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博看2500年前雅典的微笑:很小又很大的展览

2018年01月11日 11:35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这一展览是上海博物馆鸡年的最后一展,也是对微型展的一次尝试,很小,但也很大,内容丰富、饱满,代表了古希腊文化。”上海博物馆杨志刚馆长今天晚上说。

  1月10日晚六点多,2500多年前来自雅典“少女”科拉的古风式微笑终于揭开面纱,展览“典雅与狂欢:来自雅典卫城博物馆的珍宝”在上海博物馆拉开帷幕,此次展览虽在博物馆大厅展出,且只有科拉雕像和舞乐图瓶画器盖两件展品举行,其意义却不容小觑,她们都是古希腊文化的极具代表性的符号,也应和了本展览的主题——典雅与狂欢。她们在中国新春之际迎接中外来客。

开幕现场开幕现场

  两件展品浓缩古希腊文化

  典雅与狂欢:来自雅典卫城博物馆的珍宝”展览虽仅有两件展品,但却是古希腊文化的极具代表性的符号。从题材上看,两件展品分别与希腊神话中两位最著名、也最受人喜爱的神——雅典娜及狄俄尼索斯相关;从功能上看,作为献祭品的科拉雕像和储存日常用品的舞乐图瓶画器盖分别展现了古希腊的宗教祭祀与日常生活这两个侧面;从材质上看,科拉雕像以来自帕罗斯岛的大理石制作,而舞乐图瓶画器盖则以陶土制作,展现了古希腊工艺作品中石质雕像和彩陶这两个极具典型性的工艺门类;从展品的气质风格上看,科拉雕像反映的人物形象典雅端庄,舞乐图瓶画器盖则描绘了狂欢景象,这似乎又是古希腊文明和希腊人血液中二元性特征的诠释,也应和了本展览的主题——典雅与狂欢。

科拉雕像科拉雕像

  由于希波战争等因素,希腊的很多雕像或破损,或褪色。而此次展览的科拉雕像无疑也这次列之内。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馆长迪米特里奥斯·潘达尔马里斯(Dimitrios Pandermalis)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一些雕像会通过某些机器来进行还原,然后其中有一些是根据雕像本身的印记,就是根据雕像的印记进行分析、还原,还有一些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颜色发生了化学变化,比如说蓝色会变成绿色,我们也会有相应的机器来进行分析,然后还原。”而这座雕像的原色应为红色,蓝色,黄色和绿色。

  在开幕式现场,希腊方还透露了评价希腊雕像的小诀窍。“我们有一些标准,首先是看这个雕像的整体,然后是看他的造型,然后动作是不是自然,第三个是看它的细节,比如雕像的一些服饰的雕刻,通过大理石雕刻来表现人物的形象,如果能把人物表现得非常灵动,就是说明这个雕像非常的好。”

  提及另一件展品舞乐图瓶画器盖,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馆长告诉记者,“首先希腊人制作陶器,首先要讲究陶器的颜色,在颜色方面有很多研究,然后我们今天展示这个陶器,之所以能被展示出来,主要是因为它的颜色比较特别,然后不容易褪色。陶器在古希腊就相当于瓷器在中国,那时候古雅典人觉得陶器是财富的象征,然后他们会把陶器运送到意大利,然后得到黄金金属,作为财富的象征。而希腊神话反映了希腊人的一些思想,神话其实是介于现实跟想象之间的,其实就是一种现实跟想象的一个混杂,有一些神话也反映了一些政治思想,就是因为神话里面有神,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有君主推行思想,就是用神话来给群众一些文化的依托。”

