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汤——陈明强个展”于中央美术学院开幕

2018年12月05日 16:1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2018年12月3日下午三点半,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青年教师陈明强个展“金汤”于中央美术学院校史馆西厅开幕。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协办,原实验艺术学院院长吕胜中教授担任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刘礼宾担任策展人。陈明强,1983生于福建建阳,2008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获学士学位,是实验艺术学院第一届本科生。2013年毕业于实验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本次展览呈现五年来艺术家在教学工作之余进行的艺术创作探索。

  开幕现场

艺术家陈明强致辞艺术家陈明强致辞

  原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吕胜中教授,策展人刘礼宾副教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教授,实验艺术学院张国龙教授,实验艺术学院副院长王郁洋副教授、教务处副处长吕明老师,艺讯网执行主编章燕紫老师,研究生院书记兼教学部主任葛玉君老师等嘉宾和媒体朋友出席了展览开幕式。展览开幕仪式由实验艺术学院施元欣老师主持。

实验艺术学院施元欣老师主持开幕式实验艺术学院施元欣老师主持开幕式

  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在《金枝》中讲述了一则古老习俗:一座神庙的祭司日夜守护着一颗神树,被奉为“森林之王”,但如有一个逃奴能够折取神树上的一节树枝,就有资格和他决斗,杀死他取而代之,成为新的森林之王。既折金枝,必称逃奴。吕胜中老师认为陈明强从《金枝》中得到点拨,试图在心之空空的境界中成为自在的造物主。他即使拥有整座森林,也绝不使役奴隶,因为他要做自己的主人,也便是自己的奴隶。

学术主持:原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吕胜中教授致辞学术主持:原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吕胜中教授致辞

  本次展览学术主持吕胜中教授出席开幕式并作首位发言。他提到自己几乎每天都看到陈明强在学校上班,所以他曾一度怀疑陈明强是否有时间进行艺术创作。年轻艺术家,在刚步入岗位时,不管主动还是被动,都要投入大量时间到教学行政工作当中,自己的艺术追求就会在很大程度上被遏制。但是今天来到“金汤”展览现场,吕胜中教授有种新的冲动,没想到一个如此忙碌的青年教师,回到家给电焊通上电,一点点的创作,竟然能留下了如此多的作品。吕胜中教授坦言:“观陈明强展,现场想呼喊:真艺术!真,在于他不是明星型艺术家赶场子式的突击生产,真,在于他听不见艺术市场起落的锤点,真,在于即使没有展览的机会,他也要作一一因为身体与灵魂都需要陈明强如此这般的热烈。”吕胜中教授认为,一方面陈明强是在做自我,另一方面他做的是对当今艺术的感受。所以在吕胜中教授看来,这是一个有着深深追问的展览。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教授致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教授致辞

  王春辰教授在发言中从自己的观展感受出发,谈到:“从毕业作品到现在,陈明强作品气质不一样了。”他认为,陈明强以前的很多艺术作品是呈现视觉的表现,现在艺术创作则有了一种统一的内在面貌。在王春辰教授看来,陈明强这些日积月累电焊出来的作品,是他艺术语言和精神状态的投射。同时,他认为陈明强在金属艺术里面寻求语言实验做得很出色,已经走出了美院的范围,这一尝试在未来还能无限放大,有很多的可能性。在这个快节奏的当下,需要像陈明强这样有力度,有立场的青年艺术家上场。

实验艺术学院张国龙教授致辞实验艺术学院张国龙教授致辞

  张国龙教授是陈明强艺术历程的见证者。他认为吕胜中教授曾用“小身体大能量”来评价陈明强很到位。学生时,张国龙教授就发现陈明强在做艺术时有着很大的能量。他认为对于一种艺术语言的探索和专业学习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触类旁通,出类拔萃,角色转换。在这三点上,陈明强做得很出色。“陈明强用电焊与铁矿的碰触的‘点石成金’方式,将他的艺术实践以‘铁杵磨针’的意志持续,也将他的艺术理念‘固若金汤’的语境化呈现。他像似是一个苦行僧,在艰难跋涉中开辟思路,让精神成形。”同时,张国龙教授认为教学相长,尽管展出空间很小,但对陈明强自己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展览。陈明强作品中的话语很坚定、很清晰,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策展人刘礼宾致辞策展人刘礼宾致辞

