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当代】传统藏品需要当代策展

2018年09月15日 12:5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传统藏品需要当代策展:为了连接传统与当下,为了公共教育最大化

  王南溟

“传统作品+当代策展:美术馆藏品展方法论对谈”现场“传统作品+当代策展:美术馆藏品展方法论对谈”现场
对谈人王南溟发言对谈人王南溟发言

  最近配合刘海粟美术馆正在展的“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新浪当代艺术-国际”在刘海粟美术馆策划了一个“传统作品+当代策展:美术馆藏品展方法论对谈”的公共教育项目。由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阮竣、典藏部研究员钟金和我三人谈并面向社会直播。也通过“策展方法论”这样的专业角度对“天潢贵胄”展览的价值进行推广。刘海粟美术馆藏石涛和八大山人合作的《松下高士图》曾在1995年开馆“刘海粟藏品展”上展出,有人也疑是张大千仿作。而2012年为举办上海美专成立一百周年,为找唐吉生有关资料,找到一张唐吉生与张大千合临的《石涛岂敢八大君》,此画与刘海粟美术馆收藏的《松下高士图》在人物松石上画得高度一样,引来的考证上的争论,当争论还未有定论时,刘海粟美术馆的研究人员却又从文献研究中发现第三幅与《松下高士图》和《石涛岂敢八大君》一样的作品,这次该馆研究员就以馆藏原作《松下高士图》组合另外两幅相同的作品为展览主题,并以“天潢贵胄”为展题重提这个考证话题,将争议直接置于展厅中,也从一定程度上提供给后面继续考证的人作文献参考。刘海粟美术馆还有不少的传统藏品,其实从传统展览需要策展的角度来说,可以挖掘出有价值的东西作为专题展的资源,还可以找到一定逻辑关联的线索做成各种与当代艺术的对话展。这样的展览我们当代艺术馆也有过实践,但有传统珍品的美术馆显然有优势实现这类想法。当然如果从公共教育的角度来说,允许复制古代珍品用于展览,但有原作和没有原作,对一个展览来说还是不一样。这次刘海粟美术馆拿出了一部分石涛和八大山人的原作,在当代感的展厅设计中呈现,却实是换了一个观看传统作品的方式和空间本身提供给了观众一个新的感受。类似于传统展览的案例还有去年8月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的“孤帆一片日边来——吴湖帆文献展”,通过个案史料研究将吴湖帆的艺术线索和特征系统地呈现了出来,只不过刘海粟美术馆的展览有很好的原作,而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做的是仿真印刷和史料研究式展示。这是两个不同的馆的区别,一个有不少的藏品,并有条件和其它博物馆合作藏品展,一个没有藏品的情况下做出了有特色的传统艺术史课题展。

松下高士图 纸本设色 253.2×135.6厘米 1701年 刘海粟美术馆藏松下高士图 纸本设色 253.2×135.6厘米 1701年 刘海粟美术馆藏
石涛岂敢八大君 纸本设色 258×137.7厘米 1928年 私人藏石涛岂敢八大君 纸本设色 258×137.7厘米 1928年 私人藏
《八大山人访大涤草堂图轴》 不知名作者所作《八大山人访大涤草堂图轴》 不知名作者所作