  上博大堂做展厅,自然光再现展品

  尽管上博大堂在1999年摆放过玛雅文明的柱子,但此次是上海博物馆第一次将展览放在博物馆内的大堂之中。

  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挑选大堂作为展览地点也是多方面的原因。其一,目前有三个临时展览,山西壁画展、俄罗斯巡回画派展和贵霜王朝,所以场地有限;其二,因考虑到展品数量就两件,所以不妨换一个方式,换一个思路,希望展品能够让更多的看到。大堂是一个必经之地,又是第一眼就能看到的展览。虽然展品较小,但也完全能代表古代希腊雅典卫城的考古发现品。同时,这两件展品也代表着希腊文化非常重要的两个方面,雕塑和彩陶,都是希腊文化艺术中最有代表性的两个方面。

  同时,李仲谋表示,“雅典卫城博物馆的自然采光非常好,所以来自他们博物馆的雕像也适合在有充分自然光的大堂里展出,自然光可以再现其真实的样子。”

布展现场布展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在展厅中看到,由于展品上方就是博物馆的天窗,所以展厅十分明亮。在两个展品间有一块小的显示屏,播放着视频,为了让观众更详细的了解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的情况。

展厅现场展厅现场

  据悉,由于科拉雕像是大理石制成的,比较重,为了方便于雕像的站立,此次上海博物馆特别为其定制了金属底座。展览部工作人员韦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此次两件展柜和以往不同,也是定做的,展柜是开门式的。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在大堂中布展,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在场观众也都拿起手机,记录下了难得一见的布展场景。

  此次挑选的两件展品,是上海博物馆和雅典卫城博物馆一起沟通挑选的。李仲谋表示,“因为就限定在两件展品之内,所以选择了一件雕像,一件彩陶。当然,对应的,上海博物馆也带去了一件青铜器和一件绘画,也是两件不同的品种。”

子仲姜盘上博(赴希腊展品)子仲姜盘上博(赴希腊展品)
清 吴宏 清江行旅图卷(局部,赴希腊展品)清 吴宏 清江行旅图卷(局部,赴希腊展品)

  以希腊传统音乐呈现 “典雅与狂欢”

  当天晚上,在上海博物馆举行了本次开幕音乐演出,邀请了希腊总领事及他的合作乐手一起带来纯正的希腊传统音乐。他们使用希腊最具代表性的民族乐器布祖基琴,以及对地中海文化各弦乐器产生重要影响的鲁特琴“之父”乌德琴组成器乐二重奏 ,契合本次展览的主题——“典雅与狂欢”,选取希腊民间音乐中表现典雅的“ 女性”气质、女神文化以及狂野的酒神精神的传统音乐,以纯粹的“希腊精神”拉开本次展览的序幕。

音乐家: Bouzouki(布祖基琴,希腊)和 Oud(乌德琴,马来西亚)音乐家: Bouzouki(布祖基琴,希腊)和 Oud(乌德琴,马来西亚)

  演出曲目包括乌德琴的即兴、 Ta Xyla 、 Georgitsa 等,其中 Ta Xyla是来自希腊莱斯博斯岛的传统歌曲,这个岛屿以著名的古希腊第一女抒情诗人萨福 (Sappho,约前630或者612~约前592或者560)而闻名于世。歌曲名意为“树林”,传说这 乐曲最早是为了庆祝一个油磨坊的建成而演奏的(橄榄油是希腊人日常饮食中的基石 )。这首歌曲也同时流传于希腊西部地区以及高加索地区,它的一个广为流传的版本名叫做《车臣姑娘》,曾由Tanburi Cemil Bey (1873-1916)记谱和录音。 而 Georgitsa是一首来自于小亚细亚的厄里特里亚 (被称作为优尼雅的古老的地域,希腊人从公元前8世纪直到1923年间都居住于此);另外一首 Ouzo otan pieis创作于1934年,在1977年被Haris Alexiou稍作歌词改动后重新问世。歌曲赞颂了希腊极为流行的餐前酒“ouzo”的美妙品质,这种酒由葡萄和茴芹酿造,有时也会加入其他调味品,如茴香、乳香、小豆蔻、香菜、苜蓿以及肉桂。正如展品中的红绘式碗盖(公元前 350-325)上所描述的酒神狂欢场景,希腊人永远都是无酒不欢,歌舞相伴。享乐与盛筵作为希腊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几个世纪以来都未曾改变。

