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周克吾谷:日常的书写就可以直击灵魂深处

2019年03月08日 20:0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看到艺术家周克吾谷的水墨作品,很可能会颠覆你对“水墨”的固有认知。在整幅抽象作品中,你可能找不到太具体的形象或者符号,反而夺人眼球的是粗壮的黑色线条肆意弥漫,张狂又豪放,一团团浓烈的色块儿在你眼前铺开,燃烧着你的视觉感官,水墨的媒材与丙烯杂糅在一起却相得益彰,粗狂的现成品纸箱取代了传统的宣纸作为了载体,仿佛更加直白的彰显着周克吾谷无处安放的创作激情,看似率性而为之,其实是无数深夜里周克吾谷不间断的艺术实践的成果(前段周克吾谷甚至住进了医院的急救室),观者在冥冥中被这淋漓之至的激情所感染。正如周克吾谷经常说的一句话“美人不同,味道不同;自由狂欢,虽死无憾!”

  著名艺术评论家杨卫曾这样评价周克吾谷的作品:

  周克吾谷——擅长表现主义,他的绘画自由率性,色彩明快,通过不同材料的组合,表现了内心的律动,同时,也呈现了某种时代特征;

  策展人张桨在“日常之常——周克吾谷作品展序言”中谈到:最近两年,周克吾谷的水墨创作出现了积极的变化。

  首先源自水墨自身的便利性、随机性和偶发性,使持续的日常创作转换成他个人独特的书写方式。在中国传统艺术修养中,有晨课、日课雷打不动的做法,以保持对笔墨的手感和心得。周克吾谷吃住睡待客皆在工作室,并且喜欢夜间创作,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我必须找到一种方法,马上就能既快速又无拘无束地作画。作品要是能看上去不怎么差,那就让我挺快乐的,有时能快乐一整天。”日记式的坚持、挥霍式的探索,他于大量的涂抹中寻找线条和色块的和谐感、对比度,以及如何有效地凸显承载着他的体温的诉求和观念。最近的创作还借鉴了波洛克的“滴撒”和白发一雄的“撞击”手法,进行摇滚版的“行为水墨”的实验。当个人书写的自觉性替代日常训练的仪式感,身心和笔墨都脱去了来自传统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无形桎铐,获得了哲学意义上的解放和自由,进而迸发出更多的可能性——这在他返回西安后创作的一批作品中得到了体现。其次是对材质随心所欲的选择:这批展品的载体,已经不是传统的纸张,而是使用后废弃的棕色包装箱箱皮;在水墨之外,他也大量的杂以油彩和丙烯。“非要把我用过的杂物放置在画面里,寻找一种美妙的快感……这是没有做过的人无法体验到的。”对于创作工具和材质的扬弃、选择,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手段,更是语言和目的:“运用一些破坏的技法,来开始另一种绘画形式的尝试。”这批包装箱材质的展品,粗野而又生猛的达到了形式和内容的统一,并且时时揭示着日常生活的痕迹甚至背后的创口。

  绘画是一条漫长而永无休止的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停止对画画的训练,每天都在画,时刻琢磨着把自己的杂乱不堪的情绪变成现实。这需要很漫长的时间去造化弄人……真是永远也弄不清楚的事情了……

  ——周克吾谷

  周克吾谷自述

  运用一些破坏的技法,来开始另一种绘画形式的尝试。我不满足于写实形象的绘制,总是在努力尝试,寻找一种既区别于其它画派风格语言,又能在传统绘画中找到突破的那么一种绘画形式。我在宣纸和亚麻面料之间来回转换,以示我对艺术划分的质疑。我的纸本作品约占全部作品的一半,但若把我的布面作品与纸本作品割裂开,则将有损对我绘画整体创作的全面理解。

  在2019年周克吾谷全新个展“日常之常”即将开幕之际,艺术家周克吾谷接受了新浪当代和雕塑频道记者郑晓曦的独家采访:

