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到文物无法出手只能分赃:西晋瓷碗当了烟灰缸

2019年05月23日 09:4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检查日报

  三名盗墓者盗得六朝墓葬5件文物,本想卖个好价钱,却发现无法出手,于是将文物分了——西晋瓷碗,当了烟灰缸

有村民在自家竹林里发现大洞,目测可能有墓葬,遂报案。有村民在自家竹林里发现大洞,目测可能有墓葬,遂报案。

  “原来弩机长这样,做工真精良!”今年“五一”期间,在江苏省宜兴市博物馆内,一件西晋时期的青铜弩机吸引了观众驻足围观。被观众纷纷称赞的青铜弩机,是宜兴市博物馆新上的文物,观众能够大饱眼福,还要“感谢”三名盗墓贼。

  相约盗墓

  现年41岁的宜兴人丁纪峰喜欢倒腾古董,前几年做过古董和玉器生意,认识了开古玩店的陈俊英。

  2017年10月,两人和另一朋友瞿文喝茶时,丁纪峰聊起自己手头紧张,正在想办法弄钱还贷,称湖父镇的状元坟可能有古墓,邀请陈俊英和瞿文一起去“探测”,一旦挖到宝贝就发财了。陈俊英懂点挖掘古墓的相关知识,当即表示出合作兴趣,瞿文也禁不住心动,三人一拍即合,组成了“挖宝团队”。

  10月底,丁纪峰指路,瞿文开车,陈俊英带了一根盗墓用的钎杠,前往状元坟一探究竟。

  来到状元坟,他们发现坟墓已经完全被砸坏,缺乏挖掘价值。眼见“挖宝计划”破产,泄气的三人只好打道回府。归途中,一座新坟引起了丁纪峰的注意,坟坑里有一堆老青砖,仔细端详,他发现青砖两头长度不一样,凭借做古董生意的经验,他判断,这可能是晋朝时期用来砌墓室顶部的专用砖,由此猜想附近或许有古墓。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丁纪峰和陈俊英开始轮流用钎杠在砖头周围戳地,还向瞿文解释:“这个钎杠能找到古墓。”几分钟后,只听陈俊英大笑一声:“戳到了,下面有墓!”但随即他又发现地下的砖头不规整,即使有古墓,也可能已经被迁坟时挖掉了。眼见盗墓无望,加上天色已晚,三人下山回家。

  挖到宝贝

  半个月后,三人又聚在一起喝茶,聊起有始无终的盗墓计划,都不甘心。“干脆去‘开一刀’(打盗洞)看看,万一里面有宝贝呢?”丁纪峰的提议,得到另外两人赞同,三人决定再去墓地走一遭。

  2017年12月的一天,夜幕降临后,三人带上铁耙、铁锹、簸箕和绳子等工具,来到发现老青砖的墓地附近。简单分工后,丁纪峰和陈俊英用铁耙挖洞,瞿文用簸箕运土。当时正是冬天,山里的夜晚格外寒冷,可他们却挖得满头大汗,忙活了近三个小时,挖了一米多深,挖到了一块“水泥板”。

  “坏了,这个墓估计被别人挖过又填上了,没必要再挖了。”丁纪峰说道。陈俊英仔细查看盗洞情况后,也赞同丁纪峰的说法。三人再次无功而返,但都不死心。“即使古墓被盗过,会不会没挖干净,还剩点东西在里面呢?”

  第二天晚上,三人带上工具,在“水泥板”旁边重新打洞,结果这次才挖了近20厘米,就挖到了老青砖做的墓顶,原来之前找错地方了。

  将砖头搬开后就是主墓室的顶端,他们用绳子吊着身体,来到离地面2米多的墓室,开始找陪葬品。墓里的棺材可能因为年代久远全都腐烂不见了。三人挖了近2小时,终于在土里发现一个有点破碎的铜镜,铜镜上面还压着1个铜质弩机,其他再无所获。临走时,陈俊英和丁纪峰还把墓壁上的3个陶油盏取了下来。

  烟头“泄密”

  盗得5样古物,三人以为能卖个好价钱,结果丁纪峰找人一问,发现这些东西无人愿意购买,三人决定分赃。陈俊英拿了铜镜和弩机回去做标本,丁纪峰拿了三个油盏,当烟灰缸用,瞿文则什么也没要。

  本以为盗墓一事神不知鬼不觉,不料,却因为一个烟头,警察找上门了。2017年12月31日,湖父镇的村民发现自家的竹林里出现2个大洞,目测可能底下有墓葬,遂报案。在村民带领下,公安机关前往案发地调查,发现村民所说的2个大洞是新挖的,洞外隐约可见墓穴。经过进一步勘察,公安机关在墓洞旁的土堆里发现数枚烟头,判断该烟头可能是盗墓贼抽烟后随手丢弃的。通过DNA技术鉴定和比对,公安机关找到了瞿文。

  面对办案人员,瞿文当即承认了曾到湖父镇盗墓的犯罪事实,称村民发现的大洞正是自己和同伴挖的盗洞,墓洞旁发现的烟头则是自己在盗墓运土休息抽烟时留下的。随后,瞿文向公安机关供述了犯罪同伙。2018年3月9日,陈俊英、丁纪峰相继落网。

  经了解,三人均为初小学文化,陈俊英和丁纪峰因做过古董生意,听他人说过一些盗墓故事,遂懂些盗墓门道,丁纪峰和瞿文曾有盗窃前科,但三人盗掘古墓尚是初次。

  三人获刑

  本案是无锡市首例盗掘古墓葬案件,宜兴市检察院受理此案后,承办检察官及时赶赴案发现场勘查,核实案件事实,并引导侦查补充证据。因本案案情复杂,对古墓及墓内文物的鉴定存在较大争议,宜兴市检察院2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2019年1月2日,宜兴市检察院以盗掘古墓葬罪对丁纪峰、陈俊英、瞿文等三人提起公诉。日前,法院以盗掘古墓葬罪,判处被告人丁纪峰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8000元;判处被告人陈俊英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6000元;判处被告人瞿文有期徒刑二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经了解,被丁纪峰等人盗挖的古墓由甬道和主墓室组成,甬道两侧各有一耳室,墓室全长9.3米,宽约3.4米,这种规模的古墓葬在江南地区十分罕见,对江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等研究具有较高价值。丁纪峰、陈俊英、瞿文打了两处盗洞,第一次打到的“水泥板”实际是一块断墓碑,位于甬道顶部,未能进入墓室,第二次盗洞位于墓室正上方,长约1.8米,宽约0.75米,直接打入墓室内部,如今墓内随葬品已无存。

  经南京博物院鉴定,被掘的砖室墓形制完整、规模较大,为典型的六朝墓葬,被盗的3件青釉瓷碗年代均为西晋,青铜镜年代为东汉,青铜弩机年代为西晋。

  案发后,当地文物部门对已被盗掘的古墓进行了回填保护处理,并成立巡防队伍,加强日常管理。2019年3月15日,被盗的5件文物在专业人员的鉴定和保管下,全部移交至文物部门。随后,青铜弩机在宜兴市博物馆展出。

  检察官提醒,切莫受利益驱动,铤而走险当“摸金校尉”,对于破坏文化遗产、盗掘古墓葬的行为,检察机关将一如既往严厉打击。

  唐文英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