演出现场展览“典雅与狂欢:来自雅典卫城博物馆的珍宝‘将展至2018年4月8日。演出现场展览“典雅与狂欢:来自雅典卫城博物馆的珍宝‘将展至2018年4月8日。

  附:两件展品介绍

  科拉雕像

  公元前520—前510年,大理石,高1.15米,宽0.40米,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藏,Acr。 670

  公元前7世纪中叶,随着古希腊文明与地中海东岸和埃及文明的联系与交流,在希腊出现了用硬质材料雕刻的等身雕像和比真人更大的雕像。希腊人将国外的影响融入希腊传统并发展了使用铁器的技术后,创造出希腊古风时期(公元前6世纪—前5世纪初)第一批独具特色的雕像:库罗斯(kouros)和科拉(kore),意为少年和少女的大理石雕像。

  由于雅典卫城崇拜的雅典娜是一位女神,表现少女形象的科拉雕像成为了最具特色的供奉品。在卫城的考古发掘过程中,发现了超过200尊科拉雕像,从而使卫城博物馆这个门类的收藏量冠绝全球。在卫城,此类敬献始于公元前6世纪初,这与该地区的建筑重构及卫城成为城市的中心圣地有关。

  科拉雕像寓动于静,艺术家通过一系列的细节,如一只向前跨出的脚、提起的衣摆、被称为“古风式微笑”的内敛笑容以及许多故意而为之的“不对称”,赋予了雕像生命力、自然态、运动感和独特性。在卫城,没有任何两尊科拉雕像是相同的,这种独一无二性在色彩丰富后被进一步强化;上色后的雕像仿佛拥有了生命,生动表现了神与人的世界。

  古风时期卫城的科拉雕像以及其他雕塑作品均成为了希波战争的牺牲品——波斯人在公元前480年纵火焚烧卫城。之后雅典人挖坑深埋了被摧残的雕像。这些雕像直到19世纪才重见天日,雕像的头发、眼睛、服装和首饰上还保留着部分着色痕迹。

  舞乐图瓶画器盖

  公元前350—前325年,陶土,高0.07米,直径0.45米,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藏,NA 1956 NAK 232

  希腊的陶器生产始于公元前7000年左右。随着陶轮的使用,陶器生产在大约公元前3000年达到顶峰。希腊陶器形态多样,功能各异,产生了多个陶器生产中心。

  雅典人善用黑色颜料在瓶罐的红色表面上描绘人物形象。公元前6世纪上半叶,随着他们将这项“黑绘”瓶画技术不断完善,雅典的陶器制作工艺开始冠绝希腊。大约在公元前530年,雅典人发明了一种新的瓶画装饰技法,即“红绘法”。他们以陶土的天然红色来表现人物,背景处则着黑色。“红绘”与“黑绘”瓶画的工艺特点均为使用经稀释的陶土颜料在器物表面着色后,再进炉烧制。

  这件“莱卡尼斯”的器盖上展示的场景与狄俄尼索斯崇拜(酒神崇拜)密切相关。这位年轻的神站在一株葡萄藤前——那是他赠予人们的奇妙礼物,他一手执杖顶缀着松果球的酒神杖,一手拽着长有小翅膀的厄洛斯(丘比特)。另有一位厄洛斯在他身侧弹奏竖琴。在狄俄尼索斯面前有两名酒神狂女正手拉手围绕着一个祭坛舞蹈,她们身后则紧跟两名演奏拍板和敲打鼓面的狂女。第五名狂女正弯腰从一个陶酒坛中汲酒,以盛满她另一只手上捧着的、用于浇祭的浅底碗。第六名狂女身着长袍翩然起舞。第七名则坐于椅上弹奏基萨拉琴。一名披着兽皮的萨堤洛斯(半羊人)正野性地狂舞,另有两名手执拍板和鼓的狂女跟随其后。在器物完成烧制后,表面还曾着有白色、蓝色和金色,更显华美。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

