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写生珍禽图》的收藏逸事

2018年10月12日 11:3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收藏杂志

  赵佶虽是北宋亡国的皇帝,却是名垂画史的艺术家。他对绘画的痴迷和推广,使得宋代绘画艺术有了空前的发展。宋徽宗才华横溢,能书善画:在书法上,他创下“瘦金体”;在绘画上,山水、人物,样样出色,尤其擅长花鸟画。宋徽宗书画作品现存世约有19幅,其中一些还是当时宫廷画师捉刀代笔之作,亲力而为者屈指可数。其中,《写生珍禽图》卷是宋徽宗存世作品中尺幅最大的,乃凤毛麟角的宋徽宗亲笔画之一。

北宋 赵佶《写生珍禽图》北宋 赵佶《写生珍禽图》

  21世纪至今,有关宋徽宗《写生珍禽图》的身世、流传及鉴定颇受关注。本系列文章将加以梳理。

  “二进宫”,假画变真迹

  《写生珍禽图》最早应是在北宋末年靖康之乱时流出宋内府,宋邓椿《画继》及佚名《南宋馆阁录续录》相继有所著录。随后400年间,此卷辗转于民间。清初相继进入收藏家梁清标和安岐之手,并经安岐入乾隆内府,随后被收入《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因此上有清代乾隆皇帝(1711-1799)题写的图名和御用玺,计21方,收藏印7方;此外,还有明代著名收藏家安仪周,清代著名收藏家梁清标的收藏印19方。

  清末,《写生珍禽图》卷从清内府流落民间。1930年时,这幅作品被常住上海的一位日本做被服、医药用品的军需商藤井善助买到,他十分喜爱收藏书画、古董、青铜器等,自此,《写生珍禽图》卷就进入了日本著名的藤井有邻馆收藏。

藤井有邻馆藤井有邻馆

  2000年左右,这件作品由委托人送拍中贸圣佳。经《石渠宝笈》著录、宋徽宗的画,如此大的来头,拍卖行也很慎重,将它送到了徐邦达先生那里。徐先生一看却说,这东西是《石渠宝笈》著录也不行,是赝品。中贸圣佳因此未上拍。2002年,该作又委托中国嘉德上拍,这次,它又被送来请徐邦达先生鉴定。这次徐先生说,经过一年多的思考,这件东西是宋徽宗的真迹。

  作为国内最顶级的书画专家,徐邦达话锋突变,原因是什么?

  专家会诊,说清“子丑寅卯”

  这样的事,在收藏圈并不稀罕。自古以来,书画的作伪猖獗,是诸多文玩中最普遍、最泛滥的重灾区,尤其是明末、民国,乃至近几十年,假书画充斥市场,“吃药”上当者不计其数。加之,作伪堆里有高人,例如早年的张大千就是极典型的一位。吴湖帆是出色的鉴定大家,曾花十两黄金买过一张南宋梁楷的《睡猿图》,后来发现是张大千制假的。因此,鉴定是最难的劳作,即使鉴定大家也是“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因此有些传世的名作乃至一些名家的“双胞胎案”“三胞胎案”,都会在专家中产生争议,这是存在的现实。鉴定专家们也常常只能是谨小慎微,如履薄冰。

  但此画来头之大,徐先生一年前说是假的,现在说是真的,这在社会上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许多媒体纷纷报道,大家等着徐先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据经历者回忆:“当时有四台摄像机对着他(有四家电视台到徐老处进行电视采访),他把这东西搁在茶几上摊开,哪一点是对的,为什么以前我说它是错的,是因为‘天下一人’这个款写的不好,还有印也不对,但是后来经过一年的考察和思考,这件是宋徽宗19岁时画的,还没有当皇帝,所以不能用天下一人的章,落款也差一点,所以这件作品是真的,讲的条条在理。后来又找了其他专家一起来看,最后定位是真品。”

1980年代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成员1980年代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成员

  左起为谢辰生、刘九庵、杨仁恺、谢稚柳、启功、徐邦达、傅熹年

  今天回望往事,我们老一代的鉴定家真可谓德艺双馨。

  2002年初,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从藤井有邻馆征集到了这件作品。当画作到达北京后,嘉德立刻邀请了古代书画鉴定家启功、徐邦达、傅熹年等人共同进行考证。启功先生一定要亲自来到公司看画,当工作人员表示要将画送到他家中欣赏时,他当即说:“不成,我累点没关系,这样的宝贝是不宜抛头露面出门的。”徐邦达先生看过作品后说:“我认为这是宋徽宗早年没有做皇帝前的亲笔画,画得比较正,笔法比较嫩,他19岁当皇帝,很可能是十七八岁画的,……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幅画深感欣慰!”