  策展人刘礼宾从陈明强本科时就对他的艺术创作有所关注。他认为从陈明强最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国挺一号——机枪相机》(2007),到后来的《爱甲》(2013年),可以看出他作为青年艺术家,在各个方向都做出了自己的摸索实验。毕业任教的五年时间里,陈明强每天用焊接创作作品,这些作品汇在一起促成了本次展览。刘礼宾认为,陈明强的作品可以用“尽精微”来形容,他依据自己的个人日常状态进行创作,利用大量的零碎时间创作出本次展览作品,创作语言和方法既像中国的山水皴法,又像西方点彩一样。而当这种语言积累到一种程度以后戛然“变形”,这个变形不仅包括物的变形,也包括自身状态的变形。

  陈明强居住在六环外的城乡交界处,他经常从废品回收站淘选一些自己有感触的现成品带回工作室,如铁栅栏、铁锅、手推单轮车、有纹理的铁板……。策展人刘礼宾认为,陈明强对“现成品”的选择,既有视觉形式的权衡,也有社会因素的考量。“选择”既是对以往“造型”创作方法的摒弃,这里的主动性潜在一种消极性;也是对“我看上了就是我的”的视觉能力的肯定,这里的消极性又潜在着一种主动性。固若金汤,金城沸池。“固”是期待,结果未必。不锈钢焊点在金属上焊动,瞬间产生七彩的火花,化为火热滚烫的金汤,最终固化为坚硬而又冰冷的“金枝”。陈明强严苛地构建这座“城”,给出的最终感官体验却是“乌云压城城欲摧”——表面绚丽、内里风化。

  在本次展览开幕之际,艺术家陈明强,学术主持吕胜中教授,策展人刘礼宾副教授接受了新浪当代艺术频道记者的采访:

  对话|陈明强

  陈明强,1983 生于福建建阳,2008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获学士学位,2013年毕业于实验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参与的展览包括“工作进行时—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教师作品展”(山水美术馆,北京,2017),“中国青年实验艺术展”(鲁台会展中心,山东潍坊,2016),“暂住证”(独角兽非盈利艺术中心,草场地,北京,2015),“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实验艺术展区”(今日美术馆,北京,2014),“实年一验——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专业教学十年成果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北京,2014),“有组织无纪律——青年实验艺术小组第四回展”(星空间,北京,2013),“首届CAFAM未来展:亚现象”(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2012)等。

  新浪当代:聊聊您本次的参展作品内容。

  陈明强:这次展览的作品主要与铁有关联,比如废铁零件,铁矿石,铁精粉等等。所使用的基本造型语言就是用不锈钢电焊条去包裹铁矿石,去包裹从废品回收站淘回来的废弃金属物之类的。这次的展览作品主要有大约16个系列约40多件作品。这是我五年来在艺术创作探索上的一个阶段性小结。它们的视觉效果远看是相似的,但在很多具体的焊点细节、材料的选择、造型的构成和语意的指涉上,是丰富和微妙的。我相信,只有工作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才能真正的开始对自己所使用的技术和材料开始敏感。

  新浪当代:聊一聊您的创作初衷。

  陈明强:创作的源头可能是由自己艺术创作的焦虑引起的,我试图找到某种艺术语言,某种材料和媒介,来与生存的这个世界进行对话。这是一个很难确定的过程,这是一个不断变化和摸索的过程。

  用电焊技术和铁矿石相结合,是源自吕胜中老师常在课堂上形容一些“特别聪明”的艺术家能“点石成金”。而我在反复琢磨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意识到自己经常使用的电焊的“点”与铁矿石有种自然的关联性,于是我就这样傻傻的开始干起来了。结果做着做着,思路慢慢打开了。

  本科学习的时候,我在张国龙老师的《物质材料语言》课程上就开始使用金属焊接来进行艺术创作,那时候更多是用焊接金属零件来“模仿”一个物件。直到研究生毕业,才开始主动将焊点这个造型元素单独提取出来进行艺术创作。它表面上是对废弃金属物的包裹,实际上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昂贵的不锈钢电焊条,去包裹廉价的金属废弃物,对我来说,过程本身它有一种重生和拯救的感觉。不锈钢有一种“不朽”的气质,当我把一个生锈得一塌糊涂的废铁,经过长时间的电焊和抛光包浆,让它重新焕然一新的时候,我感觉它又有了生命力和活力。而我自己的内心也得到了某种快感,它也让我的内心得到某种释然。

  新浪当代:您的首个展,是呈现了您五年来教学过程中的探索,您这些作品有哪些内在联系和线索?

  陈明强:从材料语言来说,就是我对铁这种物质材料整体性的摸索。从工作方法来看,弱化谋略,强化劳作。很多工作都是一点一点在推进之中,有量的积累,才会有质的飞跃,而从量变到质变,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一瞬间,才是灵感闪现的时刻。灵感的获得,往往来自对手作的敏感,对日常世事的敏感。

  新浪当代:您是沉淀了五年才推出了您的首个展,创新的是一种实验的过程,您认为艺术家在创新的过程中应该如何去思考?

