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丨从边缘切入——当代绘画的五个个案

2019年03月21日 02:1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文:曹茂超

北京白盒子特别展在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北京白盒子特别展在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

  绘画的客观再现功能曾因为摄影的发明而被入侵;自身的发展逻辑在马列维奇《至上主义构图:白上白》完成之后似乎将权杖转交给了现成品;光芒因多媒体技术以及最新的AI、VR技术的普遍应用而黯淡。

开幕式现场盛况开幕式现场盛况
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馆长滕丽(右一)、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右二)在开幕式现场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馆长滕丽(右一)、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右二)在开幕式现场
工作人员为受邀嘉宾导览作品工作人员为受邀嘉宾导览作品

  在生存法则的挤压下,绘画的自身疆域已经被置于边缘,而被动的边缘地位触及到其向死而生的本能,激发出其强大的自愈与反击能力。

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右一)在开幕式现场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右一)在开幕式现场

  当前,艺术家基于艺术史逻辑进行自觉的转化,以个体的创作经验为燃料,助推绘画做出回应。

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馆长滕丽发言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馆长滕丽发言
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发言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发言

  本次展览邀请的五位艺术家都是在当代绘画领域实践数十年的老将,他们独特的绘画切入的角度作为独立而鲜活的样本,为我们呈现出绘画的领域内多条路径与开阔视野。

受邀嘉宾聆听发言受邀嘉宾聆听发言
艺术家代表顾小平在开幕式发言艺术家代表顾小平在开幕式发言

  上个世纪末顾小平的创作媒介除了绘画还涉及行为、装置、影像等,彼时的顾小平热血腔膛,激进的表达及强烈的感官刺激成为行动的必然。

顾小平 “行走的墨线”系列作品顾小平 “行走的墨线”系列作品

  然而近年的作品似乎是归于内敛平和,但他绝不是被磨平了反骨,他选择了带有中国传统意味的墨与墨斗作为绘画媒介,以墨斗线作为水墨画创作中的“笔”,通过往复的行走,在绷平的宣纸或布面上弹出疏密相间而平行的墨线。

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馆长滕丽与受邀嘉宾进行艺术交流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馆长滕丽与受邀嘉宾进行艺术交流
受邀嘉宾在作品前欣赏、交流受邀嘉宾在作品前欣赏、交流

  这批“行走的墨线”的系列作品的其实指向了水墨为媒介创作的传统与当代的两级,他利用了具有传统符号的实物媒介转换出最当代的绘画语言,具体来说他将现成品、身体、画面三者之间进行了有机的结合,把传统水墨创作中追求用笔与气韵的一手经验转化为一种可操控的机械的复数语言。

受邀嘉宾在李向阳作品前合影留念受邀嘉宾在李向阳作品前合影留念

  24年的旅意生涯,李向阳一直站在东西方文化的裂口,受到了语言文字难以名状的创伤,他曾说“梁园虽好,却非久恋之家,我的根在中国”。

舞者在作品前进行舞蹈创作舞者在作品前进行舞蹈创作

  2005年回国后,李向阳恣肆的感受疏离多年的故土,希望借着敦厚的中国传统和地域文明让他的创作依托于本土还可具有全球化的眼光。他的作品一直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往复,不断变幻的手感成为他自身的左右互搏,最终他用一批“软边材料抽象”作品表达出“创伤正在愈合”这一心声。他把商品社会的痕迹拼贴在画面中与虬劲的线条、笔触形成了强烈的视觉效果,而“现成品拼贴”作为创作符号成为他愈合创伤的方式,2018年白盒子艺术馆的个展作为重要创作节点,预示完成了创伤的愈合。

受邀嘉宾在作品前欣赏、交流受邀嘉宾在作品前欣赏、交流

  最新创作的这批作品让他进入了新的状态,之前作品中的“现成品拼贴”的商业符号,已经转化为“U”形符号,语言更趋纯粹,只可惜李向阳老师英年早逝。

受邀嘉宾在作品前进行艺术交流受邀嘉宾在作品前进行艺术交流
舞者在作品前进行舞蹈创作舞者在作品前进行舞蹈创作

  半个世纪前的上山下乡运动曾试图消除“三大差别”,即:工农之间的差别,城乡之间的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刘芯涛的作品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与之产生了上下文的关联。

