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都会呈现费利克斯·瓦洛东特展

2020年01月17日 10:02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原标题:纽约大都会呈现费利克斯·瓦洛东特展:令人着迷,又令人沮丧 

  画家费利克斯·瓦洛东(Félix Vallott on 1865-1925) 出生在瑞士洛桑, 是一位耐人寻味的,有才华但又油滑的画家。同时,他也是版画家、作家,是现代木刻发展的重要人物之一。

  19世纪90年代,瓦洛东(1865年-1925年)加入一群被称为莱斯纳比派(先知)(Les Nabis)的艺术家群体 。这群年轻的前卫艺术家在高更和日本版画的影响之下,开拓出一条新的具有强烈的装饰风格的艺术之路。 近期,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展览“费利克斯·瓦洛东:不安的画家”呈现了一个关于他职业生涯的小规模报告,展现其多变的艺术风格。即使在同一时期内,你通常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朝什么风格或主题上转变。

  展览作品从最核心的《20岁的自画像》开始,就是他在巴黎朱利安学院(AcadémieJulian)学习了三年之后的作品。它显示了这位艺术家多年以来的智慧,已熟练地运用了马奈,因格里斯和德加斯这样柔和的笔触。在1892年闪闪发光的室内场景作品《生病的女孩》中,他的写实主义风格变得如此完美,以至于既使人眼花缭乱,但又显得有些冷淡。

  瓦洛东,《20岁的自画像》

  另一个极端是创作于1897年的《巴黎街头风光》,画面扁平,形状粗旷。他们是后印象派小团体,自称为纳比派(Nabi)。这个小组成员包括艺术家的好朋友爱德华·维亚尔(édouardVuillard)和瓦洛东本人。 同样从1897年开始,他的肖像画《ThadéeNatanson》在其写实主义中表现出一种天真,以此唤起了法国自学成才的法国艺术家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瓦洛东于1865年出生在瑞士洛桑,后来他在当地的一家报刊上发表评论,赞美卢梭。

  瓦洛东,《生病的女孩(The Sick Girl)》,1892年

  更进一步,在另一幅创作于1897年的作品《红房间中的裸体》里,瓦洛东的现实主义变得更加狡猾了,光滑、弯曲,几乎蜿蜒的女性形象可能是基于照片创作的。这幅画证实了尽管瓦洛东忽略了大多数现代主义,但他还是影响了达利和马格利特等超现实主义者,以及魏玛德国的新客观现实派(Neue Sachlichkeit)画家。

  通过展览中的这一点,很清楚为什么人们不将瓦洛东视为一流画家。或许是他的技巧过分熟练,且拥有了太多的选择。这里的多样性有时类似于群展,或者是一些简单地从事这一领域的超现代、后现代艺术家的独奏。

  瓦洛东,《巴黎的街道》,1897年

  展览从一个难以忘怀的小展厅开始,这对了解瓦洛东的才华有帮助。它聚焦于瓦洛东在1890年代开创性的木刻版画,这也是使他闻名遐迩,为他进入巴黎前卫艺术奠定了基础,并在现代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在一些作品中,大胆的黑白色构成描绘了快乐,但更多的是串起巴黎人生活中的虚伪和不平等。瓦洛东并不认为生活充满幸福的结局。

  他于1891年创作了第一批木版画,其灵感来自当时日本艺术家的创新,消除了丰富的色彩,同时利用了剪切,促成了他作品中弯曲的形状和线条。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瓦洛东的事业蒸蒸日上。他那简练的深色与浅色作品出现在了巴黎,伦敦和芝加哥的期刊、插图书籍和档案袋中。它们几乎立即被理解为激进的作品,到90年代中期,瓦洛东成为巴黎左翼杂志《 Le Cri de Paris》的定期插图画家,志趣相投的杂志《La Revue Blanche》也涉足了文化。

  瓦洛东,《抗议游行(The Demonstration)》,1893年,版画

  木刻版画具有卡通和新闻图片的压缩性和易读性,抽象艺术的勇气和现代短篇小说的文学冲击性。它们将街头游行描绘成“冲锋”中的角色,宪兵们挥舞着剑,变成一群无政府主义者。艺术家同情他们。他们的身体似乎飞过头顶,直到图像的空间创造力得到肯定为止。抗议者并非空降人员,实际上是躺在了街道上,随着近战猛冲而被抛在了后面。作品《抗议游行(The Demonstration)》显示着:人群疯狂地冲向画面的顶部,尚未在图片中出现的警察将很快填充白色的空旷街道。

  版画中呈现的日常生活场景还包括行人张开雨伞;小心翼翼地从马车下面将一名老年妇女救出;在百货商店里穿着考究的女士们,像鉴赏家那样检查亚麻布。在奢华的巴黎内饰中,孤独的音乐家们在练习乐器。 裸女对有图案的纺织品,不幸的婚姻和爱情发展感到厌恶。如果19世纪有黑色电影,那就是故事脚本。