  周克吾谷 JOKE VALLY

  1958 生于陝西,祖籍湖北

  70年代中期从事绘画创作与研究

  法国巴黎GALERIE DJEZIRI BONN 画廊特別邀请艺术家

  现居西安、巴黎

  个展

  2019  日常之常 左右客 西安

  2015  水墨个展 GALERIE DJEZIRI BONN画廊 巴黎

  主要联展

  2018  多元?共生 艺术山西 释艺艺术空间 太原

  2018  S3五人当代艺术展 成品库 北京

  2017  陕西现代艺术展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 西安

  2017  新思维当代艺术邀请展 城市美术馆 烟台

  2017  埋在土里的水—九方当代艺术邀请展 九方当代艺术馆 西安

  2016  陕西现代艺术展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 西安

  2016  中韩国际文化交流展 江华美术馆 韩国

  新浪当代:聊聊您本次全新个展的作品内容?

  周克吾谷:这次个展的内容主要是以抽象为主做的一批作品。作品的出发点是当时有一批废旧材料,以这种材料来做了一批抽象作品。想把这一批材料做完以后,将来就再不涉及这个材料了,所以我做一个展览作为这个材料的一个总结,也是一个完结。

  新浪当代:我看到您的作品很抽象,大气豪迈,挥洒自如。有着很强烈的观念性,您是想通过这些画面表达哪些观念呢?

  周克吾谷:其实我现在要说问题是:第一,一个作品并不是要通过艺术家去提前设计的一种什么观念,这个观念就是艺术家自己的平时的一些思考,一些提炼所产生的东西。所以,我每次创作的作品,不去设计性地去表达一些观念。

  第二,我还有一种认知,好的作品是不需要用语言表达的,我们要把作品观念表现出来,需要观众的一种共识,每个人对作品的看法都不同,所以我表现的东西都是比较自由的。每个人对作品认知都不一样,因为每一个观看者自身的阅历、学问、对世界的认知都是千差万别的,所以他对作品的看法都不同。艺术家不能代表所有的观众,所以我的理念是,我的作品需要一种观众的认知,包括观众自身对作品的一些理解,艺术家不需要去引导观众,让观众自己来判断这个作品。

  新浪当代:油画家出身的您,早期创作生涯是以油画、丙烯为主的,现在您将未受启蒙的水墨作为创作主体,是什么让您有了这种转变呢?您转变的初衷是什么?

  周克吾谷:对绘画来讲,我的看法是:所有的材料,包括油画的材质,包括丙烯的材质,还有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所有的材质,它都是一种材料。绘画是一种宽泛的概念,不要去把它设计成一个中国的,或者是东方的西方的,我自己的观点,认为这样是不对的。因为早期,我们受到中国传统的教育影响,我们对传统绘画的认知,包括中国对油画的认知是缺乏的。比如在早期,我们学习油画的时候,没有看过西方油画经典的原作,只是看一些图片。所以,在你想表达的时候,感觉很缺乏,好像这个绘画语言搞不通的。

  所以我从别的材料去着手,去找另外一种语言,这个语言包括水墨,我对中国传统水墨非常敬畏。当代人和传统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信仰方式,对文化的认知是缺乏一种空间的时间的联系。古人和现代人不一样,所以我们用传统的水墨方法去表达,肯定有缺陷。我用中国现代水墨的这种方式去表达,我认为是找到一种我自己想要表达的一种思考。

  所以我在中国的水墨纸张和水墨这个成分上,我要找到一种因素以后,我才去表达。

  新浪当代:我看到您的作品,摒弃了传统水墨的载体宣纸,选择了废弃的纸箱进行创作,您选用这种材料创作的用意是什么?

  周克吾谷:这个很偶然,并不是我要去找这个材料去创作,因为水墨这个领域,我在纸上也做过很多年的实验,包括在布上也做过实验。但是这个纸箱是突发的,因为家里小孩经常买快递,一些纸箱子,放到家里就没有把它扔掉。突然间,我发现这个蛮好玩,所以就在上面做作品。

  我把这一批作品做完了,我就把这个材料终止了,我以后就不再用这个材料上创作了。我已经找到一种元素了,所以我不想去再碰这个艺术材料了。    

  新浪当代:您的水墨作品中不仅有水墨这种媒材,还杂糅着丙烯,这两种媒材,来自东方和西方,本来之间是毫无联系的,而且似乎是对立存在的,您把这两种媒才都综合糅在一起的用意是什么呢?

