专家”在审查中没收了共600 件被认为“堕落”的艺术品。到1937 年晚秋,一共没收了一万六千多件艺术品,这当中还有不少是版画。被没收的艺术品放在柏林的一座仓库里,希特勒曾在1938 年1 月13 日前往审视。1938 年5 月,戈培尔又建立了一个委员会,负责处理这些被没收的“堕落艺术品”。直到1941年12 月,委员会与画商运作,将218 幅油画和2700 幅版画卖到了外国;有一部分据猜测于1939 年3 月在柏林被焚毁了,还有一部分直到“第三帝国”结束还保存在柏林。希特勒在谈及出售“堕落艺术品”时也说是“巨额交易”,他本人也曾于1938 年8 月查看过将由哈伯施托克卖到外国去的“堕落艺术品”的博物馆,数额多少,至今不详。

  1938 年3 月,希特勒把奥地利并入德意志帝国版图,致使存放在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数以千计的艺术收藏品落入了纳粹手中。为此,希特勒曾筹划在自己的家乡林茨新建一座博物馆,用来展览被收缴的艺术品,这或许是为了发泄对于维也纳毁了他的艺术生涯的旧有积怨。

  “二战”期间第三帝国的疯狂掠夺

  “二战”期间,纳粹在艺术品掠夺方面可谓是“独具慧眼”,掠夺的往往都是上乘之作,而且掠夺行动井然有序。为了系统地对大范围的艺术品进行掠夺,他们还对艺术品的价值进行分析,以确定哪些艺术品对纳粹政权有意义。纳粹德国艺术品掠夺的一部分直属阿道夫· 希特勒,还为艺术品收藏建立了“林茨特别任务”办事机构,该机构后来攫获了数以千计的艺术品。随着战争的深入,对艺术品的掠夺逐渐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掠夺。

  1939 年,德国“闪电战”征服波兰后,纳粹党二号人物戈林就下令剥夺波兰文物。据德国官方的一份秘密报告,到1944 年7 月为止,从西欧运到德国的波兰文物共装了137 辆铁路货车,共计4174 箱,20973 件,单绘画就有10890 幅,其中绝大多数为名家杰作。

  德国占领法国后,虽没有明目张胆地进行劫掠,但是希特勒指示德军突击队“有权将在他看来有价值的文化物品运过来加以保护”。在搬运和监管法国卢浮宫艺术品的过程中,不少纳粹分子以各种名目扣留了马奈、毕加索等名家的作品。希特勒授权罗森贝格全权实施没收行动,罗森贝格将德国公使搜罗的艺术品和他的特别行动指挥部从法国私人收藏中没收的艺术品,集中送到了巴黎卢浮宫附近的网球馆展览大楼里。1940 年11 月,戈林到德军占领的巴黎参观,兴致高昂地在收缴的艺术品中欣赏了一整天,并为自己挑选了27 幅绘画作品。1941 年2 月,32 幅绘画由巴黎运往柏林,其中包括希特勒钟爱的弗美尔的《 天文学家》及布吕歇尔那幅著名的《庞帕多夫人肖像》。接着戈林又选了32 幅画作和6 个古衣柜和两张18 世纪的桌子,都由纳粹空军的戈林专列运抵柏林。在法国的劫掠中“元首优先权”原则——希特勒可以首先选择被劫掠的艺术品——开始得到高效的执行。之后,罗森贝格特别行动指挥部将在巴黎没收来的艺术品,装了整整25 节车厢,运往巴伐利亚的新天鹅岩堡和赫伦基姆湖的宫堡,供希特勒挑选。

  在东线,纳粹除了没收艺术品,还试图通过拆毁纪念碑、宫殿、教堂和博物馆的方式,清除他们的文化记忆。与此同时,纳粹还组织了考古队对东部占领区的村庄、城堡、房屋进行逐个梳理,搜寻每一个有价值的物品。

  在苏联,苏军前线的战事和后方的艺术品抢运工作同样激烈地进行着,但是因为博物馆的珍宝很多,还是有成千上万件珍品落入纳粹德军之手,其中就有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琥珀宫(用6 吨琥珀打造的约200 平方米的方形房子)。仅列宁格勒的巴甫洛夫斯克宫就有8000 件艺术品遗留在那里。

  德军突击队把上到宫殿下到地板,能撬走的物品洗劫一空。“他们打开先前俄国人包好但未能运走的箱子,抢劫里面的物品。他们打碎或用手枪击碎玻璃镜子,撕扯墙上的锦缎和丝绸。”德军特别注意毁坏苏联各地伟人的故居和博物馆。普希金故居遭到洗劫,列夫· 托尔斯泰的庄园也一样,德军甚至挖开他的坟墓,烧了他的手稿,并把死亡将士的尸体埋在托尔斯泰墓地的四周。契诃夫、柴可夫斯基的纪念馆也没有逃过一劫。

