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举:创作巨幅油画《圣域图腾》

2019年02月26日 23:5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2018年,对于我来说,是手忙脚乱的一年,除了反复修改打磨“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的中标作品《晒佛节》(1200cm*250cm),还要完成“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作品《老戏台》(620cm*200cm),因为这两个工程都到了验收的关口。所以,这一年下来,另外创作的时间就显得十分紧促。

  按部就班地想,紧锣密鼓地做。好歹总算完成了既定的计划。除了以上两个国家任务,另外,我又同时创作完成了巨幅油画《冈仁波齐》(1000cm*200cm)和巨幅油画《圣域图腾》(900cm*200cm)。混混沌沌中,不觉,已是一年的光景。

  创作《圣域图腾》,依旧延续了去年的思路:平素里,除了规规矩矩完成一两幅比较“正经”的作品,年底之前如有时间,作为收官之作,完全摒弃顾虑,自由自在地释放一回性情,或是试图兑现积攒了多时的想法,也算是对一年创作的总结,抑或对未来的期许。虽然不知道自己最终的艺术之路去向何方?但在我的潜意识里,固步自封,自我重复是艺术创作的大忌,不断解脱固化的模式,或许是目下突破自我的一点办法。

  一笔笔的涂改,实在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

  从事艺术创作很苦,挑战巨幅油画很累。多少个日子都在疲于奔命,多少个梦中都在思忖着艺术的突围。任凭你如何的自信满满,信誓旦旦,终究需靠作品说话。七上八下的打算,胡思乱想了一年,总要把那些无端的乱绪整理成具体的画面语言。说到底,艺术创作很大程度上就是不断否定与肯定的计较与妥协。

  寻找艺术语言的自主与突破是创作这幅作品的原动力。放下思想包袱,清零功利,留一个纯粹的艺术动机,从而找到属于个人气质与心性的代表性语言,也为自己长远的艺术规划打开一闪可窥探的门。为了把这幅作品画的自我一些,我原初的想法是,面对画布,放松心态,任凭思绪天马行空随机地游走,想到哪里画到哪里,努力与习惯切割,忘记旧有的经验,观照心灵的期翼,自省学术的趋向,创造风格鲜明的个人符号。当然,艺术的表现性宽博自由,无中生有,可婉约可豪放,可华彩纷呈可内敛含蓄。客观世界有形有限,而精神世界则无边无际,这也给艺术的创作提供了无穷的可能和表现的魅力。当然,真想在艺术实践的过程中,游刃有余地找到磅礴自在的个人符号,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艺术家的灵性与才华、修为与造化。

  毕竟在虚无的精神世界奠基起一个理想的空中楼阁,又远不是自我意淫的画饼充饥。思绪可以天马行空,灵性可以召之即来,但落实到画面上却又可能是另一番光景,因为任何艺术元素的再造和重组都必须是一个完整的关系,局部的华丽如果有挬于整体的基调,则是零散的也是多余的,因为艺术必须是一个所有局部关系有机统一的整体。这也正是巨幅油画创作的最大困惑,也是最痛苦最纠结的所在。由于每一步计划的落实又会不同程度地受制于经验的驱使,从而形成习惯性的重复,而使得艺术的创造力常常止于惰性,毁于庸俗。基于这些,创作的突破是凭想法还是凭感觉,这都会在表现的过程中形成撞车,而让你的想法变得扑朔迷离或不得始终。

  当一切成为历史,留下的都是满满的苦涩回忆。

  每天看着朝阳入室,及至暮色沉沉,心头总有挥之不去的沉重,期待着巨量的释怀。一天天,一笔笔,不厌其烦,也不胜其烦。画着画着,一些躲躲闪闪的奇思怪想随时不断否决掉既定的画面效果,一遍又一遍地涂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有时候,极尽努力而不得要领,偶然灵感却妙趣横生。或许绞尽脑汁未必是需要的结果,但唯有殚精竭力终是制胜的法门。

  因为没有预先完整的草图和理想的构思,在整体的布局上我反复试验,从而增大了创作的难度。之所以如此,只是想加进一些随性、随意、随感觉的偶然契机,或是率性的笔触、或是有趣的构成、或是意象的元素,但这又不断成为创作过程中最容易毁掉重来的症状所在。在色彩的运用上我一直坚持主动设计的理念,收窄用色,力求简而丰富。藏族服饰以红黄为主,黑白附之,极具民族特色。为更好的把控色调使之接近创作意图,我大量地运用各种红与黄,少用或不用蓝与绿,以黑白灰做调和,这样画面就显得单纯而热烈,高贵而神秘,也与那份雪域高原的原始气息和宗教精神十分吻合。人物的组合我力求打破空间关系,让每一人,每一物都成为一个构成元素。每一处色彩、每一个纹饰、每一个笔触都是构成整体画面语言的一部分,取舍与强化是自始至终的创作主旨。

  尝试着加进一些构成元素和材料的运用,期待着出现一些生动的偶然,以期突破目下的羁绊。因此,创作的过程是一个实验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折磨心性抵达理想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灵魂修炼、人格完善的过程。毕竟诺大的画面需要消耗太多的心志与精力。

  艺术风格的形成,非一朝一夕的修为。只有不断突破既定的自我,才能抵达理想的境界,然而,这终究又不是一件轻松随意的事,甚至要成为毕其一生的追求。何况一个游走于职业生存和艺术理想的画家,那份挣脱的难度和矛盾的困惑可想而知。好在我有足够的愿望和勇气期翼着不断突破自我!

  王昭举  

  2019年1月21日于北京宋庄兴惠园艺术区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