前任3:再见前任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

《前任3》上映了, 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三部,光是“前任再见”这四个字,就足以让人心生感慨。 是啊,都不小了,谁没有过个纠缠不清的前任,谁又没有过个放不下的感慨回忆?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所谓的“到不了,放不下,过不去”,那些声嘶力竭的拉扯和嘶吼,都化成了一句,“就这样吧,要幸福啊,再见”。 那些曾经坚定不会分手的人 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因为成长 我们逼不得已要习惯 因为成长 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袁娅维这个版本的「说散就散」是《前任3》里的插曲,歌里虽然唱着“将一切都放手”,也有藏不住的不甘,大抵是唱出了很多人爱而不得的纠结和遗憾,所以又火了一遍。 是啊,歌里的故事,在每个城市都上演着。 那些日积月累的相处,那争吵过后却发现离对方更近了的心,我们总以为有些人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走散的。 可是就在某一天,我们突然说散就散了。我们甚至以为那次再也无法回头的分手,只不过是跟平常往日一样的道别。 还记得这样一段话, 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从来扯着嗓门喊着要走的人,都是最后自己把摔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闷头弯腰一片一片拾了起来。 而真正想离开的人,只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裹了件最常穿的大衣,出了门,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些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都藏着一颗心渐渐被瓦解的过程。 林佳跟孟云分开的时候,她以为他会挽留,他以为她不会走。他们都躲在没有对方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崩溃。 尽管林佳也会咬着牙熬过一天天的辗转反侧,尽管孟云也会在酒醉之时哭泣崩溃,可是时间久了突然渐渐醒悟,原来没有谁离开了谁就真的不行。 原来没有什么不可以,原来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早就随风去了。 我们曾过于痴恋志明与春娇,执着于所谓兜兜转转还是你最好的感情。 但其实现实生活里,你我都是凡人,我们更像孟云跟林佳,我们并不需要兜兜转转的考验,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道别。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人们总是走着走着就散了。 “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 陪你喝醉的人注定没法送你回家” 昨天,体面mv上线了, 配合着《前任3》里的画面, 很多人都看哭了。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这段副歌部分,好像唱的就是每一个我们。 放不下的错过,看不开的遗憾。那么多的琐碎和吵闹,那么多的甜蜜和心碎,明明那么认真地去爱过,可是没办法,只有当一切都变成回忆的时候,我们才愿意去承认,原来只有爱是远远不够的,爱无法让我们走得更远。 爱就是这么一件承前启后的事 六年前,林佳和孟云有过这样一段对白, 林佳:“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孟云:“那我就像至尊宝一样去最繁华的街道喊一百遍 林佳我爱你” 孟云:“那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林佳:“那我就吃芒果 吃到死为止” 而到了分别的时候,孟云真的穿上了至尊宝的衣服,戴上了金箍,在繁华的街道上大喊着“我爱你”,而林佳也开始狂吃芒果,吃到过敏被送进医院...... 一切都结束了,他们用一场仪式来彻底结束这段过去。 或许这些撕心裂肺的感情,最后都只能剩下了“爱过”两个字。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大话西游》里至尊宝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哪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可其实人生从来都没有重来的机会,那些错过的失去的人,即使最后你变为齐天大圣,一跃十万八千里,也是追不回来了。 张嘉佳说,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后来猛然发现,原来“好聚好散”是一句多么善良的话,包含了在爱里所有的宽容和释怀,放不下也要佯装放下,过不去也要逼自己淌过去,这或许就是给对方最后的爱。 待日子渐渐过去,待回忆渐渐稀释,看完一场电影,听完一首歌,脑海里回映了许多情节,也终于可以笑着跟别人大方坦承,我只是想起了你,不是想你了。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叶落彼岸,花开荼蘼。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详细]
2018年01月07日 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