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的局势影响到了威尼斯双年展计划

2019年05月21日 09:23 新京报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委内瑞拉国内发生政治动乱,其在威尼斯双年展展馆推迟开放

  第58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在今年5月11日正式开展,在近期举行的公众开放日上,多个展馆已经向策展人、艺术家、媒体、收藏家等敞开大门。然而,委内瑞拉展馆却丝毫没有繁荣景象,院子里堆积着的只有冬天的落叶、废弃的建筑材料和垃圾。

  在过去两周里,委内瑞拉国内发生了一系列政治动乱。以胡安·瓜伊多为代表的国内反对派企图怂恿部队倒戈,发动政变,推翻总统马杜罗的统治,但最终失败。

  威尼斯双年展的委内瑞拉展馆,现在仍堆满废弃的建筑材料和垃圾(图片来源:卫报)

  据《卫报》报道,威尼斯双年展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由于国内局势,委内瑞拉团队正在努力完成任务,他们说展馆可能会晚两天,在5月13日开放。”尽管延迟开放,但这仍然意味着,和其他展馆相比,委内瑞拉展馆布展的时间大大减少。

  此前,威尼斯双年展曾公布过此次参展的委内瑞拉艺术家名单,其中包括Natalie Rocha Capiello, Ricardo García, Gabriel López, Nelson Rangelosky。

  Capiell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她很愿意谈论自己的作品,但在委内瑞拉是否参加双年展的情况明确之前,她不会正式发表评论。

  而García上周则在委内瑞拉媒体上提到,自己非常期待威尼斯双年展,“这是一个可以看到全世界艺术界在发生什么的窗口。”同时他也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很快就会出发去意大利。

  委内瑞拉馆是威尼斯双年展最著名也最重要的展馆之一,它建于1953年6月,是威尼斯现代主义建筑师Carlo Scarpa的杰作。

  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帮助下,达利博物馆“复活”了这位著名艺术家

  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萨尔瓦多·达利博物馆计划举办一个名为“Dali Lives”的新展览,在本次展览中,游客可以通过三块互动视频面板和“达利”进行互动。

  此次展览最让人惊叹的是,虽然面对的是电子面板,但游客在游览过程中仿佛在和艺术家本人互动——它听起来像达利,看起来像达利。博物馆与旧金山广告公司Goodby Silverstein&Partners合作完成了这项工作,他们在人工智能系统中录入了数百段达利的新闻采访、自传和其他书画作品,以此来重现这位艺术家。

游客可通过电子面板与达利进行“交流”(图片来源:Smithsonian)游客可通过电子面板与达利进行“交流”(图片来源:Smithsonian)

  在AI系统熟悉了达利的所有动作和错综复杂的表情之后,一位配音演员和一位与达利体型相似的替身演员录制、拍摄了所有剧本,并通过人工智能将达利的脸叠加到身体演员的脸上。

  “我们必须告诉演员要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如果他以错误的方式移动,人工智能将不知道如何正确捕捉他的动作。”制作人Severin Sauliere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解释这一制作原理。

  尽管屏幕中的达利无法直接听到游客提出的问题,但博物馆提供的剧本里涵盖了大多数可能出现的问题,这也能带给游客们一种实时互动的错觉。

  达利1904年出生于西班牙,因其超现实主义作品而著名,是20世纪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他的作品总是充满丰富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常常把梦境般的怪异形象和卓越的绘画技术结合在一起。

  “达利本人永远站在技术的最前沿,一直在尝试新事物,“达利博物馆的营销总监贝丝贝尓表示,“我们觉得有义务保持这一传统,我们认为他会喜欢这次新尝试,这是达利本人的精神。”

  2019年阿奇博尔德肖像奖公布,托尼·科斯塔创作的艺术家林迪·李的肖像获奖

  近日,澳大利亚阿奇博尔德肖像奖(Archibald prize)公布了自己的获奖名单,来自悉尼的艺术家托尼·科斯塔(Tony Costa)凭借他创作的“林迪·李(Lindy Lee)肖像画”获奖,这也是第一幅以澳大利亚亚裔为主题的获奖作品。

  阿奇博尔德肖像奖(简称AP奖)始于1921年,根据阿奇博尔德先生的遗愿,委托新南威尔士美术馆每年评出一个最佳肖像奖,绘画的对象需是在文化艺术、科学或政治方面的杰出人物。除最为核心的肖像奖外,AP奖大战也包括综合性题材的苏曼奖(Sulman prize)、风景类的温尼奖(Wynne prize)以及一个摄影奖,被澳大利亚媒体称为一年一度绘画界的“奥斯卡”。

  托尼·科斯塔在2015、17、18年曾三次入围阿奇博尔德奖的终选名单。有趣的是,林迪自己也曾在2002年参与阿奇博尔德奖的角逐,并且在2006年和2012年两次作为其他画家的绘画对象。科斯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被林迪的“智慧、谦逊、勇气、幽默,以及她对艺术实践的深切关注所吸引。”

托尼·科斯塔创作的林迪·李肖像(图片来源:每日邮报)托尼·科斯塔创作的林迪·李肖像(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谈到自己这次的作品,科斯塔表示他在创作这幅画时尽量少使用色彩,以避免任何视觉“噪音”,“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捕捉林迪身上所蕴藏的巨大能量——那些超越身体的情感力量。”

  同时,组委会也宣布了本年度的苏曼奖和温尼奖获奖者,分别是麦克莱恩·爱德华兹(McLean Edwards),以及西尔维亚·肯(Sylvia Ken)。

  所有入围决赛的作品都将在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展出,展览持续到9月8日。

  凡·高去世前珍贵信件将被公之于众,即将于凡·高博物馆展出

  上周四,在拍卖会上获得捐款并支付香港大亨张仲桥夫妇107900欧元后,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终于有机会第一次将一封凡·高与艺术评论家奥瑞尓的通信公之于众。

  这封写于1890年2月的珍贵信件一直位于凡·高博物馆希望找到的通信清单的前列,“据我们所知,它(这封信件)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几乎从来没有公开展示过,这将是第一次。”凡·高博物馆的策展人Fleur Roos Rosa de Carvalho在采访中提到。

凡·高信件的第一页(图片来源:卫报)凡·高信件的第一页(图片来源:卫报)

  凡·高在这封信里和奥瑞尓探讨了自己的工作、创作方式,他还表示自己想要送给奥瑞尓一幅自己的画作。但Carvalho认为这封信的精髓在于,当时的凡·高认为自己的画作并不值得那么多的赞美,“他强调这些不是他的个人成就,而是他站在别人的肩膀上所取得的。”

  Carvalho认为凡·高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在他的一生中,他很少受到重视,“最后他在艺术界变得很知名,这让他觉得难以应对,所以产生了很多复杂的情绪——自豪,但又觉得自己不值得被赞扬。”

  写下这封信之后的五个月,凡·高选择了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9/may/09/venezuelan-upheaval-casts-a-shadow-over-venice-biennale

  https://www.smithsonianmag.com/travel/with-little-help-from-ai-dali-museum-brings-famed-surrealist-to-life-180972127/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7013423/Tony-Costa-wins-Archiband-Prize-portrait-artist-Lindy-Lee.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9/may/10/tony-costa-named-winner-of-2019-archibald-prize-for-portrait-of-lindy-lee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9/may/09/van-goghs-gushing-letter-to-art-critic-goes-on-show-in-amsterdam

  作者:新京报记者 李永博 实习生 谭栩睿

每天获取艺术新知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