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山西追缴文物几乎包含中华文明进程每个时代

2018年06月07日 09:31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本文原标题:《[文物大展/专家解读]韩炳华:山西公安机关成功追缴回的涉案文物,几乎包含了中华文明进程的每一个时代……》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韩炳华:涉案文物包含了中华文明进程的每个时代,精美青铜器似一部缩略的青铜文明史书
首先呢,我谈一谈对这次展览的体会,我觉得有三个体会。
第一是感觉到非常惊讶,在山西博物院是第一次办这样的展览,使我们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文物被盗的惨状,以及公安干警在打击文物犯罪时所付出的辛苦努力和取得的辉煌战果。
其次感到非常高兴,因为在过去的打击文物犯罪中,很难追回被盗文物,即使追回来一些,也没有像这次展示中如此精美的文物,其数量之多,品质之高,是没有想到的。很多文物简直震撼人心。
第三,我感到非常的遗憾,虽然展览中展示这么多文物,也有很多的精品,也有很大的数量,但是我们知道,所有的文物,他们都不是孤零零的出现的,都有其原来的“语境”,也就是说,它们有原来的出土地点和依存的墓葬,但是这些都不存在了,甚至多数无法落实,这使得我们很难从中获取更多的有价值的历史信息,文明被撕裂成碎片,很难黏合。


 

 


 

 


 

 


 

 

 


 

 


 

 

其次呢,我想谈谈展览中的文物的价值。
第一点,从文物的时代上来看,涉案文物时代从商代一直延续到了元明,也就是说包含了中华文明的进程的每一个时代。尤其是青铜器,精美器物一直贯穿了整个青铜时代,就像一部缩略的青铜文明史书。
第二点,从追回来的涉案文物看,其文化特征覆盖广泛,东到山东,西达西北,南至江淮,北接草原,也几乎覆盖了中华文明发展的核心区,可以说,通过展览能够看到不同地区的不同文化风格的器物。
第三点,从学术研究上来说,这些涉案文物,类型很多,有青铜器,有瓷器,有玉器,还有陶器;从用途说,有礼器,有乐器,车马器,还有兵器等,有些器型是过去没有见过的,我们大开眼界;涉案文物中有相当多的青铜器,它们很多有铭文,对于我们认识青铜器,以及当时的社会有重要的帮助。

 

 

以商代青铜器为例。因为打击文物犯罪,才让我们保住了闻喜酒务头墓葬,这个墓葬出土了完整的青铜器组合,有很多器物有相同的族徽,使我们认识到了一个过去未知的方国。商代的晋南,我们过去的认识有限,一直苦于找不到大型聚落和墓地,闻喜酒务头墓地的发现和一些被盗文物追缴,可能会改变我们过去的认识。
在甲骨文中,商代的晋南有很多方国。这些地方,商王曾来巡猎和征战,但在我们实际考古中,却很少发现有殷墟时期的遗存。多少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们,束缚山西商周历史和考古研究。今天,这些文物的发现,结合我们酒务头墓地的考古发掘,给我们认识商代历史,商代的晋南,以及商代的政治地理结构,有非常大的帮助。
这次展览中,还有两件铭文比较长,有五行三十多字,铭文中有“穆王”,以及纪月、月相、纪日,尽管没有明确的纪年,但是这也是非常难得的,应该是穆王时期标准器之一。铭文揭示穆王在郑地赏赐给懋的史事,该器对青铜器断代和研究西周赏赐制度有重要的价值。
这些青铜器中,有很多有族徽和铭文,有些过去未见,如“邾季簠”这样成组的器物,这些都给我们认识商周青铜器带来全新的资料。
第四点,从技术史的角度看,这次展览的器物,是直接追回的赃物,没有经过特殊的后期修复,有些器物,保持了原来的破碎的状态,从这些残存的器物,能够看到出土青铜器的原始状态、青铜器内部结构以及背后的铸造技术。还有一些青铜器被盗墓者托人做了修复,或正在修复状态,这些信息,对我们鉴定青铜器有非常重要的帮助。
虽然这是一次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展,通过展览不仅仅让我们看到了国家保护遗产的信心,也让我们品尝了一次文化的盛宴和分享的喜悦。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文物青铜器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