  瓦洛东,《谋杀Murder )》,1893

  瓦洛东,《第六届世界博览会:烟花》, 1901年

  瓦洛东笔下的人们是通过高度特定的表情,手势和姿势来达到个性化,并以最大的经济效益呈现出来。当一缕缕光线射入夜空时,您可以在作品《第六届世界博览会:烟花》的下半部分看到人们各种不同的反应。这些情绪在俯仰的大海上荡漾。

  黑色逐渐超过白色。 在1898年亲密感系列的作品《金钱》中,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年轻女子站在窗前,面相沉寂。 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年轻男子站得很近,手张开了。 他可能会提供金钱以获取性爱,或者传递有关这对夫妇破产的消息。无论哪种方式都不是好事,而是纯粹强调视觉。

  瓦洛东,《在灯下,穿紫色衣服的女人(Woman in a Purple Dress Under the Lamp)》,1898年

  瓦洛东在1890年代末和1900年代初完成了他最好的绘画作品。当时,他为纳比派(Nabis)的颜色肌理与柔和色彩增加了自己的叙事张力。1898年创作的《在灯下,穿紫色衣服的女人(Woman in a Purple Dress Under the Lamp)》中,他将丧气的表情体现在一位面容麻木的女性上,这个脸庞是根据瓦洛东的好友赫莲娜·夏特奈(HélèneChatenay)所塑造的。他们的友谊长达十年。她斜躺在沙发上,沙发上悬挂着他最新作品《Large Interior With Six Figures》。她沮丧着脸,戴着灰色的面具。 她的手臂搁面前的木桌上,好像瘫痪或受伤了。

  此外,瓦洛东还试图使版画具有极高的简约性和激进的黑色,但现在它们被强烈的鲜艳色彩(尤其是红色)所抵消。一个引人注目的小插图是创作于1899年的《拜访(The Visit)》,描绘着一个男人在黄昏时分迎接一位女士进入安静的公寓。在阴暗的“灯中拜访”中,两位女士坐在漆黑而不祥的笼罩物下,用色异常独特且古朴,让人想起英国忧郁画家华特·席格(Walter Sickert)。

  瓦洛东,《拜访(The Visit)》

  1900年以后,瓦洛东的衰退似乎是在1910年之后加剧。这很难确定,因为大约有40幅画作和许多版画难以判定。 他艺术的变化通常归因于他在1899年的婚姻。他迎娶了一位富有的女士,通过婚姻进入了他所鄙视的高级资产阶级。这一事件也解除了两个重要节点:他与赫莲娜·夏特奈(HélèneChatenay)的关系,以及他的版画创作。那时候,他有能力进行全职的绘画创作了。同时,他还成为了三个孩子的继父。在1899年的作品《灯火中的晚餐(Dinner by Lamplight)》里,他将自己隐藏在昏暗的场景中,以薄轮廓勾勒出一半的面貌,桌子对面的小女孩则充满好奇。

  在1922年的作品《纯洁的苏珊娜(The Chaste Suzanne)》”中,他对女性的厌恶情绪达到了某种高境界。该时期,他以卡通媚俗为题材,颠倒了《苏珊娜与长老》的圣经故事,把女人描绘成狡猾的骗子。结婚近二十年后,瓦洛东在日记中思考道:“男人究竟犯了什么大罪而得到了这个叫做女人的可怕伴侣?”

  但是,他在1900年以后的三幅作品以规模和雄心壮志而著称。第一件作品非常奇特:《五位画家(The Five Painters)》(1902-03),描绘了一组纳比派画家的集体肖像,当然,瓦洛东也在其中。深色西装的艺术家们几乎与深色背景融为一体,而他们僵硬的手、脸和头发则脱颖而出。这就像瓦洛东希望以卢梭的绘画方式来超越伦勃朗的集体肖像。

  接下来是瓦洛东在1907年创作的《Gertrude Stein肖像》,这张作品有着过于扎实的光影,是对毕加索出色的原始立体主义肖像画的保守回答。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有毕加索作品,这次将其并置呈现在展厅中。 令人惊讶的是,旧与新的斗争是平局。

  最后,瓦洛东创作于1913年的《白色与黑色》颠覆了爱德华·马奈在《奥林匹亚》中白人妓女和黑人女仆组合的视觉冲击力。在这里,裸体的白人妇女是一个昏昏欲睡的无辜者,她的黑人同伴穿着蓝绿色的丝绸,坐在床头,抽着烟,在思考。这是一张令人困惑的图像,从概念上来说引人注目,在视觉上却并没有那么亮眼。

  展览存有许多问题,但作为数十年来在纽约举行的首届瓦洛东大型展览,此展览是无价的。博物馆重新引入了一位画家,他在早期相对适度的版画媒介中取得了的杰出成就,但后来却拒绝遵循绘画的单一道路,逐渐衰落。在整体性的现代主义理想方面,他的作品令人着迷,却又令人沮丧。

  展览“费利克斯·瓦洛东:不安的画家”将展至1月26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