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四十年 学术研讨会——唐尧

2018年01月16日 16:0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唐尧 批评家、策展人,《中国雕塑》杂志副主编唐尧 批评家、策展人,《中国雕塑》杂志副主编

  既然说我是做雕塑的,就先说雕塑,就田世信先生雕塑语言的一个点,谈谈我的看法。因为和田先生住一个村,对他的作品都很熟悉,也多次都研讨过,说过的话我就不再重复。这次我就放大了说一个点,就是田先生做的这个自塑像。我觉得它特别能体现田先生雕塑语言的个性。我们做雕塑的人都知道,学院雕塑特别强调那种形的深度。当我们做一个头像的时候,我们会有意识地把外眼角、颧骨往后退,让这个雕像产生深度,布德尔就是典型。田先生的头像有和布德尔同样坚实的致密感,但特别不同的是田先生这个像是平的,我不知道田先生当年做这个的时候是不是有意为之。你看他那个眼睛是顶出来的,鼻子是塌陷下去的,这样压得很平,这个“平”会给人一种正面撞击的压力感。我觉得这个雕像的语言所带给我们的,是来自于我们生命的那种原始的力量和野性,集中体现了田先生当年对雕塑所造成的视觉上和精神上的震撼。

  再说这个“雕塑四十年”的展览。来之前我有一个问号,做四十年这样一个大型的回顾展,对策展人来说是有很大难度的。选什么角度去切入这四十年,比如说可以从艺术家的角度去切入,也可以选作品,这四十年当中重要的凸显出来的作品。也可以从我们批评家认为重要的一个艺术史的角度去呈现。而且这次这个展览还有一个难度,分成了四个时段,把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放在哪个时段里面你认为是最合理、最恰当的。如果说我们在这四十年当中选择160人,我们如何在这160人的作品当中去选最有代表性的、最重要的、最有影响力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又应该处于,或者说把它放在哪个展览的板块里,我觉得这些对于策展人来说都是很有难度的。有些艺术家很清晰,比如我旁边的谭勋、张嵩焘、郅敏,他们显然都在这十年中。因为他们重要的作品都毫无疑问的是这十年呈现出来的,都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有些艺术家是在这四十年当中贯穿下来的,比如说田先生,比如像隋建国、展望,几个阶段呈现出不同的重要性时候,我们怎么来选择或者说怎么来处理。我来看了这个现场,首先我觉得这个展览做的品质是很高的,绝大多数参展的艺术家我都很熟悉,代表了这十年中的重要成果。但其中大约有六七个是新面孔,是我觉得可以推敲的地方。或许你们就没有想把它做成一个比较全面和尽可能清晰的回顾展。可能你们的选择是比较感性的,除了这些年呈现出来比较明显的亮点以外,策展人的那种主体性还是非常强,所以可能还有一些应该在这个时段当中呈现出来的重要艺术家没有获得呈现。有一些新的面孔,本来很好,但如果这是一个十年的回顾性展览,他们的重要性是否还可以商榷。总体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个高品质的雕塑展,我就说这些。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