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举:创作巨幅油画《朝圣冈仁波齐》

2019年02月26日 23:4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创作这幅十米油画的契机,是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有朋友提及正在放映的西藏风情片《冈仁波齐》,说拍的很接地气,建议不妨看看,或许对我的创作会帮助。一个看似不经意的提示,触动了我一个新的思路,也让灵魂瞬间穿越到遥远的天堂净土,怀着万分的敬慕重新仰视冈仁波齐的神圣魅力。

  影片《冈仁波齐》讲述了西藏一个古老的叫普拉的村子里,几个藏民在藏历新年之际,前去两千多公里以外的冈仁波齐峰朝圣的故事。他们满怀虔诚,风餐露宿。跋山涉水,一步一磕。尽管惊险不断,最终还是完成了神圣的膜拜,让灵魂得到了净化和皈依。

  冈仁波齐位于西藏普兰,与云南迪庆的梅里雪山、青海果洛的阿尼玛卿山、青海玉树的尕朵觉沃并称藏传佛教四大神山。据说这里是耆那教祖师瑞斯哈巴那刹得道之处,具有无上的福量,因此成为信徒们常年在此处转山的圣地。

  冈仁波齐在藏语中意为“神灵之山”的意思。是藏传佛教心目中“世界的中心”,因此被尊为神山,也被世俗世界赋予了更多神圣的光环和崇高的期许。冈仁波齐峰常年积雪,傲然苍穹。在碧空骄阳中,经常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晕,因此被后世尊封为万神集聚的神殿,成为东方的奥林匹斯山。

  我几次入藏,除了不断地感受梵天净土的古老风情和雪域高原的奇异风光,更惊叹他们对神圣的敬畏和信仰的执着。

  当一切努力、渴望、激动和苦闷成为昨天,放眼望去,十米长的巨幅,凝聚的是满满的希望和欣慰。

  “磕长头”是信徒们最至诚的礼佛方式。据说,磕头朝圣的人,五体投地,反复跪拜是“身”敬;口中咒语喃喃,是“语”敬;心里不断想象佛尊,是“意”敬。越是执着越能得到佛的庇佑,从而趋吉避凶,吉祥快乐。

  最让人不可思议、也是最摄人心魂的,是那些转山的信徒们,他们可以不远千里,历经数月,风餐露宿,痴念不改。匍匐于沙石冰雪之上,执著地向着心目中神圣的天堂坚定前行。不论男女老幼,不管春夏秋冬,更不畏风霜雪雨和路途崎岖,怀着一个天荒地老的信念,他们义无反顾,视死如归。恶劣的环境,极限的消耗,几千里的长途跋涉,累死在途中的长跪人屡见不鲜,但吓不退从一而终的执念与虔诚。无声的雪域,长空无垠。从风云激荡的遥远天际或壁立万仞的峡谷砂砾中走来,面对环境的严酷与冷漠,他们的血肉之躯无疑是孱弱的,但为了铭刻心底的神圣愿望,他们俨然成为蛮荒雪域一尊尊傲然的雕像,以及生命不屈和灵魂高傲的象征,更是雪域高原上一道奇特壮丽的风景。

  围绕冈仁波齐峰转山,大概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沿途虽有几座寺院可以做短暂的休憩,但要一步一磕地完成整个行程,也是一个巨大的付出。姑且不算他们来自遥远的地方。当你与他们擦肩而过,看着他们满身灰尘,一脸虔敬,以及那旁若无人的神情,让你顿时对那份的忘乎所以的执着和藐视一切的虔诚肃然而生无限敬意,从而在灵魂深处冉冉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精神皈依和对宁静的渴望。

  创作这幅十米油画,无疑又是一次考验,除了去年为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专门创作的十二米的巨幅油画《晒佛节》,这幅画算得上又一次巨大的挑战。

  当激情日渐变成枯燥的坚持,创作的灵动性被重复的技术所替代,心绪的寂寥也犹如挥汗如雨且看不到尽头的马拉松。很多时候,渴望激情一现,不断点燃艺术的生命力。

  从春末夏初开始着手构思,起稿设色,几个月都在思量、疑虑和反复之中尝试着突破,无奈总是事与愿违。也许你想得越多,越是不得要领,挫败感也越强烈。有朋友经常问我一个问题:“创作巨幅油画最难的是什么?”巨幅创作难度大,并富有挑战性,这一定没错。构图安排、人物组合、色调设计、形象选择、空间关系、人物结构,乃至表现方法等等,都将像一道道关卡考验你的综合修养和创作能力,以及你的胆量。从事巨幅创作四五年,如果让我谈创作的最大感受,很大程度上,这些或许都不算上难点。十几米的画面,漫长的创作过程、无休无止的困惑犹如无底深渊让你看不到完整的、期待的结局。千头万绪时时都会搅动你的神经,让人烦躁不安。因此,你的耐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把一幅大画,拖延成马拉松,如何持之以恒而心态轻松地走下去,自始至终都会成为最煎熬的魔咒。每次完成一幅巨制,我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逃离感和拒绝感,也时时有不再涉及的迫切和无奈。一笔笔地涂抹或修改,一次次的犹豫徘徊,一点点堆积出效果,直到最后放下。更多时候,也十分感慨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整个过程,用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也许,人生在世本就是一次修行。在苦中坚守,只为了一瞬间的永恒。完成一幅巨幅作品,需要倾尽心力,以及漫长的坚持。此刻的我不就像雪域高原那些虔诚的信徒,一步一磕一匍匐地踽踽独行,一心一意,只为心中那个执着的信念,无需贪看天际的渺茫,也无需回顾身后的距离,也无需丈量曾经的尺度,只要踏踏实实地走下去,义无反顾,终会抵达理想的彼岸。这之间的过程,就叫修行。

  冈仁波齐,依然挺立在遥远的天际,也永远驻留在虔诚的灵魂世界。温暖的色调,执着的笔触,渴望与雪域圣山的光辉对接。耳边再次响起古老的钟声,喃喃的颂语,孤独的灵魂祈求最终能够寻觅到皈依的圣地!

  西藏西藏!扎西德勒!

  2018年11月5日于北京兴惠园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