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帝旧藏西周作宝彝簋递藏史

2018年09月06日 09:3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收藏快报 

 作宝彝簋 作宝彝簋
 作宝彝簋铭文 作宝彝簋铭文
作宝彝簋在清乾隆二十年(1755)武英殿刊本《西清古鉴》,卷14、页7中的著录作宝彝簋在清乾隆二十年(1755)武英殿刊本《西清古鉴》,卷14、页7中的著录
 作宝彝簋在吴大澂《愙斋集古录》,卷7、页11中的著录 作宝彝簋在吴大澂《愙斋集古录》,卷7、页11中的著录

  一件青铜器,制作于西周,经历过帝王收藏,也曾为大藏家所喜,最后辗转大洋彼岸,它就是作宝彝簋。观其历史,作宝彝簋曾被乾隆皇帝、吴大澂、卢芹斋、仇焱之、埃斯卡纳齐、赵不波等传奇藏家递藏,注定了从出生那一刻起就不平凡。

  作宝彝簋曾藏内府天家,著录于乾隆皇帝青铜收藏的首部图录《西清古鉴》之中。“西清”者,西厢清净处也,在清代特指乾清宫内的南书房。从康熙朝起,皇帝择翰林官员才品兼优者入值南书房,作为皇帝的文学侍从。清宫浩如烟海的收藏也正是由入值南书房的群臣们整理编纂的。他们同时也充当着天子顾问的角色,与皇帝一同鉴古并为之唱和。乾隆皇帝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收藏家之一,不仅在于其收藏之巨,更在于他深谙收藏家传古于后世的职责。在乾隆九年、十年相继完成《秘殿珠林》和《石渠宝笈初编》以后,乾隆把下一个编纂整理的目标定在了他的青铜器收藏上。乾隆十四年(1749)十一月初七,上谕尚书梁诗正、蒋溥、汪由敦,率于敏中、董邦达、钱维城等八位侍郎编纂《西清古鉴》。该书的宗旨、体例均由乾隆皇帝钦定,且“每一卷书成,辄恭呈点定”,并由允禄、弘瞻两位亲王总监,可见其作为皇家工程的地位。乾隆皇帝在上谕中特别指出“古器显晦有时,及今不为之表彰、载之简牍,考索者其奚取征焉?”其圣心远虑,可见一斑。上谕下达一年半后的乾隆十六年(1751)夏五月,《西清古鉴》编成,奉旨在武英殿刻板。至二十年(1755)刊印成书,收录商周至唐代铜器1529件,本件作宝彝簋就著录在卷14、第7页。

  进入十九世纪,作宝彝簋为晚清名臣、鉴藏大家吴大澂(1835—1902)所获。吴大澂,江苏吴县(苏州)人,字清卿,号恒轩,后因得西周愙鼎(师眉鼎)而取号愙斋。吴大澂先后任陕甘学政、广东巡抚、湖南巡抚,其一生中最为人称道的政绩是赴吉林与俄国进行边界勘定争回失地。公余之暇,吴大澂亦能书善画,精通古文字,雅好收藏。其青铜、古玉收藏自不必赘言,据《吴愙斋年谱》后附《百宋陶斋藏瓷》记载,吴大澂藏有30件汝窑、13件哥窑瓷器。作宝彝簋当日就济济于吴家名宝之列。吴大澂在《愙斋集古录》中作宝彝簋铭文拓片旁亲题“制甚工,虽只作宝彝三字亦市鬻器之精者”。这在偏重铭文的当时是难得一见的对青铜器艺术性的评价。进入二十世纪,作宝彝簋又由卢芹斋、仇焱之、埃斯卡纳齐、赵不波等众多传奇古董商、收藏家递藏。作宝彝簋此前一次公开亮相还要追溯到1980年伦敦苏富比(微博)“太仓仇氏抗希斋曾藏珍品”拍卖。

扫描下载库拍APP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高清大图+ 更多