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渔隐》策展文章--王彦之译

2018年10月01日 18:2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潇湘·渔隐》策展文章

  文:贝蒂-苏·赫尔茨

  译:王彦之

  近年来,中国艺术家对传统的“文人墨客”以及艺术家学者的概念兴趣倍增。何昆霖(Kunlin He)和童义欣(Yi Xin Tong)这两位长居美国的中国艺术家和国内外许多年轻艺术家一样,为宋、元、明时期文人画家的文化地位与实践所着迷。被视为道德和艺术上的精英群体的文人画家们受过良好教育,他们追求儒家理想,政府官吏也不例外。他们弃用北方宫廷画师的精湛技巧与华丽风格,追求感性与自我表达,中国艺术史上诸多备受尊崇的作品均有这一特性。山水画作为一个独立的体裁,在中国艺术中的历史渊源可追溯至唐朝的分裂瓦解。它蕴含着对人类之不完美的隐喻,也正是这种传统让两位旅居国外的艺术家何昆霖和童义欣从隐逸于自然以表达对移居现实不满的行径中找到灵感。这也让人联想起亨利·大卫·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超验主义。他们怀抱着退隐田园的情志,同时也渴望置身当今连接紧密的全球文化——社交媒体和数字通信等本土媒体形式就不乏有不祥的生态灾难和研究旅行的新闻报道。尽管何昆霖和童义欣不是正式的合作画家,但他们相通的混合拼贴美学揭示了他们的调查主体性,这无疑汲取了中国童年记忆的滋养,同时又受到了美国熔炉式文化潜移默化的熏陶。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何昆霖深受潇湘文学绘画的影响,此类文学绘画多记录诗人客居他乡的哀愁。而童义欣则独具渔隐情结,颂歌渔民简单朴实的独居生活。何昆霖和童义欣的作品均对古代传统中的哀思有所呼应,可同时又充满了嘈杂的当代话语场景以及使人忧心的经验现实,传达了个人经验中气候、自然和山水的不稳定性。从表面上看,他们拼凑而成的艺术装置展现出了画家对新兴科技,如无人机图像、音乐视频、定位技术和互联网图像挖掘等欣然采纳的态度。而事实上,它们所传递的内容要比之复杂得多——每幅作品均借助了代表性风景的技巧来呈现艺术家的社会批评。在他们娴熟的手法之下,作品成为了碾压绘画基本类别的巨轮,逐渐模糊纪录片和拼贴画、手绘和机械化生产、原创和拷贝、真实与虚构之间的界限,塑造出新的视角与可能。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何昆霖写道,他希望能“重新思考东方的前卫政治美学。”为了连接过去与现在,他从潇湘文化中汲取灵感的系列画作和影像作品特意使用了新的成像技术来进行表达。在《2017加利福尼亚野火》(California Wildfire 2017)中,他效仿加利福尼亚州马林县远郊火灾的无人机录制片段中添加了一个类似电子游戏中开炮的动画。如此的毁灭场景使何昆霖想起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的情感和来世。纵观这种自然暴力以及我们当前面对的全球变暖新挑战,这般悬殊的力量对抗不禁让人愈发担忧。更广义地来讲,何昆霖正在寻找理解文化差异的方法。他取材于社交软件Instagram的山水风格系列画作《天生爱好是自由》(The Inborn Hobby is Freedom)描绘了置身于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雄伟山谷中“一景”的中国游客(国会建此公园的初衷是为让奔波于城市的人们在此放松身心)。每幅画中的人物皆被大自然所环绕,与西方倾向于在心理和实际上营造出距离感的大全景截然相反。这样的主题或是对中国国家公园和城镇旅游扩张的一种认可,是城市中产阶级对自然和文化历史新体验的渴望的标识。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这一现象是具有代表性的,《归行散记》(Tales of Hometown Trip)(2018年)中同样出现了这样的玩笑片段。《故乡之旅》这部影像作品记录的是何昆霖的一次讲座,他用GPS定位器配合自己对地标景点的描述,讲述了其漫步在自己的大学所在城市武汉的一次旅程,然而这些其实都是虚构的演绎。他通过中国式的镜头来回应、阐述他的旅美经历以及两国的共通之处。他的近期作品还探讨了旅者、名人与漫画人物不得不在西方语境中调和中国男子气概这一概念的问题。何昆霖说:“《中国男性特质论》(Chinese Masculinity)是我尝试将性别研究,媒体研究结合到汉学研究的一部论文电影。中国男性气质这个概念源自于汉学家雷金庆的著作——他提出了中国的男性气质“文”(cultural attainment)和“武”(martial valour)的二分法。在这部影像中,我着重讨论中国男子气概中崇尚文的因素,运用散文写作的方式引用了4位角色——易中天,于丹,老夫子和蒋彝,他们各自代表着我对20世纪中国男性文人从知识分子角色转换成商人角色的研究案例。与此同时,我也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年轻商人的形象,在湾区的一家文化公司里进行一晚上的肢体行为表演,表演,内容为阅读和工作。以此展现自己崇尚智力的中国男性气质。“在展览开幕的现场,我还进行了一个行为表演。为此,我拒绝在展览开幕现场同任何来参观的展览的朋友对话,而是全身贯注的完成一篇学术论文,以此在展现自己的中国男性气质。”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对于童义欣来说,相比起拥有闪闪发光的天际线和摩天大楼景观的纽约市内生活,布鲁克林海岸线边的时光更加令人流连。他写道,“垂钓把我带到了城市边缘,在那里,废墟取代了建筑,填海工程竟无处不在。”将自己视为外人的当代艺术家并不少见,且这似乎与童义欣对渔隐的识解理念相吻合。然而,他所报告的钓鱼经历却充满了试验与磨难 。“它吸住了鱼饵/它吞下了鱼饵/鱼轮在尖叫/什么声音比这更悦耳?/这是一种美/上帝!”诗中谈论更多的是垂钓中的博弈与乐趣,而非一种平静的沉思。在《纽约城的钓鱼之旅——谁在乎?》(NYC Fishing Trip—Who Cares?)(2018)中,童义欣将音乐视频应用于以钓鱼为主题的诗歌中。诗歌的节奏缓慢,卡拉OK式的配音选用的是像服食了安眠酮一般不稳定的音调。与此同时,哥特式字体的诗词出现在海岸线、渔民与鱼的静止画面中,更是体现了捕鱼所需耗费的时间积累。对于边缘化的群体来说,在远郊进行活动是他们逃离城市生活压力的窗口。相比之下,童义欣的织锦作品《兽性朋克》(Animalistic Punk)(2018年)则有着更为崇高的意义。它提倡根据动物自身携有的不同象征性和护身符的功能特性去体验、了解动物,认为这是人类与自然正向互动的关键。为了获得这样的体验,他从自己的图像档案(由自己拍摄的照片和从图书馆检索得来的图像组成)中选取材料,制作了“富含寓言性的拼贴画和拥挤的图像,无数的人类遗物、海洋动物和物体共同构建了一个存在于错乱时间中的虚构空间。” 他将这些科学、历史、考古学的图像精心拼接在一起,编撰了一本几乎可以和中国神话志怪古籍《山海经》相媲美的当代版百科全书。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和他们同辈的许多艺术家一样,何昆霖和童义欣熟知各种媒介、材料和形式。这是一种新观念的方法,他们坚信在这个纷扰的世界里,多才是多(more is more)。他们的作品在充斥着关于离散的忧思以及对潇湘、渔隐的向往的同时,拒绝抛下他们的文化归属感。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