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开心,翻个白眼也不行?

2019年02月16日 10:3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本文来源:宝库 微信号:baokuchina

  大家好,我是八大山人,江西南昌人,英文名是TS boy(The Sad boy),不是boys,单数说明我是一个人,不是什么跟扬州八怪一样的神秘组织。

  作为明朝皇室贵族,我可一点都没给皇室丢人:不吹不黑,我八岁就能写诗,打小我就觉得自己是为报效国家而生的。

  但是明朝规定宗室子孙不得参加科考,于是我放弃了爵位,以布衣身份参加乡试,大概在15岁那年,我考上了秀才,篆刻,绘画我样样精通。

  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在秀优越,只是为了解释你们心中关于我的刻板印象——翻白眼。

  接着说回前面的故事,正当我满怀信心参加下一轮考试时,我矢志效力的明王朝迎来了灭顶之灾。

  1644年,那年我19岁,清兵入关,李自成攻占北京,明崇祯皇帝上吊自尽,王室成员纷纷隐姓埋名保住生命,我也躲进南昌西部的深山老林。

  谁料,不幸接二连三袭来。

  我的父亲病逝,随后妻儿也相继离世,南明抗清形势日益恶化,复明无望,万念俱灰,我剃发为僧,试图忘却红尘事,从23岁到55岁,与青灯为伴32年。

  突然某一天,我靠白眼翻出天际上了热搜,一下子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不光我自己爱翻白眼。

  还带着我笔下的鱼鸟走兽一起翻白眼。

  大家纷纷开始解读我的画作,说我水墨纯净滋润,用笔酣畅简练,使用大量的留白,不光是画纸,还用动物们眼里的留白,赤裸裸地展现了对国破家亡的愤怒。

  他们还说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我画笔下有一支强大的队伍。每一个白眼都是强悍有力的武器。

  其实,他们这样评价我不太客观全面,如果光靠翻白眼和卖惨,那在美术史上留名未免也太容易了。

  早年我对已故的明朝还心存希望,为了逃避迫害遁入佛门,心中无比苦闷时,只能靠寄托于绘画,那会儿我还算是个“正常人”,画一些写实的花卉、奇石什么的,也没有刻意追求怪诞的倾向,不信,你们看看我早期的作品:

《传綮写生册》十五开 之西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传綮写生册》十五开 之西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笔墨简朴豪放、苍劲率意、淋漓酣畅,构图虚实疏密安排得当,每一笔不塌也不瘫,刚劲十足。

  其实除了有点大写意,也没什么孤傲愤懑在里面吧。

  我之所以变成你们眼中的“怪人”,是因为1680那年,我在临川发病癫狂,哭笑无常。

  最后,我撕裂身上的僧衣,一把火把它烧了,然后步行回到南昌。

  还俗后回到故乡南昌,混迹尘埃中,境况十分悲惨,我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把心中的有事转化成无事,探索不脱冷峻格调又幽默生趣的创作风格,现在说来风轻云淡,可是人总归要学会和自己和解的。

  为世人熟知的“八大山人”这个名号,也是这件事之后才开始用的,(大家今后看到落款“八大山人”,就知道这是我晚期的作品了。)

  我还在落款上记录了哭笑无常的过往,你们可以理解成“哭之笑之”。

落款:八大山人落款:八大山人

  承蒙大家厚爱,我火了,我那些印章也被扒出来了,人们盛赞我是篆刻高手,说我对古文字有精深的研究,说我的印章古朴茂美,独具匠心89枚印章串联起我坎坷曲折的一生……

  其实印章这事,你们都懂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名号,就跟你们的微信昵称,从“莳緔メ公子”换到“上善若水”,是一模一样的!

  年轻那会儿的昵称是“秃驴”,这不过是出家人的自嘲罢了,也曾想借此抒发心中的郁结。

  大家看这枚竖长方对称形白文印,是不是很像四个篆文“驴”字在旋转?

  循环往复,颇具动感。

 印文:驴 印文:驴

  还有这枚木屐一样的屐形印,像是由字母“AW”组合起来的。

屐形印VS木屐屐形印VS木屐

  这个印文怎么念?

  不同学者有不同的看法:张大千把它读成“一山人”。吴同说“山人”即“仙”,把它读成“一仙”。王己千则认为,这个图形可以拆解成“八大山人”四个字。

  这些人当中,最有意思的是谢稚柳,他将屐形印和我另一枚闲章“口如扁担”(后面会介绍)联系起来,认为屐形印中的一横两端微微上翘,是一根扁担的样子,

  所以印文应该解读成“山人口如扁担”。突然发现大家各执一词还挺有趣的。

  我怎么想的不重要,就留个悬念吧,毕竟艺术是全人类的,不是我的。

  还有个印章在圈内也颇有争议,这个印文中有十多个圆圈,用“区”字外面的框隔开,错落有致。

印文:天心鸥鹚印文:天心鸥鹚

  有学者根据我在画上题的“天心鸥兹”,猜测这四字是鸥鹭忘机之意,啊,不好意思,我用白话再讲一遍,“鸥鹭忘机”就是淡泊隐居,不问世事

  还有人认为“天心鸥鹚”是 “忝鸥鹚”,说我自谦没有资格和这些鸟为伍,不得不说,大家的想象力是真的丰富,你们太有才华了,我才是不配和你们做朋友。

  说回前面提到的印章“口如扁担”,它的灵感来源于禅宗。

印文:口如扁担(禅宗用语)印文:口如扁担(禅宗用语)

  禅宗说“不蒙你眼,你看什么,不捂你嘴,你说什么。”

  “口如扁担”就是闭起口来说,让你在沉默中体会,取禅宗“不立文字”之意。

  “浮沉世事沧桑里,尽在枯僧不语禅”,我的艺术人生奉行的,就是这个“不语禅”,请大家在沉默中体会!

  我的另一个人生哲学是“八还”,也是另一枚印章的印文。

  这个印文初看是一个字,细看其实是“八还”二字:

印文:八还印文:八还

  请容我先夸夸这枚印的构图:

  动中有静,“还”字的“走之旁”左侧像水,右侧连同边框一起处理成一座“山”,整体向右倾斜的印文仍有稳定感。

  “八还”出自《楞严经》,意思就是世间的各种变化,归根结底只有八个原因,用你们现在时髦的话叫做: “透过现象看本质”,这样自然就能解释很多烦恼了。

  从“秃驴”到“八还”,是小我到大我的升华。

  释怀人生,才有了现在的我!该说这是因祸得福吗?

  呵,无奈之举罢了!我想换成你是我,用惨痛的经历换一时荣光,想必也会犹豫的吧。

  曾经无限尊荣的明王朝已经不在,我也不允许自己掩埋满腔愤恨,更不想与这看不惯的世界捆绑前行,即便我是一条翻身无望的咸鱼,也要在画中给世界一个白眼。

  所有的火都带有激情,光芒却是孤独的!

  更多内容请关注宝库微信号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八大山人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