  德国人在战争期间洗劫了苏联约400 个博物馆、2000个教堂和4.3 万个图书馆。虽然德国陆军元帅瓦尔特·冯·赖歇瑙在入侵苏联之前说:“在东方没有任何重要的艺术品。”即便如此,俄罗斯人估计,德国占领苏联西部的短暂时期,掠走了约200 万件艺术品。

  偶然发现的“纳粹藏宝地”

  “二战”结束前,盟军对法兰克福等多个德国城市进行轰炸,为安全起见,纳粹将这些艺术品藏匿在了盐矿当中,一方面可以保证艺术品免于轰炸,另一方面还可以保证艺术品的保存所需的恒温恒湿条件,但仍有一些被盟军发现。

  1945 年4 月4 日,乔治· 巴顿将军的第三集团军占领了德国图林根地区的默克斯村。当天下午,盟军的一个特遣队盘问了附近地区的一些难民。他们得知某座钾盐矿附近,有过不寻常的“活动”。经美军指挥官拉塞尔中校确认,得知德国国家博物馆馆长保罗· 赖夫博士正在那里看护一些藏在矿井中的名画。拉塞尔接着盘问了矿上的大小官员,以及德国国家银行外汇部首席出纳员维尔纳· 维克。据维克交代,从1942 年8 月起,德国国家银行就把其黄金储备以及党卫军存在该银行账户上掠夺来的财物(包括黄金、外汇和艺术品)藏到了默克斯的矿井之中。藏匿活动一直持续到1945 年1 月,一共运来76 批次财物。此外在1945年3 月,德国东部地区的14 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也将其藏品运到了那里。德国人曾想将默克斯宝藏转移到别处,但还没来得及行动,美军的先头部队就已抵达了该地。

  7 日清晨,拉塞尔等人从主坑道进入矿井,在离地面2200 英尺的主隧道内,发现了堆放在墙边的500 个大麻袋,里面全是德国马克。再往前走是一堵三英尺厚的砖墙,后面可能藏有一座地窖。次日,拉塞尔等人再次来到地窖前,用炸药炸开了现代化的钢门。

  美国人发现宝库里的景象难以用语言形容: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有照明的宽23 米、长45 米的密室。里面有超过7000 个做了标记的袋子,高度齐膝,足有20 排。他们打开袋子,将这些财物列入清单:8198 块金锭,55箱金砖(每箱两条,每条重10 公斤),数百袋黄金器皿和制品,超过1300 袋的金马克、金法郎和金英镑,711 袋20美元的金币,来自15 个其他国家的数百袋金银币,数百袋外汇钞票,9 袋珍稀的古代金币,2380 袋和1300 箱的德国马克现金,面值达27.6 亿,20 块各重200 公斤的银锭,40 袋银条,63 箱和55 袋银盘子,1 袋白金(内有6 块白金锭),还有从不同国家掠夺的110 袋钻石和珠宝。在其他的隧道里还发现了大量来自欧洲各国博物馆及私人收藏的珍贵艺术品:油画、版画、铅笔画、雕刻、古董钟表、集邮册。更为残忍的是,在金制品中,还包括数袋从集中营的囚犯口中拔掉的金牙。

  巴顿将军得知后,立即请求将这笔财富交由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接管。4 月15 日,在战斗机的护卫下,这些财宝由数百辆卡车运往法兰克福的德国国家银行。8 月中旬,盟国对其进行了称量和估价。其中黄金价值2.6 亿多美元、白银价值27 万美元。另外还有一袋白金和8 袋稀有金币没有进行估价。

  1946 年年初,默克斯宝藏中的货币黄金(金砖、金条和金币)被移交给盟国战争赔款委员会,最后交给美英法三国黄金归还委员会。他们负责将这些黄金尽快交还给受害国的中央银行。

  艺术品去哪了?

  默克斯宝藏只是希特勒和他的纳粹政权掠夺的一部分。“二战”结束前夕,美军还在阿尔套斯湖地区发现了希特勒为“林茨特别任务”掠夺的珍品,一共有六千多件艺术品。之后,希特勒“林茨特别任务”的所有窝点都被占领,包括阿尔特高地区的库格尔王宫的图书馆、湖畔策尔镇的兵器收藏馆、捷克境内的霍恩福特修道院等。

  “二战”末期,盟军已成立了专门追讨纳粹掠夺艺术品的组织,例如旨在防止著名欧洲纪念物受战争所累的“纪念物、艺术品和档案”组织。战后,盟军曾深入被纳粹占领地区,发掘纳粹所掠艺术品。虽然大部分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和古董都被记录在案或者查明下落,但不少藏匿在盐矿、下水道和废弃城堡中的艺术品却销声匿迹了。直至今日,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仍然有很多组织在致力于将纳粹所掠夺艺术品归还给原初的持有者。

  来源:世界文化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