  周克吾谷:我在绘画上,材料只是一种载体,不要把它界定为东方的、西方的,因为我在法国也见到很多的艺术家,他也用不同的材料,我们就要打破“水墨就是水墨,一定要用传统方法创作”的这种传统观念。我们必须要通过自己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我在水墨作品,在布上的作品里边也有掺杂一些很多的材料,不仅有水墨,还有一些沙子,还有一些别的材料。我的绘画里面需要这个东西,我就把它增加进来。

  我在里边有一些拼接,都是我使用过的东西,我把它贴到绘画里,我认为这样比较亲切一些。我也见到有些人专门找到那种材料,感受不一样。

  新浪当代:您的参展作品中有具像,半具像和纯粹的抽象作品,您这些作品都组合在一起,您是想要表达什么呢?或者什么样的用意呢?

  周克吾谷:我要突破一种固定的方式,我希望打破传统的一种方法,要用我的一种方法去表现。

  新浪当代:水墨的媒介特性,使水墨有坚固的局限性,您认为应该如何打破这种局限性的壁垒,或者说中国的当代水墨,您觉得如何去创新呢?

  周克吾谷:其实每一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创作方式,中国的当代水墨有很多人在做实验,也都没有成为一种系统,我也不希望成为一种系统,每个艺术家都有他自己的创作方式。我认为中国当代水墨的突破,可能还不够。现在很多都在摸索阶段,谁要说成是一种创新,我认为都是不够的。

  新浪当代:您的这次个展,为什么摒弃了美术馆、画廊这种传统的展出的地点,别出心裁地将展览空间选在了酒店这种商业味道浓厚的地点呢?

  周克吾谷:还是和我的材质有关系。我发现这个酒店设计得有点意思,和我这个纸箱子有点不谋而合的味道。刚才送画的工人表示:画和这个酒店太搭调了。当时我选择这个酒店展出作品也是这个原因。策展人的观念也是和我很契合。首先,策展人在展览前言中提到“第三空间,要寻找一个第三空间的计划”和我这个材质有关联,然后,把绘画放在现场酒店里面有独到的效果。

  选择放在酒店的原因:第一,酒店和大众比较相接近的,经常有一些客流会在酒店里住宿,他会欣赏到一些好的作品,酒店也可以提升一定的文化氛围。第二,作为我们艺术家来讲,每天有人看作品,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再说传统展览空间,比如美术馆展览的开幕式结束以后,几乎就没有人看了。

  所以就选择了这个酒店做一个探讨。

  新浪当代:您这次全新的个展,相比于您以往的个展,有哪些的联系和不同呢?

  周克吾谷:这次个展也就是一个材料的区别,过去的用水墨的材质,没有涉及到纸箱这个材质。还是和纸箱子有关系的。

  新浪当代:您长期受邀在法国巴黎参展,长期在法国游历感悟,现居中国和法国两地,那么,您如何看待中国当代艺术与法国当代艺术的联系和区别呢?

  周克吾谷:我认为区别是:我认为中国现在,还谈不上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也是出现一些问题,特别是最近的抄袭问题,过去很多在模仿,模仿到最后成为抄袭,他没有达到当代的内容,没有达到当代的精神,都是一种中国的体制问题,包括中国社会的问题。我认为中国的当代是一种伪当代,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当代。“抄袭案”就说明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本来他们是中国当代的舵手,但是现在来看,这就是个伪当代了。他们对当代的内容没有从绘画的角度思考,从艺术的角度思考,深刻地去思考,我认为这确实是一个特别的伪现象。现在国内的艺术家,北京的艺术家,都在说这个问题。

  (文/记者郑晓曦)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