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欧洲的艺术家口述:疫情下的欧洲各种光怪陆离

2020年04月03日 09:37 荔枝新闻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荔枝特报 作者:王雪钢

  欧洲的艺术久负盛名,新冠肺炎病毒也给欧洲的艺术圈带来不小的影响。慕先生是旅居欧洲多年的当代艺术家。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这位感性的华人艺术家有着和常人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以艺术家的视角会如何看待这场疫情?他的口述将帮助我们梳理3个月来疫情对欧洲社会环境的影响和变化,以下是他的口述:

  (疫情下的德国柏林)

  自从一月底新冠疫情起始,我每天的生活必有一些时间精力用在关注与国内疫情发展相关的信息上。或许正是因为人在远方可望而不可及,反而更加关心和担忧。二月中起,国内疫情开始得到控制,好容易能松一口气,而欧洲各国陆续出现感染病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感觉虽然我的个人经历没有什么代表性但或许有一点儿特殊性。因为我目前同时在柏林和阿姆斯特丹两个城市生活和工作,游走于两个城市之间是常态,期间有些见闻可以分享一下。

  一月底二月初:艺术展仍是欧洲主旋律

  德国在一月份已经出现些许病例。有关部门已经采取措施,人们心中有数,但公共生活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各大文化机构对外的展览开幕讲座等活动也未做丝毫改动。只是在参加1月28号Transmediale(柏林新媒体艺术展)的开幕时,我注意到今年来参加开幕的人数与往年相比少了一半。在交谈中得知,当时除了我们这些欧洲居住的中国人在热切的关注疫情发展,“新冠病毒”是一个看似对德国与荷兰两国的普通民众而言没有直接关系 —— 尽管歧视中国人的言论和现象在各地公共场所出现,引起社会讨论。朋友们开始纷纷发信息提醒我要注意,做好应对这个现象的心理准备。然而我正常坐地铁出行,倒并没有遭遇过歧视。

  (柏林《明镜周刊》2月1日的封面,错误言论引起德国民众哗然,此处必须打个×)

  期间回荷兰两个礼拜。除了海牙全天教学的日子以外,其余都在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里工作。当提起“新冠病毒”的话题,同事们没有什么反应。大家仍然遵循荷兰人的见面礼节,左右左依次碰面颊三次,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也会加一个拥抱。一切看似很平常。

  二月中回柏林。正值柏林电影节,20号开幕,一票难求!几乎所有的放映都在早上10:00售票开始后的半小时之内宣告售馨。若非一导演朋友的作品入选,并邀请我去参加她的首映式,原本这次我并没打算去凑热闹(现今回想起来,感叹幸好去了!)。几乎同时开幕的还有作为电影节重要组成部分 Forun and Forum Expand 大型影像装置展览的开幕活动。展览在Silent Green巨大的地下空间举办,开幕当天来的观众非常多,作品前站满了拿着饮料聊天交流的业内人士。开幕、放映、讨论会、会见业内的朋友、派对,各种活动 ,大家纷纷邀约,期待三月份继续见面交流。当时的我们信誓旦旦,新朋旧友都提前商量好了见面日期。然而我们没有一个人,会预料到接下来的10天里接连发生的,令人措不及防的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变化……

  三月初:艺术家也要为厕纸忧心

  三月起,我注意到几点变化:第一,有三五个平常很积极的学生在一周前就开始主动拒绝来学校上课,推脱身体不舒服,这个情况对我(这个受欢迎的老导师)来说是第一次出现;第二,左右左依次碰面颊三次的荷兰见面礼大家不言而喻的取消了;三、校方领导召开讨论有可能在月底实施“关闭学校”的紧急措施。

  (学生们正在准备与音乐学院合作的装置音乐演出项目)

  学校变得很紧张,超市则让人变得惊讶。一进超市门看见靠近入口处的一档档空旷的卫生纸货架,我就笑了出来:三天前打折都卖不动的厕纸,居然清仓了! 莫非才短短的三天,荷兰人就被澳大利亚人传染了厕纸控!!??然而次日,再出门时,发现各大超市厕纸全部都卖空后,我就笑不出来了……

  (荷兰超市Albert Heijn的厕纸货架,接连的一周以及未来所有超市皆是如此光景)

  3月中旬:各类艺术活动被取消

  3月11号德国总理默克尔率先公开严厉警告德国人(同时间接地通知欧洲人)疫情的严重后果,第一时间宣布“群体免疫“的可怕现实:总人数70%人群感染,病毒才可能停止蔓延。当下就被这个有胆识的老太太圈了粉,在欧洲最有胆魄的领导人是位女性。

  托她的福,欧洲各国政府包括荷兰首相开始对民众公开宣布疫情的现实,呼吁老百姓合作。对某些犹豫不决的政客们来说,默克尔不仅给他们当了一回前锋,同时也起到了盾牌的“作用”。同日(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疫情为全球大流行Pandemic,为这次的疫情定了性。13号开始,各大机构的演出、开幕、集会等等公众文化活动不约而同地发邮件宣布取消,延迟或转线上。

  驱车“逃离” 沿途遥望前所未见的:野鹿+边境警察

  短短的几天内,荷兰和德国的确诊人数开始加速上升,回柏林是比较明智的。15号收到朋友的提醒,说德国政府刚刚发布消息计划16号周一早上八点封锁边界。这个消息着实让我慌乱了一把,还好经查周一封锁的是德国南部边界,比利时荷兰边界仍开放,大松了一口气! 17号连人带猫驾车回柏林的计划可以照常进行!当时的我是真真切切的尝到了一点点“战时危机”的滋味。 一早与回柏林的同伴整装出发。一路畅通无阻。 除了大货车,几乎看不见私人轿车。负责驾驶的的同伴示意我“快看!”,我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 原本属于牛羊的肥沃的草场上,有一小群鹿!三三两两的,优哉游哉地在闲庭漫步。

  (荷兰的某些地区可以合法狩猎 通常鹿是人类狩猎的目标,因此躲着人类)

  在驶过过荷德边境时,公路的右侧的水泥休息区停着三辆警车,一小队边境警察,也是三三两两地悠闲地站着。

  以上两个场景都是在疫情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三月底:口罩用吸尘器纸袋DIY!

  回柏林之后的几天,全球国际航班减少为一周一班。货运成为难题, 昨天(3月30日)顺丰也开始禁运,网上订的口罩无法寄出。在很快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后,我下定决心,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欧洲普遍缺乏口罩等抗疫物资,有专家建议用吸尘器纸袋用来DIY防病毒口罩,因为吸尘器纸袋的材料和医用口罩同样是使用熔喷布作为最核心的材料。

  (吸尘器纸袋制作口罩的在线教程)

  上礼拜听说这个口罩做法时只是觉得好玩,没当真,没想到现在要付诸行动。就我最近出门买猫粮和吸尘器纸袋(用来自制口罩)的经历看来,现状是有些让人担忧的。大约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路人会自觉遵守政府规定的保持1.5米的安全距离,并没有危机意识。遇到迎面而来以及背后出现的不戴口罩的人,我不得不提醒他们和我保持1.5米距离,大多数人微笑着合作,但也有极少数人当作没听到。

  素来以酷炫的自由氛围为荣的柏林人,进入疫情后仍坚持着一贯秉持的“自由”态度。缺乏自律的自由是短暂的自由。或许随着疫情的加剧,柏林的人们会更有卫生安全意识。而我能做到的,就是继续自由地宅着,等待疫情结束的一天。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