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科:界外艺术,跳出三界

2018年09月28日 18:1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东方艺术·大家 丨 郝科:界外艺术,跳出三界

  封面  

  卷首语

  >>>主编<<<

  界外艺术,跳出三界

  文/郝科

  随着当代艺术市场的日益成熟,越来越多的套路化运作模式,让“艺术生产”成为一种不含贬义的时尚概念——假借他人之手来完成自我头脑中虚幻的idea构建——“心”与“手”的分离,在众多形式不断翻新和观念晦涩难懂的艺术作品中,表现的越来越明显。

黄药  红色幻想 油画 70x50cm  2016黄药  红色幻想 油画 70x50cm  2016

  而当本应独具个性的“艺术”表现,变成为一种具有强大惯性的潮流与方法论的同时。总会有少数的异谏者,能够不为潮流所动,并在内心真实情感的驱使下,突破固有的艺术表现窠臼,创造出真正独具个性的思想观念体系和艺术语汇来。

  本期专刊的主角——“界外艺术”群体,正是这样一群极具凝聚力,又“各自为政”的艺术异谏分子。

胡琪琪作品胡琪琪作品

  何为“界外”?

  佛教中有语“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通常指不受世俗污染,不受常识束缚的一种超然物外的处世态度。而与“三界外”相对的“三界内”,除了以“欲界”、“色界”、“无色界”三重抽象概念示人之外,其核心的含义则是“界”本身所包含的“限”与“别”——对于试图越界行为的限制与不宽容;对于非界内事物陌生化的区别与隔离。

李昌胜  轮回  45.5cmx35,5cm 2014年7月李昌胜  轮回  45.5cmx35,5cm 2014年7月

  与“界内”相生相伴的“限”与“别”,反射在艺术中的投影。在多数时候表现为学院化的“艺术多样性”对于艺术史轨迹潜在的积习相沿。尽管从文艺复兴到后现代,对于先前艺术的革新和反叛始终是与艺术发展史并行缠绕发生的,但潜藏在思想深处的“精英意识”,却又将每次革新与反叛,更新成另一种艺术权威的规则与范本。

李俊 年少时分  纸本综合材料  100cm×60cm   2018李俊 年少时分  纸本综合材料  100cm×60cm   2018

  而在我看来界外艺术与界内艺术的最大不同,正在于艺术家的头脑中并没有固化的“精英意识”——它时常都会将艺术放置在贵族化和知识性围墙之内——而非专业出身的界外艺术家们,却通过偏向本能的兴趣和直觉的感受,规避掉了来自艺术系统中精英意识的影响。从而能够自由地使用不受体系约束的艺术语言,来阐释和描绘自我眼中的另类世界。

三毛 伤势 油画 80cm×80cm 2017三毛 伤势 油画 80cm×80cm 2017

  虽然界外艺术家不受美术史、市场和评论的限制,但他们的创作却完整地呈现出了艺术本应具有的普遍性。而艺术之所以具有普遍性,正是因为它能够深深触动人类共通的情感与良知,这种触动不受语言、时间、地域等因素的影响。

孙乐石 约会 布面油画 62cm×92cm 2018·8·29孙乐石 约会 布面油画 62cm×92cm 2018·8·29

  正如高更的名作《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向何处去?》,艺术中的永恒命题,正是人类对于精神故土的不竭追问。这种追问是一种稚拙且执拗的寻找,将时间融化成一种无法遏制的倾诉欲望,并在纸面或画布上表现出一种震撼人心的、真诚的艺术力量。

张奇峰 家庭 120cm×100cm 2017张奇峰 家庭 120cm×100cm 2017
周惠明   中国魂系  80cm x100cm  2012年6月周惠明   中国魂系  80cm x100cm  2012年6月

  注:原文参见《东方艺术·大家》内页

  内文版式欣赏

  (来源:东方艺术大家)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