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岫闻:生命的光芒

2018年08月02日 15:3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生命的光芒

  崔岫闻

  2017 年的春节,是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节日,甚至有点不敢回首。

  2016 年底,我体检身体出了状况——我想我要面对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外科手术了。从体检指标出来到决定手术,只一个月之内的时间。

  陀螺一样忙碌的过往戛然而止,春节前我便住进了医院,经历了一个多星期的各种深度检查,结果还是要面对手术。不用出院了,手术定在腊月 28 或 29,医生建议越快越好,争取时间,后来连医生都觉得春节前手术的话,大年三十可能连口水都喝不进去,太不人性了。

  年前或年后手术,我都要面对这个年该怎么过——要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过年,要么去意大利完成早已安排好的春节旅行。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何况这么大的手术,肯定要想想清楚术后的风险和可能发生的后果,死、半死不活、或活的更精彩,我的意识里出现的是最后一项。

  即刻要面对生与死的各种可能性,这个课题太大了。

  早已经安排好意大利十天的春节旅程用来感悟生命的启示及意义,我最终决定踏上异国之旅。现在想来都是上天的安排。我身体的指征没什么异样,只是指标超标,自己压根也没特别的觉得就没明天了。可家人和朋友都觉得每一天都像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一样,对我关爱备至,甚至吃饭时坐在我对面就泪眼婆娑,情境化的想象着将要面对的各种可能,以及我和他们的心情。

  就这样罗马、佛罗伦萨、博洛尼亚,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美食、美景、照片、录像、朋友、艺术……以及美的复杂的心情。

  从未想过给自己一个假期,这是生命中的第一次。曾经的过往,去过三十几个国家,都因为艺术创作和各种展览的工作相关,工作之余抽空一两天的旅行觉得已经很奢侈。终于体悟到一点生活的意义——想给自己放个假的时候,却又要面对如此重大的生命课题,上天真是厚爱我。

  “人生除死无大事”。

  面对生死,其它任何过往觉得重要的、放不下的事情,都不得不放下了,什么事业、为之奋斗拼搏半辈子的艺术以及名利情爱……这个年龄的此刻,要面对的便是生老病死了。那种感觉只能自知,难于言表。

  大年初四又住进了医院……术前的晚上,一个人的病房很清冷,姐姐发来微信,似母亲般的爱感动了我,更似家族及人类传承的力量,我独自坐在病床上,爱的暖流变成泪水在流淌,主任医生刚好走进病房关照,看到流泪的我还以为术前紧张孤寂呢,便更加关照我不要担心,也不用想太多,睡不着就吃片安眠药保存体力。我很感激他的关照,但也没过多解释,他走后,我发了一条微信给他,大致内容是:“我想这个手术对我来说不过是肉身的升级换代,我们用科学与医学的超前技术与艺术的创造力完美的结合,创造出人类生命的奇迹,90 岁后再相见。” 发完微信我就安然入睡,安眠药变成了我枕边的伙伴。

  手术很成功。术后我又做了个大胆的决定——采用完全自然的疗法。恢复的非常好,生命依然精彩,只是体悟不同了。

  一年多的恢复过程中,我得到更多关于生命的深切感悟:活着,怎样的活着?又是一个新的课题。

  这一年,意识和时间都与自己的本性、与自然宇宙在一起,将生命全然的交给生命本身,然后活着,才发现生活如此美好:能量、健康和美丽同在;意识的提升、智慧的开启;调理、养生、喝茶;艺术创作、跨界合作、品牌代言什么都没耽误,原来生命还可以这样精彩的活着。

  编辑约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好是术后一周年的日子。宇宙早已经将一切安排好,新的一年,我们就按照自己的生命密码活着就好。

  2018 年 2 月 9 日,由崔岫闻本人撰写。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