刘芯涛作品 《溃夜》(左) 《通道》(右)刘芯涛作品 《溃夜》(左) 《通道》(右)

  《溃夜》系列曾让刘芯涛在艺术界声名鹊起,凝滞、暧昧不安的画面成为其独具辨识度的艺术语言,本次展览的四件作品呈现他对“黑夜”的解读有两条主要的方向,一是公共空间,城乡结合部作为公共空间在其画面中幽暗萧索,城市化进程与城市返祖现象勾连起了历史的尘埃,并反思了当下的困局;

受邀嘉宾在作品前驻足欣赏受邀嘉宾在作品前驻足欣赏

  二是私密空间,暧昧的灯光,带着余温的床榻,是中产群体的生活方式的指代,对于某些群体是感同身受的日常,但于城乡结合部的人群或许是幻梦,私密空间与公共空间的戏剧性的冲突是否是永远无法弥合的差别,而灰色叙事成为刘芯涛关注于这一主题最好的输出方式。

艺术家代表杨劲松在开幕式上发言艺术家代表杨劲松在开幕式上发言

  杨劲松近年的新作呈现了与十多年前迥异的面貌,当时将血腥破碎的鱼肚、西瓜与社会景观符号并置,是对当时社会极速变迁的反思与回应。

杨劲松作品在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杨劲松作品在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

  这批参展作品从形式到内容都对过去的作品做了减法,与其说他回归传统,不如说他回归自身,凸出主体的感知,强调主体与外在事物的微妙关联。

杨劲松为受邀嘉宾讲解创作历程杨劲松为受邀嘉宾讲解创作历程

  十年前他开始用毛笔习字,最终毛笔成为了这批作品创作的独特媒介,区别于用油画颜料创作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方式,杨劲松油画作品中的每一笔都是用毛笔创作的。

艺术厦门工作人员为受邀嘉宾讲解作品艺术厦门工作人员为受邀嘉宾讲解作品

  油画的笔刷材料都是有一定硬度和弹性,而毛笔的却与之相反,因此笔锋所赋予的画面的丰富而微妙的层次感是杨劲松多年实践的结果,作品中云图与水影的有形与无形,正是他在创作中去叙事的同时还要保留具体物象的精髓所在。

张旭东作品在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张旭东作品在艺术厦门磐基艺术馆

  东北表现主义是国内绘画领域内的一支劲旅,张旭东的绘画得益于这得天独厚优势的滋养,但如果沉浸于此他必然面临艰难的困境,站在白雪覆盖的冰面上,为安全起见沿习前人经验,就难以避免陷入前人的窠臼,如果想有自己的作为,就要承担随时掉入冰窟的风险。

受邀嘉宾在作品前驻足欣赏受邀嘉宾在作品前驻足欣赏

  豁达的秉性赋予他大胆冒险的行事风格,在艺术创作中,他没有追随“蓝天白云白桦树”的东北流行表现风格。他进入自己的生存经验,挖掘对自己最有影响的事物。

受邀嘉宾在作品前拍照留念受邀嘉宾在作品前拍照留念

  出生于海边的张旭东将山水、海岛与美人作为他表现的对象,他的作品把他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表达的酣畅淋漓,看似“急就章”似的狂放造型与大胆用色,其实是他的精神底片。

开幕酒会现场开幕酒会现场

  本次展览的作品他更进一步,他把狂野的山峦动势与优美的人体轮廓合二为一,形成自己独特的表现主义风格。

开幕酒会现场现代舞表演开幕酒会现场现代舞表演
开幕酒会现场现代舞表演开幕酒会现场现代舞表演

  虽然每及技术更新,生产力提高之时,就有绘画濒危的舆论,但是生产关系及结构,并没有实质性的颠覆。

开幕酒会现场开幕酒会现场

  五位艺术家的创作脉络动辄以数十年记,漫长的创作生涯中,风格和语言都在相应变化,而绘画一直是他们不变的创作媒介,他们的行动就是对绘画边缘论的最好反击。

开幕酒会受邀嘉宾合影留念开幕酒会受邀嘉宾合影留念

  五位艺术家都曾在白盒子艺术馆举办个人展览,本次艺术厦门磐基艺术中心展览的参展的三十件作品是他们近年最具个人风格的作品,作为绘画体系内部不断裂变的活跃因子,试图对于当代绘画有所阐释和表达。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