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赋予的第二次生命

2018年02月21日 23:4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世界上有这样两位艺术家

  同样是以漂流木为创作媒材

  一个做马

  一个做人

  做马的是英国雕塑家Heather Jansch

  做人的是日本艺术家Nagato Iwasaki

  艺术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不说同样的媒材做不同的东西

  即便同样是做人

  也有不同样的做法

  个中又有不同样的动机

  纷繁而又千变万化

  就如同这世界

  世界有多么繁复

  艺术就有多么神奇

  而要说神奇

  没有比大自然更神奇的

  漂流木

  山川河流消磨的岁月

  雕刻着时光的记忆

  Nagato Iwasaki

  岩崎永人

  出身于日本顶级美大御三家之一的

  武蔵野美术大学

  油絵科毕业

  岩崎永人用那些漂流木

  创造的人形雕塑

  不仅照顾了形体的准确性

  更多的是营造一种氛围

  这些源于自然、带着自然气息的素材

  以一种独一无二的气质结合

  而这种结合是以艺术的名义

  艺术可以重新赋予第二次生命

  艺术可以重新塑造灵魂

  毕竟它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慰藉

  生命是无常的

  但艺术可以让她保持美丽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