  之后,谢稚柳先生在他的《宋徽宗赵佶全集》序言里边详细地介绍了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徐邦达先生在《伪讹考辨》里边也对画作详细进行了介绍;傅熹年先生在他的《书画鉴定集》里也非常详尽地介绍了这件作品。

谢稚柳谢稚柳

  谢稚柳通过对《写生珍禽图卷》技法与风格的研究,比照古代著录,确定为宋徽宗晚年亲笔。他所编《宋徽宗赵佶全集》一书中有详细的论述:“《图绘宝鉴》记:赵佶‘尤擅墨花石,作墨竹紧细不分浓淡,一色焦墨,丛密处微露白道,自成一家,不蹈袭古人轨辙。’现在传世赵佶的墨笔花鸟,除《枇杷山鸟》而外,尚有《四禽图卷》《写生珍禽图卷》。《四禽图》为四段,《写生珍禽图》有十二段。其中有竹的《四禽图》有一段,《写生珍禽图》有四段,都是撇出的形体,全用焦墨,不分浓淡,竹叶的交加处,都空一白道,使两叶错杂不相混。正是如《图绘宝鉴》所说的‘密处微露白道’。《南宋馆阁录续录》记:写生墨画十七幅,宣和乙巳仲春赐周淮,十六字,可能《四禽图卷》,抑《写生珍禽图卷》,正是赐周淮十七幅中所散失。两者笔墨一致,情调一致,显然是同一时期所作。宣和乙巳(1125年)为宣和七年,时赵佶四十四岁,明年丙午,即为钦宗靖康元年。是《四禽图卷》《写生珍禽图卷》或并为赵佶被掳前二年之笔,亦显示其风调与其中期之作有所不同。又同书第5页:《四禽图》《写生珍禽图》即从它的风貌而言,已是他后期之作了。”

徐邦达徐邦达

  徐邦达也是通过绘画风格的研究从而确定《写生珍禽图卷》的作者为宋徽宗。他撰写的《宋徽宗赵佶亲笔画与代笔画的考辨》一文对此作了专门的考证:“一些粗简画如墨笔写生的《珍禽图》《四禽图》,以及淡设色的《柳鸦图》《竹禽图》等等,应该是亲笔作品。”又“《写生珍禽图》卷及《四禽图》卷,其用笔比《竹禽图》等苍逸流动些,但还有相通的地方。很有可能是他较晚期的亲笔作品。又二卷中所画墨竹正如《图绘宝鉴》卷三《赵佶传》中所说的:‘紧细不分,浓淡一色,焦墨丛密处微露白道,自成一家,不蹈袭古人轨辙。’”因“十二禽”没有“绍兴”押缝印,至少是一套中的东西,如对卷等等。

  徐邦达在另一部书画鉴定专著——《古书画伪讹考辨》中,对《写生珍禽图卷》也有提及:“画史中说他尤善墨花石,作墨竹紧细,不分浓淡,一色焦墨,严密处微露白道,自成一家,不蹈袭古人轨辙。现在看到他的几种水墨画,《写生珍禽图》《四禽图》等正是如此画法,自与一般院体画不同。”

傅熹年傅熹年

  傅熹年对宋徽宗传世作品作过精心的研究,在《宋赵佶<瑞鹤图>和它所表现的北宋汴梁宫城正门宣德门》一文中,他从风格的角度进行判定,认为《写生珍禽图》应为赵佶亲笔:“现存赵佶作品其亲笔署者可分工拙两类。工者如《江雪归棹图》《祥龙石图》《五色鹦鹉图》《御鹰图》等,技法娴熟,但画风颇不统一,似非出自一人之手。拙者如《池塘晚秋图》《竹禽图》《写生珍禽图》《四禽图》等,构图松散,技法亦不够熟练。详审这两类不同的画幅,很明显,其稚拙者中可能有亲笔,而工致者是画院画家的代笔……其实就现存两类作品比较,这问题是不难澄清的。”

  以上各家对《写生珍禽图》的品述与论证是建立在与其他赵佶传世作品比较分析,并结合文献相互应对,精心考证之后得出的。尤其是谢稚柳、徐邦达、傅熹年对这件作品的研究及与宋徽宗其他传世花鸟画的关系探讨,皆是建立在严谨的治学态度、广博的知识和实事求是的精神之上,从而确立了《写生珍禽图》在宋徽宗绘画艺术及中国绘画史上的重要地位。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