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唐代潮女的另类妆饰

2018年11月15日 09:52 羊城晚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 羊城晚报  作者:王东峰 

  原标题:血晕妆、八字眉……盘点唐代潮女的另类妆饰

新疆吐鲁番张礼臣墓绢画弈棋仕女图新疆吐鲁番张礼臣墓绢画弈棋仕女图

  女人爱美,乃天性,古往今来,莫不如是。为了凸显个性,现代有一些女子,在妆饰上大胆前卫,比如把头发剪成男人的小平头,或者染成白色、红色、绿色,耳朵上戴硕大的耳环等等。这些被世人目为另类的怪异妆扮,其实对唐代一些潮女来说并不新鲜。

  人们一般以女性的眉毛细长形似柳叶为美,即所谓的“柳眉”。但唐代偏偏有一些潮女,将眉毛画得又粗又短。杜甫《北征》就说,“狼藉画眉阔”。现在传世的不少唐代仕女画,画面中的女子,大都是又粗又短的阔眉。一些女子喜欢画“八字”眉,就是两道眉稍向下,形成一个八字,看上去像是在忧伤哭泣。白居易《时世妆》写道:“双眉画作八字低……妆成尽似含悲啼。”画眉用的颜料通常是黑色,但有些潮女喜欢用绿色来描眉,即所谓的“翠眉”。李涉的《听歌》一诗就有“朱唇不动翠眉颦”句。更有甚者,一些女子将眉毛刮去后,在眼的上下用红紫色涂画三四条横道,接着用手指将之涂抹至化开,看上去血红一片,号称“血晕妆”。此事见宋王谠《唐语林》记载:唐穆宗长庆年间,“妇人去眉,以丹紫三四横约于目上下,谓之‘血晕妆’”。

  唇膏,一般是红色,即所谓的“朱唇”。但有的女子偏将嘴唇涂成黑色。白居易《时世妆》就说,“乌膏注唇唇似泥”。有的女子喜欢用丹或墨在脸颊上点点儿,点出的点儿很像是一颗痣,这就是“面靥”。元稹的《春六十韵》写道,“醉圆双媚靥”。

  唐代潮女的服装,以薄、露、透为尚,又将领口开得极低,胸前大片肌肤白得像雪一样,或仅以轻纱蔽体,完全不忌讳春光泄露。方干《赠美人》“粉胸半掩疑暗雪”、李群玉《同郑相并歌姬小饭戏赠》“胸前瑞雪灯斜照”、周濆《逢邻女》“慢束罗裙半露胸”、欧阳炯《浣溪沙》“绮罗纤缕见肌肤”、武元衡《赠歌人》“蝉翼罗衣白玉人”等等,都是这类服装的真实写照。

  有些潮女喜欢穿男装,李华在《与外孙崔氏二孩书》中就说:“妇人为丈夫之象。”《中华古今注》也说,唐玄宗天宝年间,“士人之妻着丈夫靴衫鞭帽”。唐代女子喜欢穿男装的始作俑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太平公主。《新唐书·五行志》记载:太平公主参加唐高宗的内宴,不但穿着男装,而且全副武装,弄得高宗和武则天都大笑不止,说她:“女子不可为武官,何为此装束?”

  对于唐代潮女上述另类妆饰,白居易的《时世妆》一诗,做了详细记录:“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传四方。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面无粉。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态,妆成尽似含悲啼……”面庞不涂白粉、不上腮红,却把双颊涂成赭红色,再用黑唇膏把嘴唇涂成黑色,然后画一对八字形的忧伤眉!唐朝潮女的这种另类妆饰,到底美在哪儿,以至于当时成为一种竞相仿效的妆扮时尚?其中缘由难以解释,只能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风格和时尚潮流吧。

  制图/林春萍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唐代妆饰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