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代契丹文“天朝万顺”

2018年04月11日 10:4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作者:汪忖芝

被绿锈覆盖的天朝万顺折五钱之一,边缘有腐蚀状被绿锈覆盖的天朝万顺折五钱之一,边缘有腐蚀状

  初次看到此币时,怎么也认不出这几个字。用“万”来索引,也是一无所获。也就将其置于脑后,没再理会。一次,偶然翻阅古币银币之类的书籍时,看到了它的拓片,遂拿出来一对比,才知大名叫“天朝万顺”。

  由于1977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南辽代上京城遗址(中国辽代都城遗址。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于918年、神册三年开始兴筑,初名皇都,926年、天显元年扩建,938年改称上京,并设立临潢府,为辽代五京之首。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曾在此挖掘。1962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工作队进行了全面勘探和试掘。196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巴林左旗出土了一枚银钱,根据辽契丹文碑和墓志及典籍中的只言片字,这枚大钱上的文字初步判定为辽代契丹文字,可以解读为“天朝万顺”或“天朝万岁”。中央民族大学语言学博士、著名女真文、契丹文和满文的研究专家爱新觉罗乌拉熙春教授以大量契丹文字资料为比证基础、根据契丹语言文字本身反映出来的语法特点及制字原则重新考察契丹大字和女真大字之间存在的字源关系,得出了这几个字应该叫“天神千万”。属于契丹文字。

  契丹文字是 行用在辽代内蒙古地区的地域性文字,从创制到废止,前后共行用了近300年,因此,多数契丹文今人无法识读。但此钱铸制元代哪个时期?各方看法也不尽相同,有辽初期和辽中期两说。大多数意见将其定为赏赐钱,属于辽代皇帝为某种喜庆的情形,颁赏给臣僚的赏赐品,而非流通的行用钱。

  据资料显示目前,1934年5月号《艺林》月刊第4页上,曾刊登过一枚直径6l毫米的“天朝万顺”钱图拓。贾敬颜所著的《辽代货币论文选集》中的文章“契丹字钱币考”(《内蒙古金融》1985年总第5l期)介绍此钱拓片原物曾被周肇祥收(又名退翁,字养庵,号无畏居士,古董收藏家)收藏。据说,因卖家以“天赞五万”称呼,周肇祥以30银元从原物者手中购得。后来,这枚钱又被博物馆所收藏了。

  90年代初,在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出土一枚金币,与1977年出土的银币相比,“天朝万顺”几个字形相同,惟有排列有变。2006年6月,嘉德拍卖了一枚马定祥收藏的铜币,由此看来,“天朝万顺”的材质为金、银、铜三种;版别五种,且有宽窄之分,钱文也有几种排列法,铸行类型可为赏赐、厌胜两种。

沙坑出土的天朝万 顺,此钱略薄,浇筑时留下了痕迹,不够精整,折五沙坑出土的天朝万 顺,此钱略薄,浇筑时留下了痕迹,不够精整,折五
这枚天朝万顺在包浆上与以上两个略有不同 折五这枚天朝万顺在包浆上与以上两个略有不同 折五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

【强烈谴责!英国一拍卖行拍卖疑似圆明园流失文物】4月9日英国坎特伯雷拍卖...

2018年04月10日 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