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哈7000万英镑遗产现纷争 前合伙人要单执行遗嘱

2018年11月20日 09:53 澎湃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记者 钱雪儿

  原标题:扎哈七千万英镑遗产现“纷争”:前合伙人要求单独执行遗嘱

  近日,已故知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前合伙人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成为其财产的唯一遗嘱执行人。扎哈的亲友将因此而就其遗产对簿公堂。

  舒马赫是由扎哈委托负责其遗产的四人之一,日前,他已经开始走法律程序,要求去除另外三位执行人,由他来执行遗嘱,理由是他“没有其他选择来有效地推动一些事情的进展”。

  然而,另外三名执行人——拉娜·哈迪德(Rana Hadid),彼得·帕伦博(Peter Palumbo)和布莱恩·克拉克(Brian Clarke)正在予以回击,扎哈的侄女拉娜·哈迪德表示,扎哈“如果得知舒马赫的所作所为肯定会很伤心”。

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

  在2016年3月扎哈·哈迪德去世后,舒马赫和拉娜·哈迪德、前蛇形画廊主席帕伦博以及艺术家克拉克一同被委任为她的遗嘱执行人。“这些执行人由扎哈·哈迪德亲自委任,因为她相信他们能够为她着想,处理好遗产,”在拉娜·哈迪德等三人的联合声明中这样写道,“(我们)三个人认识扎哈几十年了,其中一个是她的亲人,两个是她的密友。”

  四名执行人拥有125年的时间来分配这位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的财产,根据报道,其遗产总价值7000万英镑,其中包括扎哈·哈迪德事务所的价值。

扎哈·哈迪德扎哈·哈迪德

  如果这几名执行人无法就遗产的分配问题达到一致的话,这笔遗产将归于扎哈·哈迪德基金会,而拉娜、克拉克以及帕伦博都是该基金会的董事。而在今年6月,舒马赫辞去了他作为基金会主任的职位。

  三名执行人的代理律师称,舒马赫试图从扎哈·哈迪德的遗产中获利。扎哈去世后,事务所一直由舒马赫管理。

  “去除这三位执行人的企图完全是不正当的,”这名律师说道,“和企图从遗产中获利的舒马赫不同,这三位执行人并不考虑个人的经济利益。他们的行为一直都很合理,并且始终诚心诚意地想要做到最好。”

  拉娜·哈迪德则补充道,“为了捍卫扎哈的名誉和遗产,我们认为有必要抵制舒马赫的要求。”

扎哈和拉娜扎哈和拉娜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扎哈的亲友第一次和舒马赫发生冲突,2016年,舒马赫在世界建筑节上就社会住宅而发表了备受争议的演讲,在演讲中,他提出包括“废除所有土地法规”“废除经济适用房”“对街道、广场、公园进行私有化”等观点,之后,拉娜、克拉克和帕博伦都表示“完全不同意”他的观点,他们指出,“对城区进行私有化和接触管制只是他的个人观点,扎哈·哈迪德肯定不会同意他的这些观点”。

  与此同时,扎哈·哈迪德事务所表示,这一问题将由舒马赫和另外三明执行人解决。“这件事只和扎哈·哈迪德的遗产执行人有关,”事务所的一名发言人说道。

  2017年,扎哈·哈迪德的遗嘱细节公开,扎哈共留下价值超过7000万英镑的财产,其中包括其事务所的价值,以及她位于伦敦东部的一间顶层公寓。不过,她也留下了超过300万英镑的债务,这将她的遗产缩减为6720万英镑。

  根据遗嘱,舒马赫获得50万英镑,并被委任为遗嘱的执行人之一,其余执行人还包括拉娜、克拉克和帕博伦。扎哈·哈迪德一生未婚,她的四个侄子、侄女共获得170万英镑,她的兄弟海塞姆·哈迪德(Haytham Hadid)则获得50万英镑。此外,扎哈的遗产受益者还包括其他家庭成员、事务所以及扎哈·哈迪德基金会。

  延伸阅读

  扎哈·哈迪德简介

  扎哈·哈迪德(1950-2016)生于伊拉克巴格达,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后来定居英国,于2004年成为首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女性建筑师。她于2010年和2011年获得英国建筑的最高荣誉-史特灵奖(Stirling Prize)。2012年,由于她在建筑上的成就,她被伊丽莎白二世授予女爵士的爵位。2015年,她成为第一位且唯一位从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获得皇家金质奖章(Royal Gold Medal)的女性。[3]以上的成就使得她在国际建筑界享负盛名。

  她被伦敦卫报称为“曲线女王(Queen of the curve)”。而纽约时报也赞扬她,“解放了建筑几何学,并赋予它一种全新的表现形式。”

广州大剧院广州大剧院

  扎哈·哈迪德的主要作品包含2012年伦敦奥运的伦敦水上运动中心,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伊莱和伊迪特·布罗德美术馆和中国广州大剧院。部分的建筑作品在她过世时完成,而有些作品在她去世时仍在修建,包含位于卡塔尔的沃克拉体育场(Al Wakrah Stadium),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的会场。

  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伦敦科学博物馆数学展厅

  侄女拉娜·哈迪德写给扎哈的信

  扎哈在上世纪60年代末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当时我和我弟弟分别是6岁和5岁。她来贝鲁特攻读数学。那时我们的父母刚刚离婚,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情况。从扎哈到来开始,我们就感到自己受到了关爱和保护。她带来了魔力:爱、笑容、乐趣、音乐、舞蹈和朋友。她会花上数个小时教我们怎么画画,怎么用彩色铅笔——怎么画阴影,怎么画出尖锐的边缘。那是早在她成为建筑师以前的事。

  我自己也是建筑师,虽然毫无扎哈的天赋。我通常很难理解她的建筑草图。我会想,她是怎么画出这种弧形外立面的?不过,当我第一次走进扎哈的建筑,位于罗马的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我发现她的建筑给人的感觉是平和的——没有什么会让你的眼睛感到不适,你看不到边缘。能量无穷无尽。

  扎哈有她自己表达爱意的独特方式,她通常会用批评、情绪爆发的方式对待她所关爱的人。她只是想让我们成为她所以为的最好的我们,这也是她一直力求自己所能达到的。她很诚恳。她比我们更了解我们。

  扎哈热爱生活,她总能将不同国家、文化和地区的人聚集在一起,在差异之间建起桥梁,形成有力的纽带。这有点像她的建筑空间。一旦你踏进她的空间,无论那是她的家、她的画廊或是她的公共建筑,你马上就能感到你和周围环境的和谐。我认为那是源于她对于人的深刻理解。她教会我们,当你在自己和他人之间建立桥梁而非围墙时,你会有最好的生活。

  我会无比想念多面的扎哈:让我们笑到哭出来为止的扎哈;善于模仿的扎哈;总能想出最合适的绰号的扎哈;相信教育具有力量的扎哈;喜欢每周日在河畔餐厅的午餐的扎哈;激发我们从不同角度去思考问题的扎哈;能够和你谈天说地的扎哈;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个无比温暖而慷慨的炸开,她告诉我们,只要足够努力,就能完成任何想做的事情。

  (本文参考dezeen、theguardian网站相关报道)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扎哈遗嘱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