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中花鸟创新最难 季平新作打破鸟儿配角模式

2018年08月28日 10:24 上观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作者:钟菡 

  《穹林·2——季平都市花鸟新作展》8月25日—8月31日亮相上海朵云轩·朵云沙龙,展出的40余幅海派画家季平的精品力作,以其鲜明的绘画风格和孜孜以求的创作态度,用一种全新的文化元素,展示了极具个性的花鸟之态。

  季平现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水墨缘工作室副主任,水墨缘画刊副主编,曾以水墨人物画引起画坛关注,这次展示的花鸟画作,是他继戏曲人物画、城市山水绘画课题之后的再一次创新。此次展览中亮相的某些作品尽管可以找到古画中的原型,但画面中的鸟不再是传统花鸟画中的配角,而几乎霸占着整个画面,打破传统构图平衡,也不见传统中福禄喜寿的寓意,非常直白任性。相比传统的花鸟含蓄地臣服于画面的点缀位,这种带有自我中心意味的“鸟”源自画家的创新,他从传统出发,走上了一条自己的路径。画家王劼音认为,季平的花鸟画完全打破了固定的程式,在当下显得别具一格。

  季平表示,当代绘画的精神启示自己,画花鸟没有必要再以传统的装饰之美去娱人、讨巧。“鸟儿可以丑,可以有点笨拙,但要有精气神,就像当下身处在都市里的人,有痛苦有孤独有开怀,有作为一个现代人所拥有的七情六欲。有时候鸟儿也有难看的脸,但是画面不是乱涂乱画。我力求跳出绘画的基本教程,追求内心的真实表达。”这种花鸟画的创新也源自已故海派大家张桂铭的艺术启示。张桂铭在人物画领域取得成果后,却义无反顾地涉足花鸟,开创出独一无二的视觉风格。季平由此意识到,艺术家没有改弦更张的开拓之气,就不会有日后的学术成果,他也用这场开拓性的视觉展览致敬张桂铭的艺术勇气。

  上海美协副主席张培成提出,在国画包含的山水、人物、花鸟里面,花鸟的创新在当代是最难的。“花鸟画的创新我以前最推崇的就是张桂铭,但之后有些后继乏人。季平的花鸟画能够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对花鸟画创新的推动很有意义。”评论家蔡广斌认为,季平的花鸟画实践拓展性地表现了人和自我的疆域,借助“鸟”的行为造型,隐晦表达时代与个人化的心理感受。在他的画面中,通过一个个肖像似的独幅大鸟或两只大鸟的对视,明确地拓展了他的表达意念,看似单纯清新或凝重安静的画面,实质上包含了人的思想投射。“季平的花鸟画是他在当代探索中取得的自然结果,如他自己所言,是‘托物言志’。”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花鸟国画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