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星|朴尔敏:新星星美术馆的第一年

2018年12月26日 20:2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朴尔敏:新星星美术馆的第一年

  ——写在第九届新星星艺术奖颁奖典礼与第二届荷兰驻留艺术家展览开幕之前

新星星艺术CEO:朴尔敏新星星艺术CEO:朴尔敏

  从2017年10月起,新星星不再是个虚拟平台,拥有了自己的“道场”。当我们决定去经营人,而不只是艺术品的时候,就必须去构建交互场景。新星星美术馆是我们和德基广场的合作是相互选择的结果,我们希望以轻巧的模式探索其中青年艺术的部分。新星星奖、新星星艺术基金、新星星美术馆,这些看似独立的存在,其实是打通的,我希望能找到一些突破传统的方法,当然这些都要交给时间去检验,但有一个方向是坚定不移的:我们就是要让艺术走向大众,这个关系并不深奥。新星星美术馆的第一年,从青年艺术家群展览《三幕》《风景》到艺术家余安、王超个展,无一不在探索一条从艺术走向大众的道路。

  新星星美术馆是新星星艺术奖背后的首家美术馆。艺术奖的评选要保持相对公正,所以我们有严密的评审团机制,这套机制是目前而言最科学的“算法”,我不会让任何个人因素去影响这个“算法”。我要做的只是保障这个比赛健康地持续下去,在该改进的时候适时改进,同时牢记我们创办这个比赛的宗旨,寻找更多更好的外部资源,为青年艺术家提供更好的发展机会。而新星星美术馆就是我们为青年艺术家提供的重要资源。美术馆本次展览《秘境——投射与反投射》三位参展艺术家杜荣坤、刘建明、郑龙一海均是从新星星艺术奖走出来的获奖艺术家。今年他们也顺利经过专家评审团的一致推选,到新星星荷兰驻留。三个月的驻留,让他们还在新的工作环境中进行创作,并通过展览的形式与欧美观众见面。这样的驻留收获颇丰。在陌生的环境中,给青年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全新思考。这次展览也将会展出他们在荷兰驻留的部分作品。

  从大的层面来说,艺术家参与时代和生活的发展,并留下有他们独特视角的记录,这使得整个世界很有意思。在操盘新星星的过程中,我亲眼目睹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部分现状,包括关注它的圈层是如何之小,包括大众对当代艺术的不理解甚至误解,包括艺术家的存在状态……有些问题急不得,要交给时间,有些问题就是行业和艺术家本身应该去思考改善的。曾经我有想过,虽然有伟人说过艺术属于人民群众,但我以前还是偏向认为,现阶段的中国,艺术就是属于精英阶层,现在不这么想了,我看到了身边的趋势,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事情的价值。

  新星星构建的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平台。我们目的是在青年艺术家和市场之间架构非常务实的通路,而每一条通路背后都有对于艺术和艺术应用有切实需求的伙伴在支撑。举一个例子,我们架构的家居艺术通路,这绝不是简单做一个漂亮的APP就够了,作为一个高瞻远瞩的企业,互联网家居共享平台艾佳生活为新星星艺术家独家导入渠道流量,并提供了可观的资金扶持,有了他们年百亿的业务规模支撑,这才实现了真正的艺术品流通,我们才敢定出第一年为青年艺术家销售过千万的目标。所以我们不会用一些哗众取宠的手段去迎合艺术家,真正能持续的合作没有其它诀窍,只有为对方带来利益。当青年艺术家发现参加新星星真的对他们有益,自然就会蜂拥而来。所以这一点我们并不着急,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了。新星星美术馆在新星星的重要板块中,也是如此。生命的有趣就在于,一切理想和现实都有着大小不等的差距,而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不断缩小这个差距。

  在新星星美术馆开馆前我曾说:“希望很久以后,我会庆幸自己勇敢地生下了这个孩子。”今天,美术馆满一岁了,我想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会伴着它茁壮成长!

  祝《秘境——投射与反投射》展览成功!感谢那些帮助和指导我们的人:陈俊先生,吴铁军先生,吕澎先生……不一一具名。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