  陈明强:已有之事将来必有,易行之事将来必行,太阳底下无新事。创新这个词语,太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创作,有时候是因为做的不够多,所以思考的才不能深。如果把创作当做一种不断朝着智慧和德性完满的目的自然地发展变化,那么创作就不会那么“累”。

  新浪当代:有一些艺术家当下的创作只是主动表达自我,已经完全脱离了生活环境和社会环境,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陈明强:人是群居动物,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的所谓脱离某个群体或者某个社会。所以他的创作,也许不是在视觉形象上直接呈现或立意上指涉当下的一些社会现实,但是周围的现实处境对一个人心里内心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这些因素影响到了他的生活,影响他对世界的看法,自然也就影响到了他的创作。所以它是一个相互关联的事,并不是掰开的事。

  新浪当代:您身兼教师和艺术家这种双重的身份,您如何看待创作和教学之间的关系?

  陈明强:教学相长,在教学过程中,会跟同学们讨论一些很基本、很初级但是又很难说明白的事情,比如什么是艺术、什么是造型,什么是观念……恰恰是这种最基本的问题,这些我们自以为早已经有结论的问题,每天重复去谈论、去掰它的时候,我们就会把那个壳一层层掰开了,掰开的层数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越来越靠近壳里面的东西。那个东西,说浅了是为什么要做艺术,说深了,可能就是为什么而活着。而这个东西,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对我来说,能在美院教学是幸运的事情。工作,它肯定对自己的生活和行为是有限制的,这是不可避免的。正因为这种限制,才迫使我寻找到了一种可以把零碎时间积累起来的艺术创作方法,才有了这次展览的这些作品。

  新浪当代:您继本次个展之后,您还有哪些规划?

  陈明强:特别感谢美院提供给我这次展览机会。所有的展览作品,都是在我得知有这个展览机会之前,就已经创作好了的。毕业留校工作的这几年,我都在寻找能合理利用课余时间的工作方法,我也一直在按自己的创作节奏进行,虽然速度很慢,但是创作确实是积少成多,在一点点往前推。正心诚意,只要心中有光,何惧前路茫茫。

  对话|吕胜中

  吕胜中

  1952年出生于山东省平度县大鱼脊山村,1978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1987年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自2004——2016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创办并主持实验艺术专业,首任实验艺术学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生活、工作于北京。

  主要展览:个展“推陈出新”,“剪纸招魂展”,“吕胜中剪纸艺术展”,群展‘85新潮:中国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第50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造境”,重新解读——广州三年展,光州国际艺术双年展,相互认识——卡塞尔国际美术展,中国现代艺术展等。重要策展:先锋班、匠气、源于生活-首届学院实验艺术文献展、和而不同-第二届学院实验艺术文献展等。

  新浪当代:谈谈您对陈明强老师作品的看法。

  吕胜中:我觉得他不同于今天我们可以在外面看到的很多展览的一些作品,不同之处就在于,我觉得他这个作品并不是为展览而做的。其实在很多年前,陈明强有工作量很大的一些教学压力,他并没有很多时间、整块时间去做他的艺术创作,他住得又很远。我也一直很担忧,他这么多年老忙于工作,还有没有时间做他的东西啊。其实他本身从表面上没有表现出这种焦虑情绪来,但是我想他心里还是有着急的,甚至我也在担忧,怎么去排解他的这种焦虑,如果有的话。所以他前一段时间找我说要做个展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担忧的,到底展一些什么东西,以前也看过一件两件的作品拿出来的,但今天我看了现场以后,我觉得很激动,激动并不是场面比以前大、更多什么的,关键是我看到了一种我在社会艺术现场看不到的东西,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他不是为展览而做的。

  因为很多艺术家都很难,一个展览接一个展览,越明星了、越红了就展览不断,这个展览还没做完,另外一个展览又来了,每天都在应对着,就变成了一种艺术生产。陈明强的作品,我觉得恰恰是他没有一个展览的邀请,也没有自己的一种设想,他纯是为自己的,就是下班了回去以后,晚上自己打开电焊机在那焊。往常我们做实验艺术当中,他需要先有想法,可能这个就没有实现预设的想法,他就是要做,在做中消化自己,就是自己的精神和情绪当中的一些闪光的东西,在消化、消解自己的一些生活烦恼和工作上的一些劳烦,这个东西我觉得首先是他自己的需求。