  自从当代美术馆兴起以后,美术馆分化有传统藏品的博物馆和有当代藏品的美术馆,但事实上有些当代美术馆是有传统藏品的,或者传统博物馆也会扩大它的范围做当代分馆,像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就是在它雄厚的传统藏品中扩张做当代馆,像爱丁堡国家美术馆、美国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都是当代与传统藏品兼有的很好的案例。不是所有的当代美术馆都有展示传统作品的条件,所以传统藏品展览就只能在可能的范围内加以考虑,但传统与当代艺术如何在展览中呈现出对话关系,或者如何将传统藏品纳入到当代策展的范围内,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实践。策展人的展览首先活跃于当代艺术领域,从没有策展人的展览到有策展人的展览,艺术家作品在美术馆的呈现确实是完全不同的,这种不同首先不是艺术家的作品不再是自我中心了,而会通过策展人附加到艺术家作品中并在展出的过程中形成各种因素,使得展出的是艺术家的作品,而实际上又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所以有一种说法是:策展人是通过艺术家的作品组合在展厅里变成了自己的一件作品。我们一直强调要尊重策展人的学术视野,其实也即是说展览与艺术家作品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空隙等着策展人去挖掘,美术馆的展览其实展示出来的是艺术家与策展人之间的字里行间的闪光点了,这成了衡量策展人水平的一个标准,策展人不只是一个展览组织人,虽然它会包含展览组织内容,他不只是一个项目资金拥有者,尽管他会去找展览资金,策展人也不是把作品布置到美术馆中就算完工了的人,他还有很多公共教育活动伴随着展览的开始和结束。有一种说法是一个好的展览不等于是所有好的艺术家的相加,有好艺术家不等于是好展览,如何虽然没有好的艺术家或者是被人们贬为差的艺术作品的展览,但是它有好的话题或者打开了通往另一方向的道路,那就有可能成为策展人策划的好展览。所以我们通常说的策展人的好展览是针对这个成果而言的。那些寄生性和只会找名人艺术家而没有自己的主题发现或者反思的展览都不能称为策展人的展览。

“天潢貴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览现场“天潢貴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览现场
“天潢貴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览现场“天潢貴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览现场

  这样的策展理论我们在学院的策展专业课上是必讲内容,这里面包含了当代艺术仍然需要不断推进的精神,而且需要有一个展览策划中艺术史上下文课题式寻找的基础训练,从而形成了当代策展理论的基本起点。而这样的方法论同样也可以在传统艺术展或者是博物馆传统藏品中被强调。很早的时候我们就在书画领域中提出过传统艺术要当代策展的文章,就是策展后的展览不只是大家拿着作品来展示一下,而是哪怕是传统书画也是要有展览主题的,这样的实践不是说在展览中一个都没有,但现在是哪怕有也没有被受到重视。传统艺术展览与当代艺术展览最大的区别似乎是传统作品其标准都已经定死了,而当代艺术的标准是待定的,似乎“待定”就意味着需要展览和评论,策展就是架起了展览与评论之间的桥梁,但事实上传统作品也是需要以评论为中介才能让作品向着学术的方向发展,特别是传统艺术的固定标准也是需要突破的,哪怕是艺术史的作品都有可能被卷入到重写艺术史的旋涡之中,不过现实当中这方面确实很薄弱,而且传统藏品也是需要通过策展主题去把各种各样的藏品去分成不同的主题加以研究式展览的,而这方面同样也有待有提倡。

  历史藏品的固化展示,首先根源于目前的美术史研究方法的陈旧,那些编年史的从远到近,每个时期的总体风格和生平事迹考,代表艺术家和代表作品及其对后世的影响,差不多构成了一个陈述套路,而这样的陈述方法论用于展览的话,一样只会关心有没有代表作品?能不能在一个展览中陈列出全面和完整性?有没有历史上更多的朝代的作品让它做了大规模的展览?这种编年史的展览是作为通常意义上的一个博物馆的长期陈列而不能称为展览本身。展览就是通过这些藏品从某个侧面找到讨论的点像作课题一样地将这个点呈现在美术馆,而对这个话题的研究内容成为了展览中的学术文本。所以谈到策展方法论,我们首先谈到美术史的研究方法论了,像“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的展览题目就像是一篇论文,而这确实是凝聚着刘海粟美术馆从开馆以后的学术发现和原来的研究员沈虎的研究基础上传承到现在的刘海粟美术馆青年研究者中,这个展览从刘海粟美术馆一幅馆藏的石涛和八大山人合作的《松下高士图》而引起的故事和争议并将它做成了一个展览,它在我们的美术馆学术中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就像“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中的故事,最初是在展览和研究中发现还有一幅一样的《松下高士图》,随着研究下去又发现一幅一样的,组成《松下高士图》“三胞胎”的故事,展览中还与其它馆藏合作借展品和陈列辅助的相关作品和史料做成了典故展,通过这样的展览方式,既可以重新唤起对这件作品的讨论,还可以借这个故事带动公共教育。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