  我反推回来看,当今人们都有很多烦恼和压力,比如说前两天在西安有一个同学说到,说他们学校培养的学生很多都不为艺术,毕业好几届学生了,剩下做纯艺术的不多。我就问这个老师,我说你呢?他做了一个作品,他说我偶尔会做一下。我说如果你不是老师,你还会做吗?他说我很可能和他们一样。陈明强同样也身为实验学校的老师,一个教艺术的老师,我觉得他能这样一种方式,在让自己渡过,在默默中去抒发自己文化和艺术的理想,我觉得这种东西是今天看来很闪光的,我觉得是与众不同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已经超越了他自己在学校作为一个教师的推荐展览,我觉得应该把他拉到一个大的文化现场去比较的话,我觉得他有不可磨灭的价值。

  对话|刘礼宾

  刘礼宾,策展人、批评家、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新浪当代:聊聊您对陈明强老师作品的看法,聊一聊您的策展初衷。

  刘礼宾:我觉得他是通过日常状态契合到一种语言吧,最后成为一种语言的表述方式,这是很多人都难以达到的,甚至很多艺术家一辈子也达不到。所以说当这个作品呈现出来完整的面貌,我就希望把它更好地呈现出来吧。有两点:第一,因为作为青年艺术家来讲,他确实是比较特殊,因为他日常有很多教学和行政工作,他其实是善于利用他的空余时间。另外一点,他这种个人状态是我特别欣赏的,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比较低调,而且比较真诚的一个人。所以也是支持他,把这样一个已经有成果的东西,尽量地通过布展、各种宣传和设计,把它完美地呈现出来,这样也不辜负他这么五年的一个创作。

  展览现场

  开幕式最后,艺术家陈明强对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以及自己的老师、到场的各位嘉宾,同学朋友表示了诚挚的感谢。据悉展览将于12月12日落下帷幕。

  展览现场作品

《沉甸甸的不朽01》磁铁矿石 不锈钢电焊条 2016-2017《沉甸甸的不朽01》磁铁矿石 不锈钢电焊条 2016-2017
《沉甸甸的不朽03》磁铁矿石 不锈钢电焊条 2016-2017《沉甸甸的不朽03》磁铁矿石 不锈钢电焊条 2016-2017
《叠》钢锯片 不锈钢电焊条  直径30cm  高17cm 2017《叠》钢锯片 不锈钢电焊条  直径30cm  高17cm 2017
《合理结构》 旧手推车 磁铁矿石 不锈钢电焊条 183 x 65 x 80.5 cm  2016《合理结构》 旧手推车 磁铁矿石 不锈钢电焊条 183 x 65 x 80.5 cm  2016
《怀石》磁铁矿石  角铁  不锈钢电焊条 165 x 155 x 40 cm 2018《怀石》磁铁矿石  角铁  不锈钢电焊条 165 x 155 x 40 cm 2018
《棘冠-01》铁合金  不锈钢电焊条  直径135cm  高15cm 2017《棘冠-01》铁合金  不锈钢电焊条  直径135cm  高15cm 2017
《金枝》磁铁矿石 铁精粉 铁合金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8《金枝》磁铁矿石 铁精粉 铁合金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8
《罗曼蒂克》铁栅栏栏残片 不锈钢电焊条 2016《罗曼蒂克》铁栅栏栏残片 不锈钢电焊条 2016
《盆景》旧铁栅栏  不锈钢电焊条 水泥 铁精粉  磁铁矿石   电焊渣50×70×150cm 2018《盆景》旧铁栅栏  不锈钢电焊条 水泥 铁精粉  磁铁矿石   电焊渣50×70×150cm 2018
《穹》老铁锅  不锈钢电焊条 直径100cm  高36cm 2018《穹》老铁锅  不锈钢电焊条 直径100cm  高36cm 2018
《剩余价值》钢板废料  不锈钢电焊条  79.5 x 134.5 x 1 cm 2016《剩余价值》钢板废料  不锈钢电焊条  79.5 x 134.5 x 1 cm 2016
《一种理想的存在方式》钢轨 不锈钢电焊条 磁铁矿石展示尺寸:800×48×50cm 2016《一种理想的存在方式》钢轨 不锈钢电焊条 磁铁矿石展示尺寸:800×48×50cm 2016
《自由意志-01》铁合金钢板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6《自由意志-01》铁合金钢板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6
《自由意志-05》铁合金钢板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6《自由意志-05》铁合金钢板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6
《自由意志-09》铁合金钢板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6《自由意志-09》铁合金钢板 不锈钢电焊条 2013-2016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